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二十五章 有病

第二十五章 有病

3094 2017-10-15 21:02:00
许大娘推开门,喊了一声自己的媳妇,“萍脆,有客人来了,你好些了吗?” 沈语谙和玉麝跟在许大娘身后,闻言相视一笑。 一般来说最难处理的都是婆媳关系,这道从古至今的谜题很难被人们很好的破解。但是刚才许大娘开口的声音听起来,却半点都不觉得做作,反而是发自内心的在关心自己的媳妇。能够有这样胸怀的婆婆,当真是少有哦。 这屋子不算太大,倒像是修在这里用来守山的一样,屋子里很快就传出来另外一个清亮的声音,听起来哪里像是有病的模样,那声音回答道,“娘,您这么早就回来啦?是谁来啦?” 随后就走出来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姑娘,姑娘看起来并不如何年纪大,不过就十多岁的模样,难道是自己猜错了,这是许大娘的女儿不是媳妇? 但是很快沈语谙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眼前的人虽然穿着麻衣,但是却梳了简单的妇人头发,走近了也能够看出来,那脸色泛红的姑娘脸上其实是小小的痘。 玉麝有了之前的事情现在已经能够很好的做出反应了,就当自己没有看见一样面对着看着自己有些发愣的姑娘道,“我们是沈府的人,这是沈家二小姐。” 萍脆看着站在阳光下的两人,一个笑眯眯的应当是丫鬟,不过这丫鬟到也生的乖巧,讨喜得很的。但是那主子却不如丫鬟了。脸上皮肤粗糙,肤色有些黑沉,巴掌大小的胎记十分明显。一身朴素的衣服看起来并不像是大家的小姐。 不过这脸上的标志倒是真正的。 “民妇许萍脆,见过沈二小姐。” 果然是民妇,是这许大娘的儿媳妇。不过古代嫁了人之后这女子便会冠上夫家的姓氏,所以自称许萍脆也是没错的。 “萍脆姐姐客气了。”沈语谙对着萍脆点头示意。 “还站着干什么,快将人请进来!萍脆啊,这是沈姑娘,是一个游学的大夫,听我说了你的事情,专门上前来给你瞧瞧呢!”许大娘将东西放好之后出来见到三人还站在门前,当下便开始招呼,萍脆走在两人身后,等沈语谙和玉麝进门之后才拉住自己的婆婆问道,“娘,这是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她是谁?” 许大娘笑起来,“我怎么不知道了!不就是沈姑娘吗?沈姑娘可真是好心肠,她说自己出生医学世家,给你看病还不收钱,还买了我做的胭脂。你还站着干嘛,快去问问好,人家帮了我们这么多!” 难道沈语谙没有告诉自己的娘他们是谁? 萍脆愣了愣,但是刚才那个小丫鬟是自报家门的啊,而且她脸上的妆容其实是不怎么能够藏得住的,毕竟整个阳城几乎都知道沈家二小姐长得丑。 萍脆不知道这沈语谙打的什么主意,他们家现在只有她和婆婆相依为命,就是要打钱财的意思他们家也没有啊。 这样想着,萍脆干脆就不想了,反正对方的目的肯定会暴露出来的。 沈语谙在见到萍脆的脸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大致的猜想,这应当是翠胭楼里头过于强烈的香味所致。毕竟生生相克,就算是温和的花草也会有一些混在一起就迸发出毒素的情况。 只是这样的毒素一般都比较轻微,不容易让人察觉到罢了。但是如果真的长期在里头工作的话,身体状况会越来越差的。萍脆的身体情况应该是比较特特殊,对这些过于敏感,才会导致刚刚接触不久就开始出现红疹的情况。 沈语谙接过萍脆递上来的茶水,喝了一口菜看着萍脆道,“萍脆姐姐病发有多久了?” 萍脆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开始问诊,有些局促的在沈语谙对面坐下。许大娘知道沈语谙是饿了的,只可惜这一路走过来也没有什么吃的,所以立刻就去了厨房,将三人留在之类。 萍脆想了想才道,“我是去年冬月开始在翠胭楼做工的,到了腊月就开始不舒服了,年关的时候开始出现红疹,不过当时还只是受伤和脸上,后来就开始遍布全身了。因为我状况吓人,翠胭楼给了我一笔钱就将我撵了出来。我们拿着这笔钱四处求医,但是没有想到钱用光了,却还是没有能够医治好。” 现在的时间是三月份,从萍脆进入翠胭楼到现在已经过了五个月了,而红疹也已经长了三个多月了,但是根绝萍脆的意思,她离开翠胭楼也有了一定时间了,少说也有一个月两个月的时间。 没有了翠胭楼的香味的污染,萍脆的身体应该好得很快才是。但是怎么现在看起来根本就没有消退的意思呢? 