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四十四章 惊人的发现

第四十四章 惊人的发现

3516 2017-11-07 07:03:01
别看流沙层和滚石这种机关似乎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效果惊人,一旦设下,除非从地面上一层层地整体扒开土层,否则极难破解。可我隐隐觉得前面四人的去而不返,并不是因为这个。首先盗墓贼中有土老狗这样明显是善于使用洛阳铲的高手,对于古墓范围内土壤的鉴别应该不会出现纰漏,如有流沙落石,必能发现。另外这种机关仅对第一次进入的人有效,后面的人再过来,顶多是被大量流沙阻断通路,必须耗费大量时间换一个方向打盗洞而已,没有连续发动的能力。而且这一点很快我就可以自己去验证了,只要能够一路爬行到墓室门口,就说明不是这种机关的缘故。 那么,该不会是此地有什么恐怖诡异之物?思及此处,我不禁打了个冷颤,不敢多想了,但各种恐怖的念头却不由自主地涌现出来。盗洞弯曲的幅度越来越大,视线只能看到不远处的一小截通道,我手脚冰凉,不断脑补出前方突然出现一张狰狞鬼脸,毛茸茸大手,或者是血淋淋尸骸的画面。其中有好几次,盗洞还出现了岔路,我用手电照过去,发现一侧能看到尽头的土墙,另一侧依然是因为弯曲而看不出多远,想来是盗墓贼在掘进的过程中向各个方向探测墓室的真正位置而造成的。当我选择看不见前方的正确方向继续前进时,身子越过旁边岔路黝黑的洞口,虽然知道里什么都没有,但只要手电的光芒移开,我还是忍不住觉得阴森恐怖,仿佛里面住着隐藏的怪兽,随时都会突然出现,将我拖走享用。 盗洞长得似乎没有尽头,就这样在惶惶不安中爬行了许久,墓室门终于在望。我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被埋葬了一个世纪般漫长,但电子表发出的冷光告诉我,时间差不多也就刚刚过去了10分钟。 盗洞的尽头,硝烟味道更加浓重,两扇石门翻倒破碎,露出仅有半人多高的墓室入口。这里被掘开出了一个相对宽广的空间,差不多能让一个成年人站直身子。这里的空气质量并没有什么异常,我深深吸了一口气,上半身缓缓爬出狭窄的通道,两手撑地想要将下半身也拉出来,手底下却猛地一空,整个人差点摔个倒栽葱,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好不容易撑着侧壁稳住身形,手电却已脱手掉落。 四周瞬间漆黑一片,我连忙低头去找手电,却不由地大吃一惊——脱手掉落的手电光柱跟我完全不在一个平面上,而竟然是在脚下数米深的地方闪烁!豆大的汗珠从我的额头滴落,我却顾不上去擦。用手在地上缓慢地摸索了半晌,我终于确定,身边并非地面,而是一个直径六七十公分的洞口,直通下层的不明空间! 我轻手轻脚从狭窄的盗洞中钻出,小心翼翼贴着最外层石壁挪动,终于绕到了地上洞口的另一侧。墓室门口的这片宽阔空间地面要比狭窄的盗洞地面矮上一截,从盗洞中钻出时的确很难第一时间发现脚下隐藏的陷阱。难道之前的四人都是掉到下面去了?但这也不可能啊,先不提这些亡命徒的身体素质和反应速度必然远超过我,这几位可都是两人一组下来的,就算第一个人不小心掉了下去,第二个人也不太可能会傻到重蹈覆辙吧! 我低头看着洞口,正在思索究竟是怎么回事,背后突然传来一股凶猛的推力,整个人顿时觉得天旋地转,瞬时失重带来的恐慌在喉咙里酝酿成尖叫,还没来得及喊出声,我的身体就和冰冷的地面结结实实进行了一次亲密接触,一股铁锈般的腥甜味道充斥我整个口腔和鼻腔,混杂着一股仿佛沉淀千年的腐朽味道,直冲大脑。 额,我这是掉到刚才那个洞里了吧?四周黑暗一片,只有比我更早掉下来的手电滚倒在角落里,光束贴着地面射出,带来些了许光明,但却什么都照不到!我头晕眼花地挣扎着试图起身去捡手电,黑暗中却突兀得传来脚步声响,紧接着,一道刺眼的手电光束笔直照在我脸上。我眼前花白一片,只得偏过头,用手遮在脸前。可就在偏头的一刹那,眼角余光中竟依稀看到上方我掉下来的那个洞口边缘似乎探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圆东西,一闪而逝!还来不及多想,身边一个轻佻的声音吹了声口哨:“师兄,是那个想吃现席的小子!”接着有人粗暴地将我拉起,用刀抵住了我的脖子,另外一个沙哑的嗓音桀桀怪笑着问道:“小子,我只问你一句!炮爷的现席,敢不敢吃?”这声音粗糙无比,仿佛钢锯锯铁皮一般,虽然从没听过,但我脑海中瞬间就浮现出了侏儒坐地炮那张狰狞如鬼怪的面孔,不由打了个寒颤。 说话的这两个人,自然就是之前钻进盗洞后去而不返的窜天猴和坐地炮这对师兄弟。侏儒这句话问得十分嚣张,似乎有恃无恐。联系到之前对于这伙盗墓贼中两拨人不同身份的猜测,我似乎看到了一丝渺茫的可能性! 感觉到冰冷的刀锋紧贴在颈旁,我尽量控制着不让脖子随说话而颤动,小心翼翼地说:“两位英雄,我呀就是个纯粹的生意人,只要有好货,这现席吃谁的都一样!” 