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三十四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第三十四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3059 2017-10-28 07:03:01
灯下伊人,衣衫单薄,拥被而坐。不知是因为醺醉还是羞赧,嫩白如脂的肌肤泛起一抹动人红晕,娇艳欲滴。梨涡巧倩,媚眼如丝,柔软的嘴唇微微嘟起,满含期待的动人神情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我感觉自己心跳仿佛擂鼓,一股燥热游走全身,直冲天灵盖,让本就模糊的意识变得更加迷离。我情不自禁地伸手拂起洛寒水一缕被汗水黏在鬓角的柔软发丝,指尖感受到她脸颊上传来的温热,鼻息满是她身上的味道,那是阳光、汗水和处子的独特芬芳,再加上一缕不胜酒力的微醺,混杂在一起的好闻味道。记得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讲,哪有什么酒后乱性,只不过是双方都想做但又都没有胆子做的事情,接着酒劲儿壮胆,便一起疯狂。空气暧昧,灯影摇红,此情此景之下,我逐渐把持不住,不由自主地轻轻靠近了洛寒水那早已红透的脸颊。或许这样,也挺好。望着近在咫尺的干净脸庞,我闭上了眼睛……我永远也不知道,如果那一天的故事继续发展下去,自己的人生轨迹会不会因此变得不同。但生活,没有如果。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打断了这暧昧的时刻,把我的意识从即将沦陷的深渊拉扯回了清醒的雪峰。我身形猛地后退,只觉得脸上烧的一定能够烤熟鸡蛋。我不敢去看洛寒水此刻的表情,用力深呼吸了一下,平复心情,这才按下电话的接通键。电话是我母亲打来的,她知道我明天要去往草原,放心不下,谆谆叮嘱。我温言相劝,聊了20多分钟,直到心头的滚烫逐渐冷却,才挂断了通讯。我转身去看身后的姑娘,洛寒水此时也低着头不敢看我,仿佛刚才的主动与大胆已经耗尽了她全部的勇气。凭心而论,洛寒水是个100%的好姑娘。她那如邻家女孩般的温柔和恬淡,任谁看到都会觉得心底仿佛有清流拂过。我也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她望着我的眼神中开始有了不一样的光彩。但不知为什么,认识这么多年,我对她的感觉却似乎总是欠了那么一点点,只有欣赏,却没有喜欢,只有仰慕,却没有爱恋。面对自己真正喜欢的姑娘,该是什么样的心情?我觉得,喜欢和时间长短无关,与身份地位亦无关。那应该是一种源自灵魂的悸动,是一种望眼欲穿的期待,内心的某一处仿佛空落落的没有归属,魂牵梦萦,望穿秋水,甚至是百爪挠心,肝肠寸断,或许就一如是洛寒水对我同样。这心情让我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一头乌黑浓密的短发,和一双明亮如星辰的眼眸。而在我心目当中,洛寒水却并非这般,她的身影如同那洛水河畔的巫山神女,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一如她的芳名般,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我无法回应她望向我时眼神中那殷切的期待,我怕自己那并不是喜欢的回应,有一天会将这期待辜负。“寒水,其实我……”“不要说!”洛寒水猛地抬起头,“不要说……我,不想听!”她神色逐渐黯淡,低头抽泣。我无言以对,正准备迈步离开,去另一间卧室休息,洛寒水突然用细不可闻的嗓音喃喃道:“今天哪里也不要去,陪陪我,好吗?”我沉默半晌,看着她那轻咬下唇的委屈神情,心中不忍。于是走到她身边,在床沿上坐下:“好,我就在这里陪着你,哪儿也不去!”洛寒水没有说话,她闭上眼睛,身子在我足够容纳双人共枕的宽阔大床上挪了挪,将我坐着床沿的这一侧腾出了半张床的位置,意思不言而喻。我叹了口气,在她留出的空间上躺下,仰头看着天花板,心乱如麻。但想象当中期待又无奈的场景并没有发生,洛寒水只是动作僵硬的将被子在我俩身上盖好,然后扯过我一只手臂枕在颈下,转过身,用后背靠着我的胸膛。