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二十三章 博古通今说摩羯

第二十三章 博古通今说摩羯

3114 2017-10-17 07:05:01
一语既出,举座皆惊。 谢经理有些不敢置信:“鸿小兄弟你是说,两千多年前的汉代流行的太岁纪年法,竟然和今天流行的十二星座有关?” 我微微一笑:“其实这并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西方的星座学说其实最早是距今4000多年前,由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两河流域的古巴比伦人提出来的。这个学说后来渐渐流传到古希腊,希腊人则为每个星座添加了许多的神话传说,用今天的话来讲就相当于补齐了人物设定。 “我国关于星座最早的记载,其实在隋代就出现了。当时有一位来自印度的高僧翻译了一部《大方等大集月藏经》,其中就提到了射神、磨竭、水器、天鱼、特羊、特牛、双鸟、蟹主、师子等神明各自当值一个月的说法。这是西方的十二星座先传入印度,然后再从印度传入中国的一个明证。后世的佛教典籍与壁画艺术中,更是为各星座的神明设计了中国风十足的独特造型和设定。那么,在隋朝以前,更久远的年代里,是否有其他从印度甚至是直接从欧洲传入的文化,将星座的概念带给了我国先民呢?” 宋老爷子想了想,说:“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毕竟唐朝时就已有《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中关于基督教在中国广泛流行的记载,说明至少在唐代我们就已与欧洲有了相当广泛和频繁的人员及文化往来。文化交流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那么在此之前,西方一定有先驱者到达过中国,把星座的文化顺便带了过来,也或未可知!” 周晓晓一直认真听着,这时问道:“不过就算如你所说,星座的概念很早就传入了中国,那么你又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太岁纪年法和星座之间有关系呢?” “要说证据的话,有两个!”我直视晓晓明媚的双眸,暗赞了一声真美,这才娓娓道来。 “第一,太岁纪年法中十二辰的名字,按宋老先生的分析,应为外来语音译。我查阅过一些资料,发现这些名字与古巴比伦人所说的阿卡德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以处女座为例,处女座在阿卡德语里叫做AB.sin,翻译成中文就是她的父亲叫做辛。辛是阿卡德神话中的月亮之神,她的女儿名为Ishtar,小i不发音。而Ka是阿卡德语里星星的意思,Ishtar Ka的发音,就与摄提格非常类似了!其他的星座也大多有类似的规律!” “而在讲第二个证据之前,我想先请问一下,晓晓姑娘是什么星座?” “摩羯座。”晓晓微笑,露出整齐洁白的贝齿。 “那我就以摩羯座为例子来解释吧!”说着我捧起晓晓拍下的那方铜镜,用手指着其中一个象形图案说道,“这个在太岁纪年法中表示阉茂的符号,便是摩羯座的象形图案!” 一桌人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来,俯身来看铜镜,不过从大家的表情来看,大约是谁都没看来名堂。小杰心直口快,嘟囔道:“小鸿啊,摩羯的形象在西方那是羊头鱼身,在东方那是龙头鱼身,连我这不懂古玩的都知道!可我怎么就没看出来这图案是个什么摩羯啊,你小子可不能为了勾搭妹子就信口胡诌哈!” 我心里那个气呀,恨不得给这猪队友来两个大嘴巴!使劲咳嗦了两下借机掩饰尴尬,朝他吼道:“瞅你小子这破嘴,整天胡说八道!”偷眼去看晓晓,见她的表情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松了口气:“那小杰你再仔细看看,这个图案像什么?” 罗小杰凑到近前横竖看了半天,神情古怪地挠挠头,有些不确定道:“似乎……是一块墓碑?”我一拍大腿:“不错,这图案就是墓碑,而且还是圆顶的墓碑!” 晓晓立即露出恍然的神色,喃喃道:“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听到晓晓一语中的,我此刻颇有恰逢知己的满足感,点头道:“正是,古书中出现关于摩羯座的记载时,所用的文字跟今天可不一样,一般多写做‘磨竭’或‘磨碣’,这‘碣’字就是圆顶石碑的意思了!