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十九章一丝

第十九章一丝

2109 2017-10-10 20:55:00
“说起来,在下还真是寻着沈二姑娘的能耐来的。”言颂停了一下,然后放下了筷子。 虽然在席间他动筷子的次数也不多,不过好歹给了人尊重将筷子拿在手上的,但是现在却是指直接接的将筷子放下了。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起来,何况他开口的方向是沈语谙。 沈夫人微微眯起了自己的眼眸,看着那个恨不得将自己整张脸都埋进菜里去的姑娘。 沈语谙之前一直是一个白痴,倒不是在智力方面,至少在药理方面是一个完全的纯粹的白痴,切不论这一次医治好了穆大小姐穆同心的脸是撞了多大的运气,就是平日里也是唯唯诺诺的,尤其是在沈语谙的生母苗姨娘死后,脸上出现胎记,失去了美貌的姑娘变得更加的自卑少言起来。 但是根据沈芮青这一次给自己的回答,这北郡侯言颂对她,在穆府的时候倒是格外的偏袒。原本她是不怎么相信的,毕竟言颂到底是一个年轻俊俏的公子哥,这样的公子哥会将视线放在一个丑八怪身上? 显然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 应当是当时的北郡侯看沈语谙可怜所以帮衬了一把。 但是现在,听着言颂开口给沈语谙说话,沈夫人忽然有些拿不准自己的想法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了。 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面对着那样的一张丑陋的脸,竟然还有人能够看得下去? 沈语谙知道自己这是逃不过了,便将头抬了起来,先是扫视了一下席面上看着自己的人,然后这才看着言颂,“承蒙侯爷看得起小女子,小女子才疏学浅,能够有这一次的成绩不过是误打误撞罢了。” 她这话说出来虽然是谦卑,让沈夫人和沈和端都缓和了不少的脸色,不过细细听来对穆大小姐的病就不怎么尊重了。也就是念在现在身边没有穆大小姐的人,不然的话现在的沈语谙只怕是要将穆府的人得罪完的。 沈芮青之前就在穆府吃了亏,心里原本就不好受,现在看着沈语谙又一次在北郡侯面前抢了自己的风头,更是气愤。便也什么都不顾了,只阴阳怪气的开口道,“小妹天赋了得,将我沈家的医术学去了七七八八,现在这是有了成绩翅膀硬了,反而瞧不上我沈家的医术了还是怎么?” 沈语谙心头嗤笑,若是只是沈家的人在这里也就罢了,反而还有一个北郡侯在呢。 她这般排挤自己妹妹的话语说出来只怕不用自己去反驳就会有人站出来骂她了。 “放肆!怎么说话的!那是你妹妹!”沈和端现在脸色十分的不好看,他对言颂的合作还是十分看好的,若是因为自己这个没有脑子的女儿让合作对象对自己有意见的话,这才是没处说理去。 之前沈芮青在小路上的表现就已经让沈和端十分不满意了,现在听听,她嘴里说出来的话是什么话! 沈芮青在不过短短的半个时辰内接连被自己的父亲骂了两次,就是在觉得自己理亏也是会委屈的。将眼神瞄上自己的母亲,沈夫人叹了口气出面给她收拾残局。 “侯爷见笑了,小女被内子宠溺过分,性子过于直率了些。”沈和端看了一眼沈夫人,沈夫人让身边的明儿将人送回去。 沈芮青也不想要留在这里继续丢人了,只是对着沈语谙冷哼了一声转身便走。 陶姨娘离开之后,沈芮青也离开了,这两个沈府里最受宠爱的女人都不见了之后席面忽然就变得安静了下来。 言颂把玩着手上的青瓷小盏,笑了笑,“倒是小侯不对,若不是今日前来拜访也不会让沈大人这么为难。” 这意思就是准备告辞了。 沈和端脸上抽了抽,便看向了沈夫人。 沈夫人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若是北郡侯真的是为了沈语谙来的话,以后要见面的机会还少了么?心里一番计较之后便让丫鬟准备仪架将人送走。 沈和端和沈夫人刚刚准备站起来,言颂却先一步站了起来,笑道,“可莫要在麻烦沈大人和沈夫人了。只是不知道小侯有没有这个荣幸让沈二小姐陪小侯走一段?” 沈夫人看了看有些诧异但是却依旧平静的沈语谙,笑着招呼道,“侯爷说的哪里话,能够陪侯爷走一段是语谙的福气,语谙?” 沈语谙叹了口气,将手上的筷子放下,起身对着北郡侯行礼。 “侯爷请。” “沈二小姐,请。” 百药堂到底还会继续发生什么事情沈语谙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现在唯一需要自己面对并且攻克的事情是,她并不认识路。 沈家长大的小姐竟然不认识怎么沈府的路? 哎哟这说出去怕是要笑死人了吧。 百药堂出来之后便是外院,外院和内院的小巧精致不太一样,虽然依旧质朴不过却大气了不少。 “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么?” 沈语谙正在观望周围的模样,以便于自己更快的分清楚到底哪里是沈府的大门,摸索着将人送出去。忽然听到身边的人含笑开口都不知道怎么接话,听得不清不楚的,只能疑惑的挑眉,张嘴啊了一声。 言颂笑起来,眼眸弯弯的,倒影着周围的烛火光彩仿佛落入了星辰,“我说你难道不应该感谢我么?” 感谢? “我可是给你化解了两次尴尬呢。”言颂想起今天这短短的时间里沈语谙就遇到的挑衅,心里也不知是怎么样的一个感觉,他还是一个外人呢,还在这里呢,这些人就敢这么明目张胆半点不给人情面的将她欺负成这个模样。 好像也是,之前在穆府的时候,还是在沈府外面,那些人也没给她情面。 在餐桌上那一次就不说了,但是之前在院子里的事情,果然不是巧合么? 沈语谙微微垂下自己的眼眸,看起来乖顺极了,“语谙多谢侯爷相助。” 晚间的风从草药间吹过来,带起药香的风也带着春日独有的凉爽,一丝一丝,让人的心底有些发冷。 哎呀,真是很生疏客气的回答呢。 言颂停下脚步,看着走了两步才察觉到自己没有跟上而转过头来的沈语谙。 她的脸背着光,五官看起来模糊到黑暗里去。她张了张口,似乎十分的疑惑,“侯爷?”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