很快,她僵硬的身体便放松下来,嘴角含笑,进入了梦乡。这一夜,我的怀里仿佛抱着一团火,不敢稍动,几乎彻夜未眠。不知何时,昏昏睡去。第二天醒来,发现早已日上三竿,伊人了无踪影,床榻上还残留着洛寒水身上柔软与芬芳,让人懒洋洋地不想起来。猛然记起今天似乎是集合的日子,我一个激灵,赶紧翻身下床。拿起手机一看,原来已经比预定的集合时间晚了4个多小时。手机里有四五个未接电话,分别是小杰和文斌两人打的,最后则是一条小杰发来的短信:“小子,恭喜啊!知道昨晚上是你的好日子,就不打扰了,没关系的,咱们晚一天再走就好!”我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回了他一条:“还是那个时间,明天见!”便把手机扔到一边,整个人倒回床上。阳光从窗外的小院中斜射进卧室,洒落一片金晖。床头柜上放着一张字条,折成三角形立在台灯旁,是洛寒水留下的,上面只有简单的三个字,工整娟秀:“谢谢你”。酒精的作用仍然让我的脑袋隐隐作痛,心情也有些难以平静。我略微沉吟,不知道昨晚的事情算不算是给了洛寒水一个交待。原定的计划推后,让这本该忙碌的一天变得百无聊赖,我决定给自己放个假。“今天就临摹赵孟頫的《妙严寺记》好了!”我自言自语道。描写深山古刹碑文,应该能让我心情平复一些吧?第二天,我早早的就来到了约定的集合地点。不一会儿,一辆威武霸气的陆地巡洋舰缓缓停靠在我身边,车窗后露出小杰贼兮兮的奸笑:“小鸿同学,告别处男之身的滋味如何?你小子可以呀,刚成了百万富翁,转眼又是洞房花烛夜,简直人生赢家呀!怎么样,现在是不是春风特得意,心情特荡漾?!对你倾心已久的邻家妹子,味道不错吧?”嗯嗯,味道的确很不错,虽然我没吃……我被自己脑子里跳出来的想法吓了一大跳,看着小杰欠揍的表情,恨不得一个大嘴巴子抽他脸上:“别胡说,我那天只不过顺路把洛寒水送回了家而已。”小杰一副我信你个鬼的表情:“那你倒是说说看,洛寒水她们家住哪儿呀!”“是在……”我直接就卡壳了。“靠,你小子耍我!警告你啊,没事别胡说八道,我跟洛寒水之间那可是清清白白,什么事儿都没有,你可别把人姑娘的名声给毁了!”实际上这话说的我自己都有些心虚,嗯,只是单纯睡在一起,什么都没做的话,应该算是清清白白吧?“好好好,你说没有就没有吧。唉,世风日下呀!孤男寡女,夜不归宿,共处一室,干柴烈火,最后——居然什么都没有!”小杰嘿嘿贱笑。“……看来我今天不打你个万朵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啊!”我和小杰你正调侃拌嘴,远远看见文斌一脸无奈而来,后面还跟着个雀跃不已的小尾巴,娇小玲珑的身材,再配上一对儿祸国殃民的水汪汪大眼睛,不是他表妹宋月蓉又是哪个!“嗨!呆子大叔,我们又见面啦!”宋家小美人儿隔着老远就恶作剧地朝我大声打招呼,一旁的小杰瞬间瞪大了眼睛,他眼神古怪地上上下下盯着我看了半天。他吹了声口哨:“哎呦,我说你小子,这才刚跟洛寒水不清不楚完,又是上哪儿勾搭来一这么漂亮的妞呀,居然比我还快!上学的时候咋没看出来你丫还是一把妹高手呀!”我瞪了他一眼:“那是文斌的妹妹,你不想被人家老哥打成猪头三就别整天胡说八道的!”不过话说回来,当初宋老爷子似乎的确是想把月蓉介绍给我来着?宋家兄妹两人走到近前,文斌一脸歉意:“我这表妹非要跟来,我……唉!”月蓉眉眼间满是笑意,看见表哥满脸的无奈,假惺惺装作伤心的样子,踮起脚拍了拍文斌的头:“喔喔~表哥别难过,我其实一早就跟呆子大叔认识的,就算不跟着你,我自己跑来他也不会忍心不带我去的!是不是呀,呆子大叔?”说完还一个劲儿地朝我挤眉弄眼。我哭笑不得,小杰连忙献殷勤道:“原来是宋家的小美女!有美女同行,我们那当然是欢迎至极啦!”就这样,去往红山市的队伍再次增员到4人,一路说说笑笑,俨然旅游团一般。路上三位男士换着开车,有了叽叽喳喳时刻嘴都不闲着的宋家小美人儿同行,也的确平添不少欢乐。马力强大的陆地巡洋舰轰鸣着一路北上,很快将帝都的高楼大厦抛到了地平线之后。成片的金黄碧绿的农田在后视镜中倒退,仿佛预示着我们此次的远行同样能够满载而归。小杰兴致颇高,挑京腔唱起一首草原边塞诗改成小曲儿:云遮月黑雁飞高,草深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溃旅,边塞大雪满弓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