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三十五章 来人

第三十五章 来人

3084 2017-10-25 20:47:00
沈语谙第一次进齐园的时候大家的关系都挺不好的,自己还在这里和沈夫人各自揣测对方,然后又离开,最后也没得到半点有用的东西。 第二次进齐园的时候更是不愉快了,沈夫人在算计自己,让自己成为那些小辈们的眼中钉的,然后又被警告了一番,虽然对于沈语谙来说有些莫名其妙,不过现在想通了原来也就这么回事。 沈夫人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动自己,沈夫人的对手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动自己,否则都是让对方抓到把柄,但是也并不妨碍两人都栽赃嫁祸,就像沈夫人之前的做法一样。 沈嘉熹这一路走回来也没有说过一句话,沈语谙中途打量了一次沈夫人的脸色,发现她竟然半点感觉都没有,仿佛已经习惯了一样,忽然觉得有些悲哀。被自己的儿子这样的忽视,被自己的儿子这样的无视,心里应该是很难过的吧。 不过现在并不是出头的时候。 齐园里已经准备好了茶点水果,现在才是春季,桃花盛开的时节,但是看着桌面上的几个水灵灵的桃子沈语谙还是有些疑惑的,难道在这个古代也有反季节水果了么? 说了一会儿话,将自己如何发现沈嘉熹的,沈嘉熹又是如何和江家闹矛盾的事情说清楚之后,沈语谙便准备告辞了,不过之前还是要先从沈夫人这里拿一颗定心丸的。 “母亲,这一次是语谙冲动了,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给沈家蒙羞。”沈语谙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惭愧,颇有几番坐立不安的意味在里头,沈夫人这个时候又不能真正的责备她,从沈语谙嘴里得到来龙去脉之后沈夫人也知道,这个可能已经不是沈语谙的沈语谙可是十分聪明的,所以也就许了自己的承诺,“你没有做错,若是这个时候退让了,只怕别人都以为我沈家别无他人,能让人随意踩踏了。” 沈语谙的了定心丸,心满意足,从凳子上站起来福礼到,“女儿没有母亲这份胸怀,只是想着四弟莫要受欺负才好。四弟相想必也吓坏了,语谙就不打扰母亲开解四弟了,先告辞了。” 沈夫人现在自然要继续问沈嘉熹其他的话,这个孩子虽然不怎么喜欢说话,但是好歹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自己的话对方是要听并且还要回答的,所以现在立刻就想要从沈嘉熹口中得知京城事情的沈夫人自然是巴不得沈语谙立刻就走,面对沈语谙的知趣,沈夫人点点头应允了。 沈语谙从齐园出来,正好碰上了站在门前的明儿,只是这明儿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刚刚处理完了事情要回来,反而像是在专门等着自己的一样。但是明儿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满脸冰冷,沈语谙虽然不讨厌但是也谈不上多喜欢。 趁着现在时间还早,沈语谙还想去看看郊外的萍脆娘子。 “明儿姑娘。”沈语谙笑了笑,和明儿打了一个招呼,在沈府明儿的低位半点不比他们几个小姐的低位低,有的时候甚至超过了他们几个庶女庶子,要知道沈语谙可还是一个没有娘亲自己又草包的人物,所以低位更是连明儿的一根小手指都不如。 但是明儿不但在整个沈家一时同仁,也就面对沈和端的时候才稍稍净重了一点,所以沈语谙倒是没有从明儿身上感受到什么压迫之类的气质。 “二小姐,”明儿对着沈语谙行礼,言行举止优雅规范,半点看不出来这是一个丫鬟,有些派头简直做得比嫡女的沈芮青还要来的自然而然。 “明儿有事想要请教二小姐一番,不知道二小姐可还有空?” 沈语谙看了一眼明儿,然后点头笑道,“明儿姑娘太客气了,说什么请教不请教的。” 玉麝眼眸一转,从沈语谙身上转到明儿身上,然后从明儿身上回到了自家小姐身上然后上前两步到,“小姐,最近花园里的杜鹃开饿了,看起来煞是漂亮,小姐可要去坐坐?” 沈语谙对玉麝越来越满意起来,自己的丫鬟果然是个聪明的,只要调教调教就能够调教出来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小丫头,于是沈语谙十分愉快的接受了玉麝的提议,笑着看着明儿,道,“明儿姑娘不若与我一同前去看看?” 