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七十三章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第七十三章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3254 2017-12-06 07:04:01
金陵,古称建康,是吴国、东晋以及南朝宋、齐、梁、陈之国都,后世常以六朝古都称之。实际上除了以上六朝之外,南唐、明、太平天国和中华民国也都曾在金陵定都,历史底蕴之深厚,长江以南无出其右者! 或许是因为轨道哐当声的独特韵律,每次坐卧铺火车我都会睡得非常踏实。列车第二天中午才到达金陵站,走下月台,呼吸着与帝都截然不同,温暖潮湿的空气,我不禁用力地伸了个懒腰,前天晚上通宵失眠的疲惫感也随之一扫而空。 金陵最有名的古玩集散地,是朝天宫古玩市场,商贩们在此摆地摊的历史比帝都的潘家园只长不短。根据陆九爷得到的消息,此次在金陵市场上大量出现的海捞瓷,都是凌晨时分在朝天宫鬼市上进行大批量的第一手交易,然后最多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分销到了零散拿货的第二级商贩手中。从火车站到朝天宫,几乎要横穿过整个金陵市区。虽然现在赶过去已经收不到今天的货了,但我不想浪费时间,坐上出租车直奔朝天宫,准备先去认认门,摸个底。 窗外的景物向后飞掠而去,却始终有一座郁郁葱葱的小山包停留在视线当中,一路上倒有大半是在绕山而行。 “师傅,那边那个,就是紫金山吧!”我问道。 “紫金山,没错!”司机师傅带着几分自豪的语气,大声说道,“中山陵和明孝陵都在上面哩!” “金陵毓秀,果然名不虚传!不过这一座山上两座大墓,一个埋着明朝开国太祖,一个埋着民国开国大总统,倒也有趣!”我笑道。 “小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想当年孙大总统选择墓地的时候,看上了这紫金山的风水,可是手下参谋告诉他,山上已经有一座帝王大墓了,想要再大兴土木修建帝王坟冢,必须征得原先那座墓主人的同意!没想到那孙大总统当天晚上就做梦啦,明太祖朱元璋身穿正黄色龙袍前来问他,说‘你也是开国帝王,想来分我的风水,那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功绩没有啊?’孙大总统就说,‘我完成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之伟业!’然后太祖皇帝就说啦,‘不错不错!你对汉之江山有此功绩,准你占这紫金山前山的一半风水!’之后,孙大总统自然就把中山陵修在山前啦!”出租司机师傅一本正经的胡诌,听得我满头黑线,哭笑不得。 到达朝天宫古玩市场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这里的场地条件要比潘家园好上不少,除了众多随处可见的地摊之外,用钢架和油毡布搭建起来的大棚子底下还有许多固定的摊位。我粗略扫了一眼,发现这里的摊位上各个品种的古玩门类相当齐全,其他一些文玩杂项如葫芦、旧书报刊等等也都不少。 信马由缰地逛了一会儿之后,我还发现这里的市场有一个比较有特点的地方,那就是各种古瓷器的残片特别多! 瓷片比整个的瓷器便宜,而且能看见胎釉的断面,是初学者认识古瓷器鉴别的理想标本。因此古瓷片这种东西,经营瓷器的摊位上一般多少都会有一些,许多玩瓷器的藏家也同样会去收集。但在朝天宫市场,各家摊位上所出售的古瓷片不仅数量巨大,而且样式繁多,甚至许多摊子都是专营瓷片的!青花、粉彩、沥粉堆花、鸡油黄、郎窑红,琳琅满目的破碎瓷片显然被精心挑选过,画面完整、颜色好看的被整齐码放成排,颜值一般的则直接成堆胡乱摞在一起。卖瓷片的人多,买瓷片的人也不少,看这火爆的交易架势,似乎并不只是纯粹作为瓷器鉴定的学习标本那么简单了! 在我左手边,有个30多岁的大哥正在一家专门经营瓷片的摊位上跟老板讨价还价。我凑近前去,想听听这里面有些什么门道。 “10块钱太贵了!年代又没多远,不过是清三代的东西,5块卖我吧!”大哥说道。 老板瞥了他一眼,指着另外一堆瓷片说道:“5块钱你买那边的去,我这堆都是10块一片,你看这画片,多好!” 那大哥费了半天口舌,老板寸步不让,只得耸耸肩,如数付了10块大洋,嘟嘟囔囔地拿着东西走人。 我连忙往前赶了几步,追上这位仁兄,请教道:“大哥您留步!