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六十六章 斗宝大会,开始!

第六十六章 斗宝大会,开始!

3353 2017-11-29 07:02:01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林公写下的这幅堂联,前半句说人的胸怀靠能容而宽广,后半句则说人的信念因无所求而坚定。 我之前对斗宝大会无欲无求,没打算去出风头,原本还洋洋得意,觉得自己勘破名利,置身事外,颇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然而当我看到文斌发来照片上的那件摩羯玉佩之后,立马就一点都宽广不起来,也坚定不起来了! “镇定,镇定!不过是一件玉佩而已,没什么好紧张的!要有……嗯,平常心!” 古玩行中之人,最忌讳患得患失。若没了平常心,对物件存了非要到手不可的心思,迟早有马失前蹄的一天,轻则吃亏上当,重则家破人亡!我深知其中凶险,反复提醒自己要淡然处之,却久久无法淡定。于是坐在客厅里一壶接一壶地喝茶,嘴里自言自语地不停念叨着,还把半夜起来上厕所的乌兰给吓了一大跳。 到了后半夜,我强迫自己躺到倒床上,依旧是整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第二天一早,只得顶着满是血丝的双眼和硕大的黑眼圈,哈欠连天地前往会场。 这最后一天的斗宝大会,规模要比前面三天大不少。除了各家年轻人之外,帝都古玩圈里有头有脸的前辈名宿大半都会受邀出席。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博古斋的院子就显得有些拥挤了,因此大会改在帝都饭店的会议厅当中召开。 之前泠西印社拍卖低眉砚时,会场就是选在帝都饭店,当天我随着落槌一夜暴富,还借机邀请周晓晓一起吃了饭,对此地的印象不可谓不深刻。此次轻车熟路,很快找到了地方。 步入饭店会议厅的大门,只见前几排座位的桌上都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名牌,是受邀前来嘉宾的坐席。后面不带名牌的座位则是留给五大世家子弟坐的。而在所有座位的最前面,十张太师椅一字排开,估计就是世家的族长和前辈名宿组成的评委团的位置。 文斌早就在会场忙活了,看到我的黑眼圈后吃了一惊:“鸿哥,你这是怎么了?!” 我微微苦笑:“别提了,还不是你害的!” 文斌迟疑了一下,靠近我小声问道:“难不成这次的奖品里,有你特别想要的东西?” “不是特别想要,而是志在必得啊!”我举起拳头,手肘用力向下一顿,在胸前做了一个奋斗的手势。 “哈哈,这是好事儿!我先带你去落座吧!” 文斌带着我七拐八拐,来到摆着“太叔博鸿”名牌的座位前。虽然我之前跟着一众世家子弟蹭了三天的鉴宝交流大会,但今天座位安排并没有例外,还是按规矩把我放到了嘉宾席座位最后一排的靠边处。对此我倒是没有什么怨言,毕竟自己本就是一个晚辈后生,能受邀前来已属不易,位置的话,只要能看得到台上,并没有多大区别! 文斌领着我找到地方就又去忙了。我环顾四周发现宾客的名牌当中还有陆九爷和上次拍卖会上见过的泠西拍卖谢经理,不过陆九爷的座位一直空着就是了。而后面世家子弟的坐席当中,岳家姐弟、柳岸、崔有三、司徒东篱西窗姐妹以及宋文贵、宋文堂等人一个不少,都出现在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的其他世家子弟之间。 这次斗宝大会的主持和安保也明显提升了一个等级。主持人由宋家的一位世族长老出面担任,安保人员则是数名身形矫健,目光如电的练家子,身穿统一款式的青布马褂。 会议厅的台上早已摆好了一张花梨木长桌,随着众人一一落座,那名宋家长老大步走到桌前,轻轻击掌。 “诸位,请静一静!”宋家长老看上去不超过60岁的年纪,红光满面,中气十足。这一嗓子,立马就把会议厅当中的嘈杂压下大半。 “今日古玩行里的诸位名宿光临我们琉璃厂世家举办的斗宝大会观礼,我等深感荣幸的同时,也不胜惶恐!为了保证本次活动的公平公正,还请贵客们作为顾问,帮助我们掌眼把关!另外,若宾客中有年纪30岁以下,身边又恰巧带着好玩意儿的晚辈朋友,也欢迎您站到台前,让我们五家的不肖子弟们好好开一开眼界!” “本次斗宝大会规则如下:第一,所有人展示的古玩,必须为自己的个人收藏,不能借助家族的力量!第二,每人只能拿一件东西出来,上台后有三分钟的展示和介绍时间。第三,每位小友展示结束后,将会由五大世家的族长和现场贵宾中的五位名宿组成的评委团对物件进行点评。当所有人展示结束后,评委团会根据每一件古玩的文物价值、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评选出综合价值最高的前三名!”