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九十二章 新的起点

第九十二章 新的起点

3306 2017-12-26 10:29:07
如今的潘家园,鬼市传统还在,但整体基础建设已经日新月异。原本的大土堆已经消失,成片钢架棚年前就已落成,两排南北走向的崭新门面房现在也矗立在了钢架棚一旁,而环绕市场外围一整圈的二期门面店铺工程也正在破土动工。 招商部经理帮我留的这间铺面位于一整排门面房的中间,位置虽不是最好的,但也算尚佳之选。这批刚刚落成的店铺可租可售,手上刚好还有一些闲钱,我干脆直接把铺面的产权给买了下来。 交了20多万的房款,在合同上签好了大名,我拜托市场管理方帮忙做了块铺面的招牌。由于店铺自带统一的精装,省了不少事情,招牌一挂,这间30多平米的小小古玩店“宝瑞阁”就算是正式开业了。自然,少不得便请古玩行里的朋友们,放鞭炮,摆酒席,办了场小规模的开业典礼。 经过几个月时间在古玩市场上的摸爬滚打,现在我手里也存了不少货。再三确定过市场方面的安保问题无虞之后,便把放在家里压箱底发霉的宝贝们一股脑搬到了店里。来自茫茫草原的春水玉、皮囊壶、臂鞲和刺鹅锥,来自古代欧洲的金镶宝石戒指,来自海上丝绸之路大洋深处的海捞瓷,再加上流传千年的民族特色首饰和极尽工巧之能事的现代苏工玉作,方寸之间,也勉勉强强能称得上是琳琅满目。而国宝级别的鸡血石大红袍伪传国玉玺,也被我锁在了店铺的保险柜中,作为镇店之宝。 目前的古玩市场上总体来说是假货多于真货的。很多时候即便是小规模古玩店,也很难收集到足够堆满一间铺面的真东西,甚至更有可能是绝大部分东西是仿品,总之要用看起来档次高的把所有的空间都摆的满满当当,显得自己实力雄厚,才方便将价格给忽悠上去!所以一般情况下,一间铺子里的真货占总数的十分之一,已然足够老板经营运转。当然,在一些比较靠谱的店,真货有可能占到50%甚至更多。 而我的小店里,由于几百件档次较低的海捞瓷占据了大量位置,再加上我实在不喜欢玩那套真真假假的把戏,干脆一件假货都没有放,不论年代远近,价值高低,起码都是货真价实的古玩! 自从全部身家都搬到了这一亩三分地里,整齐摆列在柜台货架上,我感觉自己的心态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每天只是坐在店里看着这些宝贝就会感觉很开心,越来越像个守财奴了。因此我每天除了赶帝都的各个鬼市外,白天的时间大多坐在店里,倒和陆九爷有了几分相像。另外,由于本人有了固定的据点,常会有一些朋友时不时来店里坐坐。 小店开业两周后,我终于等来了刚刚回到帝都,风尘仆仆的吴道龄。 “吴兄,快请进!”我把他让进店里。由于店铺面积小,没法像陆九爷的广纳斋那样打出隔间,接待重要朋友或者大客户的时候,只能是把店门一关了事。 当下关门落锁,两人寒暄一番,攀谈起来。 “吴兄,上次鉴定宝石,你推荐的老师可是帮了我大忙!关老师一语道破天机,足让我收的那几枚宝石戒指价格翻了好几倍!这次俄玉的事情又麻烦了你一回,小生当真是过意不去。今天既然来了,一会儿我叫上几个好朋友,一起给你接风洗尘!” “上次的事情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而这一次去找俄玉的贸易源地,我自己也见识了许多俄玉的独有特征,同样受益匪浅,太叔兄弟不用太过客气!”吴道龄摆了摆手,呵呵一笑。 “之前在电话里听你说,事情有眉目了?” “查到了一些只言片语的消息。我这一趟离开帝都,便是去确定消息的真伪了。”吴道龄目光灼灼,兴奋道:“据我所知,现在国内玉料市场上零星出现的俄玉原料,主要是以冒充新疆和田玉为目的来进行销售的,总量并不太大。而这些小批量玉料从沙俄进入中国的源地,就在满洲里!” “所以你去了一趟?” “是!我在满洲里多方探查,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常年从事边境贸易的倒爷,他手中有不少俄玉的原石。据他说,都是在他从沙俄进口其他东西的时候,伪装成压箱的毛石偷运进来的,大抵算得上是走私。我觉得太叔兄弟你如果想收购俄玉原料的话,可以跟这个人联系一下。他手里的东西不少,如果品质合你的意,大可收些过来;如果不合适,也可以让他帮忙从中引荐,再想办法直接从沙俄买进。” “既然如此,那再好不过。真是辛苦吴兄你了!”我拱手拜谢。 吴道龄微笑:“都说了,没关系的。