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七章 解开

第七章 解开

2066 2017-09-29 11:24:00
而此时林医正拿着毛巾从屋子里走出来,手上还滴着水滴。见到沈语谙,林医正一愣,从不远的石桌上拿起一张纸,上面还沾着血。 沈语谙心里非常不愿意去接,但是她知道这上面一定蕴藏着大秘密。果然她看见了上面写的一排排小字。 “这丫鬟给大小姐下的药叫美人骨,其他情况来不及说,你快去准备解药!”林医正看了一眼绑在竹子上的人,对着沈语谙说道。 沈语谙看着手中的草纸,美人骨是什么她没听过,但是她知道穆同心也快死了,而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熬药的时间很长,沈语谙的眼眶下面已经有了淤青,但她丝毫不敢怠慢,解药熬好后,天已经快亮了。 远远的一抹鱼肚白刚刚站露,沈语谙却没有心情欣赏,一切都将在这碗药喝下去之后结束。 在屏依的帮助下,沈语谙把整碗药都喂了进去,屏依拿着痰盂在一旁守着,如果用药正确,照那丫鬟的说法,穆同心不出一盏茶变会吐血。 果然!很快,穆同心便趴在床头,拼命的吐血,而血液的颜色也越来越鲜艳!沈语谙的心一下便落回了肚子里。 过了半个时辰,林医正给穆同心诊脉,得到到了“脉象虽弱,但依然平稳”的结果。 沈语谙的一颗心彻底的放回了心里。 听说抓到了给穆同心下药的凶手,穆翀激动地跳了起来,几次要求林医正交出那丫鬟要除之而后快。 对此沈语谙并无异议,这在现代算是杀人未遂,是要坐牢的,在古代,仆杀主更是严重。但林医正却只说他已经收拾了那丫鬟,不愿在将丫鬟叫出来。气的穆翀几次往林医正的院子跑 后面的事情沈语谙已经不关心了,穆同心解了毒和快便清醒过来,毒是接了,但解毒留下的确是满脸的伤口,如果不好好恢复,这张脸恐怕是不可能在入宫了! 一切总算回到了沈语谙擅长的方面,珍珠,人参,灵芝仿佛不要钱的扔进去研磨,沈语谙非常迅速的做出了几款纯度高,无污染的面膜。 几日的内服外敷,穆同心的脸恢复了五成,一些细小的伤口都已经消失,只剩下那些较为严重的伤口还没愈合。 离进宫的日子越来越近,穆同心也开始准备了她要入宫前的最后一次宴会,沈语谙几次给穆同心换药的时候都看到她在整理宴会名单。里面赫然写着言颂的名字。 想起半月前,与言颂在水榭里的一次碰面,言颂回府后还给她送来几本穆家没有的医书,现在穆同心的病已经好了,书自然也是要换回去的。 于是,沈语谙就自动请缨给北郡候府送请帖。 见惯了穆府的华丽,沈语谙没想到北郡候府会比穆府低调很多,北郡候府并不大,确切的说反而有点小,院子里服侍的丫鬟不多,但胜在各个丫鬟都气度不凡,不知为何,沈语谙总觉得这些丫鬟给她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 在前厅等了一盏茶的功夫,就有一个穿着一等丫鬟服侍的人,引着沈语谙去见言颂。 过了垂花门,沈语谙就觉得不对,按理说,北郡候府没有女眷,内院是没有人能接待她的! “我家侯爷已经病了大半个月了,大夫只让卧床休息”那丫鬟像是看出了沈语谙的疑问,轻声解释道。 “生病?”沈语谙非常吃惊,仔细一想距离上次见到言颂确实已经过了挺久了!思及此,沈语谙脚下的动作也快了几分。 言颂的卧室虽然比穆同心的可能更要小一些,却每处都透露着皇室的骄傲,正厅的金镶玉花遵,可是说是沈语谙穿越后见到最华美金贵的东西了! “言某身体抱恙,不能亲自出门迎接姑娘,还请姑娘见谅”突然间,沈语谙听到了言颂的声音,顺着声音望去,言颂只穿了白色的亵意,披着一件宽大的蓝色外挂,腿上更盖着一个小薄被,脸色也非常不好,嘴唇毫无血色。 沈语谙丝毫没有想到言颂病的这么重,心底刚刚升起的那点疑惑也很快消失了。 简单的询问了言颂的病情,看着言颂毫无精神的样子,沈语谙也不好在打扰,只好将言颂借给自己的书放到了言颂身边。 “今日来有两层意思,第一是讲您的书还给您,虽然没有用到,但也让我受益匪浅”刚刚沈语谙已经简略的概括了穆同心的病情。 “其实送给你也好!”言颂看着沈语谙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纤细而莹白。 “这怎么好,毕竟是您借给我的!”沈语谙笑着回答。 言颂不在说哈,心底却越发的柔软起来,明明遭遇了那么多的不公平,但依然能乐观积极,在那样一个沈家却能坐到出淤泥而不染,果然她是不一样的女子。 “第二,则是穆小姐的宴会,这是穆小姐出阁前最后一次主持宴会了,我便主动请缨给您送来了请帖。”沈语谙从怀里掏出了那份大红的请帖放到了医术旁“日子定在十日后,若侯爷身体好些,定要去参加才好!” 言颂拿起了那张请帖,上面好像还带着沈语谙的温度。“那是一定的!”言颂把请帖递给了丫鬟,那丫鬟连忙收好退了下去。“那,语谙就先告退了!”沈语谙站起身,行了礼,转身欲走的时候突然听到言颂问道“穆小姐出嫁,沈姑娘是不是就要回沈家了!” 沈语谙回过头,不知道言颂为何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但也点点头“穆小姐的宴会结束后,我就会回沈家。” 言颂点点头,沈语谙见言颂不在问了,才转身离去。 直到看不到沈语谙一点背影,言颂才拿起原本放在枕边的一本《药经》,翻开的一面上赫然写着“美人骨,若以水煎服则由内肠胃溃烂,若以熏香燃之,则由外容貌腐坏,血肉尽消,唯留枯骨” 穆同心本就是贵女圈里的佼佼者,由于生病已经许久未参加宴会,这次既是她出阁前最后一次举办宴会,又是为了证明她的脸没有像外界传闻的那样丑陋不堪,在打扮上穆同心更是费尽了心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