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八章 宴会

第八章 宴会

2062 2017-10-09 09:48:12
只是虽然沈语谙非常努力,但穆同心的脸伤的太重,到现在也才恢复七成,右侧脸颊处还有几处伤疤,扑了几层粉也丝毫没有遮住。 沈语谙看着穆同心又打算扑一层胭脂,无奈的拿着口脂,在那处画了一朵樱花,效果竟也出奇的好。 在穆同心换衣服的时间里,沈语谙看了眼镜子,她脸上的胎记丝毫都没有减小,穆同心的药她是做两份的,另一份增加一点药物就是为了去胎记。虽然不能说马上去除,但这么久也应该缩小一点。思及此,沈语谙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她感觉这份胎记有点不正常! 穆同心换好了衣服正好看到沈语谙抚摸自己脸颊的动作,原本想要说的话梗在了嗓子里,沈语谙并不是什么能力都没有,她的脸在短时间里恢复这么好,沈语谙是居头功,可是,她对自己的脸却丝毫没有办法,穆同心不禁对她有一丝同情! “语谙!”穆同心上前挽了沈语谙的手臂,“我们要快走了!” 沈语谙不知道穆同心怎么突然间与她这样亲密,但是任何都拒绝不了一个未来宠妃对自己的亲近吧! 两人很快到了水榭,众人都是知道穆同心伤了脸,一些心肠歹毒的妇人小姐,恨不得以为穆同心以及毁容了!谁想到半月前还在悬赏治病的穆同心今日就能站在众人面前了!那一张脸不禁没有毁容,反而皮肤更加白皙。让一众小姐们羡慕的不得了! 而言颂则一眼便注意到了跟在穆同心背后的沈语谙,相比于穆同心的精致华美,沈语谙更像是一株茉莉,静静的开放,不争光芒,但却散发着幽幽的香气。 沈语谙也感受到了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转头对着言颂微微行礼,言颂也点点头,算是回了礼。 突然间,沈语谙感觉到一缕带着明显敌意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沈语谙顺着感觉看了一眼,视线正好对上了人群里一个穿着鹅黄裙子的女孩,而沈语谙并不认识她!也只当是自己看错了。 宴会从下午一直延续到晚上,天暗了下来,穆同心下令在水中点上河灯,一闪一闪的,半条河都波光粼粼的,沈语谙被一众小姐们缠着问了许久,实在厌烦的不得了,趁着大家都没注意到便偷偷的躲了出去。 出了水榭刚走没几步,沈语谙就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回头一看竟是那个鹅黄裙子的女子。 跟在沈语谙旁边的玉麝在看清来人之后,连忙跪在地上“请大小姐安!” 沈语谙此时才明白,这个女人就是她的大姐,沈家的嫡亲大小姐沈芮青。 沈芮青一直与穆同心不睦,这次会来参加宴会,也只是想要亲眼见证穆同心的脸是否真的恢复。谁想到她更听人说,穆同心的脸竟然是自己的废物妹妹治好的!旁边与她交好的两个女孩子更将故事添油加醋的说给她听。沈芮青听的更加气愤,如果没有穆同心,进宫的人就是她,一直以来她都被穆同心压着,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机会扳回一城,竟被她的妹妹一手毁了! 所以,在她看见沈语谙离席之后,也跟着追了出来,并在水榭外叫住了沈语谙。 “早就听家里人说,妹妹在穆府给人治病!”沈芮青没有理会玉麝,径直的走向了沈语谙“妹妹就算再不被重视也是沈府的二小姐,现在竟然做这种医女的事情,不怕丢人吗?” 对于沈家人,沈语谙是打心底里排斥的,她一早还在想回沈府之后会有一场恶战,谁想到今天就遇到了沈芮青。 “沈家人人都是医者,连父亲也会定期义诊,你这话是说爹爹也丢人了?”沈语谙丝毫不畏惧的看着沈芮青,沈家义诊的风俗是几代穿下来的,沈和端也不愿意浪费一天的时间,但无法违背祖命,只得把这个习俗坚持下来。 沈芮青没想到沈语谙竟然敢对她这样说话,“大胆,不过再外面给别人治了两天病,沈府的规矩也都忘了吗?” “呵!”沈语谙嘴角一挑“沈芮青,我告诉你,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否则我也一样可以收拾你!” 沈芮青被沈语谙的话气的失去了理智,抬手就要往沈语谙的脸上打去,沈语谙一直提防着她会动手,直接在空中就抓住了沈芮青的胳膊“如果你还以为我是从前那个怂包的沈语谙,你就打错特错了!”说完,手一松,沈芮青被她推的后退了两步险些摔倒在地上。 沈芮青没想到一直唯唯诺诺的沈语谙敢威胁她,还敢跟她动手,也丝毫不顾及最后一点形象,直接向沈语谙扑了过来。 谁想到这次,沈语谙丝毫没有躲开,更没有还手,直接被沈芮青推倒,头发散了一小半,簪子也掉了两根,沈芮青看到沈语谙的惨样,心里才舒服了一些。 “别说在穆府待几天,就算你在皇宫待几天,你也不过是那个废物,惹人厌的丑八怪!”沈芮青尖锐的话仿佛是把刀子,直接插入了言颂的心口。 “沈大姑娘这是在做什么?”穆同心带着两个丫鬟后面还跟着一众妇人小姐走了过来,声音里带着无法忽视的愤怒。沈芮青听到声音一愣,理智渐渐回炉,她才发现自己刚刚究竟做了什么,看着还趴在地上的沈语谙,沈芮青计上心来,假装摸着眼泪说道“我多日未见妹妹,想四小跟她说几句话,谁想到,妹妹现在是穆小姐眼前的红人了,竟然嫌弃我,我又羞又愤,什么都没做,妹妹就自己摔倒在地上了!” 简单几句话就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穆同心自然知道沈芮青说的不可能是真的,但沈芮青话里话外都透露着这是她们姐妹间的事情,她一个外人不应该插手。 谁想到,坐在地上的沈语谙突然也哭了出来“姐姐这样说我,让妹妹如何是好,恨不得一头跳进这湖里,到省的姐姐干净!”听了沈语谙这话,穆同心一愣,她与沈语谙相处多日,沈语谙在面对她吓人的脸时都未曾皱过眉,现在竟然哭的这般委屈。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