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二十四章 衣食两般俱丰足

第二十四章 衣食两般俱丰足

3157 2017-10-18 07:06:01
低眉砚在泠西落锤成交后,仅仅过了两天,我就收到了宋老爷子转来的最后四成尾款,共计154.4万元。又过了两三天,陆九爷打来电话,一方面是恭喜我低眉砚拍出天价,另一方面是向我汇报,之前拿给他的四件东西都已出手。清雍正珐琅彩鼻烟壶卖了8万块;而题材与政治精神暗合的外销瓷大盘陆九爷成功的推销给了一个女干部,竟卖出17万的高价;另外两件东西加起来也卖了5万多。按照之前商定的二八分账,我最终拿到24万元,比买进东西的花销翻了三个番儿,小赚了一笔。 两笔货款到手,再加上之前从暗标会回来之后剩下的十一二万,我手里瞬间有了小200万的存款。回头想想,就在两个礼拜之前,我还落魄的连房租都交不起,要到报国寺卖掉些不起眼的小物件换生活费,当真是恍若隔世! 之前一直在到处看出租房,还没有定下来,正好现在手里有了钱,租房计划就干脆改成了买房计划!另外,罗小杰关于买车的建议,经过认真考虑,我也决定提上日程。买车倒不是说为泡妹子,只不过我以后在市场上收到好货,甚至到外地去收货的话,有车开会方便安全许多。哦当然,顺带泡泡妹子,也不是不可以! 2002年夏天,帝都的房市方兴未艾,三环附近的新盘均价在5000左右,二环以里位置极佳的房源均价也不过是在7、8千。我最后选择了距离几个古玩市场距离都不算太远的南三环草桥附近刚刚建成的一处新楼盘,小区的设计布局十分合理,六层的板楼,楼间距开阔。我买下了间一层带小院和车库的两居室,87平米,房款加装修一共花掉50来万。 对于车的选择就随意许多了,本人对豪车基本无感,也没有闲钱去买高大上的车型。毕竟手里好不容易有了一小笔本钱,还是留着继续倒腾古玩比较靠谱!所以最后只选择了一款国产的SUV,方便以后到交通不便的偏远地区去收货。 帝都的雨季一过,转眼便是立秋,天气依然燥热,但一早一晚已能感受到些微的凉意。前前后后装修折腾了一个多月,我终于搬进了新居。这期间每天除了跑帝都的几个大古玩市场收货,就是泡在新居自带的小院里拾掇,总算收拾出一片有花有草有池塘,爬藤架下的阴凉里能铺开茶席,绿意盎然的会客小院。 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小杰跟上次拍卖会上认识的小姑娘如胶似漆,打得火热,没心思来烦我。而我也几次借着收到古玩小精品的机会打电话给周晓晓,说完古玩的事情后就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大概了解到晓晓是燕京大学考古文博院刚上大二的学生,父亲早逝,一直以来都是爷爷在倾力帮衬相依为命的母女俩。而她对古董古玩的兴趣,就是受到了爷爷的影响。 这天,我约了陆九爷和小杰两人在崇文门的不贵坊吃饭,一老一小两人都是四九城里得真传的玩闹兼吃货,非常聊得来,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我这段时间天天跑市场收古玩,普品收到一些,小精品也有,赚了点小钱,但真正的好东西却一无所获,有些郁闷。我也联系过潘家园的牙子老赵,让他帮着找货源,但帝都那些手里有好货的藏家,一个个把宝贝看的比命都金贵,不是死活不肯卖,就是直接要天价,完全没法谈。至于私下里的暗标会、拍卖会之类,在帝都也不是经常能有的,而且上次虽然说尝到些甜头,却差点把小命扔了,就是真有我也得掂量掂量去还是不去! 我把这事儿跟陆九爷讲了:“九爷,长此以往也不是个事儿啊,要不您帮我划个道儿,该上哪儿去收点真正的好东西?” 陆九爷咂了一小口酒:“鸿小爷,要说这收古玩讲究可大了去了。大城市的古玩市场里出来的东西,说白了已经不知道倒过多少道手,别说捡漏的机会少,就算是拿正经价格收也很难收到好东西——好东西要么是早就被人截下了,要么就开出天价,反正总有那人傻钱多的主顾! “所以一般古玩商收东西,要想挣大钱,就得去偏远的农村或者集市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捡到漏;或者就是去第一手出古玩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收到倒斗出来的生坑东西!”