小生第一次上咱朝天宫市场来,想跟您打听一下,这瓷片您收回去打算做什么用啊?” “做首饰啊!”大哥把刚刚到手的瓷片递到我面前,用手指在上面划了几下,“你看这儿,画片是枝头上的喜鹊,这样整个切下来,边上拿银一包,就是个喜上眉梢的吊坠了!还有这儿,一左一右,看到没?两个方向相反的卷草花,也切下来包银,不就是成对儿的耳坠了!” 看他这么一比划,我才恍然大悟,敢情瓷片还能这么玩啊! 我又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其他摊位上的瓷片交易,听着买家卖家的闲聊神侃,很快就对朝天宫的瓷片交易概况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购买这些古瓷片的人,有的是作为学习整器的标本,有的是像刚才那位大哥一样准备拿回去做首饰,还有些收入不高的工薪阶层则是单纯喜欢古瓷片上的美丽纹饰图案,收藏的就是残片本身! 这些古瓷片的价格大多不贵。没多少完整纹饰的普通民窑器残片差不多10块钱就能买到一小箱,有些纹饰的每片从几块钱到十几块钱不等,而那些图案基本完整的精品民窑器物残片价格可以达到几十甚至上百。在几家规模比较大的地摊上,我还看到了一些明清两朝的官窑瓷片,开价都在几百元。 逛了小半个下午,虽然没见到什么稀世名窑的瓷片,我却也看得兴趣盎然,实在是瓷片的存世量要比整器大了太多,总有一些纹饰和釉质保存较好的,虽然残缺,亦能从中感受到古代制瓷艺术的绝伦魅力! 能把破残古瓷片的收藏搞得这么红火,朝天宫古玩市场算得上是全国独一份了!我初来乍到,便入乡随俗,也掏出几百大元,收了一片明代嘉靖官窑五彩鱼藻纹大缸的残片,塞在背包里厚重得犹如小半块砖头! 从朝天宫出来时,日已西斜。我买了份金陵旅游图,顺着地图上的指示,溜溜达达前往近在咫尺的金陵夫子庙。 如果要问,到了金陵有哪个景点非去不可,那么一定非夫子庙莫属!夫子庙坐落于大名鼎鼎的秦淮河北岸,东晋成帝司马衍咸康三年(即公元337年)在此修建的东晋学宫,是中国第一所国家最高学府。宋景祐元年(1034年)改建为孔庙,明清时期此地更是整个金陵的文教中心。今天通常所说的夫子庙,由孔庙、学宫与贡院(即科举考场)三大古建筑群组成,是全国现存规模最大的传统古街市! 入夜时分的夫子庙灯火通明,游人如织,热闹非凡。出售各式各样小玩意儿的特色摊位和临街小店夹杂在古色古香的建筑群当中,卖真假古董字画的,卖各色小吃的,卖杂货的,应有尽有。旁边的不甚宽阔的秦淮河水面上,更是挤满了披挂色彩斑斓灯火的花船画舫,美轮美奂。 我寻着香气,在队排的最长的小吃摊上买了一个蟹黄汤包。接过摆摊妹子递来的食盒,里面是一只面皮极薄的大包子,拿在手里晃一晃,整个包子便颤颤巍巍的随之来回抖动,足见其内部汤汁之饱满。 这玩意儿真正的是吹弹可破,完全无从下嘴。我正一筹莫展,只见摆摊妹子吐出香舌做了鬼脸,笑嘻嘻道:“哦,抱歉哈,忘了给你吸管!” 一边吸着鲜美十足的汤包,一边欣赏着秦淮河上的桨声灯影,江南秋夜,清风袭人,好不惬意。 然而,逛着逛着,一丝淡淡的不安却逐渐浮上我的心头。 有人在跟踪我! 走在像夫子庙这般热闹的街市上,人流几乎摩肩接踵,背后有人跟踪的话,其实是非常难以察觉的。然而巧就巧在,我对看古建筑的兴趣比逛小杂货摊的兴趣更大,因此路过几个著名的标志性建筑时,基本都进去绕了一圈,进不去的也站在近处看了看。晚上这些地方的游客比较少,我身后的那个轻微脚步声却不依不饶地跟了一路,这就显得有些突兀了! 谁在跟着我?人这么多的地方,自然不会是想要打劫;若是偷东西的话也早就应该下手了,没必要跟这么久! 难不成是碰到了仇家?我逐个回忆跟自己有过节的人,在报国寺被我识破银元骗局的团伙中依然在逃的钱朗,在同学聚会上被我搞得没脸见人的李威和赵斌,琉璃厂五大世家中宋家的败类宋文堂,斗宝大会结束后在宴会上威胁我的魁梧大汉,亦或者是大草原上被我坑进局子的杨二爷还有同伙没有落网? 我于是避开纷乱的人群,专挑僻静处走,背后的脚步声依然不紧不慢地跟着。为了不打草惊蛇,我没有回头,而是在转过一个拐角后突然加速,一路狂奔。前方的岔路口旁,一座院门两旁蹲坐着一对巨大的石狮子,远处的路灯在石狮身侧投下漆黑的阴影。我攀上一只石狮,屏息凝神地俯身在阴影当中,让身体尽量贴近石雕,从石狮踏球前足的缝隙中向外张望,手中紧握着那块刚刚收的、小砖头一般的鱼藻纹大缸残片。 很快,我便听到了那个方才一直坠在背后的熟悉的脚步声。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