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八十六章 迷糊女记者

第八十六章 迷糊女记者

3051 2017-12-19 07:05:01
跟陆九爷聊完回到家里,开一家小小古玩店的念头就像病毒一样植入到了我的脑海之中,野火般蔓延。 我给小杰和文斌两人打了电话,聊起开古玩店的想法。小杰一听当即拍手叫好:“这个好啊!等你开了店以后,咱哥们就有固定的据点啦!” 文斌的建议则更有针对性:“鸿哥,我觉得要开古玩店,光有货还不行,得有人脉!如果有固定的客户和供货商,铺子开在哪里都一样。但如果是没有太多人脉基础的新店,那么最关键的就是选址了!现在位置最好的区域无疑是琉璃厂一条街以及旁边的海王村古玩城,但这边很难有空位,即便有人要转手,也会平白花费一大笔转手费。第二个选择是报国寺,这方面可以拜托陆九爷帮忙看着点。而最后一个选择就是潘家园了,据说那边的市场马上也要规范管理起来了,除了一批钢架棚即将建成,几排商铺的建设也开始动工了,据说明年过完年回来就能落成。新建的市场入驻成本肯定是最低的,潘家园的鬼市名声在外,将来说不好就会比琉璃厂和报国寺更热闹!” 我认真考虑了一下文斌的建议,觉得潘家园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决定先找机会去实地考察一番。 “对了鸿哥,关于《写生珍禽图》捐赠的事,我已经联系了故宫博物院和一些媒体,差不多在这个月底,会举行一场新闻发布会,同时也是正式的捐赠仪式,等具体时间定了我再告诉你!不过最近你勤听着点电话,有一些媒体可能会想提前对你进行采访的。” “额,悄悄捐了,以后展览时在标签上写个捐赠人不就好了,要不要搞得这么麻烦?”听说还要出席仪式和采访,我有些汗颜。 “那怎么成!国宝回归可是大事,就算你不在乎名声,故宫方面和媒体也不会答应的!”说罢,文斌又循循善诱道:“另外,鸿哥你不是准备开古玩店吗?这次捐赠可是宣传个人形象的好机会,以后铺子老板的名声越大,就越好赚钱!” “……看在钱的份上,硬着头皮也要上了!”我暗自发狠道。 对于囤积沙俄白玉一事,该考察的市场行情我都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找到合适的玉料入手渠道。由于原料的质量比加工好的玉器成品质量更难以评价,所以购买时需要对玉料的性质非常了解,这样才能保证买到的原料物有所值。除此之外,要从沙俄买进玉料,涉及到了国际贸易的知识。这两点都是我所不具备的,因此我拜托了王教授的学生吴道龄帮着想想办法。上次去鉴定变石猫眼时,吴道龄推荐的老师发挥了极大作用。由此可见,至少在珠宝玉石的材质方面,这哥们的经验还是相当丰富的,起码比我强! 生意上的事情暂告一段落,接下来最重要的当然是上次与晓晓分别时的约定。 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诚不欺也!晓晓如约请我在后海吃了顿西餐。再见伊人,她脸上似乎又填了几分动人容光,美的几乎有种不真实感,映着夜色中的碧波荡漾的后海湖面,看得我晕乎乎的。 晓晓见我傻盯着她看,嫣然一笑,眼神玩味,似乎在暗示什么。我不由得面红耳赤,舌头打结,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那个……晓晓,我准备在新建成的潘家园市场开一家古玩店,你觉得怎么样啊?” 晓晓闻言张了张嘴,却没有出声。她偏过头,凝望着清冷的水面默然无语。 “额……怎么了,开古玩店不好吗?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去碰那些盗墓出来的东西,不会对祖国的考古事业有所伤害的!”我想晓晓既然是考古文博院的学生,大概是因为痛恨盗墓和倒卖文物的行为,才对古玩店有所排斥的吧? 晓晓低低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傻瓜!”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啦,傻瓜!” 然而当这个傻瓜直到第二天才反应过来时,后悔已经没有用了。 接下来的生活,便在一复一日的跑市场收货,选店址,以及不断在古玩圈子里交流信息、汲取营养当中度过。