不过既然你要的消息我已经帮忙打探回来了,那太叔兄弟是不是也该跟我说说,你收俄玉的目的是什么呢?” 之前托吴道龄帮忙打听消息时,我并没把这当成是很困难的事情,毕竟只是想先了解个大概齐。所以当时只在电话里拜托了一下,没有跟他深聊。但我没想到这哥们如此上心,居然千里迢迢亲自跑到满洲里去打探,连确切的渠道都落实好了。如此一来,我再藏私便有些不太合适了。 于是我把自己对俄玉的理解和对苏州玉作行业考察后的想法说了一遍,大概意思就是认为沙俄白玉质地优良,在最传统新疆和田玉资源日渐枯竭的前提下,必将越来越受到市场的承认,因此想囤积一些玉料。 吴道龄是燕大王教授的弟子,对玉石的了解自然相当深厚,当下一听就明白了。他哈哈笑道:“俄玉质地优良这一特点,我的确早就熟知。至于玉作市场上对这种新型的玉料持何种态度,以及日后的发展前景如何,我可就不大了解了。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兴趣,正好手里还有闲钱,不知道太叔兄弟这次囤料,能不能带我一个?” 其实就算吴道龄不说,我也早有此意。毕竟此次的消息来源完全是人家提供的,而且我对这哥们的观感也不错,多一个人入伙,就多一份力量,更多一份人脉,有利无害。当下立刻答道:“理当如此!实不相瞒,其实现在小生手里的可用资金并不算多,因此也拉了几个朋友一起,打算玩票大的!若吴兄不嫌弃,也可以加进来,到时候收回的玉料不论赔赚,就按照各自出资比例来分配。只不过,投资有风险,并不一定能保证稳赚不赔,所以具体拿出多少资金,还得吴兄自己掂量着来。” 吴道龄闻言,伸出一根手指:“我手里的资金不算太多,100万左右,具体投入多少等见到东西再决定吧!” 和吴哥定好了合伙的事情,出发去往满洲里的事情变开始提上了日程。 之前被我拉入伙来准备一起做囤积俄玉买卖的朋友,自然是小杰和文斌。小杰自己的零花钱差不多有80来万,听我说有机会囤积玉料,试着以小博大炒作一下,立马拍手叫好,连说我终于开窍了,非常爽快地决定将自己全部的可用资金都投进去,玩一把心跳! 至于文斌,则资金有限,只能拿出不到20万左右,但若前往边境收料,还要肩负安保工作的重任,因此我们几个商议后决定,让他多占一份干股,最后按50万分账。 吴道龄也是相似的情况,作为渠道来源的提供者,同样多占一份股。 而我买下潘家园的铺面后,手里的空余资金也只剩下20万左右了。因此临行前,我托陆九爷尽早帮我出手寄售的物件,多凑一些资金。到最后,之前放在他那里的小零碎和铜官窑瓷器全都处理完,我又多到手了差不多30万。 50万资金在手,我反而却发起了愁。按照吴道龄提供的消息,满洲里那边倒爷手里的玉料价格大概在两三百块一公斤,量大有优惠。不过这是大通货的价位,不保证其中的优质玉料有多少。而我们这边几个人手里的资金加在一起也就200来万,按这个价格的话只能收到1万公斤左右质量良莠不齐的玉料,也就是10吨。如果是以炒股的心态来囤料,看好潜力买进,等待市场行情上涨时再抛售,那么这些玉料不算少了。但跟程胖子聊完之后,我的野心已经不满足于做一个听天由命的小股民,而是想成为在股市上弄潮的操盘手,将俄玉市价的话语权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然而以目前的资金量,却完全不够支撑起这么宏大的一局棋。 深思熟虑了好几天,我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将大红袍伪传国玉玺进行抵押,贷款! 古玩的抵押贷款,普通人第一个想到的可能会是当铺,其次则是一些民间的贷款公司,俗称高利贷,大的银行往往是不会接受这一类抵押物的。但鸡血石大红袍伪传国玉玺的档次不是一般高,因此当我找到一家国资银行,提出自己的要求后,对方很快广邀各路专家进行鉴定,最后由专业评估公司给出了2000万元的估价。按照评估级别,我可以按估价的7成贷款,总共1400万,而我则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最大额度借贷! 当我怀揣着存有巨款的银行卡从VIP客户接待室中走出来的时候,觉得自己仿佛正走在一条崭新的道路上。这条路上有荆棘,有深谷,甚至有飞鸟难越的崇山峻岭。但这条道路的尽头,也毫无疑问有着丰硕的果实。而通往道路尽头的钥匙,则实实在在地掌握在我自己手中! 第一部,随波之卷,完。第二部,弄潮之卷,即将壮丽展开!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