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二十一章 乱花渐欲迷人眼

第二十一章 乱花渐欲迷人眼

3215 2017-10-15 07:06:00
在帝都找房看房,是个既劳心又劳力的辛苦差事,尤其是在夏天。当我正在汗流浃背地实地考察时,宋老爷子来电话了,他跟我说泠西印社举办的首次拍卖会将在本周日于帝都饭店开拍,邀请我前去一同观礼。我自然欣喜地答应下来。 等到拍卖那天,晴空朗朗,万里无云。我叫上小杰,两人一起赶赴帝都饭店。 帝都饭店原是帝都著名的老牌国宾馆,许多外宾和国家领导人都曾在此下榻,规格极高。我和小杰穿过巨大的玻璃旋转门,从靠大堂左手边的扶梯登上复式二层,就看见许多宾客正在预展区的入口处排队等候安检。我掏出宋老爷子事先托人送来的暗金色VIP卡晃了晃,和小杰两人直接走贵宾通道进入预展区域。 拍卖会的预展区是等待上拍的各种宝贝预先进行展示的地方,展示时间可以从两三天到一个多礼拜不等。这泠西印社组织的首次拍卖会规模相当不小,预展区里大小玻璃展柜错落有致,以最奢侈的空间利用方式散布于展厅各处,相互之间离得极远,一眼望不到尽头。 脚下踩着触感如棉的深红色软毯,一股淡雅的清香缓缓弥漫在空气中,明亮的暖黄白色灯光从五六米高的拱形穹顶上洒落下来,轻柔的充满了会场的每一个角落。如果哪位客人想要零距离上手观看待拍的货品,只需要招招手,自有身穿旗袍、面容姣好的漂亮女服务员走过来殷勤招呼,为客人将展柜中的东西取出。此时正是午饭时间,身穿白衬衫、黑坎肩、西装长裤和皮鞋的工作人员则如同酒会上的优雅侍者,手举托盘在人群中穿梭。托盘里是盛有上等红酒的玻璃高脚杯,或是摆放着精致小块点心的白瓷碟子,任由客人取用。 像这样的大型拍卖会我还是第一次参加,除了对那些在细枝末节之处都能体会到的奢华高雅赞叹不已之余,注意力第一时间就被正在展览的各种古代艺术品吸引过去。倒是罗小杰从小生长于豪门世家,对这种场面早就见怪不怪了,他对展品没什么兴趣,当下伸手拦住一位手举托盘的侍者,在对方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轻车熟路地飞快将七八个白瓷碟子中的点心全都倒在一只碟子里。然后小杰一手端起堆到冒尖的白瓷碟,另一只手随意地挥了挥,示意对方可以走了,毫不在意侍者看自己的古怪眼神。 我一回头,刚好看见这一幕,忍不住乐了:“小杰呀,你好歹也是你们罗家万贯家财的第一顺位合法继承人,跟着哥刷VIP中P进来混的,咱们不这么贫气行不行?” 小杰塞了满口的点心,含糊不清的回答道:“小鸿你是没在非洲挨过饿,罗爷我内心受到的创伤,你不懂!这次好不容易回来了,我得抓住一切机会补嘴亏,贴贴秋膘!”说着他又拦下另一位侍者,左右手各取一杯红酒,一饮而尽,这才心满意足的拍拍肚皮道,“点心里有老外的泡芙、马卡龙蛋糕不稀奇,大型拍卖会的冷餐里一般都有。不过里面居然还有老津门卫的鹅油宫饼,这可就太不常见了,冲这讲究劲儿,罗爷我给打90分!” 这小子,原本就是个吃货,又刚在非洲馋了好几年,今天本来说是跟着我来看古董的,结果看着吃的,直接就变成饿狼了。 闹完了小插曲,我和小杰继续往里走。在整个展厅中间最显眼位置上的玻璃展柜里,静静躺着的正是古砚“低眉”。我凑近看了看,好家伙,只见标签上写着“无底价起拍,估价150万~200万”。展柜四周竖着好几大块宣传板,上面详细介绍了低眉砚的出处和传承,当然还有五色澄泥藏砚的传奇经历以及发现过程。分成三半取下的五色澄泥壳子也一同在展柜中陈列,宋老爷子找来帮忙取出古砚的老秦手艺非常棒,澄泥壳子保存完好,连低眉砚上的铭文倒印出的字迹都毫厘不爽。 小杰围着展柜转了两圈,有些忧郁地说:“这就是你说的那件宝贝?看上去也不咋地嘛!”我笑骂:“你懂个屁,这可是唐玄宗御赐给大诗人李白的东西,宝贝大大地!” 我俩正说笑间,就听见宋老爷子爽朗的笑声由远而近。老爷子显然已经看见了我,一行四五个人朝我们走了过来。我迎上前去,抱拳恭施一礼。老爷子摆摆手,示意我不必客气,然后指着身边一位身着西装领带,文质彬彬的中年说道:“小鸿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泠西拍卖的总经理谢长发,也是印社现任社长的关门弟子。” 我又是一抱拳:“谢经理,小子太叔博鸿。”说完回身准备介绍一下小杰:“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叫……嗯?”