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七十一章 再起波澜

第七十一章 再起波澜

3182 2017-12-04 07:05:01
“第三名,景泰年制官款青花五彩小罐!以无可辩驳的实物证据,填补了明代所谓‘空白期’无官窑的空缺,在瓷器研究史上的地位无可替代!” 岳岭闻言一跃而起,双手负后,45度仰头看天,一副睥睨天下的架势,惹得周围众人嬉笑不止。 听到第三名还不是我,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望向宋文堂所在的方向,正好宋文堂也正一脸愠怒地看我,似乎没想到我能拿出如此重量级的古玩,憋了一肚子气,当下半空之中火花四射。 “接下来,是第二名!”宋家长老哈哈笑道,“其制作年代,为历朝当中最为雅致的时代,制做工艺更是冠绝古今,为历代制瓷艺术之定点!艺术价值冠绝全场,本就是世间不足百件的珍惜名瓷,更是难能可贵的完好成套,这第二名的珍宝就是——北宋汝窑瓷质文房用品三件!” 宋文堂脸庞一僵,嘴角不自然地抽搐了两下,只得面无表情的起身,朝四周拱了拱手。 只剩第一名了,我心里暗骂,靠,这回真是不成功则成仁啊!其实按平时来说,我一点都不在乎这种谁高谁低的虚名,但此时此刻,对那块摩羯玉佩的渴望已经变成了执念,只觉得心里真是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惴惴不安地等待着最后宣判! 宋家长老卖了好一会儿的关子,这才笑眯眯看向我:“本次夺魁之物,不仅用材珍贵,艺术价值亦极高!但最关键之处还是在于,它具有无法估量,独一无二的历史价值!这件珍宝就是——大红袍鸡血石所制的,契丹文伪传国玉玺!呵呵,太叔博鸿小友并非世家子弟,没有家族资源在后面支撑,却依然白手起家,在此次斗宝大会上斩获榜首之位,实属不易!恭喜太叔小友了!” 我是第一?真是第一?!我一跃而起,激动地几乎要掉下眼泪来了。 宋家长老微微一笑道:“好了,既然前五名已经尘埃落定,那么就有请所带古玩位列前三的年轻人上前挑选奖励吧!” 早就等这句话了!我一溜烟地冲上台去,也不等别人,按捺不住地问宋家长老道:“老爷子,是我先挑,对吧?!” 宋家长老看到我迫不及待的样子,愣了愣,这才疑惑道:“额?当然,不过你这么着急干嘛,稍等另外两人都上台再说吧!” “哦哦,抱歉,我太激动了,实在抱歉!”我尴尬地直挠头。 身后,脸色铁青的宋文堂和蹦蹦跳跳的岳岭先后走上台来。宋家长老一挥手,让人将前三名的奖励重新端上来,这才向我点头道:“咳,那个,博鸿小友,现在可以去挑了。” “哈哈,多谢,多谢!”我大步上前,一把就将那块摩羯玉佩抓在手里,笑得像个傻X。 “咦?博鸿哥,你确定挑这个?”岳岭一脸好奇地望着我。 “那是自然!”我想起刚刚评委们用了好几次的一句话,斩钉截铁地说道:“此物,非凡!哈哈哈哈!” 岳岭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望了我一眼,大摇其头,小声嘟囔道:“已经没救了……” 宋家长老见我挑完,示意第二名的宋文堂:“该你了!” 宋文堂见我挑了玉佩,而没有去拿其实最值钱的剔红漆盒,可能以为我是为了给别人留下好印象,惺惺作态地故意谦让,当即冷哼一声,上前选了那副近代名家的山水扇面。 岳岭最后一个上前,却拿了最值钱的漆盒,有些哭笑不得,来来回回地看了我和宋文堂半天,摇头叹息道:“疯了,都疯了!” 今天的斗宝环节到此就全部结束了,但大会后面还有一些请古玩圈里的名宿介绍经验的活动安排。但那些我都已经没有心思去关心了,把刚刚到手的摩羯玉佩装到贴身的口袋里放好,一颗心早就飞到晓晓那边去了。 整场大会从清晨开始,结束时已经是中午时分。宋家在帝都饭店的另外一处宴会厅安排了午饭,留下众人用餐。吃饭时,司徒东篱过来向我表示祝贺,看见我一脸傻笑的样子,撇嘴道:“看看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至于么!” “哈哈哈!哦,你说什么?嘿嘿嘿嘿……额,不好意思,我就是忍不住想笑,哈哈!” 聊天算是没法聊了,司徒东篱瞪了我好一会儿,最终一脸惊恐地离去。 惴惴不安了一晚上加大半个白天,我肚子早已经咕咕叫了。送走了司徒家的小妮子,正准备好好吃饭,忽然,一个铁塔般的身影遮住了我头顶的灯光,居高临下的逼视着我。 “小子,你就是太叔博鸿吧!”身影的主人说道。 “哈哈哈哈,是我,额……您是哪位?”问话的人语调中带着一丝略显不屑的敌意,让我从狂喜当中清醒过来几分。 