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十五章 竞价

第十五章 竞价

2083 2017-10-09 07:03:00
第三件拍品是一个相当大的瓷盘,直径足有60多公分。粉彩描金,盘外壁和内壁边缘描绘有万紫千红的繁缛花卉,密不透风,典型的百花不落地纹饰。盘子中间开光,鸢尾花的边框,内绘几只马猴,正手舞足蹈,小心翼翼地去打开一个笼子,笼子里面几只黄雀作势欲飞。画面中不论是猴子还是黄雀都纤毫毕现,生动非常!这是一件典型的外销瓷,也叫克拉克瓷,是清代西方国家在景德镇订烧的出口瓷器。 一直以来,西方商人都对中国的瓷器非常感兴趣,因为他们自己国家没有景德镇那种优质的瓷土,烧制不出如此精巧纤薄细腻坚实的美丽瓷器。于是中国的瓷器从宋代开始就大批量地出口,远销欧洲各国及东南亚等地。宋代的青瓷白瓷、元代及明初的青花、清代的釉上彩,就是外销瓷生产的三次大高峰。 这些外销瓷器的形制和花纹往往都是由西方人订制的,相当于来样加工,许多西方人喜好的纹饰,经过中国匠人以东方传统技法的演绎,就形成了一种无比独特、个性鲜明的艺术风格。 我个人是非常喜欢这种克拉克瓷的,因为能够从上面感受到不同文化之间的交融和碰撞。但克拉克瓷现在并不太受市场的关注,价格也不太高。一是因为数量比较多,二是因为文化题材上跟国内收藏者的认知还是有很大的隔阂,人们不太了解。现在看到这个大盘,尺寸巨大,画工精美,品相又好,绝对是外销瓷里拔尖的东西,而且成交价格可能还不会太高,我觉得正是出手的好机会! 果然不出所料,外销瓷大盘一露面,周围的买家并没有像对之前两件东西那么的热情,几波率先上前观看的人,也都很快摇摇头,退了回来。五短身材的胖子还是是一昂头,师爷便小跑上去验货,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位是真正的财大气粗,只要是参谋说好的东西,都想掺和一脚。 站在我左边位置几人头一波上去看了,这会儿正低声的讨论:“三大爷,您看这盘子,是个什么路数?”“这个是外销瓷无误,精美固然精美,猴与侯同音,口彩也好。但这猴子掏鸟是个什么意思我就说不好了,不伦不类的,洋人们怎么就喜欢这些个奇奇怪怪的东西?”被叫三大爷的老头也是一脸的不解。 我心里暗自好笑,眼看场上对大盘感兴趣的人只剩下了一两个,也赶紧迈步上前,不动声色的仔细观看。 外销瓷大盘被平放在一个木头箱子上,我走到近前,首先用手沿着盘子的外沿抹了一圈,确认没有冲口和裂纹,这才一手托底,一手抓沿,小心的拿起盘子。色彩明艳,画工精湛,花草纹的脉络由混合着金粉的颜料勾勒而成,真是好东西! 没人跟我抢,我正抱着盘子偷着乐,眼角的旁光却忽然中扫到一个玲珑有致的高挑身影,晃着一双纤细笔直的超长美腿走了过来,正是那个疑似有俄罗斯血统的洋妞! 我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不好。这外销瓷大盘的题材和艺术风格,老辈子的藏家或许看不明白,欣赏不了,但这外国来的姑娘却一定明白!而且看样子她也对这件宝贝颇感兴趣! 我抬头望向这洋妞走来的方向,恰好她也在打量我。四目相对,姑娘愣了一下,随即调皮地朝我眨了眨眼睛。我脸不争气的红了个通透,有些木然地朝她点头回礼。 那洋妞看我这般窘迫,灿然一笑,笑容好似北极圈里难得一见的晴朗阳光那般明媚。她用略带几分异域腔调的中文对我说:“先生,这件瓷器您是否鉴赏完了,能不能给我看一下?”中国话非常流利。 我点了点头,把瓷盘放回原处,任由她上手鉴定,自己退回到牙子老赵旁边。 “咳咳,小兄弟,我说这物件您要是看上了,那就得留点神,出个高价给拿下来!”老赵有些忿忿然的低声跟我说:“老赵我说句不该说的,您可别让这狐狸精给迷住喽,该出手时还得出手,不能含糊呀!”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老赵,怎么听你这语气,好像跟那洋妞有仇似的?” 老赵回答:“我们这些常混潘家园的老牙子没有不认识她的。您甭看长得水灵漂亮,跟天仙似的,可不是什么好胚子!这小娘皮经常在潘家园地界逛,有时也找些牙子要货,只要是看见好东西就收,也不知道哪儿来得那么些钱,舍得出高价,把好些个咱京城古玩行里老字辈的大藏家都给压下去了!” “这么厉害?”我有些吃惊,想不到这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外国小妞竟有如此大的手笔!“她收这么多中国古董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老赵一脸的怒色,“倒腾到国外去呗!外头那些个什么大博物馆、大基金会,都乐意收我们老祖宗的好东西,尤其是青铜器、雕像、瓷器这些,现在好多人都偷着往外弄呢!” 我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怒容,笑了笑,“我开始还以为您是要忽悠我多花银子,好多挣点佣金呢,没想到赵大哥您还真是个性情中人。” 老赵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搓着手说,“哪儿能呢!咱们虽然只是个耍嘴皮的牙子,可最起码的道理怎么也得明白不是?想当年八国联军进帝都,压着我们打,抢走那么多好东西,现在打不进来了,又想着拿着英镑美刀来压我们。这些洋鬼子的生意,老赵我就是饿死也一单都不会做!咱就是把好东西都自己个烧了砸了,也不能便宜了他们!” 对老赵的满腔爱国热血,我心里不禁涌起几分敬意。而且对这件克拉克瓷大盘我也的确是是志在必得,于是从怀里掏出那沓写着编号“7”的卡纸,在第一张上端端正正的写上“50000元”,递给老赵,“赵大哥,您看这些够不够?” 老赵接过后一看,顿时眉开眼笑,偷偷冲着我比了个大拇指,低声说,“小兄弟够豪气!没问题,您就等着瞧好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