他捋开折扇,轻摇了两下,示意我和小杰凑近桌子,这才低声道:“最近这两年呐,我知道的大古玩贩子去的最多的,一个是彰化府,一个是太安城,还有一个就是红山市!” 九爷说的倒斗,就是盗墓的意思。我恍然,但又有些不解,“彰化府和太安城我知道。一个是中原腹地,夏商周文化之起源,从民国开始就大量出青铜器,量大质精,好多古董贩子都专门跑这一条线;另一个是秦汉盛唐的旧都,遗迹众多,农民耕地都有可能刨出宝贝来。可是这红山市,虽有新石器时代著名的红山文化发源于此,但那能有多少好东西留到今天呐,值得这么多人去跑?” “这鸿小爷您就有所不知啦!”陆九爷一脸神秘兮兮的表情,“要说红山这地界,那风水可是绝了顶儿了!茫茫大草原上一马平川,唯独到了红山市这里,前望西拉沐沦河,后靠一座红山,坐北朝南,远望千里,这种风水格局叫坐望乾坤,是绝佳的风水宝穴之所在,先人葬在此处,可保后代大富大贵!” “坐望乾坤这种格局在名山大川无数的整个华夏来看,可能算不得最好的,但在关外草原上,那就是独一份了!因此,不论是黄帝时代大草原上的土著首领,还是辽金那些个少数民族的帝王将相,都愿意下葬在红山附近下,日积月累,这里的墓葬那真是一层叠着一层,有的地方甚至十几个不同时代的大墓叠在一起,您想想看,这里面宝贝能少了?” 我对辽金的历史不太了解,还真没想到草原上这么偏远的一座小城地下居然也能埋着无数珍宝,当下略微沉吟。 就听见陆九爷接着说道:“要我说,鸿小爷您要是真心想要好货,彰化府的青铜、太安城的秦砖汉瓦和彩陶,红山市的玉器和金银器,就到当地的田间地头里去收,绝对不会空手而归!不过嘛,风险也总会有一些。” 我摇了摇头,“盗墓出来的东西我不想收,能不碰尽量不碰。” 小杰笑道:“哎呦,真的假的呀,你小子思想觉悟有这么高?” 陆九爷也恨铁不成钢地说道,“鸿爷呀鸿爷,不是我说您,这做人可不能这么死性。您琢磨琢磨,现在市面上流通的这些个古玩,流传有序,能够说清楚出处的,能有多少?还不是一多半都是从地底下掏出来的?区别只不过是现在刚掏出来的,几年十几年前掏出来的,还是几十上百年前掏出来的而已。再一个,就拿刚才咱提到的这三个地方来说,地底下那么多墓葬,老百姓盖房子耕田都能刨出一些铜戈铁矛陶俑之类的物件,甚至可能有好的瓷器玉器金银器出来,这些个东西也就流到市场上了,您说算不算是盗墓?要是按您说的,这些东西都不要,那干咱这一行的就没有多少东西能收了!” “九爷,咱俩说的不是一个事儿。老辈儿经常讲,挖坟掘墓的勾当损阴德,收这种东西容易惹到不干净的东西,或者是遭报应。如果换成今天的话,那就是盗墓属于犯罪行为,收盗出来的赃物容易惹祸上身,如果东窗事发,被人顺藤摸瓜找上门,东西被追缴是小,把自己陷进去蹲号子都有可能。所以这类东西我不太想碰。”我如实回答。 “如果是像您说的那种,老百姓意外发现的宝贝,或者在市场上流传多年早已经说不清楚来源的玩意儿,这些都没关系,收了就收了。不过如果是那种让人一观便知来路不正的东西,那我说什么也不会要——这不是死性,是谨慎!”说到这里,我微微一笑,“而且就算不说古玩,彰化府和太安城都是千年古都,红山市草原风光独特不说,更是盛产四大名石中血色和底子都极佳的巴林冻石,我早就想去看看了!” 小杰一听说我要到外地去收古玩,兴奋地一蹦三尺高:“太好了小鸿,正好我后面一段时间也没有太多生意要处理,要不等我忙完这几天,把手头的事情料理好,咱哥俩去一趟?” “那好,你先处理生意,正好我最近也有点事情想去办一下,咱们过几天就出发,现在这个季节算是一年当中最后一段天热的时候了,咱们干脆就往北走,去红山市,避一避这秋老虎!” 陆九爷听我说有事情要处理,忙问是否能帮上什么忙。小杰哈哈大笑:“九爷您别听他瞎掰活,他能有什么事情,这小子啊就是保暖思淫欲了!” 我笑骂,“放你娘的屁,说得那么难听,老子可是正经人。我这呀,应该叫衣食两般俱丰足,又思娇柔貌美妻!而且我说的要去办的事情可不是指泡妹子,而是很久没跟家里联系了,想回去看看爸妈!”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