抬头一看,身边站着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大汉。此时已是深秋10月,即使在室内,气温依然微凉,这大汉却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短袖紧身背心,全身上下肌肉虬结,魁梧非常。 只见这魁梧大汉双臂抱胸,眯着眼睛打量着我,缓缓道:“我是谁,你不用管!我们首长有些事情想拜托你,你只需要照办就好!” 这话说得毫不客气,我也站起身,两眼一眯,哂笑着反问道:“拜托我?你现在这样,是拜托人的态度?” 那大汉冷笑:“说拜托,只不过是想给你留点面子,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我也就用不着客气了!”他说着,从口袋中取出一个信封,甩在我身前的桌面上:“这里面是面额100万的个人支票,我们首长给你的,买你刚才在斗宝大会上赢下的摩羯玉佩,赶紧把东西拿出来吧!” 我一听他这话,火立马蹭蹭蹭地往上冒。按正常来说,这块清仿辽的摩羯玉佩市场价格也就是几万块,加上漂亮罕见的三色沁,价值更高,可顶多也不过就十来万这样。这大汉所说的首长一出手就是百万大洋,钱的确给的不少。但看他的态度,分明就是想拿钱砸我呀!先不说100万我能不能看得上眼,玉佩我千辛万苦地弄到手,是想回赠给晓晓的,本就不打算出售,更何况还是面前这种混人要买! 身穿紧身背心的大汉往我面前一站,像座小山一样,带来的压迫力不可谓不强。但我毫不示弱,昂首挺胸道:“抱歉,那件玉佩我打算自己留着,概不出售!您请自便,不送!”话说完,便不再理会对方,做回座位,头也不回的将装着支票的信封随手往背后一抛。 背后悄无声息,只有信封落地时的一声哗啦,但却有着惊人的杀起弥漫开来。对方拿钱砸我,我不在乎。但说实话,跟这么一号明显武力值爆表的大汉挑衅,要是换个地方,我还真是有点心虚的。对方如果蛮不讲理,上来二话不说就一顿暴打,那可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但今天不同,我受邀前来参加宋家主持的斗宝大会,如果被打了,宋家必然不会坐视不管。对方身后的这位“首长”,既然愿意一掷千金购买玉佩,想必也是古玩行中的人,这点面子应该还是会给宋家的。 再说了,最不济,文斌现在可就坐在我旁边呢!刚刚我和大汉唇枪舌剑的这会儿,文斌一直双手自然垂落身侧,后背紧绷,随时做好了出手的准备。有他护着,即使真动起手来我也绝对不会吃亏! 身后安静了半晌,一个森冷的声音咬牙切齿道:“好小子,你有种!咱们走着瞧!”接着,便是咚咚的脚步远去之声。 大汉离开后,我和文斌默契地相视一笑,开始对着面前菜肴大快朵颐。 “刚才这人是什么路数,你之前见过吗?”我问文斌。 “听说过,但没打过交道。这人也是从部队上退下来的,现在据说是给某位曾经位高权重的退休领导做保镖!更具体的情况我就不大清楚了。你去问问宋老爷子,应该会有答案。” “算了,这种小事,没必要麻烦他老人家。”我微微一笑,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不过文斌啊,说起来那如果真的动手打架,你能不能把那傻大个揍趴下?” 文斌傲然一笑:“关于打架,有句俗话说得最在理,叫做一胆,二劲儿,三功夫。意思是说打架输赢,首先要看谁胆子大,其次看谁力气大,最后才是看谁功夫招式好。我跟刚才那伙计动手的话,胆子是不用比了,都不会怯场;力气的话,毕竟人家顶我两个沉,估计也比不过。但功夫这一项,就算那家伙曾经在部队里是兵王,赤手空拳对上古法武术的嫡系传人也绝不是对手,赢他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吃过了午饭,这场为期四天的琉璃厂世家子弟集会,终于落下了帷幕! 驱车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苦思冥想,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把摩羯玉佩送给晓晓,才能显得既不突兀,又不失礼。嗯,最好是找机会欠她人情,然后拿玉佩还礼,这样就自自然然,水到渠成了。到时候两个人互相带着对方所赠的成对玉佩,啧啧,想想都觉得相当暧昧啊! 正胡思乱想间,身边的手机突然想起。按下接听键,听筒里传出了陆九爷焦急的声音:“鸿小爷,现在有没有时间?要是可以的话,速来广纳斋一趟!”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