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六章 刺杀

第六章 刺杀

2333 2017-09-28 09:58:00
回到北郡候府已经是晚上了,言颂下了马车,马夫驾了马车往侧门走,言颂站在台阶下看着门口巨大的真金字匾,嘴角突然上挑,随后便摇着扇子走进了府邸。 北郡候府的小路异常的安静,安静的有点诡异,突然间,一柄飞剑从梧桐树上射出,言颂扇子一甩,那飞剑竟然直接被挡开,扎在了不远的一颗树上,树上的伤口很快便流出了深绿色的液体,更泛着白沫,言颂低头看了眼扇子,扇骨被划出一道深痕,像一道伤疤毁了整个扇子的意境。 言颂顺手将扇子甩了出去,扇子径直飞向了树冠,一声惨叫之后,树冠上掉下一个穿着夜行衣的人。 言颂看也不看转身便往院子里走,此时,一个黑衣人手握匕首从屋顶向着言颂飞来,这时林景戈拿着一柄长剑在半路出现,剑尖一挑,那刺客的匕首便被挑走。 见偷袭失败,树冠上剩下的刺客也都飞了下来,剑尖直指言颂后背,此时在周围埋伏许久的暗卫也都站了出来,两伙人打到一起,黑衣刺客很快便节节败退,更有两个意欲突围,被林景戈斩杀。 而言颂则一直站在不远处,冷冷的注视着发生的一切,整个人仿佛一把已经出窍的刀,而面前死掉的也都不是人,只是几头家畜一般,丝毫没有与沈语谙聊天时的温和。 而这时闻声赶来的侍卫手拿着火把将整个院子照的通亮,林景戈踏过地上的尸体,直奔言颂而来,跪在地上“属下来迟,望主子惩罚” 言颂摆摆手“没事,我早就知道有埋伏” 林景戈抬头一脸诧异的看着言颂“主子,您?” 此时一名收拾残局的暗卫走了过来,跪在地上“是那边的人!” 言颂点点头“三个月里已经是第二批人了!他还真是想我死!” 林景戈回头看到地上尸体脖颈处都有的一条青龙,心里也知道是哪里派来的人了。在看向言颂之时,言颂的眼睛仿佛冻成了冰块,天地间最后一丝温暖也从他的眼里剥离。林景戈连忙低下头,掩饰住自己内心的恐惧。 “景戈,陪我去书房吧!”林景戈听到言颂的召唤,连忙站了起来。 “这些人,拉去喂鱼”说完,言颂抓着林景戈的胳膊转过身,林景戈却敏锐的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拽的生疼。 言颂的身体一直是林景戈在照顾,见言颂如此,他几乎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快步将言颂送回书房,躺在塌上,言颂才算喘过气来。林景戈三指搭在手腕上,果然脉象紊乱,一股力量四处冲撞,仿佛要破体而出。 “昨夜发作过一次”言颂抽回胳膊,“你这次回来是为什么?” “主子,您的蛊毒几近成熟,若是在不拔毒后果不堪设想啊!我们不能再拖了!今夜,我就再探穆府”林景戈看着言颂的胳膊,眼睛里布满血丝。此时的言颂躺在塌上,再没有刚刚见到的狠厉与果断。 “这件事情,我已经安排乌鸢去做了!”言颂闭上眼睛“不久,沈二姑娘就会知道解药,你要帮助她给穆同心解毒” “解药?那那灵药呢?”听到言颂的话,林景戈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大好的机会,您不能白白放弃啊?” “景戈,你觉得你会为什么人去死!”相比于林景戈的举动,言颂淡然的仿佛那根本不是给他治病的奇药,只是淡淡的提着问题。 “士为知己者死,我甘愿为了主人您赴汤蹈火啊!”林景戈看着言颂,眼里满是坚定。 “以前,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人,绝不会有人与我一样的想法,但今日,我竟然找到了这个人”言颂看着林景戈“她说的话,就是我的真正想法,如果说开始只是好奇,同情,现在我到有些惺惺相惜了!” 林景戈马上明白了言颂说的是谁,他也知道,言颂做了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只能低着头,双手握的紧紧的! “大业未成,家仇未报,我不可能倒下!”言颂看着林景戈低落的神情,一时不忍,出声安慰道。 “是”林景戈紧咬牙关才控制住自己答应言颂的话。 “回去吧!”说完,言颂便又闭上了眼睛。 此时的林景戈,就算再不愿,也只能回到穆府,继续扮演他林医正的身份。 自从穆同心病重,一直是沈语谙在旁边照顾,几日下来铁打的人也经不住,更何况沈语谙一个弱女子呢?而且还是一个受刑以后一直未好的女子。 不知什么时候,沈语谙靠着床沿竟然睡着了,这时进来一个丫鬟,轻声的唤醒了沈语谙。 “沈姑娘,奴婢替您一会吧!您去偏殿睡一觉!”穆府的丫鬟沈语谙认识的并不多,只认得这丫鬟穿着和屏依一般的粉色衣裙。 沈语谙没有多想,便站了起来,正欲出门,却想起需要在看一遍穆同心的脸,掀开第一层纱布的时候,沈语谙的余光突然扫到那丫鬟正将什么东西滴进熏药的火笼里。 穆同心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昏迷,害怕喝进去的药少,沈语谙想起了现代的雾化器,便点了两个火笼里,里面日日放着做成膏体的药物。 “你在做什么?”沈语谙突然闻到了空气中不同之前的香气,连忙问道 那丫鬟一时不察,竟被抓个正着,也顾不得下药,扔下药瓶子就跑。 “来人抓住她!”沈语谙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非常尖锐。很快就有丫鬟婆子冲了出来。 那丫鬟见跑不出去,竟然要咬舌自尽,突然丫鬟的动作一顿,竟忽然晕了过去,沈语谙看到林医正从人群后走了出来,让人拿了绳子将人绑了,才从那人后颈拔出一根金针来。 沈语谙也顾不得对林医正的怀疑,拉着林医正便跑回了穆同心的房间,刚才她追的急,只得推开了几扇窗子,装药品的瓶子与房间中还未消散的气味提醒着她,如果她当时真的走了,现在穆同心十有八九就死了。 把所有的门窗都推开,沈语谙解释着事情的经过,突然发现林医正的脸色煞白,“林医正,您?” “这屋子的味道!”林医正突然说道“三十年前,我曾见过一个病人浑身溃烂,当时她的房里也是这种味道!” “您是说?我们找到了凶手”沈语谙动作一顿,连忙问道。 林医正摇摇头,只上前给穆同心探了脉,吩咐沈语谙给她换个房间就走了,沈语谙安排好后,发现那丫鬟人也不见了,打听之下才知道林医正带走了那丫鬟。 沈语谙觉得不妥,便由玉麝引着去了林医正的院子,走过院子前的一片竹林,沈语谙才发现那丫鬟被吊竹林尽头的两颗竹子上,两个竹子分别绑在丫鬟的腰上,由于体重的原因,竹子被狠狠压弯,那丫鬟也丝毫不舒服,被两个力量撕扯着,沈语谙甚至还发现了那丫鬟身上好几处的血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