所以说,对正版西方神话故事完全没有了解的古代工匠,最早在听到“磨碣”两个字时,想当然得将其形象勾勒成一块打磨而成的墓碑,可以说是相当正常的事情!” “而你们再看其他的图案,均有与摩羯座类似的现象。”我指着一个非常抽象,仿佛小狗和彩带组成的图案说道:“这个形象是太岁纪年法中的单阏,对应的正是狮子座!我国古代匠人没有见过狮子,所以做成了这样的形象。”我又指着另外一个好像是一根直线,只有上下两侧绘有一些短小柱状凸起的形状:“这个形象是太岁纪年法中的赤奋若,而对应的星座是天平座!” 晓晓眉头微颦,努力顺着我的思路继续思索:“所以说,这图案想要表达的是一杆秤!中国古代的匠人没见过天平,就直接将其绘制成了秤的造型?” 我耸了耸肩:“正是如此!不过这些也只是我一个大胆的猜测,至于是否正确,就不得而知了!” 接下来,吃饭的一桌子人又议论纷纷,在镜子背面的十二辰图案中先后确认了其他几个形状和星座的对应关系:形态丫丫叉叉,如同海胆的造型是巨蟹座;如同两只小鸟比翼双飞的形态是双子座;一对阴阳鱼构成的图案是双鱼座,圆咕隆咚仿佛盾牌的造型则是水瓶座。其他一些图案则更加抽象,无法辨认,但这些已有的发现已经让大家兴高采烈,激动不已。 宋老爷子哈哈大笑:“小鸿呀,你的这个猜测虽然大胆,现在暂时还缺乏足够多考古和研究证据的支持,但老朽以为,有相当大的可能性是真的!小友有如此见识,真是后生可畏呀!”谢经理也恭维道:“鸿小兄弟博闻强识,博古通今,在下佩服至极!”周晓晓虽然没说什么,但看我的眼神中却也多了几分实实在在的笑意。 一场宴请宾主尽欢而散。天色已晚,宋老爷子和谢经理都有下面的伙计开车来接,小杰这小子则花言巧语地拐骗了拍卖行那个小姑娘一起去泡夜店,估计没安啥好心。不得不说,这小子在非洲历练了几年,相貌硬朗了不少,别看个头不高,泡起妞来还真是功力见涨!我帮晓晓叫了出租车,陪着一起等。小杰临走前冲我挤眉弄眼,欲语还羞。见我一脸无奈的望着他,恨铁不成钢地凑过来低声道:“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不开窍呀。今天这么好的机会,还不想办法好好把握一下!” “一边凉快着去!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龌龊啊!”我压低声音,佯怒道。 “行行行,我龌龊你清高,老子要逍遥快活去了,你呀就自己单着吧您哪!不是我说你小子,现在好歹也算是个百万富翁,是该考虑弄辆座驾来开开了。根据爷的丰富经验,甭管车好车坏,约妹子开车出去玩怎么也比约妹子搭公交出去玩要方便的多!”罗小杰哼着小调,携美而去。 此时的帝都饭店门口只剩下我和晓晓两人。夜色渐深,路上行人的稀稀拉拉。两人并肩而立,但谁都没有说话,有些冷场,气氛略显尴尬。我绞尽脑汁,想找些话题跟晓晓聊上两句,却半天都没鼓起勇气开口。 不一会儿,出租车来了。我上前帮她拉开车门,周晓晓朱唇轻启,轻轻道了声谢谢,嗓音说不出的软糯甜美。只见她纤细腰肢轻摆,走到车门前,就在我以为她会直接上车,扬长而去的时候,晓晓忽然转过身,一只玉臂轻倚车门,肩背处如削的苗条曲线显露无遗,浅笑吟吟地望着我的眼睛问道:“哎,你是什么星座?”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回答道:“双鱼座。” “原来是双鱼男。”晓晓露出灿烂的笑颜,街道上的灯火流华相较之下也黯然失色。“今天很开心,谢谢你的款待!”只见她一个优雅的侧身,准备迈步上车。 “那个,等一下,等一下!”我见她要走,急忙俯身用手按住车窗框,尽量让声音保持平缓,说道:“那个……我现在做成了几笔买卖,也算是入了古玩贩子这一行了,要不你留个电话给我吧!以后我手里要是有了好货,可以第一时间通知你,你看怎么样?”晓晓闻言转过头,认真端详着我的表情。我努力保持微笑不变,不想让剧烈的心跳暴露出内心的紧张。她忽然笑了,轻声道,“拿手机过来。” 我连忙递过自己的手机,晓晓在上面飞快地输入了一串数字,按下拨打键,包包里立刻响起一阵清脆的铃声。她把手机塞回到我手里,我手忙脚乱地去接,不小心碰到了晓晓的纤指。晓晓俏脸微红,白了我一眼,她伸手拍拍前座,喊了声师傅走吧。我目送出租车离去,直到车尾灯在夜幕当中缓缓消失不见。一切仿佛梦幻,只有依旧残留在指尖的刹那温柔,还有手机上的数字,提醒我那个同样如梦似幻般的女孩,刚刚曾经真的站在这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