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九章 割爱

第九章 割爱

2194 2017-10-03 07:04:04
宋老先生没有回答,反而问我:“小鸿呀,这‘斗酒诗百篇’的典故,你可知道?” 李白,字太白,他斗酒诗百篇的典故太有名了,我当然知道。 据《新唐书》记载,唐朝天宝年间,一日唐玄宗与杨贵妃在御花园赏花,传召李白入宫作诗助兴。可是当派去的差人找到李白时,他正酩酊大醉,差人无奈,只好将醉醺醺的李白抬到了皇宫。 到了御花园,玄宗命人用水将李白泼醒,让他作诗,李白却又向皇帝要酒喝,说自己喝了酒之后写的诗更好。 于是玄宗下令,贵妃斟酒,力士脱靴,李白御驾之前风光无两,酒到酣时,挥笔写就十几首诗词,一气呵成,古书中称其“文不加点”。 当时李白所写的这十几首诗中,最著名的便是三首清平调了: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不得不说,李白真是厉害,除了文才的确不凡之外,讨起君王欢心来也是一把好手。这三首诗或用暗喻手法,或借历史典故,极其高明的赞美了最受玄宗宠爱的杨贵妃之美貌,最关键的是诗还极好。唐玄宗一听,自然大喜,赏赐了李白许多的金银财宝。 我把自己所知道的掌故跟宋老先生讲了一遍,老先生捻须点头:“你所说不差,但这里有一节却是许多史书都没有记载的! “据我家那本祖传砚谱所载,李诗仙在御前作诗时,玄宗亲自为其研墨,所用的是一方遍布眉纹的绝品歙砚。玄宗看完李白的诗后非常高兴,除了赏赐诸多金银财宝之外,还将这方砚也赏给了他,并命匠人在其上刻下了‘天上诗仙三百万,见我也须尽低眉’的十四字铭文,从此之后,李白的‘诗仙’之名也就传遍天下了!” “其后,李白因为狂傲不羁,恃才傲物而惹怒了君王,遭到贬谪,他有感而发,写下千古名篇‘将进酒’。其实心里对曾经的无限风光还是十分怀念的,便在御赐的歙砚上加刻了‘人生得意须尽欢,太白斗酒诗百篇’的铭文。而这方砚,后世就以‘低眉’称之,宋代以前一直都流传有序,北宋时曾为徽宗皇帝所藏,最后在‘靖康之变’中遗失,不知所踪。 “鸿小友,你现在明白,能找到这方砚台,是多大的机缘了吧?!” 我被震撼的无以复加,呆立当场。小美人儿宋月蓉刚才一直在旁边聚精会神听着的,这会儿也是相当得震惊,鲜红柔软的小嘴不知不觉张成了O型。 砚这种东西,主要为石质或陶质,砖瓦、金属材质的亦有。总体来说,其所用材质比之金银、珠玉、牙角贵重材料价值要低得多。当然,砚石带有一些独特的纹路时,价值也很高,比如端砚的石眼、火捺,歙砚的金星金晕、眉纹,红丝砚的穿云纹等等。 但一方古砚价值高不高,首先要看的,其实是有没有被著名的历史人物使用过,然后才是年代和材质! 如这方低眉砚,是一方年代久远的唐砚,曾为唐玄宗御用之物,后赐诗仙李白,再之后被宋徽宗、吴昌硕等历代的收藏大家所珍藏,流传有序,记载详实。又有五色澄泥藏砚的传奇故事,加之其材质为极其珍贵的歙砚石满眉纹,其价值实在是无法估量! 我默然沉思良久,也是一声喟叹:“想不到,一方澄泥古砚里面,竟然藏着如此的绝世名砚。我之前看五色澄泥古砚的包浆,其制作年代应该不会早于清中期。想来应该是清代得到低眉砚的人,知道此物的珍贵,不忍其在战乱当中被毁或流失到国外,才会在外面烧制澄泥将其包裹起来吧!” “不错,”宋老先生说,“若说唐代宫廷御用的器物,或是徽宗皇帝与董其昌先生的旧藏,这样的东西虽然珍贵,但也不至于见不到。但诗仙李太白的所用之物,从唐代到现在1200多年,笔墨纸张保存不易,日常用品又大多没有铭文,能够有明确证据的,现在估计全世界就只有这么一方砚台。这可就太珍贵了!” 说到这儿,宋老先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朝我笑了笑:“小鸿呀,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立刻抱拳拱手:“宋老先生今天出手施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帮我解开了这澄泥古砚中的秘密,得到如此重宝。老先生如有需要,尽请吩咐!” “老朽想问问,这方低眉砚,你是否打算出手?” 听到这里,我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作为一个又喜欢古玩又喜欢写字的人,得到如此宝砚,我当然是爱不释手。但说实在的,这件宝贝价值如此之高,留在我手里并不是一件好事。要是放在我那破破烂烂的出租屋里,没人知道还好,要是有人惦记,哪天丢了都没处说理去,难道我还成天揣在怀里不成? 而且,不论是要继续找工作还是要创业,我现在都很需要钱。如果低眉砚能够以合适的价格出手,我就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启动资金了! 所以我只是略作沉吟,就作揖对宋老先生说道:“不瞒您说,我今天出来,本就是想将手里的古玩出手换些现金,只是跟人谈价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此砚不凡,这才没有成交。现在我平日收藏的那些个小玩意儿也都碎的差不多了,这低眉砚,如果价格合适,我可以出手!” “哦?那敢情好。老朽祖上世代经营文房,对此砚非常的喜爱,不知鸿小友要多少钱才愿意割爱?”宋老先生以手捻须,笑眯眯的问道。 这古砚价值几何,我平日里了解不多,现在要报价,有些一头雾水。但今天宋老爷子想要收我砚台可以说是个相当难得的机会,他全程见证了低眉砚重见天日的过程,彼此的信任度没有问题。 而且,关于低眉砚和五色澄泥砚的记载,现在最权威的证据就是宋家祖传砚谱的记载,我若是今天不卖,回头宋老先生要是不承认见证低眉砚出世的过程,再把家传砚谱藏起来秘不示人,以他在古玩行业里的影响力之大,我这方砚台的来历反而成了问题,更难以高价出手了。 所以要出手,最好就是今天,此刻!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