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二十九章 送钱

第二十九章 送钱

3082 2017-10-19 23:14:00
沈语谙最近很是烦恼,她去看过了许家娘子萍脆的脸,又给媛儿母亲换过药,但是其他的时间都只能自己待在沈府思索许家娘子的脸来。 虽然找到了病灶,但是却没有办法医治,沈语谙只能让许大娘先停了萍脆饭桌上的海鲜。 是的,许家娘子萍脆之所以在离开了翠胭楼之后病情还没有好转,就是因为这海鲜的作用。在停了海鲜之后,萍脆的脸的确是好了些,并且也在开始以一种十分缓慢的速度开始好转了。但是就是这十分缓慢的速度,让沈语谙心里觉得仿佛猫爪。 她无奈之下,只能给萍脆配了几次药,但是效果都不怎么大。沈语谙觉得有些疑惑也有些不对,但是看到自己开的药真的半点效果都没有之后,沈语谙更是抓紧了时间啃医术。 要知道,她上次拒绝媛儿做自己徒弟的理由可不真的只是一个理由。 时间就是这样过去了四五天。萍脆那边还没有突破,不过媛儿母亲的脸却是好了个七七八八,现在都已经可以不用蒙着纱布包扎了。伤口结痂,新肉生出,一切都在向着好一方面的事情发展着。沈语谙知道自己也应该抓紧时间赚自己的第一桶金了。 许大娘那里已经送了好些胭脂过来,沈语谙虽然还没有治好萍脆的脸,不过到底是有帮助的,而且那些药材全部都是玉麝给的钱她们没有在治病的过程中发一笔钱,所以还是良心过意不去送来了胭脂。 没钱真是困难啊。 正想着的时候,玉麝从门外跑进来,脸上一片潮红,气都还没有喘匀了就开口道,“小姐!穆,穆大姑娘来了!” 穆同心? 沈语谙要出口的话一下子愣住了,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玉麝。看她这么急急忙忙的跑进来,还以为来的是什么找麻烦的呢。毕竟这几天为了让自己能够更好的找到治病的方法,沈语谙可是谁都不见的。又有了沈夫人的庇护和偏爱,在沈府中和几个小辈结仇积怨算是越来越深了。 “小姐!你快去看看吧!在不去,穆大小姐带来的好东西可就让其他的人强光了!”玉麝又喘了几口气,将自己要说的话全部说完。 抢东西? 还是好东西? 沈语谙又是一愣,穆同心来看自己?然后带来了好东西?但是没有人通知她背着她将穆同心带来的东西抢完了? 她恍惚了一下,依稀记得沈夫人说了穆同心是要前来拜访的。还说是感谢。只是没有想到这个感谢竟然推迟了这么多天以至于沈语谙几乎都忘光了。今天若不是玉麝在从大厨房里给自家小姐端燕窝回来偶然间听到,只怕两人就会这么错过了吧? 沈语谙却是看着焦急的玉麝摆了摆手,继续看着手上的医书。穆同心是一个要进宫做皇妃的人,这样的人会是简单的人么?只怕不是吧。自家府上这几只连自己脾气都藏不住的人,哪里会是穆同心的对手? 沈语谙对穆同心算是了解,例如现在接待厅前坐着的人就十分的尴尬。沈湘荷更是羞得面色通红,连抬眼都不敢的。到不是她面对着穆同心精致的容颜而感到自卑,而是之前她受到的打击和嘲讽是在是太大了。 穆同心面对着沈湘荷明目张胆直言不讳要东西的状态采取了忽视的态度,沈湘荷要到后来一样没有要到心里就觉得不舒服了,正想质问,却被沈夫人拦了下来。但是她炽热的视线却依旧让穆同心感觉到了,于是这位从进来开始就一直保持什么的漂亮姑娘就动了动自己的眼珠,投给了沈湘荷一个不知所谓的眼神,开口只说了六个字,“你算什么东西?” 沈夫人只能一边打圆场,一边让明儿快点去请沈语谙。听沈和端说,明日着选秀的队伍就要从阳城出发了,到时候沈和端不会去,但是穆同心会跟着队伍进入皇宫,若是有幸得宠······不不不,看穆同心这脸,看穆同心这通身的气派,沈夫人觉得穆同心得宠几乎是贴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沈语谙来的很快,当她穿着一身黑衣出现在接待厅门前的时候,沈夫人就直接叫住了她让她快点。 穆同心也转了转眼,看着那个踏着阳光进来的小姑娘,十四岁左右的年纪正是一个姑娘青春年少的时候,虽然她不漂亮,但是身上流露出来的淡淡的气派却足以将面貌填补了过来。 这个人和自己分开了也有七八天了的样子了,但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是这副样子,胎记就不说了,居然连脸上的粗糙都没有消退一点变成光滑细腻的。 但是这并不妨碍穆同心对沈语谙的好感,她战起身来对着沈语谙,脸上的笑容很是和善,“语谙你来了?