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五十七章 开业

第五十七章 开业

3074 2017-11-08 20:02:01
五月十七,天气晴。沈语谙伸出手缓缓的推开窗门,看着外面开始泛起鱼肚白的天空。自从沈语谙觉得玉脂的学习能力十分的强大开始,就已经开始慢慢的培养她来搜集情报了。玉脂对这件事的热情程度还挺高,虽然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却做得十分的积极,甚至分类也很清楚,沈语谙觉得这个小姑娘竟然没有被人挖了去做专门整理信息收集信息的,实在是可惜了。玉脂不但监视沈府的动静,甚至还要监视一下阳城的动静,也亏得她记性好,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够记得清楚,不过这些没用的消息她都会非常快的忘掉。所以安庆街要开放这么大的消息沈语谙是一早就从玉脂嘴里听说了。安庆街,安于城买下来最集中的几乎占据了一条街的店铺的地方,自从安于城将那里买下来之后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东西,将整个安庆街都给包围了起来,然后开始了长达半个月之久的装修。这个装饰除了里头的工作人员谁也不知道到底装饰成了什么样子,前来关注的人也是一堆一堆的,满满的好奇心得不到满足,于是在开业这天竟然一大早这里就开始人满为患起来。这一次沈语谙倒是没有带着玉双和玉麝过来,反而是带了玉脂。这里的人这么多,里头不晓得又能够听到多少的消息,自然是让玉脂过来更加的恰当的。不过最近的沈府也得到了消息,对这里的事情大感兴趣。说起来,安于城搞这么大的动静,除了沈家,沈语谙甚至从马车的车帘里看到了穆家王家江家等的人。只是他们这些担当了一个大家族名头的家族,到底没有如同其他人一样乌泱泱的挤在一起,反而是选择了坐在马车里看起来十分的高冷。沈语谙和玉脂单独坐了一架马车,马车看起来十分的朴素,和身边的另外一架马车相比起来更是毫不入眼,沈芮青和沈湘荷就是在里头的,而另外一边的茶楼上则是坐了好些大家的公子,例如沈家的沈琦。这些年纪才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孩子,在现代明明就是应该享受的年纪,但是在这里确实要早早就卷入这些纷争里头去。玉脂有些按捺不住,将脑袋偏了偏去听外头的人到底在做些什么,沈语谙倒是显得十分的镇定,笑了笑问道,“听到些什么?”玉脂一愣,转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小姐说什么呢,玉脂也不是顺风耳啊。”沈语谙敲了敲马车的木板,眯起眼眸沉在黑暗里,“安于城这个人,用的方法倒是不错。”“怎么个不错法?”玉脂显然对于这些事情很敢兴趣,沈语谙都已经能够看到她眼眸里闪烁的那些光彩了。“这是一种促销的方法,一早就将这些人的兴趣调动起来了。而且这个人应该还相当的自信,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里头的东西会比这些被掉东气兴趣的人的预计还要让人吃惊。而这样的吃惊一出来,安于城就已经抓到了一个卖点。”沈语谙话语沉静,和外头的吵闹比起来几乎可以说是微不可查,但是落在玉脂的耳朵里却是让她心头一动,她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道,“小姐这样一说,玉脂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沈语谙也就只是笑了笑,让人自己去想去了。不要让她失望啊。沈语谙稍稍掀开了一点点的车帘,从窗户里看去,人群里热闹倒是热闹,甚至有人在揣测到底里头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安于城没有让人入住这片安庆街,意思就是自己全部将这个街道给包揽了下来,里头的东西全部都是她自己的。但是就这么短短的半个月时间里,他能够做什么呢?沈语谙忽然皱了皱眉,往旁边的茶楼看了去,果然见到那茶楼窗前站着一个脸色沉着的男人,只是这个男人看起来十分的陌生,一双不带感情的眼眸直接看在她的脸上。沈语谙下一刻就将手放了下来,将拿到视线给隔绝了开去。那个人是谁呢?