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四十五章 脱吧

第四十五章 脱吧

3069 2017-10-31 23:09:03
清晨总是沈语谙最不想要面对的时候,因为最近的事情很多,她总是需要很早就起来。然后将自己的事情给做完,甚至有的时候要等到很晚才能休息,经常觉得自己总是才刚刚闭着了眼睛,天就亮了。玉麝现在伤了后背不能过来给自己端茶倒水伺候起床,沈语谙在床边坐着愣了一会儿这才将自己的昏昏沉沉的脑子给弄清醒起来,然后自己就换了衣服打了水收拾了自己。玉脂进来的时候见到的便是干干净净干干爽爽的沈语谙,沈语谙现在一扫昨晚要睡觉之前的疲惫,看起来虽然一张脸还是不好看,不过依旧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奴婢知错,请小姐责罚。”玉脂倒是半点都不忸怩,直接就上前来在沈语谙的面前跪了下来,“奴婢不知道小姐的起床时间导致来晚了,请小姐责罚。”沈语谙摆摆手,“你昨天晚上值夜是吧?睡晚了也是常事,原本这就应该是玉麝的事情,现在她伤着了腰你注意不到也是正常的,起来吧。”玉脂似乎是没有想到会碰到这样好说话的主子,愣了一会儿这才到了谢站起来。说起来现在看着自己的小姐只觉得她虽然不漂亮,但是身上却又一股让人想要接近的亲近气息,仿佛这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不过经过这么一天一夜的接触,玉脂自己这一次跟着一个这样的小姐实在是自己的幸运。沈语谙坐在桌前让玉脂给自己打理头发,实在是她总共会的发型就是一个马尾。不过现在扎马尾出门似乎有些不恰当,还是等自己以后有了自己的能力之后再说吧。说不定到时候她还想要将自己的这一头漂亮的长发给一剪刀减下来也说不准。玉脂的手还是很巧,这一次没有给她挽其他的发誓,她知道沈语谙是不用去见沈夫人请安的,沈语谙也告诉了她今天她要出门,虽然不能直接挽一个简单的马尾这样适合出门的发型,不过还有其他的发型也是适合的。沈语谙最后看着自己脑袋上的两个小丫鬟发髻笑了笑,现在看起来自己似乎变得小了好几岁,仿佛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姑娘。沈芮青被关进了祠堂,应该可以安静两天了,自己可以去女夫子的课堂上课,应该有两天不得安宁了,但是沈夫人会不来找自己的麻烦么?沈和端最近两天应该是在家的,惩罚沈芮青虽然是他的意思,但是好歹是为了维护沈语谙,沈夫人为了拿出自己的威严,说不定会给自己来一个欲加之罪。这样一来的话,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变得有些不恰当起来,两人间的合作也就倒头了。沈语谙这样一想,也不知道到底沈夫人会怎么做了。反正现在沈和端还在福利的时候自己应该还没有这么多的麻烦事情。今天玉麝不能跟着一起去了,她到沈语谙来看她的时候都是趴在床上的一动不敢动,沈语谙已经交代了今天还要摸一次药酒,所以玉脂就被留了下来,这一次换了玉双跟着沈语谙去,反正正好玉双也是一个懂得医术的人,对自己的帮助应该是有不少的。玉麝将玉双留下来好好的将这一次的事情交代了一番,然后又催着玉脂去将马车给准备好。沈语谙将自己要带的东西全部收拾好了之后便见到玉双站在自己的面前,给自己说马车已经准备好了。玉双看沈语谙有些奇怪的眼神笑道,“是玉麝姐姐吩咐的,小姐身边的玉麝真是十分的能干呢。”沈语谙微微一笑,走在了前头,“玉麝听到你这样夸她,会很高兴的。”到底自己不会会在萍脆的地方再一次见到万莞呢?这还是一个未知数,若是万莞根本就没有将自己当一回事儿的话,那才是尴尬了啊。沈语谙这样想着,又见到玉脂跑过来,额头上还带着一层薄薄的汗珠,在阳光下看起来分外晶莹。“小姐,大小姐发脾气了呢。”玉脂对着沈语谙福了福礼,道。沈语谙挑眉,“怎么?大姐不喜欢我送的这一份礼物?”玉双昨晚回去之后便听说了昨天发生的事情,也知道沈语谙让玉脂去送的胭脂,现在在心里想到,这小姐气人的本事倒是不小,将人关到了祠堂里去,还送上了胭脂。沈芮青都已经哪里都去不了了竟然还送给人打扮了出去见人的东西,哪里会有不生气的?看着玉双脸上憋着的笑意沈语谙也笑笑,“要笑就笑吧,本来也没有什么。在我面前没有必要这么计较。