桀桀怪笑声再次响起,“想要好货,没有问题呀,你先看看这个!” 照在我脸上的强光移到了旁边,映出一只庞然大物的模糊轮廓。当我被强光刺得一片花白的视线逐渐清晰,看清那件东西的样子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居然是一头长度超过三米,头部离地足有一人多高的巨大陶质怪兽!只见这怪兽外观似龙,似螭,又似虎,遍体彩绘斑驳,头顶还生着丫丫叉叉的锋利长角,张目呲牙,宛如活物! 此刻我几乎忘记了自身所在的危险处境,身心完完全全被这尊陶质怪兽震撼了,因为我知道这东西的用途,它是一尊镇墓兽!古人相信此物能够保护墓主人免受秽物的侵扰,因此往往墓主人的地位越高,所用的镇墓兽就越大。而我之前从未听过在哪个墓葬中曾发现过如此巨大的镇墓兽! 侏儒坐地炮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样子,似乎非常满意的怪笑了两声。手电光束又移向另外一侧,一口巨大无比的彩绘木棺显出了身形。这口棺材通体乌黑,上覆朱白两色大漆,绘出繁复的象形图案和几何造型。看到这个棺材的样式,我脑袋里嗡的一声,只剩下四个字:辽代,皇陵! “怎么样,小子,这种档次的货,够不够好?”窜天猴自来熟一般揽住我的肩膀,雀跃道。 从看到镇墓兽的那一刻起,我心下就一片雪亮。陆九爷曾跟我说过,红山市周边,但凡风水好的地方,那墓葬都是一层叠着一层。由于地表土壤的沉积作用,千年百年的时间,足够让前朝的地面被深埋到数米甚至数十米的地下,一代代帝王将相在风水宝地修建墓穴,很可能完全不知道下层还埋着其他墓葬。这一次,显然杨二爷等人本来预计要盗掘的墓葬正下方还存在着另一个年代更远,规格更高的墓葬。不知是因为爆破的力量还是因为两个人的重量同时作用在薄弱之处,导致了两座墓葬之间薄薄土壤层的塌陷,之前的四人应该便是跌落到了此处,发现了地下更深层的秘密。 我不仅吞了口吐沫:“东西是真好,不过既然是要吃炮爷您的现席,我能不能问一下,之前跟您二位一起下来的杨二爷那两个伙计,怎么样了?” 手电光束再次调转方向,照出不远处地面上两个身穿战术背心的身影,一人被五花大绑,嘴里塞满布条,另一人则躺在地上,手脚摆出诡异挣扎的姿态。两人皆是双目紧闭,一动不动,生死不明。看到这一幕,我暗道果然没错!这四人久去未归,的确是因为遇到了意外情况。但这意外并非是让四人无法回来报信,而是这对师兄弟把杨二爷的两个亲信收拾掉了,在此守株待兔!至于这两人是发现下方的宏伟墓葬后临时见财起意,还是早有此种打算,我就不得而知了。 耳边响起侏儒沙哑的嗓音,让我如坠冰窟。“这两条走狗,头一条你炮爷我已经做掉了,而第二条,马上就要被你做掉了!” 说话间,脖子上的匕首已经撤走,一根麻绳被人塞到了我手中。我手脚冰冷:“炮爷您这玩笑可开大了,我这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不会搞呀!” “简单的很,那个被绑住的家伙现在昏迷不醒,你只要把绳子在他脖子上绞紧,等上5分钟,就大功告成了!我保证,只要做过一次,你就会爱上这种感觉的!”窜天猴如是说。 “怎么样啊小子,只要你做了这件事,咱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以后炮爷我有肉吃,就绝对少不了你的肉吃!要是你不做,嘿嘿。”言尽于此,细思极恐。 我握着绳子,心乱如麻,暗自里把这对师兄弟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匕首顶到了我的后腰,只得硬着头皮朝地上的两人走去。经过头顶的大洞,我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洞口里脚下的地面足有7、8米高,距离古墓四周的墙壁都很远,无处着力,想要爬上爬下应该非常的困难,而洞口到地面之间也没有看到任何绳子之类的东西!这么说来,窜天猴和坐地炮二人之所以不上去虚与委蛇,而是选择在此守株待兔,是因为两人同样出不去?或者说,只靠两个人的力量出不去? 那么就是说,这师兄弟二人和杨二爷的两个亲信,四个人都是不慎掉下来的?这怎么可能! “炮爷,猴爷,二位英雄,我能不能问一下,你们四个人,都是怎么掉下来的?” 听到这句话,顶在后腰上的匕首缓缓一滞,窜天猴的声音缓缓响起:“别提了,这事儿怎么琢磨都透着一股子邪性!”语调中居然罕见的带着一丝惶然。 我打了个激灵,试探性的问:“你们是不是也觉得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推下来的?!”没有人回答,四周一片安静,过了半晌,侏儒才恶狠狠地在地上啐了一口。 答案不言而喻!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