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九十章 货真价实的练武奇才

第九十章 货真价实的练武奇才

3420 2017-12-23 07:06:01
我对跆拳道这玩意儿还真不算太陌生。跆拳道起源于高丽国,最近几年里随着高丽影视节目的大规模引进,国内掀起了哈韩的热潮,连带这种格斗技也都被许多年轻人视为酷炫非凡的运动,风靡一时。我上大学的时候,跆拳道社就是学校里最大的几个社团之一。 只是我没想到,小乌兰居然也迷上了这玩意儿。平时我在家的时候,规定她每天晚上回来吃完晚饭,温习两个小时的功课后,可以看一小时的电视,节目嘛当然是新闻和动画片之类。我不在家的时候,这小丫头是不是偷偷看韩剧了? 不过既然话已出口,我还真不好意思厚着脸皮反悔。于是第二天一早,我便载着小乌兰去找教跆拳道的地方。 转了几家培训机构和专门的跆拳道道馆之后,看着一堆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姑娘小伙们努力操练的架势,我觉得以小乌兰的年纪,还是去报个少年班为好。最后七拐八拐,来到了离家不远的少年宫。 这里有许多针对乌兰这个年纪小朋友的不同兴趣班,我带着小姑娘看了一圈,试图培养出她对其他文体活动的爱好,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少年宫跆拳道馆的教练是一个身材瘦高的中年人,据说曾是某位世界冠军的陪练,身穿笔挺的道服,腰系黑带,上面用金丝线绣着名字和段位,整个人往那里一站,当真英武非凡。 小乌兰一双大眼睛里满是小星星,充满期待地盯着教练问道:“大叔大叔,你有什么拿手的本事,能不能给我表演一下呀?” 中年教练哈哈大笑,让我们两人退开几步,然后让一名助教手握木板高高举过头顶。只见他后退两步,猛然前冲跃起,如陀螺般滴溜溜凌空转了好几圈,然后借着旋转之势猛然出脚,木板立时应声而碎! 在周围一众助教和少男少女弟子的掌声和轰然喝彩声当中,小乌兰崇拜地小脸发光,边跳边拍手叫到:“呀,好厉害好厉害!叔叔,叔叔,我要跟你学!” 在少年宫办理完培训班的报名手续,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开始在四九城里到处访友。 结果哪知道,才刚过了两天,小乌兰就不愿意了。 “叔叔,我不想去学跆拳道了!”当我第三天早晨打算送她去少年宫时,小姑娘却嘟着嘴巴,一脸不情愿道。 我闻言立刻板起了一张脸,对着乌兰一通说教:“嗯?当初去学跆拳道可是你自己哭着喊着选的,这才刚学了两天,为什么不去了?” “因为跆拳道太简单了嘛,人家都已经学会啦!” “小乌兰呀,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做事情要持之以恒,更不能刚有了一点小小的进步就自满松懈!三心二意的话,小心以后会一事无成哦!”我温言劝说道。 小姑娘低着头不说话,半晌才小声嘀咕道:“可是……人家真的都学会了嘛!” “哦,是吗?”我嘿嘿笑道,“既然这样,那你就把黑带教练那天表演的凌空踢法来一个看看吧!” “哦,好吧。”小乌兰点头,向后退了两步,站到了客厅中央。 “哈?你是认真的?”我愕然。 本来刚刚说让小乌兰表演一下教练那天的踢法,是想故意找个高难度的动作,将她一军,让她不要骄傲的,但看她现在这架势,难不成……还真要表演?! 小姑娘的眼神在客厅里左右逡巡,我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还来不及出声制止,就看见她的目光定格在了客厅角落的落地灯上。这架灯差不多有晓晓的头顶那么高,顶端是个硕大的琉璃灯罩,晚间开启,可以将昏黄灯光切割成五颜六色的迷离光斑,很是漂亮。 只见她身形猛然前冲,凌空跃起,身体如陀螺般旋转数周,接着一声高喊,右脚甩出!只听得砰的一声,偌大一个琉璃灯罩便瞬间砰然碎成了无数小块,洒落一地…… 我以手扶额,无语凝噎。不过,不得不说,小乌兰刚才这一脚,的确有着那天黑带教练表演时的七分神韵,踢得着实不错。 “嗯,还可以……这真是你两天里就学会的?” 小乌兰扬起一张笑容灿烂的小脸,点了点头。 “你还学会什么别的没有,练来看看?”刚刚说完,想到落地灯刚刚的悲惨遭遇,我又连忙补充道,“不过,可别再摧残别的家具了!” 于是,接下来的10分钟,就成了小姑娘的专属表演时间。只见她一边辗转腾挪,踢打跳跃,一边嘴里哼哈做声,完全都没有重样的动作,直让人眼花缭乱。一套拳脚施展下来,小乌兰施施然站定,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额,不错,挺好的!”