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二十二章 身手

第二十二章 身手

3050 2017-10-12 21:01:00
小姑娘的确很心急,半夜就带着自己的娘亲出来在沈府门外等着了,不过沈府的守卫也不是吃素的,所以小姑娘还是很识大体并没有带着自己的母亲站在门口,而是在对着沈府门前的医馆里等着。 沈府一直以来都以医术著称,门前就是沈府自己的医馆。许多前来求医问药的人都会在医馆得到接待。毕竟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会被放进沈府来的。 玉麝一路找过来,在门前并没有看到母女二人的身影,于是便想着前去复命。不过小姑娘是一直念叨这沈语谙和玉麝两人的,所以在玉麝刚刚出现就将人给叫住了。 沈语谙找来的时候小姑娘正抱着玉麝一把鼻涕一把泪,本根不让人走,玉麝脸上带着无奈的表情不断在解释什么。 不过看起来那个认定了沈语谙已经失约不会来的小丫头现在并不能够相信玉麝的解释。 “姑娘,你这是在做什么?”沈语谙笑了笑,安抚了玉麝透过来的求助的目光,看着呆滞下来的小姑娘。 小姑娘顿了一下,立刻脸色爆红,然后规矩的站在了一边一个劲的给沈语谙赔不是。沈语谙伸出手摆了摆,“没事了,我在旁边的客栈定了房间,你去将你娘带过来吧。” 能够开在这边的客栈都是不错的,沈语谙让小二煮好了水端上来并让玉麝在门前等着接应,玉麝知道这是沈语谙不想要自己在看见那张脸,很是感激,便站了出去。 小姑娘扶着那妇人坐在床边,双眼殷切的看着沈语谙,小心翼翼到,“大人,能够治好我娘亲吗?” 沈语谙笑着安慰她,伸手将妇人脸上的粗布帕子接了下来,“能够治好的,你也不用叫我什么大人,若是能够医治好你的母亲,你叫我一声大夫我倒是当得。” 虽然昨天已经吩咐了不让着妇人在戴着这帕子,但是妇人因为要出门的原因,还是带上了。帕子下的脸并没有什么好转,腐烂化脓的地方依旧看起来让人作呕。 小姑娘虽然得到了沈语谙的保证,但是在看到自己娘亲脸的时候还是捂上了嘴开始掉眼泪。 妇人开口一边安慰小姑娘,一边向沈语谙投来感谢的目光,“多谢姑娘肯搭理我们孤儿寡母,我这脸我是知道的,也不抱着希望她能够恢复如初,只希望姑娘能够让贱妾这脸不要影响生命。媛儿还小,我······” “大娘,你应该相信我才是。”沈语谙没有说更多的话,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反正等到结果出来就好了。她让妇人躺在床上,让那个叫小姑娘的媛儿在一边掌灯,自己则是将背包一层一层的打开。 如果只是脸上还有残留的毒素让妇人整张脸都开始溃烂,那么沈语谙要做的就是排毒。但是用药物的方法排毒已经是不太可能了,毕竟妇人的身子骨在这里摆着,已经亏空的身子在这样激烈的排毒只怕是很容易危机生命。 沈语谙想了想,从包裹里拿出一支稍稍比手指长一点的小巧的刀子,一边放在火上烤着,一边看着妇人的脸想着从哪里下手。 “大······大夫是要将娘亲脸上的腐肉剜去么?”小姑娘脸色有些发白,看着在自己手上拿着的红色火焰上渐渐变了颜色的小刀,声音都带着了颤抖。 沈语谙抽空瞄了一眼小姑娘,漫不经心的答道,“是,只有先剜去了腐肉,才能让新肉有生长的地方。大娘,我接下来要将你脸上的脓疮划破,可能会有点疼,你一定要忍住不能乱动。我动作很快的。” 这个世界上虽然没有麻沸散的存在,不过其他的一些能够起麻痹作用的药物还是有的,只是现在的妇人脸上不适合用,否则的话对新肉生长不利,脸上会留下疤痕。 沈语谙从这妇人脸上的轮廓可以看得出来,这其实是一个长得挺不错的妇人,若是脸上没有这些东西的话,可能会让小姑娘的愿望有实现的可能。 得到妇人的允许之后,沈语谙便开始动手。 小姑娘站在一边咬着唇,看着小刀隐藏在沈语谙的手指上只露出一个小小的明晃晃的尖在自己母亲的脸上飞快的晃动。沈语谙所说的的确是动作快,小姑娘几乎看不清他是怎么样的动作,只能看到沈语谙手指移动过的地方腐肉都被划开了来,然后开始流出黄色的浓水,散发出一阵恶臭。 不过就算沈语谙动作快,但是刀子在脸上划开的感觉依旧不怎么美好,妇人闷哼了一声倒是做到了半点不动,只是额头上开始冒出了汗水。 沈语谙将刀子放在火上继续翻烤,然后打着干净的锦帕给妇人擦汗,又用自己临时制作的纱布将那些腐水吸干。 玉麝已经端了水进来了,沈语谙松了一口气,让小姑娘到床上的另一头去,玉麝则在床边将大娘按住。 