不过在外还是要注意一点的,玉麝脑袋上的伤疤你们也是看到的。”两人都恭恭敬敬的道了一声是。“盛妈妈呢?”沈语谙临走又问了一声。玉脂道,“昨天晚上和我换值夜的便是盛妈妈,现在应该是才刚刚睡下。小姐要见盛妈妈么?奴婢去给小姐叫来。”沈语谙摇摇头,“不用了,我就是问问罢了。”玉双第一次见到沈语谙这个出诊,竟然要自己带上药材带上钱财带上马车带上丫鬟仿佛是赶着去给人治病一样的出了城,这个人到底是谁呢?竟然让自己的小姐这样赶着上去给人治病。万莞,似乎没有听说过到底哪里有一个叫做万莞的很厉害的能够被人追杀的人。沈语谙的愿望到底没有落空,马车还没有走到萍脆的院子门前就见到了门前站着的三个人,中间那个黑色的高挑人影变得十分的明显。沈语谙脸上扬起了笑容来,自己率先从马车上下来,“怎么来得这么早,我也没有说我什么时候来啊。”万莞脸上蒙着黑纱,和上一次见面似乎没有什么两样,唯一的差别应该就是现在没有了血腥味罢了。那双眼眸还是那样的冷淡仿佛能够杀人,露出来的眼角附近看起来比上一次还要苍白,仿佛失血过多一样。玉双这才从马车上下来,看见了面前站着的人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就是玉麝说的高冷美人,看起来的确是挺漂亮的,眼角向上挑起来给人一种凌厉的感觉,这个叫做万莞的姑娘也的确是很高。沈语谙站在她的面前低了一个头。“这是我配的药丸,你——就吃了?”沈语谙看着从自己手上拿过药丸然后一下子从面试下塞到嘴里去的万莞,有些吃惊,这个人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啊,之前还说不要暴露自己的位置,然后又一身血的出现在萍脆的花园里,让自己给她治病又自己包扎了伤口,说了一堆的药材名字出来却又没有告诉自己最主要的一味毒药现在却又对自己完全不设防被的将那一枚没有来历的药丸毫不犹豫的吃惊了嘴里去。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样想的啊?沈语谙这样的想法还没有转动完,就看到眼前的人目光变得柔和了下来,“你到是聪明,竟然想到了这样的方法来抑制毒素,不过防止减缓血液流动的事情我自己凭借着内力也能够做到,你这个根本就没有办法给我解毒。”是的,沈语谙这一次配的药丸全部用的都是用来凝神静气的东西,也就是之前给沈和端喝的药汤里残掺杂的一些药材,之前她就是这样的想法了,所以才能够这么快就给沈和端熬好了药汁适当的时候端出来。不过将药材做成药丸废了她不少的功夫,更不容易让人能够轻易就吃出来到底是写什么药材,这个人竟然只是这么一瞬间就明白了她放的东西,实在是有些太厉害了。这样的人肯定也是身怀医术的人,但是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自己中了毒自己却借不来然后让自己来帮她解开呢?若是自己也没有办法的话岂不是要让她将自己的生命放在危险的低位上吗?沈语谙心里的疑惑还没有转完,她现在要做的事情可不是去怀疑自己的病人,于是摇头道,“我自然还要后续的疗法慢慢的给你清楚体内的毒素。”万莞似乎来了兴趣,挑着眉哦了一声,然后又道,“小姑娘你可别是骗我的啊,我这毒素最多还只能拖欠一天的时间,你的后续疗法听起来好像还要很久的样子,该不会是居心不良想要用拖延的方法推脱责任吧?”沈语谙冷笑一声,到,“我沈语谙自然不是那样的人,你先随我进屋吧。”说完便让萍脆带着玉双去煎药,自己则是率先一步进入了屋子里去。许大娘到了现在都还有些没有办法回神,看着大门问道,“沈姑娘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我怎么看着这个人这么的凶狠呢?”萍脆苦笑一声,“娘,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啊。算了,你是——”“我是小姐的丫头,许大娘许家娘子,你们叫我玉双便是。还请许家娘子带路,我好给小姐煎药。”沈语谙在这里如出入无人,完全将自己不当外人,直接将万莞带到了一间屋子里来,指了指床道,“好了,脱了衣服,趴上去吧。”“脱衣服?”沈语谙点点头,一脸的认真,“是啊,脱衣服,脱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