我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干巴巴地夸了两句。想起之前在红山市附近,小乌兰不仅能把我们好几个大男人都推进坑里,更是一罐子就放倒了穷凶极恶的悍匪坐地炮。敢情这小丫头还是个天生神力的练武奇才啊! “刚才你说都会了,我没有相信,哥哥现在向你道歉,对不起!现在哥哥信了,你要是不想去学,就算了吧。正好,要不然咱们学点别的吧,跳舞什么的?” 乌兰小脑袋立马摇成了拨浪鼓。 “嗯……那你还想学什么?”我挠头。 小姑娘听我这么一问,立马兴奋起来。只见她右脚后退一步,两腿下蹲,做了个前弓步的动作。然后双手握拳,来回挥舞了几下,前弓步变后弓步,一拳缓缓递出,口中发出连续的缓慢吐气声:“喝哈~~~~” “额,这个是……空手道?” “嗯嗯,没错,我就要学这个!” 再次把小乌兰送到少年宫,跟跆拳道班的黑带教练道歉后,我便带她去办手续,加入了隔壁的空手道班。不过这次,我却隐隐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不出所料,又是两天之后,小乌兰便失去了对空手道的兴趣。在我要求表演时,她便将空手道的拳脚功夫施展得虎虎生风,更是将我从杂物间里找出来的一块薄木板一拳击碎,震惊得我目瞪口呆。 我用力揉了揉脸,幽幽叹了口气:“这次,咱学什么?” “柔道?得了,咱们还去少年宫,顺带给空手道班的教练也道个歉吧。” “这次是剑道?这个少年宫没有了,哥哥带你去别的地方找哈。” “散打?这么暴力的运动不适合女孩子嘛……好吧好吧,反正也不多这一个了,学学也无妨。” 接下来的三天,小乌兰的格斗技领悟能力经过连续两次锻炼后,似乎又精进了几分,都是刚去一天就不愿再去了。而且只要别人在她面前展示过的招式动作,不管多难,她都可以立马施展地有模有样。可能是因为小姑娘本身力气就大,她打出的动作偏偏还一点花拳绣腿之感都没有,要速度有速度,要力量有力量,威力十足! 这下可把我愁的不得了。小乌兰在习武方面有天赋本来是件好事情,但送她去练功,却屡次三两天便无师自通,实在太容易让人产生自满情绪了。长此以往,若是成了惯性,不知道天高地厚,对她以后的成长可是大大不利。 我正苦恼间,手机忽然响了,是文斌打来的。 文斌?看到来电提醒,我顿时使劲儿一拍大腿,如梦初醒!有关小乌兰习武的问题,我早该请教文斌了,毕竟他才是这方面的专家! 许久未与文斌见面,两人聊了一会儿,我便问出了自己的忧虑。哪知道文斌听完却哈哈大笑:“哦?嫌跆拳道什么的太简单?那好啊,你明天早晨带她来地坛吧,筝儿每天在那里练功,让她给小乌兰见识见识形意拳的门道,保证能够练一辈子的!” 有文斌这句话在,我就放心了。第二天一早,我便带着小乌兰,直奔地坛公园西门。 来到约好的地方,远远就看到文斌和岳筝两人正在推手。这推手却与一般内家拳常见的推手有些不同,没有固定套路,完全是两人随性所致便自由发挥。只见两人都闭着眼睛,完全靠身体感知来发力卸力,动作虽然不快,却是比斗的险象环生,惊险万分! 这场比试没有持续太久,我就看到文斌抓到机会,右手电光火石地刁住了岳筝的手腕,猛然发力!然而岳筝纤细雪白的手腕却仿佛瞬间变成了滑不溜手的泥鳅,全不着力地从文斌掌心滑出,脚下轻轻一带,就将文斌一个百十来斤的大老爷们整个人扔了出去。 好不容易等到两人告一段落,我连忙上前打了个招呼,将一直满不在乎看着两人推手的小乌兰介绍给岳筝认识。 “文斌哥哥好!还有岳筝嫂子好!嫂子你长得可真漂亮!”小姑娘忽闪着闪亮亮的大眼睛,一脸崇拜,目不转睛地盯着岳筝看。 “小丫头嘴真甜!快过来,嫂子给你好吃的!”被叫成嫂子,岳筝脸上早就笑开花了,将乌兰图娅搂到怀里,使劲揉了揉她毛茸茸的小脑袋。 岳筝似乎对红色的衣裙情有独钟,今天她穿着的练功服依然是纯净到没有半点杂色正红,似乎将欺霜赛雪的白嫩肌肤都映出了几分白里透红。看着小乌兰被她揉的凌乱不堪的头发,我不禁感慨,虽然我也经常喜欢揉她的脑袋,但岳筝下手明显要比我狠多了! 只见这位侵略如火的姑娘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眉毛一挑,饶有兴致地说道:“听我家阿斌说,小妹妹你还是个练武奇才呢!真是太好了,不如以后就跟着我学习形意拳吧!” 小姑娘好不容易才从岳筝丰满的怀抱中挣扎着抬起头来,有些迟疑地嘟起嘴,讷讷道:“可是形意拳……动作一点都不帅嘛!而且我看这拳法打起来慢慢的,好像不怎么厉害的样子!” 我跟文斌使了个眼色,希望他能解释一下。文斌却摇了摇头,微笑着望向岳筝。 岳筝笑而不语,转身从挂在树枝上的背包中掏出了几块木板。“呵呵,想知道形意拳真正的威力?那嫂子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