当然,每周里大概会有一次到两次的机会,能跟晓晓一起待上大半天,吃饭聊天,或者是单纯的跑到燕大去陪她泡图书馆。只是不知为什么,自从那次在后海边共进晚餐之后,晓晓对我的态度似乎便冷淡了不少,有些若即若离,让我原本准备更进一步的计划从此无限搁浅中。 两周后的一天,我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请问,您是太叔博鸿老师吗?”电话那头是一个酥软的悦耳女声。 “额……我是太叔博鸿,但老师不敢当。请问您是?” “哦!太叔老师您好,我叫叶舒,是BVV的记者!听说宋徽宗的传世名画《写生珍禽图》就是在您老的努力下才得以归国的,而且您老这次召开新闻发布会,是准备将此国宝无偿捐献给国家,是这样的吗?” 人生中第一次被叫做老师,我不禁有些得意。同时也心中暗笑,这记者估计是把我当成那种七老八十的收藏界老宿了,张口闭口都是“您老”。于是当下便刻意装出一副沙哑苍老的年迈嗓音,缓缓道:“没错,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听筒中的声音明显激动了几分。“太叔老师,是这样,我们BVV想针对您传奇的收藏生涯进行一次专访,不知道您是否愿意腾出一点宝贵的时间给我们呢?” “这个……老夫我可是很忙的,呵呵。”我一边假装端架子,一边捂嘴偷笑。 “嗯,我知道您的时间肯定非常珍贵!但这个采访对我们电视台,嗯……尤其对我个人而言非常非常重要,能不能恳请您给我这次机会?!”电话那头的女声焦急起来。 我又故意沉吟了半晌,这才似乎勉为其难道:“这样啊,那……好吧!什么时间?” “都可以,什么时间都可以!”听筒中传来的声音几乎要喜极而泣了,“只要您方便就好。” 约好了明天下午进行专访,地点就在我家,对面的女记者这才千恩万谢地挂断了电话。这姑娘似乎是个新人,岁数不大,经验不足,不仅弄错了我的年龄,更是被我骗的团团转。我觉得她现在一定以为我是那种富可敌国,分分钟百万上下,但又脾气古怪的老头子了。 第二天上午,我特意把自己从头到尾捯饬了一遍。毕竟第一次接受采访,不知道会不会上电视,咱也总不能显得太寒碜了不是? 下午两点,我正坐在客厅喝茶,房门被准时敲响了。开门一看,只见门口站着一位打扮入时的漂亮姑娘,紧身职业装的包裹下,前凸后翘的完美曲线被勾勒的淋漓尽致,显然就是BVV记者叶舒了。我眼神刚刚不由自主地在某些部位流连了短短一瞬,立马就发现跟在叶舒身后的摄像师肩膀上,摄像机显示灯正处在开启状态,连忙目不斜视。 “请问,太叔老师在家吗?”女记者一脸小心翼翼地表情,似乎生怕我摇头。 “在呢,是叶记者吧,请进!”我一本正经地冲着姑娘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把记者和摄影师迎进客厅,我直接往沙发主位上一坐,给女记者和摄像师分别倒了一杯茶,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来来,快请坐,喝口茶解解渴!” 叶舒点头致谢,偏腿坐下,摄像师则迅速掏出支架组装好,敬业的站在一旁,录制似乎一直都没有停下。 见想象中的老人没有出现,女记者心不在焉地左右张望了两下:“那个……太叔老师他老人家在哪儿?” 我端起茶杯,惬意地往后一靠,悠然道:“我就是,你想采访什么内容,直接问就好了。” “哈?你就是太叔老师?!”叶舒吃惊地张大了嘴,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如果太叔老师还在休息,我们等一会儿也没关系的!” “咳咳,都说了,老夫便是太叔博鸿。”我换成那天打电话时的苍老嗓音,沙哑说道。 女记者愣了好一会儿,在确定我是认真的,并非玩笑之后,一张妆容精致的俏脸顿时就垮了下来:“啊,完了完了,太叔老师您居然这么年轻,真是坑死人不偿命啊,预备的采访稿和刚才录制的片头全都白费了!” 摄像的师傅忍不住咳嗦了两下,出声提醒道:“小叶,我这儿还录着呢!” “啊!是这样吗?!我完全忘了……”女记者哭丧着脸,泪眼汪汪地看着我,央求道:“太叔老师,实在不好意思,我是新人经验不足……刚才这段我们重新来好吗?” 于是,我们又重新录制了一遍从进我家开始直到坐下开始采访的过程。叶舒理了理衣襟,掏出录音笔道:“那么太叔老师,我们的采访可以开始了吗?” 我缓缓点头:“开始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