明儿点了点头,道,“二小姐请。” 说起来真个沈府都像是一个大花园一样,除了一些院子零零散散的坐落在沈府里,其他的地放则是栽种着好些药材,沈府是一个传承有些时日的老牌家族了,里头中的好些药材都是上了年份药理十足的,这样类似于纯粹为了赏花而分割出来的花园到十分的少见。 杜鹃开的正盛,其实这种话在稍稍有些回暖但是又有些打凉的天气里开的最为繁盛,现在虽然还是在春天里但是却已经渐渐的开始回暖了,还能看到这么大片红的白的杜鹃,倒是十分的漂亮,和之前温和的桃花,霸道的樱花不一样,这里的杜鹃仿若是小家碧玉一般让人觉得清爽。 “明儿姑娘有什么事,便说吧。”沈语谙和明儿两人走到了花园的亭子里,八角亭每个角上都挂着一串三只的风铃,青铜的颜色看起来十分的朴素,偶尔还能听到里头传来的清脆声响。 玉麝没有跟进来,她先是对着沈语谙福了福,然后说自己去拿些茶点过来,明儿却只是沉默,看来接下来的话明儿并不想让第三个人听到。 “二小姐是个聪明人,明儿也就不说暗话了。”明儿眼神陡然变得犀利起来,看着沈语谙,“二小姐,不知道您对四少爷是怎么样的看法?” “四弟么?”沈语谙重复了一声,这样的重复并不是因为她没有听清楚到底对方是在说什么甚至她不是在思考自己应该怎么回答,而是在思考到底是谁让明儿来的,是明儿自己还是沈夫人。 明儿是一个聪明合格的丫鬟,又一直跟在沈夫人身边,最是会分忧解难,只怕是知道了些什么活着是看出了些什么这才来问自己的。 “四弟挺害羞的,不过也真是太腼腆了,只知道站在那里都不知道反击。”沈语谙笑笑,“和我一路回来也不说话。” 明儿却是摇摇头,“二小姐,您应当知道明儿在问什么。” 沈语谙皱了皱眉,看着明儿,“明儿姑娘,我们名人不说暗话,你到底想问什么直接说出来便是,你不说,我如何知道你问的是什么?” 明儿眼神依旧锐利,仿佛想要在沈语谙的脸上燃烧出两个洞来一样。 半晌,明儿才道,“都说二小姐医术高明,不但治好了穆大小姐的脸更是治好了一个满脸脓疮的婆子,现在还将胭脂许媳妇身上的红疹给去掉了。明儿看来也不过如此。” 这是在问沈嘉熹的病情? 沈语谙摇摇头,“不诊脉,看面相下药诊断的那不是神医是庸医,我自认还不是一个庸医。” 言下之意便是我又没有给沈嘉熹诊过脉云云的,我怎么知道沈嘉熹的身子到底怎么样。看起来也就只是一个营养不良罢了,其他的事情半点都没有的。但是就算我知道,我又为什么要告诉你呢?就因为你说我医术不好我要证明我自己? 嘿。 明儿脸上的表情一直没有半点变化,冷冰冰的半点不近人情,有的时候看着她这样的表情甚至会觉得有些吓人。 明儿想了想,然偶对着沈语谙福礼,“是明儿唐突了。” 沈语谙看着这个姑娘转身就走半点不拖沓的背影,想着自己的玉麝什么时候也能这样就好了。 明儿是来问自己沈嘉熹的身体的,沈夫人肯定是不用问的,那么就是明儿自己的意思了。嘿,这个明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不过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沈语谙半点不觉得她应该有这样的城府,难道是以前受过什么折磨? 沈语谙笑了笑,将端着茶托回来的玉麝吓了一跳,“哎哟小姐你在笑什么呢?这么渗人?明儿姑娘呢?走了么?” 沈语谙让玉麝将糕点差点放下和自己坐在一起,“是呀是呀,人家嫌弃你回来得太晚了等不下去了所以就走了。” “小姐尽会打趣人,这分明就是在变着法子的说玉麝动作慢了以后要行动利索些嘛。” 沈语谙却是笑道,“哪里的话,你今天不就很及时么?好啦,快吃吧,东西吃完了我们就出去,事情还没有做完呢。我昨天给萍脆配了药,今天也应该是看看成果了。” 沈语谙想着想着眯起了眼眸,她将视线转移到了齐园锁在的方向,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对于沈语谙来说刚刚不知道在心里脑子里灵光一闪的是什么,不过她直觉和齐园有着莫大的关系。 “玉麝,你说,接下来想要来见我的,会是谁呢?”沈语谙捏了一块软乎乎的差点放在嘴里,眯着眼睛笑。 玉麝愣了一下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要来找小姐啊?” 沈语谙笑笑,靠近了玉麝的耳边轻声道,“你瞧,这不是来了么?” “我道是谁现在还这么清闲呢?原来是二小姐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