萍脆叹了口气,“其实这红疹长起来看着吓人,但是对我来说半点影响都没有的,不会痛也不会痒,只是也不会好。既然它不影响我的生活,我都已经不想再关注她了。” 沈语谙将茶水放在手边的桌上,走到萍脆身边,问道,“我可以摸摸么?” 萍脆被沈语谙忽然而来的请求吓了一跳,不过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 红疹的确只有米粒大小,但是长的十分密集,若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站在萍脆面前只怕是吓也要吓死了。摸了一下,沈语谙就收回了手。 有这些密密麻麻的红疹在,就算是在光滑的皮肤摸起来也让人十分的难受。沈语谙皱起眉头开始想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在之前的时候听许大娘说,萍脆嫁过来的这段时间里用的都是她做的胭脂水粉,当时肯定跟着许大娘一起去卖胭脂的,后来被招到翠胭楼去工作,然后才出了这些小红疹。而且这些小红疹不光只长在脸上,还长满了浑身,真是霸道的疹子。 沈语谙虽然是出生医学世家,有一些中医的功底,但是并不是说她就什么都会,比如说什么诊脉,她就完全没有办法摸清楚头脑,看着萍脆伸出来的手还疑惑的偏了偏头。 “沈姑娘不把脉么?”萍脆似乎也有些奇怪。 沈语谙苦笑道,“之前请来的大夫把过脉吗?” “把过脉的。”萍脆点头。 “有说什么脉象不对吗?” 萍脆一愣,然后收回了手,低声道,“还真是都是说的脉象没问题。” 沈语谙莞尔一笑,“你遇到的这样的小红疹我还真是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不痛不痒但是会长满浑身。” “难看是难看了点,不过好歹不会影响我做事,只是会给娘卖胭脂带来不小的麻烦。”萍脆叹了口气,“沈姑娘若是没有办法检查出来的话,就算了吧。反正我也没有抱希望了。” “许家娘子可莫要说这样的话,小姐之前的一个病人,满脸脓疮,但是小姐依旧找到了对付它的办法。” 萍脆一愣,问道,“可是穆大小姐?” “哎呀,我还忘了有穆大小姐的事情。不过我说的这个人可不是穆大小姐,小姐昨天回府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可怜的小姑娘,生病的就是这小姑娘的母亲。”玉麝先是叫了一声,然后就继续笑眯眯的。 萍脆的眼神先是一亮,随后就暗淡下去了,她摇摇头,“谢谢二位姑娘的好心,但是我这脸我自己也是知道的,倒不如不要给萍脆这么大的希望,以免以后难过。” 沈语谙知道这是萍脆在这么些时间里来已经失望过太多次了的结果,所以皱起眉头定定的看着她,摇头道,“萍脆姐姐,你不应该这么早放弃的。” “沈姑娘的意思是······” “我虽然现在对你的红疹还没有办法,不过办法是人想出来了,而且你的病应该是和环境有关,其实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若是好好调理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的。”是的,沈语谙现在对这红疹唯一的想法就是是萍脆自己身体的问题。 可能是体内什么东西的缺失导致了她现在的病情就算远离了之前的环境也没有能够好转。沈语谙前世的时候倒是遇到了不少的疹子,湿疹麻疹片疹等等等疹子,但是那些疹子一般都是有自己固定长的地方,也会出现一些难受的事情,要么瘙痒要么疼痛,和那些不能碰一碰就留疤的疹子比起来,这不痛不痒的小红疹可是温柔了太多了,只是有点霸道长得有点多罢了。 萍脆听闻之后情绪明显高涨起来,笑着问道,“这么说的话,是真的能够医治好的么?沈二小姐,若是你给民妇治好了这红疹,民妇就算是做牛做马都会报答您的大恩大德的!” 沈语谙道,“现在可别高兴得太早,我得找找你的病因和病原,以及影响你这么久的那些原因到底是什么。这可不是一件简单快速的事情,可能你需要不少的时间来等等了。” “都等了小半年了,我也不怕等,多谢沈二小姐!”萍脆虽然说这不在乎,不过到底是一个姑娘,哪里会不在乎自己的脸蛋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呢?听到沈语谙的话高兴之情溢于言表。 “开饭啦!先吃饭!” 沈语谙现在也放松了些,笑着看向断了饭菜出来的许大娘,眼神微微一转,道,“萍脆姐姐,我好像知道原因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