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八十四章 俄玉与和田玉

第八十四章 俄玉与和田玉

3472 2017-12-17 07:05:01
我头前带路,领着女孩走到弄堂里一处比较清静的地段。回过头,刚好对上她那崇拜到不能自已的眼神。 “哥,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刚刚给他3000都不卖呢!”女孩激动地问。 “额……妹子,差这么多钱,那肯定是因为这东西有问题啊!” 女孩翘起食指抵住脸颊,认真地思考了几秒钟,这才一脸恍然:“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自己还价的功夫不到家呢!” 我以手扶额,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女孩子人挺好的,不过,似乎有些天然呆? “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选购玉料原石呢?你不是学生吗?”我对这姑娘有些好奇,便随口问道。 “哦!我是学生啊,今年刚上大一。另外人家同时也是玉雕学徒的说,所以就来选几块练手的原料喽!”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说道。 “哈?你是玉雕学徒?!”我被吓了一跳。 妹子见我这么大反应,以为我不相信,脸更红了,连忙解释道:“当然,人家才刚刚开始学了不到半年,现在雕的还不怎么好,不过我会努力的!” 此时我心中仿佛有一万头神兽奔腾而过,这些根本就不是重点好吗!和田玉山料的价格虽然比籽料低,但同样也是分了三六九等的,谁家的玉雕学徒会拿3000多元一小块的最高档山料来练手啊?这都已经赶上不少精品小籽料的价格了!另外,妹子你这么单纯,究竟是怎么在吃人不吐骨头的玉石市场上活过着小半年的?! 想虽是这么想,但说出来就不合适了。人家姑娘显然对玉雕学习热情万丈,我也不好打击她积极性。当下便胡乱说了几句“自古英雄出少年”,“巾帼不让须眉”之类的漂亮话,敷衍了过去。 我把300块收来的玉料交给女孩,跟她说也不用给钱了,就当是刚才帮我指路的谢礼。结果女孩死活不愿,不仅硬塞给我300块钱,还拉着我非要中午请我吃饭不可。 “指个路算什么啊,你刚刚还帮我省了好多钱呢,不行,这顿饭必须得请!”女孩如是说。 我本来打算随便找个地方扒两口饭就得了,下午好多些时间在相王弄细逛。但女孩执意要请客,拉着我的袖口不撒手。最后我只得缴械投降,跟在她身后,来到相王路口旁的一家二层小店。 这是间装修很时尚范儿的年糕火锅店,由一对高丽夫妇带着自己的两个女儿经营,算得上是正宗的高丽风味小吃。手指粗细的糯白年糕在浓郁的红色酱汤中载沉载浮,马苏里拉芝士的独特香味顺着袅袅升腾起的热气弥漫开来。将红白相间的生牛肉整盘倒进汤里,稍微一搅拌,浓浓的肉香便勾得人肚里馋虫直叫。 不得不说,这个名叫苏萱的天然呆女孩选的地方还是很不错的,尤其在微寒的深秋季节里,来上这么一锅热气腾腾的芝士年糕,能让人从头到脚都暖和起来。 “哥,你刚才说,那块玉料有问题,具体指的是什么地方呢?” 我让她把刚刚收到的玉料拿出来,又从自己包里掏出一块沙俄白玉,将两块玉石放到一起:“这两件东西,你看有什么区别?” 天然呆女孩拿起手电,仔细观察对比了一番,喃喃道:“这两件东西特征挺像的,白度和油润度不错,但里面的絮状物结构都比较大!应该是一个矿口的料子吧?” “bingo!完全正确。”我冲女孩竖了竖大拇指,“只不过,出产这两块玉料的矿口却不是在南疆,而是位于沙俄贝加尔湖畔!” “啊!沙俄也有白玉吗?” 女孩惊呼。 “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你们姑苏的玉料市场上以前没有见过?”我问道。 “姑苏这边的玉雕基本都是用和田玉籽料做的,少数用南疆山料,这种俄玉我第一次见,之前连听都没听说过呢!那么这些白玉……不是和田玉喽?!” 我把王教授在红山市讲给我的话跟她复述了一遍,指着两块玉料说:“这种沙俄白玉是软玉,和田玉也是软玉,单纯从成分上来说的话,两者完全相同!但价格上,俄玉却要比和田玉低得多了!那个摊子的老板将低价收来的俄玉冒充和田玉出售,你一还价,给多了,人家知道你认不出,反而死活不会降价。而我暗中将事情点破,价格自然也就还下来喽!” “原来是这样,差点上当呢!”女孩说着,用力吸了吸鼻子,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可这俄玉跟和田玉也太像了嘛,玉质也很不错呢!” “还有更好的呐!”当初王教授送的顶级俄玉小鱼后来被我做了手机链,当下掏出拿给苏萱看,女孩眼睛都瞪圆了。 “你觉得,这俄玉雕刻的成品玉器,能够跟和田玉区分开吗?”我问道。 天然呆女孩沉吟了半晌,这才缓缓说道:“如果是像刚才那两块,我可以分出来,毕竟还是有些区别。但如果是像这条小鱼的品质,我就分不出了!” “那如果不是你,而是让买玉的顾客来分呢?” 