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三十八章 补药

第三十八章 补药

3069 2017-10-30 09:48:21
自己很丑,这件事沈语谙一直都知道。但是知道是知道,也不表示忽然被一个陌生人用一种凉薄又嫌弃的语调说出来能够心安理得的接受。沈语谙瞪了瞪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说话说的理直气壮的人。她张了张嘴,然后点头,“我知道。”“你知道?”黑衣姑娘继续说道,语调依旧没有半点的改变,“你知道你还出来走动,吓着别人怎么办?”“吓着就吓着了,谁让他们要看?”沈语谙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完全就是傻了,竟然会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本性不坏,就算本性不坏,这个人也是一个毒舌!黑衣姑娘似乎没有想到沈语谙会这样回答,想了想,点头道,“说得有道理,谁看了挖了谁的眼睛。”果然是一个坏人!沈语谙想了想,问道,“你受伤了,要处理一下吗?我是一个大夫。”黑衣姑娘点头,将手伸出来,“你给我把脉吧。”受伤了还流血了,难道不是应该将伤口露出来然后包扎止血吗?这把脉到底是怎么回事?沈语谙抬起头来,看着这个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姑娘,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我不会把脉。”“不会把脉?那还算什么大夫?”姑娘说着就将自己的手收了回去,眼神再一次出现了一些鄙弃之色。“我不会把脉,但是我一样可以治病。”如果别人说自己其他的方面沈语谙倒是没有什么想要反驳的意味,但是如果是说自己的医术的话,沈语谙倒是可以反驳反驳的。毕竟自己可是一个拥有现代医学知识古代医术的人,怎么可能允许别人质疑自己不是大夫呢。姑娘眼神里的鄙弃收了起来,看起来半点都不在乎自己身上的伤势。沈语谙都能闻见越来越重的血腥味了,但是面前的姑娘除了脸色有些苍白意外,说话有力,眼神熠熠,看起来反而比自己还要精神。“哦?那你说说,我现在是怎么样了?”黑衣姑娘来了兴趣,眼眸里的冰冷稍稍收了些。沈语谙道,“姑娘不将自己的面纱摘下来么?”姑娘继续点头,“你不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大夫吗?这点事情都做不到吗?”这个人是在故意难为自己么?但是为什么呢?沈语谙走进了两步,围着黑衣姑娘走了两步。玉麝和萍脆站在花田之外,看着沈语谙和黑衣人的互动,虽然听不到到底他们之间到底说的是什么,但看着两人之间的情况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紧张的,便也稍稍放下了心里来。玉麝还觉得十分的自豪,“你瞧,小姐的确是一个有主意的。”黑衣姑娘全是都裹在黑衣里,不过这一身的衣服虽然看起来不过就是黑漆漆的,但是料子却是上等的苏州锦绣。这样的材质可不是平常人可以穿的出来的,并且还是用来当做一件随便的衣服。黑衣姑娘唯一让沈语谙看的就是那一双惨白惨白的手。手指纤细修长,上头有着些薄薄的茧子,沈语谙捏了捏,只觉得有些不对,但是又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不对。手上的青色血管微微凸起,脉搏却是十分的缓慢沉重。沈语谙又看了看,然后收回了手站定了看着对方,“你的确受伤了,并且中了毒,但是你身上的血的味道却更多的是其他人的,自己的伤口虽然还没有恢复但是已经止血了。”黑衣姑娘点点头,“那你可知道我中的是什么毒?”沈语谙眯起眼眸,放低了声音道,“不管是什么毒,肯定是沿着血液流动而传播的,而且应该还有刺激性作用,姑娘应该是一个习武的人,懂得如何用内力来压制体内毒素,所以心率稍微显得有些缓慢。”“既然如此,”黑衣姑娘又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沈语谙,“大夫你不应该救救我吗?”萍脆一路上走的有些拘谨,沈语谙也有些无奈。这黑衣姑娘身上的大牌气质妥妥的,现在距离最近的地方也就只有萍脆的小屋了,只能在征得了萍脆的同意之后便将人带了回去。回去的一路上萍脆不断的转头去看跟在他们身后安安静静的黑衣姑娘,玉麝在一边瞧见了悄声问道,“你看什么?”