现在这妇人的脸更是不能看了,不过有了昨天的经验,玉麝只是脸色变得有些发白,没有跑出去呕吐了。 沈语谙对玉麝的表现还算满意,又见那小姑娘一直看着自己,忽然道,“高温可以消毒,用火烧过的刀子可以将一些病原隔绝掉,防止二次感染。” 小姑娘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额头上也开始冒出冷汗来。 “我先是将这些毒疮都划开,让里头的毒素更快的排出,接下来就要开始剜腐肉。大娘,想给你一个东西你咬在嘴里,很快就好。但是记着脸千万不要动。” 小姑娘依旧看着沈语谙手上的刀剑,这一次沈语谙并不是只留下了刀尖,反而是平着使用,她只见到沈语谙的手翻转间,一片一片的腐肉就这么被剜了下来摔在了地上。 腐肉的面积不算很大,沈语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放下刀子。 她看起来自信满满,镇定自若,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手腕已经僵硬了。也还好这一次的腐肉面积不大,更多的是被磨破了的脓疮,所以才能够完成任务。 玉麝抱着妇人的头,不让她乱动。看着自家小姐从包裹里拿出她配置好的药材,就知道这一次的折磨总算是完结了。 “大娘,我现在给你清洗伤口,然后上药包扎。不过清洗伤口的疼痛——” “大夫你只管做便是,我能够挺得住。”妇人开口的时候已经可以听出来声音嘶哑了,不过还没有晕过去也算是很坚韧了。沈语谙停下要说的话,又看了看温度已经合适的水,又看了看手上的烧刀子,叹了口气。 “啊——!” 望着沉睡过去的妇人沈语谙总算是松了口气,这里没有酒精没有办法消毒,她只能拿最列的酒混着水给她清洗那些残留下来的浓水。妇人经过这么一场小手术已经完全精疲力尽睡了过去。不过还坐在床头的小姑娘虽然脸色苍白,但还是睁着大眼睛看着沈语谙。 沈语谙现在手腕已经完全僵硬了,她一只手揉着自己的手腕眯了眯眼睛打算休息休息。要知道她只是一个美容师,可不是外科手术大夫,现在跨行做了这场小手术,已经冒了极大的风险了。 “你的娘已经没事了,不过她也累了,你便在这儿守着你娘。这房间我已经付了钱了,接下来几天你们就在这里住下就是,毕竟你娘的脸也需要一个干净干燥的环境,而且我明天还要过来给你娘换药。” 小姑娘立刻就从床上下来,在沈语谙面前跪下磕头,“大人大恩大德,媛儿没齿难忘!” 沈语谙给玉麝使了个眼色,玉麝立刻上前将小姑娘扶起来,然后拉到一边去给她讲解接下来要注意的事项,她也看出来了,沈语谙已经很累了,最好让自家小姐休息休息。 沈语谙从房间里出来,进入了旁边的一个房间。她之前就知道自己这一次下来绝对不会轻松,所以给自己也开了一间,只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累,甩了甩手腕,虽然还是有些僵硬不过却回复了些灵活。 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沈语谙走到窗边,窗外的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虽然不知道现在的具体时辰不过也应该是大上午了。这一次出来用的钱都是玉麝的,让沈语谙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现在饿了这件事又的确很尴尬。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笑了笑,想着还是先吃点东西在休息吧。 只是念头还没有转完,余光里却忽然看到了一个人从街边快速的走过。她浑身都笼罩在黑色的斗篷里,只露出了一双冷冽的眼眸,在春暖的天气里这样的装束无疑很抢眼。沈语谙已经看到了不少人注视着这个刚刚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黑衣姑娘。 黑衣姑娘脚步一愣,然后陡然抬起头来,视线直直和沈语谙对视。 沈语谙觉得这样的感觉很不好。她皱了皱眉头,刚刚想转开眼,却忽然看到对方眼眸弯了起来,仿佛是在笑。 沈语谙快速的眨了眨眼,想要在确定一下,只是在看的时候,眼前哪里还有那个黑衣姑娘的身影。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