这阳城的一些重要的人沈语谙到了现在也记住了,亏了玉脂的忙,她甚至还知道了每个人的成长经过之类的事情。但是那个人却是半点都没有办法和阳城的人对上号来。男人看起来很年轻,和最开始万莞见到自己的时候看自己的眼神不怎么相似,虽然二人都不带着一点点感情,但是冷的程度却是不一样的。沈语谙狠狠的皱了皱眉头。难道是京城来的人?时间才刚刚到达辰时,就听到这个安庆街开始热闹起来,邦邦邦的锣鼓敲了三下之后,那些包围着整条安庆街的东西就被人拆了下来,人们这个时候才看到,里头竟然每一个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小伙子每个人抱着一块板子,动作迅速的退了开去,而街道入口却是搭建起了一个台子,上头站了一个俏生生的少女。少女看起来年纪不大,笑眯眯的模样很给人好感。她穿着一身白玉色的水华锦缎曳地长裙,模样华贵但是却依旧能够一眼就看出来,这应该是一个丫鬟。这安于城果然是神秘的,自己旗下的这么大的一个场面开场竟然知放了一个丫鬟在这里。有了之前那些年轻力壮男人的威慑,在场的人都没有怎么敢动作。少女对眼前的场景很满意,眼眸划过人群后面站着的一些轿子闪烁了些光彩,然后才道,“感谢大家前来捧场,主子吩咐了,今日第一次和大家见面,安庆街的东西一律半价。三天之后在恢复原价,希望大家在安庆街都有自己满意的收获。”小姑娘看起来小小的一个,嗓音却是不错的,清脆的嗓音竟然让在座的人全部都听了个清楚。但是这个小姑娘却只是说了安庆街的东西要打折,却没有说里头到底有什么东西。现在被拆了障碍的安庆街看起来给人一种华丽热闹的感觉,勾得人心痒痒的。玉脂远远的也看见了那个站在台面上笑嘻嘻的姑娘,微微皱了皱眉,“小姐,那是安于城的丫鬟么?”“你问我?”沈语谙完全不在意,依旧笑着,和那些跃跃欲试的人完全不相符合,平静得很,“这些事不是你应该更清楚么?”玉脂又看了看,直到那小姑娘走下了台子不知道走到人群的哪里去了,这才收回了视线,“玉脂觉得那丫鬟有些眼熟。但是这样圆脸讨喜的人玉脂却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所以有些奇怪。”“说起来,这安于城也太过神秘了一些。”沈语谙摸了摸下巴,依旧笑着,“我刚才在那边的茶楼上见着了个男子,一直神色轻松的看着这里,不晓得是什么人。”玉脂来了兴趣,于是转过头去看,只是现在在看的时候那窗口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不由得有些失望,“小姐,玉脂做事还是不到家。如果能够入小姐的眼,就一定不是普通人,不是安于城应该就是京城来的人。”沈语谙笑了笑,“也不能说的这么绝对,你可还记得,安丞相这个丞相位置做得太久了,不知道多少人在觊觎着,安丞相虽然年纪还不算大,但是儿子的确是个个都有才华的,如果能够弄死一两个的话,想必会有不少人乐意去做的。”玉脂脸色又是一变,然后低垂下头有些愧疚,“小姐,玉脂愧对小姐的教导,跟着小姐学习了这么就,但是却依旧不能将事情考虑完整。”沈语谙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两人说话间的功夫之间那些人就完全涌了进去,沈语谙眨了眨眼,“回去吧。”“小姐不进去看看么?”玉脂有些奇怪。沈语谙摇了摇头,“我就不进去了。现在混进去的人有好有坏,眼红的人不少,不晓得是不是会有人故意捣乱,反正这个时候安于城的身份还没有真的落实,而且他人也不在这里,只怕是要出事。”玉脂一想也点了点头,但是还是有些不舍,“小姐,玉脂,想要留下。”沈语谙还是笑,“想留下就留下吧,消息都是其次的,注意自己的安全。”玉脂被沈语谙这一句话说的红了眼眶,看着这个整张脸都沉在黑暗里的姑娘,她年纪也不算太大,但是一改自己第一次见到的模样,如果不是玉麝现在的后背都还没有好完全,她甚至快要觉得那天她见到在沈和端面前可怜巴巴的人都是她的错觉。自己跟着了一个不简单的人啊。玉脂狠狠的点了点头,然后下了马车。沈语谙又掀起车帘看了一眼,热闹的确是热闹,甚至还能听到不少的惊呼声,看来这个安庆街,以后怕是要不得了,估计会成为阳城的第二个热闹的地点,不晓得安于城到底用了多少的店铺,若是寸土寸金到时候就是卖掉这些店铺都能赚上好大一笔钱。马夫架着马车一路往回赶,沈语谙刚要在西门下来,却听到另外一边传来吵闹声,里头有一个清冷的声音显得十分的明显。是明儿。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