萍脆却是茫然的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这姑娘好像我在哪里见到过,但是又怎么都想不起来了。”玉麝闻言也是转过头去看了一眼,但是只觉得这个人低调奢华,若是自己见过一面肯定会记得的,于是劝到,“应该是没有见过的吧,这样的人见过一面应该就能记得很久的。”萍脆一想也是,便点了点头专心带路起来。黑衣姑娘说是让沈语谙救救自己,但是在进入屋子之后只让沈语谙给自己端来了热水拿来了绷带和浣溪的衣便将自己关在了房子里,等在出来的时候已经焕然一新了。只是脸上现在依旧带着一块绢布,黑色的长发有些微微的湿润披散在脑后,看起来十分的魅惑。萍脆见到这样的人一愣,然后相信自己是没有见过这个人的,毕竟这样的姑娘这样的样子别说是男人,就是女人见了也肯定能够记很久。“姑娘······”“我姓万,命莞。”黑衣姑娘在厅堂坐下,对着沈语谙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是沈家二小姐,不用自我介绍了。”玉麝微微皱起了眉头来,虽然这个姑娘的确是有些姿色又很有贵族气质的,但是这脾气未免太不好了一点吧?还这样毫不客气,如果不是自家小姐,估计是在荒山野岭之间被人寻仇了死了也不一定。沈语谙并不在意眼前的这位万莞的语气,从善如流的改口,“万姑娘,不知道你可知道你这到底是中的什么毒?”万莞眼皮动了动,不过很快就垂了回去,“沈二小姐真有这番自信能够为我解毒?”沈语谙却是摇头,“无自信,不过却有信心。”万莞笑了笑,道,“那你可听好了,我中的这味毒由何首乌,雪莲花,熟地黄,三七,当归为前期辅药,以熟灵,麒麟竭,木芙蓉,凌霄花,穿破石中期为主,最后以安息香,络石藤,天仙藤,九里香,石斛后期为补,炼制而成,如今中毒已有三日时间。”沈语谙细细听着眼前的人说的话,最后将眉头微微皱起来,“姑娘可是记错了,这些分明就是一些滋养身体,舒经活血的良药,而穿破石更是有解毒之功效,哪里会是炼制毒药的药方呢?”万莞却是十分的确定,“我确信这是没有错的。沈二小姐这番说法分明就是化解不出来所以找的借口罢了。”玉麝从小在沈家浸淫,虽然不甚了解但是也知道其中一些的,这万莞姑娘说出来的这些药材玉麝听过的没听过的,但是听过的倒是知道的,的确如同沈语谙所说,是补药不是毒药。沈语谙皱着眉头想了想,道,“是药三分毒,姑娘如今还可以给我多少时间?”“两日。”万莞半点不着急,仿佛手里捏着的不是自己的命一样,她眯起眼睛笑起来,果然是个脾气怪异的姑娘。“好,那就两日,两日后我带着解药来这里找姑娘。”说完,沈语谙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萍脆的家,也不等着许大娘回来了。萍脆叫唤了一声没有将人给叫住,回头又瞧见那穿着一身粗布麻衣却依旧纤细的姑娘,依然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姑娘,万姑娘,既然二小姐这样说了,这两天你便在这里住下吧?”万莞却是眯着眼睛看着萍脆,眼底是些萍脆看不懂的深邃,她摇摇头,“两日后,我会来的。”“三七,熟地黄,穿破石······这的确都是些活血化瘀的良药,而且十分的常见,平常人买的也多,但是怎么会加在一起变成了毒药呢?”沈语谙一直到坐在了马车里还在琢磨着。玉麝看不过去气道,“小姐别将那人话语当真,玉麝瞧着那人疯疯癫癫脾气怪异,说不定真的只是闹着玩的罢了,让小姐白白神伤。”沈语谙笑了笑,“玉麝,你去药方将这几味药材全部抓来我仔细的瞧瞧,是不是被我弄掉了些什么地方。”“小姐!”玉麝嗔了一声,却见沈语谙又沉静了下去便知道自己劝不动了,只能吩咐外面的马车师傅在药材店门前等一等。沈语谙要买药材肯定是想要自己做做的,但是那万莞也没有说到底是如何做的,玉麝担心沈语谙两天时间里根本做不出来会受到打击,的部分沈语谙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像接着劝。就这样一个劝着一个沉思着回到了沈府里,天边已经擦黑了。沈府点上了灯,沈语谙一脚跨进去便听到有人唤自己,抬起头来笑道,“李管家,何事这么匆忙?”“哎哟祖宗小姐您这一下午是去哪里了?老爷可是找了你许久啊!”“找我做甚?父亲已经忙完了么?”“小姐有所不知,倒不是老爷找您,只是那江家的人找上门来了,说是要找小姐您讨债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