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十一章 陆九爷的直觉

第十一章 陆九爷的直觉

2269 2017-10-05 07:05:00
傍晚六点钟,我如约来到王府井大街。 京城的夏夜傍晚,天光还十分明亮,远未到华灯初上的时候。东来顺的老店也就是总部,位于王府井大街新东安市场的五层,站在落地窗前,可以遥望南北两边的高楼大厦,以及东边的那座地标性城门楼。我来到店门口时,陆九爷店里的伙计已经在等着了。这个小伙计我之前在广纳斋店铺里见过一次,叫小六子,岁数不大,莫约十七八的样子,长得浓眉大眼,人也非常机灵。 随着小六子走进陆九爷订的厢房,只见古色古香的八仙桌上,铜盆火锅烧的正旺,香气醉人,陆九爷坐在主位上,拿钎子拨拉着火炭。 旧社会老帝都请客吃饭,讲究的是六人凑一桌,人不够时便呼朋唤友,若还是凑不够人,那就花银子请戏班子里的名角或八大胡同的窑姐来陪坐。不过今天陆九爷请我算是初次正式的打交道,比较私密,人多了不合适,所以包厢里除了我们两个,就只有伙计小六子帮着端茶倒水。 陆九爷见我进来,忙起身将我让到客席,让小六子招呼服务员上羊肉蔬果和二锅头,一边跟我聊起老帝都吃涮肉的讲究。 “这老帝都最正宗的涮羊肉,还得说是火炭烧的铜锅做水,选红白相间的雪花膏子肉,滚刀切成能透光的薄片,涮到锅里,立时就熟,就着麻将糖蒜下肚,肥而不腻。要是再能配上二锅头和老帝都酸梅汤,那滋味,简直了!”肉片还没上桌,陆九爷就已经吧嗒起嘴来了。 我们两人一边吃着涮肉,一边聊着老帝都的风俗典故。都不是太能喝酒的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都喝了个满面红光,兴致渐渐上来,也就慢慢聊到了古玩上。 我放下筷子,问道:“陆九爷,今儿个上午您看到小生的那方砚台,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了里面另有玄机?” 陆九爷连连摆手:“哪儿能啊!九爷我虽然见多识广,但又不是有透视眼,怎么可能提前知道里面藏着宝贝?” 我又继续问:“那您可是认出了外面包裹的是五色澄泥。” “这个还真不瞒鸿小爷,让九爷我看砚台,那还真是王八看绿豆,大眼瞪小眼了!” 我奇道:“那要按这么说,您既不知道五色澄泥砚的珍贵,也不知道里面暗藏玄机,可为什么看您的表现,却是激动的方寸大乱,连我这个古玩行里的晚辈都给看出来了呢?” 陆九爷难得的老脸一红,嘿嘿讪笑:“说出来您可能不信,我呀,靠的是直觉!” “直觉?这玩意儿真能作准?”我有些疑惑。 “鸿小爷您可不要小看直觉这玩意儿啊!佛教里面常说眼耳鼻喉身意,直觉就是这‘意’了,这可是上大讲究的东西!”陆九爷神秘兮兮的说,“九爷我混古玩行这么多年,所仰仗的除了经验和眼力,直觉之准也是非常重要的。要不然,古玩品种数以百计,这里面要涉及到多少知识呀,不仰仗着点这直觉,我怎么敢号称收一切?” 我这时已经有些微醉了,连说不信。陆九爷就急了,给我讲了大概前两年发生的一件事。 原来,几年前的一天,有人拿着两个陶俑找上了广纳斋的大门。陆九爷当时一看这两个陶俑,形象丰满生动,皆有彩绘,颜色保存也比较完好,看风格是难得一见的北魏时期彩绘佣,还是一对儿,价值连城!当时来人要价并不高,陆九爷颇为意动,想要收下。但等到他要掏钱的时候,却莫名地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心慌气短,浑身难受,这钱就无论如何都拿不出来了! 陆九爷这时就觉得事情不对,于是没有收下那对陶俑。 此后过了不到半年,就开始有一批类似的陶俑在潘家园的鬼市上出现,数量不少,要价也都不算高。 这件事情引起了考古文博界里多位专家的注意,当时专家们收购了几尊陶俑进行了会诊,一致认为是北魏陶俑无误,是国宝!按照专家们的估计,应该是最近一段时间有座北魏时期的大墓遭到了盗掘,才导致这么多国宝同时在市场上出现。 为了保护这些国宝,让它们不至流失,各大博物馆动作迅速,拨下专款,派人天天在潘家园蹲守,只要市场上出现这种陶俑,就立刻收购。结果,两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市场上出现的陶俑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是越收越多,这下谁都知道事情不对了。 后来又过了几个月的时间,在警方的配合下,真相才水落石出。原来,这些陶俑来自南河省洛阳南石山村,是一位高姓村民的作品。据他交代说,自己家里世代是为宫廷烧造琉璃瓦的工匠,烧造琉璃瓦所用的手艺和北魏陶俑的烧造毫无二致。几年前有人找到他,为他提供北魏陶俑真品作为样本,订制高仿品。而他经过几年的潜心研究,终于烧出了几可乱真的陶俑作品,没想到竟惹出了这么大一个乌龙! 我唏嘘道:“北魏陶俑的事情我知道,但没想到陆九爷曾经也是亲历者之一。” 陆九爷也无限唏嘘的说,当时怎么看那陶俑都觉得东西是对的,只是凭借直觉感到有问题,但问题在哪里,说不上来。最后真相大白的时候,自己真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那姓高的手艺简直绝了,能骗过那么多专家的眼睛,怪不得人家后来能够成为全世界上首屈一指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唐三彩烧制技艺传承人! 我又说:“如果九爷您刚刚讲的故事不是在吹牛皮,那您这直觉之准也真算得上是天赋秉异了。在古玩行里行走有此天赋傍身,岂不是如虎添翼?” “天赋秉异不敢当,”陆九爷咂了一口二锅头,嘿嘿一笑,“毕竟直觉这玩意儿也不是次次都有,更不是次次都准,当然不能光指望这个,还是得见得多,懂得多才行!” 说到这儿,陆九爷话锋一转:“倒是鸿小爷您,我看您的面相,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那才是真正的贵不可言,气运鼎盛,将来的前途必然不可限量!您瞧瞧,这低眉砚都失落多少年了,还不是被您顺手就给找到了?” “这顶多只能算是我运气好吧?”我说。 陆九爷伸出一根食指,左右摆了摆:“运气要是好到一定程度,那就不能叫运气了,那是气运!说白了就是命数使然!” “就好比鸿小爷您吧,刚刚找到低眉砚,还没捂热,就转手出给了最合适接手的宋老爷子。这么一来,岂不又是在最好年景上拿到了一大笔本钱?您说说看,今后你不发达,谁发达?!”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