苏萱闻言,使劲拨浪起脑袋:“不说小鱼这种玉质,就是刚才那两块,只要不是特别专业、天天看玉料的人,我觉得没有几个能分清!” 我自从和王教授畅谈之后,就一直有囤积俄料白玉的想法。不过,以后如果真的囤积了大量玉料,即使俄玉价格涨起来了,我也会需要一个将料子变现的渠道。天然呆女孩的这番结论,让我对俄玉的信心又大了几分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个新的念头! “苏姑娘,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个忙?” 天然呆女孩用力拍了拍她那并不怎么饱满的小胸脯,大义凛然道:“你说吧,我尽力而为!” “如果你打算雕刻这块俄玉的话,到时候能不能让我在一旁看看?” “这个太简单了,不然就明天吧!” 苏萱下午要回去练习琢玉,便把她作学徒的工作室地址写给我,约好明天早晨过去参观俄玉的现场雕刻过程。 当我第二天一早如约到达苏萱所在的工作室时,她已经换好了防尘服,在调试横机了。 玉石坚硬,加工极难,所以从来就不是用刻刀来雕刻的。石器时代的先民加工玉料时,用的是竹片、绳子等沾水,带动石英砂来切割和琢磨。据说那时制作一件玉器,需要一名奴隶花费一辈子的时间!后来逐渐发展出了以一根横轴连接圆形研磨工具的砣具,又用硬度比石英砂更高的刚玉砂、石榴石砂等作为解玉砂,加工效率才逐渐提高。 古代不会使用电力,所有琢玉的砣具都是由人力来带动的。在横轴中央拴上一根麻绳,底下配两个脚踏板,这种琢玉的工具就叫做水凳,直到解放后都有一些老的玉雕作坊在使用。到了今天,砣具的本质依然没有发生变化,但人力换成了电力,研磨用的解玉砂不仅硬度再次提高,更是通过烧结和电镀等手段直接黏在了砣具表面,不需要再人工往上撒了。 苏萱已经对昨天收到的那块俄玉原石进行了简单的切割,并在表面打好了画稿。横机带动着砣具飞转,天然呆女孩双手紧握玉料,聚精会神地将其在砣具表面轻轻推动,顿时便发出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只见她一边磨,一边画,时不时又在一旁的支架上取出各种不同形状的砣具,依次连在横机上,手中的璞玉很快便初具外形了。 我站在一旁,静静地望着眼前这心无旁骛的天然呆女孩,不仅有些感慨。苏萱的相貌虽然不像晓晓那么倾国倾城,也不是小乌兰那种日后必定惊艳四方的美人坯子,但眉清目秀,温醇淡雅,让人看着就打心底觉得舒服。她今年刚上大一,年纪应该要比周晓晓还小上一些,正是青春年少的大好时光,却心甘情愿耗费大把时间枯坐横机前,去练习这又苦又累,一点也不文雅浪漫的琢玉!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很快,七个小时过去了,期间我这旁观的人都累的够呛,出去溜达了好几圈,还吃了午饭。然而苏萱除却几次站起来喝水上厕所之外,就一直一直在琢玉,连我帮他带回来的午饭都顾不上去吃。终于,天然呆女孩伸手关掉了横机的电源,将完工的玉件轻轻放在了桌上。 一只憨态可掬的Q版大象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形态生动,线条流畅,细节完美,更重要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神韵出现在了玉雕之上,仿佛将生命注入了这冰冷的死物当中!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件杰作,喃喃道:“额,那个啥,苏姑娘,你确定你真的是玉雕学徒吗?!就这,还谦虚说是雕的不好,简直是不能再好了才对吧!” 听到我的夸奖,苏萱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比起我老爹,还差得远呐!” “怪不得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居然愿意学玉雕,而且上来就敢拿顶级的原料练手,原来是家学啊。不过只学了不到半年就能雕得这么好,天赋也真是不一般!”我一边赞叹,一边将玉象握在手中仔细端详。玉质上佳,若不打灯光,完全看不出其中絮状物结构较粗大这一事实,料子块度又足够,做出的东西周正饱满,与天然呆女孩的精细雕工相宜得章,非常漂亮。 “看来不仅是顶级的俄料白玉与和田玉完全一样,普通俄玉如果做好成品,美观程度也难分高下哦!”我吹了声口哨。 “还是有些区别的,我能看得出!但这俄玉若是真像你说的那么便宜,性价比的优势就太明显啦!”苏萱如是说。 我跃跃欲试道:“苏姑娘,你的雕工我非常喜欢,如果收来一些俄玉原料,能不能请你帮忙雕刻一下呢?” “哈哈,可以是可以,不过本姑娘收费很贵的哦!”天然呆女孩得意无比,听得我满脸尴尬。她盯着我忍耐不住的笑意看了足足三四秒,这才反应过来话语中的歧义,顿时羞得满脸通红。 “咳咳……那个,这样的话,可就说好啦,过一段时间我肯定带着玉料再来姑苏找你。” “好啊,那一言为定,我们来拉个勾勾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