身后没人!我抬头往远处一看,只见小杰正眉飞色舞的跟拍卖行里的一位身穿旗袍,容貌脱俗的漂亮女服务员小声聊着什么,那姑娘被他逗得花枝乱颤,两人眉来眼去,好不快活。我和谢经理都是一阵的尴尬,宋老爷子则是哈哈大笑:“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呀!” 谢经理也冲着我一抱拳:“鸿小兄弟能够让这方曾被我们泠西印社首任社长吴昌硕先生收藏过的宝砚低眉,放在我们的首次拍卖会上作为压轴拍品,意义非凡!大恩不言谢,以后鸿小兄弟就是我谢某人的朋友,有什么我能帮得上的,尽管说!” 我向谢经理表示感谢后,两人互留了电话,他跟我们告罪一声,忙其他事情去了。 宋老爷子身边还带着几个店里的伙计,他让这些人去四处随意转转,然后朝我招了招手,信步而行。我快步跟上,宋老爷子问道:“小鸿啊,听老秦说你最近做起了古玩生意?” 我解释说因为经人指点,觉得这几年里古玩的行市会比较好,自己本就喜欢,所以想试一试。宋老爷子道:“古玩行市会越来越好,这话的确没错。而且以你的为人,干这一行必然差不了!但是要切记,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收东西的时候定要小心谨慎!”我点头称是。 就在这时,我们身后忽然有人喊了一声“宋爷爷”,是个女声,嗓音清脆甜美,同时又略带磁性,异常悦耳。 我转过身,只见一个大约20岁上下的年轻姑娘站在我们身后,差不多165的高挑身材,风姿绰约,容颜绝美!眉如新月,目若晓星,不施粉黛的脸庞上笑容温暖而干净;齐腮短发遮掩不住如天鹅般柔软的玉颈和粉嫩到近乎透明的纤耳;身穿一件绣暗花的淡蓝色鱼尾包身连衣裙,将曲线傲人的完美身材凸显得淋漓尽致,当真是加一分则太多,减一分则太少;裙摆之下露出两截光洁白嫩的小腿,一双踩着高跟水晶丝凉鞋的玉足仿佛是用上好的羊脂美玉雕琢而成的最精致的艺术品!她就这么俏生生的站在那里,眉目含笑,似乎吸引着整个展厅里的全部光线,明媚到让人自惭形秽;偶尔抬起纤细修长的手指拢一拢鬓角的发丝,那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风情都足以让人为之癫狂! 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我的大脑好像被闪电击中一般空空如也,或许是刚刚看过低眉砚的缘故,脑海中只剩下大诗人李白被御赐名砚之时写下的那首名篇: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宋老爷子也转过身,看清来人后,微笑道:“哦,是晓晓啊,放暑假了?你这小丫头可真是长得越来越俊了!”接着他似有几分不悦:“你家老爷子近来可好?” 被叫做晓晓的绝美女孩抱拳施了一礼,用她那甜美动人的嗓音回答:“我爷爷他身体无恙,精神状态也颇好,多谢宋爷爷挂念了。”接着她望向低眉砚的方向,恍然道:“怪不得泠西首次举办大型拍卖会就能征集到低眉砚这样的绝世珍品来压轴,原来是宋爷爷您出手!” 宋老爷子冷哼了一声:“这么说晓晓你今天来,是为了这低眉砚?” 晓晓点头:“是,我爷爷托我帮他拍下来。他说,呃,‘觉得这砚台上的铭文够豪迈,对胃口’。所以我还要替爷爷感谢宋老先生,让低眉砚得以重见天日!” “这感谢老朽受不起!”宋老爷子拿手一指我道,“让低眉砚重见天日的并不是我,而是老朽的这位小友,老朽只不过是帮助小友出手罢了!” 听到宋老爷子这么说,晓晓显然有些吃惊,一双美眸飘到我身上,微微点头致意,“没想到这位大哥如此年轻有为,晓晓景仰不已。” 我感觉自己的脸颊都快烧起来了,脑袋像喝醉了酒一样晕,忙不迭摇头:“运气好罢了,不值得仙子谬赞!” 被叫作仙子,晓晓莞尔一笑,多看了我两眼,我立马觉得心都快要不受控制地飞走了似的。 名叫晓晓的姑娘又跟宋老爷子说了几句客套话,便告辞了,想来是要去做拍卖前的准备。我强自镇定,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宋老先生,这姑娘是谁啊?” 宋老爷子道,“她呀,是我一个老对头的孙女。怎么?看不上我家月蓉,看上这小丫头了,嗯?”说着把眼一瞪。 “哪里,老爷子说笑了,没有的事儿!”我满口否认,脑海中那道绝美的身影,却挥之不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