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十五章 穷人

第十五章 穷人

2075 2017-10-09 10:11:22
这样一来就能够解释得通了,沈语谙一边点头,一边想着,这玉麝也不完全是傻子,至少很有做生意的头脑啊——生意? 有什么方法能够来钱比做生意快呢?只要方法好,钱财翻番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罢了。难道她沈语谙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还会在做生意的事情上败给古代人不成? 而且自己身边的人,虽然有些胆小,不过训练训练总会训练出来的,只要有对自己的真心和忠心。 “玉麝,你现在的月钱是多少?” “啊?”玉麝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前一刻不是还在说老爷的事情,选秀的事情么?怎么下一刻就和钱挂钩了?还是和自己的钱挂钩。 “小姐要用钱么?玉麝现在只是一个二等丫鬟,一个月的月钱是二两银子,不知道小姐要用多少钱?” 二两银子啊。 沈语谙眯着眼睛笑,放下筷子让玉麝坐在自己身边来,“那一等丫鬟呢?” 玉麝有些不好意思,只当时自己等级太低了,钱财太少了不能帮自家小姐的忙,“一等丫鬟月钱就比二等丫鬟多些,有四两银子呢。三等丫鬟只有一两银子,而粗使婆子则只有八百文铜钱。” 沈语谙多多少少还是知道点的,一两黄金等于十两白银等于十贯铜钱也就是一万文铜钱,但物价来说,一般外头卖的包子也就差不多两文钱一个,这样一算,这个沈府的丫鬟只要做到了二等丫鬟也算是有钱了,毕竟在这里做事,那可是包吃包住的。 “小姐你现在缺钱么?”玉麝瞪着自己的大眼睛,有些焦急,“但是你现在的月钱是六两银子呢,只是以前你都不存钱的,所以都没有多少存款了。小姐你要干什么事情呀?要用多少钱呀?” 做富贵人家的小姐果然是很不错的,至少这钱财方面就半点没有得到亏待,就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自己都还能够有六两银子,比等级最高的一等丫鬟都还要多二两。 “不不,我不缺钱。”沈语谙依旧笑嘻嘻的,“你缺钱吗?” “我?”玉麝有些奇怪,指了指自己,“我不缺钱呀,我现在每个月能够存一两多银子呢,有的时候甚至能够将二两全部存下来,这些年下来,已经又二百多两银子了。小姐你需要吗?” 二百多两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沈语谙不算很清楚,但却也知道这绝对不算太多的,一般的三口之家一年的花销大概也差不多需要几十两银子,若是遇上什么生病,大概差不多要一百两银子,玉麝以后成亲,这二百多的银子也不过是两三年的口粮罢了。 “啊?”玉麝听完沈语谙的话,有些丧气,“原来我还是一个穷人啊。” 沈语谙觉得欺骗一个孩子有些不道德,但是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道,“我现在想要做生意挣钱,你愿意和我一起做么?” 玉麝微微有些惶恐,急忙道,“小姐这是说的哪里话,玉麝既然是小姐的奴婢,那就一直都是小姐的奴婢,只要小姐不嫌弃玉麝人笨,玉麝丁当是全力以赴帮助小姐的!” 沈语谙看着玉麝,有些侧目。在古代,奴婢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对于她来说并不是很清楚的,但是对于玉麝这样生存在这里的人肯定是心知肚明,所以这是不是就是说,自己可以完全的信任这个有些天真的丫头呢? 玉麝似乎对沈语谙提出来的事情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沈语谙也就不在她面前多提。 玉麝的意思很明显,她只是沈语谙自己的一个丫鬟罢了,只要是主子让做的事情完成了就行了,根本就没有合作的念头,或者是这样的想法。 不过玉麝的确是一个合格的丫鬟,不过是刚刚收拾了碗筷,便将自己存下来的银子交到了沈语谙手上,脸色微微有些抱赫,“小姐,是玉麝粗心忘记了,这些年来还往家里寄回去了好些银钱,现在这里只有六十多两银子。” 玉麝说自己是一个存不下来银子的人,虽然不知道以前的沈语谙到底将银子用到了什么地方去,但是沈府并没有克扣她的月银,这就行了。 做生意要做什么呢?当然是她最为擅长的了。 沈语谙最擅长什么呢? 作为一个美容师,还有什么比美容是她更熟悉的东西了么? 何况在这样的古代,只怕是没有谁知道应该怎样系统又科学的保养自己了吧。 但是只要是女人,不管是哪个朝代的女人,没有一个是不在意自己的脸蛋身体的。 沈语谙眯起眼睛,缓缓的摸上了自己的脸,手上传来的粗粝触感让她又有了一番计较。 之前自己做的一些措施现在也没有展现出来效果,但是只要自己能够找到将自己的脸恢复的办法,害怕没有什么广告么? 只是那块胎记,自己怕是得慢慢来了。 “玉麝,这六十两银子我就当你是在我这里入股了,等我的主意成功之后,我就给你分红——就是给你发工钱。” 玉麝脸上一红,急忙推辞道,“小姐不可,玉麝的钱就是小姐的钱,哪里有丫鬟拿着小姐的钱反而要分小姐的盈利的事情的,小姐不可!” 这丫头还真是一个死脑筋。 沈语谙摇摇头,换了一个说法,“你当你是白拿工钱呢?还要你做事的,做了事自然需要拿钱奖励你的。不过现在说什么钱不钱的还为时过早,等我的事情做好了在说吧。” 玉麝眨了眨眼点头应允了下来。 现在只怕是不能出去了,还要给今天碰见的那妇人调理药膏,若是自己在出去的话,明天怕是没有办法拿出能够医治的配方了。而且现在距离晚饭时间也挺近了,自己还要去见见自己的那个父亲沈和端,还是不要在这个时候乱跑的好。 想通了这件事,沈语谙便吩咐让玉麝在外头守着不要让人来打扰自己,等玉麝出去之后,自己则是走到了桌边,开始细细分辨玉麝买回来的药材的品质和药性。 有中医的功底也架不住自己许多年没有碰过这东西了啊。 沈语谙叹了口气,又立刻充满了动力。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