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四章 时间

第四章 时间

2077 2017-09-26 20:04:13
穆同心的病情转瞬直下,不过两天光景,脸上已经开始化脓,甚至已经昏迷过去两次,沈语谙一直守在床前,她不会解毒,只能利用一些现代的急救手段去唤醒穆同心。而林医正也是毫无办法,几味清毒的药下去什么效果都没有。沈语谙撑了两天,靠着穆同心的床脚竟然睡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丫鬟过来叫醒她,穆同心的父亲穆亦之要见她!从穆同心的院子到外书房,要经过一处假山,沈语谙心里一直忐忑着,不知道这位将原主打死了的穆老爷这次又会有什么主意!到了书房,穿着深蓝色云纹掐金丝长襟的穆老爷已经等了一会,看到沈语谙进来,穆亦之的脸色更加不好,嘴角原本的皱纹仿佛也深了几分。小厮退出来,关上门,双手贴着裤子站在廊下,警惕的看着四周的动静。过了两盏茶的功夫,沈语谙才推开门走出来,拿小厮叫了一个丫鬟送她回穆同心的院子。穆家有钱,哪怕是外院也是山体环绕,移步异景,沈语谙却丝毫没有注意,心里一直想着穆老爷刚刚的话,晃神间竟然连领路的丫鬟不见了都没有发现。沈语谙还慢慢向前走着,就被一股很大的力气拽进了假山里,还没来得及叫便被一把捂住了嘴巴!影影绰绰的光,沈语谙看清竟然是穆翀!“我告诉你!你必须马上救活穆同心”那声音贴着沈语谙的耳朵,带着浓浓的威胁与恐惧。“如果你治不好她,我绝对会让你先死!”沈语谙看着穆翀的眼睛,穆翀与穆同心的关系并不好,一个嫡女一个小妾扶正的庶长子,不久前穆翀还去讽刺穆同心,今日又怎么可能为她出头?沈语谙原以为穆翀抓她只是为了报那日讽刺他的仇,谁想到穆翀的眼里满是认真。沈语谙突然想起刚刚穆老爷对她说过的话“我已经贴了悬赏,只要有人治好心儿的病,万两黄金,心儿是很相信沈小姐的,希望沈小姐不要辜负她的期待,也不要拖延她的病情!”思及此,沈语谙好像明白了什么,但穆翀捂着她的嘴她什么都不能说,只好拼命的眨眼睛,希望穆翀能明白。穆翀虽然纨绔但并不傻,很快明白了沈语谙的意思,“我放开你可以,但你不能喊”沈语谙只好频频点头,穆翀也信守承诺的放开了他的手。沈语谙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才问“是不是宫里定下了选秀的时间?”穆翀的脸色瞬间一白“你怎么知道的?”听了穆翀的话沈语谙才真的确定,果然,选秀的时间定下来,如果秀女出了差错就是欺君的大罪,穆家与她都得死。所以穆亦之才会张贴悬赏,而穆翀选择半路截住她则多了那一万两黄金的原因!一切经过都清晰明了。穆翀在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了,只说了一句“我尽力”就走出了假山。回到穆同心的院子,穆同心则喝了药刚刚清醒一会儿,靠着大迎枕看着沈语谙。“我是不是快死了?”穆同心突然问。“不会的!”沈语谙下意识的否定这种可能。“我觉得我自己快死了!”穆同心闭着眼睛,声音毫无波澜。“不会的”沈语谙已经不知道自己说什么了,只能干巴巴的安慰着。穆同心不再说什么,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只有风吹过窗纱的声音。沈语谙受不了这样的压抑,只好说自己要去煎药打算离开房间。“你知道吗?都说穆家有一味药,活死人肉白骨”穆同心的声音突然传来,“可是他宁愿给我找外面的大夫,也不给我用!”他是指穆老爷吗?沈语谙算是半个医者,自然不相信什么灵丹妙药,只能悻悻的点点头,见穆同心不打算在说话,就快步的跑出去。整个穆府都仿佛笼罩在一片死亡的颓废气息里。而同时的沈宅却正好相反,快胖成球的沈和端正看着手下呈上的密报,嘴角的笑容压都压不住。“看来这次穆家真的不行了!”沈和端把密报一折,双手呈给了坐在太师椅上的人。那人修长的手指,夹着信纸,眼珠一转,“沈老爷真是狠心,这里面可有一个你的亲女儿。”沈和端嘴角的笑容霎时就凝固了“大事未成,此等小事根本不足为题”太师椅上的人并未回话,沈和端一时间有些慌神,连忙跪了下来,“不怪草民心狠,只是那女儿是草民一个小妾生的”见那人依然没有反应,沈和端只得继续说“那丫头出生就是早产,只有七个月,小时候还是个好模样,谁知道那小妾死了之后,那孩子脸上竟然长了那么大的胎记”“你是说,她的胎记不是出生就带的?”太师椅背后的人突然出生问。看到那人有兴趣,沈和端就竹筒倒豆子般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沈和端说了一会,见那人一直没有反应,便悻悻的把嘴闭上,只说了一句“草民对侯爷绝对是忠心的!”太师椅上的人抬起头竟是北郡候言颂,言颂嘴角一挑,两片薄唇轻碰“自然。”沈和端听了言颂的话,嘴角再次上扬,想到穆家那么大的家产,眼睛里闪烁着贪婪的光芒。言颂低头喝着茶,余光看到了沈和端的表情,不禁有些恶心,如果不是为了大业,这种为了利益不顾妻女死活的人,他连看一眼都不会。两人又商议了一些事情,言颂便离开了沈府。出了回廊,言颂突然想起那日他在穆府看到沈语谙的情景。她也是怕着穆翀的吧!但那时还能把一个傻丫鬟护在身后,这样的人是说她勇敢还是傻呢?明明自己那么惨,生母去世,脸上又突然长了那么丑的胎记,沈家大夫治不好,竟然让人传出是鬼神作祟!言颂转过头,远远的她看不清沈府内院的院落,只能看见尖尖的琉璃瓦房顶与高耸的树。不知道她这些年是怎么过的!不过,肯定不是在这些华美的楼阁里。言颂刚回到自己的府里,就有小厮迎上来,耳语道林景戈回来了!言颂点点头,便去了书房!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