我等你许久了。” 穆同心这话的意思自然不是怪罪沈语谙,沈语谙愣了一下,便看见沈夫人的脸色忽的变得难看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最近在这边带了一段时间,被沈湘荷给影响了,在这一刻沈语谙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舒爽了。 “语谙知错。”沈语谙自己对穆同心也挺有好感的,之前两人就一起坑了沈芮青一把,现在自然不会去拆穆同心的台子,于是十分恭敬的对着穆同心福了福。 穆同心将人拉起来,一举一动间都带着大家闺秀的气质,看着沈湘荷又是一阵气恼。这两人竟然这么的狼狈为奸,难怪自己会这么的讨厌穆同心。不过就是长得漂亮了一点罢了。 “你这么客气做什么,我也没有真的要怪你。说来还是我的错。明明说好了要来看看你感谢你的,结果后来事情一下子全部堆到了手边,处理完就是现在了,才抽出时间来看看你,语谙可不要生我的气。”穆同心之前给沈语谙的感觉就是安静稳重,有大局观念的一个姑娘,现在看来,还是一个温润的姑娘。 之前的那些戴泽冷漠的冷静,应当是在自己病发的情况下有些心如死灰缩表现出来的防御吧。 “穆大小姐说的哪里话。”沈语谙对着穆同心点点头,然后对着沈夫人福了福礼,“母亲,女儿来晚了。” 这还是两人在上次撂下狠话之后第一次见面。就连晚饭都以沈语谙要研究医书为由而推辞了。沈和端最近又一直在忙选秀的事情,所以压根就没有回来,自然也就没有一起吃饭的时候。 现在看到沈语谙和穆同心的关系,沈夫人只是冷眼。但是沈语谙对自己的态度不说到底是不是真的,总之在表面上是过得去的,所以她也没有打算真的在穆同心面前为难沈语谙,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将穆同心交给沈语谙之后,便离开了。 一并带走的,还有自己死皮赖脸来了的沈湘荷。 沈语谙带着穆同心在沈府里走走,直到身边除了玉麝和屏依没有其他人之后,穆同心这才开口,“总算是走了啊。” 沈语谙甚至不知道她这话是对着沈语谙抱怨之前一直赖在穆同心身边的沈湘荷还是说她明天就要走了的事情,只能默不作声。 穆同心也没有想到得到回答,直接转移了话题,“明天队伍会启程,我能够顺利进入这一次的选秀,还是要对亏了你。沈语谙,我知道你的确没有将这件事看在眼里放在心里,但是我还是要感谢你的。” “穆大小姐······” “我知道你在沈府过的挺不好的,但是我现在的确不方便去管其他人家的事情,所以这一次我过来给你带了些东西,希望能够帮助你,也算是还我一个人情。” 说着,穆同心便从怀里掏出了一卷银票,“但是真要追究起来,这是你应得的,还记得我爹发布的悬赏么?最后是你治好了我,这笔钱理应到你手里来。” 如果不是穆同心提起来,沈语谙是真的将这件事给忘了,推辞的手一下子就愣在了那里,穆同心看准了时间将拿一卷银票全部塞到了沈语谙的怀里去。 沈语谙想说其实我不用这么多,沈语谙想说要不你留着一点吧毕竟在宫里是需要这些东西来打点的,但是一看到穆同心有些冷傲的脸,还是将这些话全部吞了回去。 “你,入宫之后要照顾好自己。我听说皇宫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沈语谙最后还是将那一卷银票拿在了手里,“穆大小姐,这一次是我承了你的情,以后如果又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 沈语谙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冲动的人,所以在这一句话说出来之后,便将后一句“我沈语谙但凡是说一个不字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给忽视了。 虽然她不是很相信,但是也得忌一忌的,之前就许过了一个类似的诅咒了,还是不要给自己天大的压力了,毕竟按照穆同心的说法,这一笔钱的确是她沈语谙应该得的。 “皇宫啊,”穆同心笑了笑,在她看来,以现在的沈语谙的能力,对自己是没有多大的帮助的,不过那一份关心自己倒是十分的受用,“你也不用太小看了我。以后到底是谁吃谁还不一定。”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