宋家长老说完一挥手,身后伙计捧出了我在昨晚文斌发来的照片当中见过的三件玩意儿,扇面、漆盒以及那块摩羯纹古玉。 “这三件小玩意儿,就是对获得前三之人的一点小小奖励。到时候由第一名率先挑选,以此类推。东西虽然不是什么珍稀之物,却也都是个中精品,更是代表了一份沉甸甸的荣誉!因此我希望诸位能够奋勇争先,把你们这一年当中收藏到的最得意之物拿出来!”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对于五大世家的弟子而言这种集会是年年都有的日常活动,之前收到最好的东西在前面的斗宝大会中大多肯定已经展示过了,只有最近一年收到的古玩才合适参赛。如此看来,五大世家上百年的积淀果然深厚,连后辈年轻子弟每年都能收到一些顶尖的东西,可见他们手中掌握的资源同样不可小觑! 宋家长老哈哈一笑,向坐在族长之位上的宋老爷子投去询问的目光。在得到点头答复之后,朗声道:“好了,闲话少说,本次斗宝大会,开始!” 我连忙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地盯着台上。然后又马上意识到自己太过激动了,强迫身体放松下来,可惜效果不大。 所幸,坐立不安的等待并没有持续太久,就有一位世家子弟自告奋勇的率先登台了,他展示的东西也成功地将我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这位来自柳家的高大小伙带来了一件巴掌大小的奇怪青铜器,我之前从未见过。它的形状像一只盒子,顶部的盒盖可以打开,口沿四角还蹲伏着四只造型迥异的小兽。而这件东西最出奇之处在于盒底的四角上竟有四个比铜钱大不了多少的轮子,使得其整体形态如同一辆马车! “材质,青铜!时代,战国!器形,不明!用途,不明!价值,不明!”柳家小伙的介绍简短无比,最后的三个不明,更是说得理直气壮,把台下众人逗得哄堂大笑。 柳家族长神情尴尬,咳嗦了两声,拍着桌子怒斥道:“柳沉珂,你这臭小子,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你来参加斗宝大会,就是要告诉大家你什么都不知道的?不明不明,哼!早知道不明的话,怎么不去查明白再来?!” 被叫做柳沉珂的青年憨厚地一笑:“查过了,没查出,还请族长和各位前辈教我!” 柳家族长闻言勃然作色,又要训斥,却被身旁的宋恪礼老爷子一把拉住。 “哈哈哈哈,柳离啊,一把年纪了,怎么还是那么大的脾气!要我说,你们柳家这小伙子不错,人家并没有偷懒,而是身体力行地去查找过资料的,只是可能限于手头资源有限,没有查到结果。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你呀,就别太过于苛求后辈喽!” 其实在我看来,柳家族长也并不是真的生气,只是自家晚辈一上来就在大庭广众之下闹了这么一出,觉得面子上有点挂不住而已。宋老爷子给了台阶,当即也就顺坡下驴,哼了一声,后背往太师椅上一靠,不再搭理柳沉珂。 主持大会的宋家长老立刻请出评委中的一位金石名家,对柳沉珂带来的青铜器进行点评。 金石名家是耄耋老人,走路佝偻着腰,讲起话来带着韵脚,像唱戏一样,十分有趣。这老爷子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存世极其稀少,做工精巧绝伦,此物,非凡!” 我连忙支棱起耳朵,认真等待下文。只见老爷子卖了好一会儿的关子,直到大家的期待攀至巅峰,这才摇头晃脑地继续说道:“1986年,关中西北部的秦国墓葬中曾出土过一件类似的东西,专家们考证许久,认为其应为战国时期大贵族孩童的玩具,但因为缺乏确凿可信的直接证据,只将其简单定名为——青铜车!” 老爷子伸手拍拍柳沉珂的肩膀,冲他咧嘴一笑,露出没剩几颗的参差黄牙:“所以说,小伙子,弄不清用途不是你的错,这玩意儿本来就只有个猜测!” 柳沉珂闻言躬身一拜:“谢过先生!” “呵呵,孺子可教,孺子可教!”老先生捻着山羊胡子,一脸高深莫测的笑意,显得很是受用。 柳沉珂冲着四周抱拳行礼,在同辈人此起彼伏的叫好声中转身下台。这位先前名不见经传的世家弟子性情豪爽坦率,第一个上台,拿出的物件又足够有分量,虽然到最后可能拿不到前三的名次,但我相信过了今天,许多人都会认得他。或许对于大多数五大世家子弟而言,这种抛头露脸的机会比拿名次要重要得多! 柳沉珂刚下来,岳家的坐席当中就有个身影一跃而起,雀跃着跑上台去。这位小哥岁数不大,小脸白白嫩嫩的,十足的小鲜肉模样,一身橘黄色的帽衫配上牛仔裤,在满场中式古装的人当中如同万绿丛中一点红——正是岳岭! 看着岳岭那一脸神神秘秘,却按捺不住兴奋的神情,我就知道,这小子一准儿是带来了难得的好东西!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