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十三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第十三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2409 2017-10-07 07:01:00
中年汉子见我神色不善,赶紧说道:“这位爷,您可别误会,俺没有歹意!俺姓赵,是在这潘家园地界混饭吃的牙子,您喊俺一声小赵就行。” 我心说,乖乖,就您这年纪都能当我舅了,还小赵?嘴里却不含糊,抱拳问道:“不知道赵大哥找我,所为何事?” 姓赵的汉子继续搓着手掌,嘿嘿一笑,露出满口的黄板牙:“不知道这位爷有没有兴趣去看一看真正的好货?” “真正的好货?在哪儿?” “离这儿不远,就在市场东北角,一会儿有一个暗标会,那里可是有真正的好东西!”姓赵的汉子一脸你懂得的猥琐表情,循循善诱,看得我一阵肉麻。 不过,我对他说的暗标会确实很有兴趣。这暗标会是老古玩行里的一种特殊交易形式,把东西摆出来让买家们过眼,大家竞标,但这个竞标可不是像拍卖那样喊价,而是买家们各报各的价。早些年报价的方法是挨个跟货主袖谈,就是两个人袖口对在一起,比划手势出价,近些年则更多地改成了各自递纸条,将价格写在纸条上。 这样一来,参与暗标会的各位买家谁也不知道其他人出价多少,甚至不知道每件东西最终到底是谁出价最高,竞标成功。只有当所有东西的竞标都结束后,买家挨个进入竞标场地旁的暗藏的隐秘空间,货主才会把买家中标的东西依次拿出,双方完成交易,买家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拍中的东西带走,谁也不知道别人到底买了什么。 暗标会这种古玩交易模式,隐秘性强,而且大家不知旁人的底价,对于好东西的竞争几乎是白热化的,往往能卖出好价钱,因此许多来路不正的东西都喜欢选择这种方式出手,经常能见到真正的好货!而且也正是由于暗标的报价大家不知彼此底细,有时也存在着捡漏的可能。 姓赵的汉子见我神色颇感兴趣,便继续撺掇:“一般来说,这种暗标会,带的都是知根知底儿的熟人,咱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俺本来也不该这么莽撞。但今天不赶巧,之前约的那位主顾临时有事情来不了,而俺又得到消息说,今天的暗标会里确实有几件不得了的好货!俺们做牙子的也希望多赚佣金不是?好不容易赶到有好货,实在不想错过,这才病急乱投医,看到您今天又赶早过来,想收好货而不得,这才斗胆冒昧地问一下您有没有兴趣。若有得罪,还请千万见谅!” 我有些犹豫,毕竟跟着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到隐秘的所在,去搞些偷偷摸摸的交易,存在着相当的风险。如果对方是图财的歹人,设下套让我钻,那么当这姓赵的把我带到目的地,等着我的很有可能是绑匪的劫持,传销组织的人身控制,甚至是谋财害命。 但我这几天成天泡在市场里,却一件好货都没收到,左思右想,还是不想错过任何能够收好玩意儿的机会,这暗标会,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呀! 古人说的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妈的,拼了! 我向姓赵的汉子点点头:“赵大哥,小弟太叔博鸿,既然您看得起我,那小弟今天就跟着你去涨涨见识!但不知赵大哥您的佣金提几个点?” 姓赵的汉子立刻笑的合不拢嘴了,连忙说道,“不多不多,博鸿小兄弟您今天这是救了俺的场,一会儿要是有成交的东西,给提5个点就好!另外,您也别叫大哥了,喊俺老赵就行!” 5个点,也就是百分之五,这佣金的确不算高。我点头应允,在老赵的带领下,绕过大土堆,向市场的东北角走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一排预制板搭建的简易房门前。 我这时才恍然大悟。举办暗标会,需要一个比较私密的封闭空间,要够宽敞,还要能够避人耳目。之前我就一直在琢磨,这潘家园市场里人多眼杂,而且根本就没什么建筑物,上哪儿找这么一个地儿去?走到这里才明白,敢情这暗标会的组织者是借用建钢架棚的工人们住的简易宿舍作为竞标场地。这些简易宿舍里都是大通铺,空间大,而且基本不会有人来,只要事先买通住在里面的工人,让他们在特定时间搬出去,这地方就几乎成了一方闹中取静的独立小天地! 简易房的门口处站着两个看守,痞里痞气,一看就不是好人。老赵跟他们点头打了个招呼,径直带我进屋。 屋子里没开灯,只有朦胧天光透过并不算宽敞的窗户撒下些许,迈步进来,光线顿时暗了许多。我的眼睛还没有适应黑暗的环境,只能隐约看见周围似乎已经来了不少人,在建筑工人的通铺旁或站或坐,三两成群的低声交谈。几张床中间的空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大箱子,有人正在开箱,把里面的东西依次取出摆好,又用黑布蒙起来。 老赵上前跟主事的人说了几句,便取回一小沓卡纸交给我。卡纸很简陋,就是用纸壳箱粗略裁剪而成的,一沓卡纸的左上角上都写着同样的一个数字“7”。想来这就是竞标用的纸条了。 果然,老赵凑近我耳边低声说:“博鸿小兄弟,一会儿竞标的时候,您要是有看得上的好物件,就把价钱写在这卡纸上,俺帮您递到前面,如果中标,等会儿结束的时候就能知道。到时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可不能含糊了啊,要不然咱哥俩那可就吃不了兜着走!所以您等会儿也得算好了,哪个投标,哪个不投,可不敢投的太多了!” 我点头表示明白。暗标会上比较忌讳的是见什么投什么,每一件都想投下试试看,到时候要是中得太多,钱不够用,就有大麻烦了。有能量弄来大批高档次古玩,组织这种偷偷摸摸暗标会的人,可都不是善茬! 一会儿的功夫,又有几波人先后走进简易房内,房门便锁上了,想来各方人马都已到齐。有人站到空地中间,大声清了清嗓子,对四周一抱拳,用沙哑的声音大声说道:“各位老板,静一静,静一静。”是标准的老津门卫口音,我借着朦胧的微光看去,只见说话之人身材高大魁梧,方鼻海口,满脸的横肉,一道伤疤从光溜溜的头皮左前方一路延伸至左边眼角,妖异狰狞。 人群中嗡嗡的交谈声逐渐低了下来,站在空地中间的疤脸大汉环视一周,才继续说道,“我叫彪子,整个老津门卫街面上您随处扫听去,都知道我彪子的仗义!今天各位老板到了咱彪子的地盘上,您们就放一百个心,咱们这暗标会上,不论您看上什么物件,只要按规矩来,那都是绝对的公平,绝对的合理,绝对的安全! “不过,咱也得事先说明白,您要是有人不按规矩来,那也就别怪咱彪子翻脸不认人! “得咧,咱闲话少说,第一件好货,这就请您上眼!” 彪子话音刚落,两个小伙计就从后面搬上一件东西,将盖在表面的黑布缓缓揭去,暗标会开始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