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三十三章 忽然之间

第三十三章 忽然之间

3246 2017-10-27 07:06:00
赵斌、李威和张婉婷三人神色本来已经够难看的了,然而我还有最后一记重磅炸弹没有抛出:“至于你最后拿出这张照片上的瓷器,单纯从照片上判断的确是西晋古物没错,但其器形并非是茶壶,而是一种使用历史超过2000年的特殊用具,叫做虎子。至于用途嘛,目前学术界有着许多不同的观点,但最被广泛接受的观点认为虎子就是古人所用的——夜壶!” 随着夜壶这两个字脱口而出,刚才还在餐桌旁议论纷纷的同学们当中突然出现了一片诡异的安静,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瞪着赵斌和李威两人,神色古怪。两人旁边的几名死党也齐齐脸上色变,估计也是被李威用这件家藏的神器沏茶招待过。 一片寂静当中,只有李威嗬嗤嗬嗤喘气的声音反复回响。只见他猛地跳起,双目赤红,指着我高声怒骂道:“一派胡言!就凭你这穷小子的见识,你……你有什么证据!” 小杰好不容易才缓过一口气来,听到他的问话,嘿嘿笑道:“我说李大炮呀李大炮,刚刚听你讲,这个老虎‘茶壶’是你老爹从泠西首次大拍上买回来的?”小杰故意将茶壶两个字咬得极重,让李威的脸色涨的通红:“是又怎么样?!” “那我问你,知不知道在这一次的拍卖会上,压轴的物件是什么?”不等李威说话,小杰便继续自问自答道:“唐玄宗御赐大诗人李白的稀世名砚——古砚低眉!在大拍当中最后一个出场,卖出了386万元的天价!而这件宝贝原本的主人,你猜是谁?”小杰伸手朝我一指:“正是咱们班的这位帝都著名大古玩商——太叔同学!” 周围响起同学们震惊的吸气声,一道道羡慕嫉妒恨的各种目光聚焦在我身上,其中有几位女同学更是眼神火热,看得我浑身不自在。只有身边的洛寒水依然眼眸清澈见底,看着我的神情中只有欣喜,不含半点杂质。 “小鸿啊,这事儿是真的?”大毛惊诧地问道。 我其实一直信奉闷声发大财的原则,骤然富贵,本来除了希望跟几个相熟的好兄弟分享一下喜悦之外,并不想太招摇的。但小杰此时已经讲出了低眉砚的事情,我也不至于矢口否认,当下点了点头。而这件事情也就为我的古玩鉴赏水平做出了强有力的背书! 张婉婷这回不呕了,直接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扭头就往外跑去,远远传来凄厉的尖叫声:“李威!我恨你!!!” 赵斌也神色不善,一把扯下领间的玉蝉抛还给李威,气哼哼离去。 李威此时的脸色已经差得无法形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赶紧追在两人后面高喊:“婉婷,斌哥!你们……你们听我解释啊!”三人眨眼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赵斌和李威两人,一个是官二代,一个是富二代,上学的时候就爱显阔摆谱,至于李威的女友张婉婷同样是非常刻薄势利的人,许多同学都看他们几个不顺眼。不过在我来说,毕竟是刚刚开始做这古玩生意,本来是真心对李父的收藏抱有期待,想欣赏一下他家都有些什么好东西的,开开眼界,结果没想到竟搞出这么一场大戏! 经过这么一闹,大家你看我,我看你,party的气氛有点尴尬。我觉得自己似乎有必要解释一下,挠了挠头:“那个,我真不是故意的,只不过最后……没忍住!” 旁边的洛寒水一直认真地直视着我,听到我的解释,嘴角忍不住慢慢上扬,轻掩小嘴笑了起来。先是嫣然微笑,然后是花枝乱颤,最后干脆直接趴在桌子上,笑得直不起腰。 小杰也是哈哈大笑,他见气氛有些跑偏,忙招呼大家聊起了别的话题。我又适时的把之前从暗标会上拍到的杂件箱里拣出的那些玛瑙小花件一一送给同学们,大家都很开心,恭维之声不绝于耳。 小杰一挥手,让酒保搬来了成箱成箱的啤酒,整瓶的白酒、红酒、洋酒、鸡尾酒更是一样不少,高声招呼道:“同学们,咱们毕业之后,可是首次聚的这么齐!来来来,今天谁要是没喝高,那就是不给我罗文杰面子!咱们今天不醉不归!” 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到最后我完全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杯酒,只觉得天旋地转。小杰等人也一个个满脸通红,气氛逐渐达到了高潮。 洛寒水一直安静的坐在我身旁,大家敬酒,就跟着一起喝。不过看得出,这小妮子显然不胜酒力,很快就双颊绯红,醉眼如丝。 散场时,宾主尽欢,同学们在轰趴馆门口挥手,拥抱,依依惜别。洛寒水步履踉跄,走到我面前,抬头直视我的双眼:“送我回家,好不好?” 我这时已经喝得头大如斗,有心要拒绝,却发现舌头打结,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举目四顾,想找到我几个室友,却发现几人站在人群边缘,装作没看见我,又总是忍不住扭头偷偷往我的方向张望,脸色古怪,似乎正要溜走。 “小杰,大毛,那个,我……”酒精让我脑子的反应速度都变慢了许多,想不明白这些家伙干嘛要离我那么远,结果话音刚一出口,就发现几个人跑得更快了! “小鸿啊,我们几个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情要办,先走一步哈!记得明天早晨集合!”小杰的声音远远传来。 有事?什么事?我有些茫然的转过头,看着面前洛寒水清亮又迷糊的眼神,只觉得全身僵硬,尤其是脖子,僵硬的几乎无法呼吸! 我不记得最后是怎么坐上的出租车,当我重新恢复思考的能力时,发现洛寒水正两手抓着我的衣袖,额头靠着我的肩膀,已经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前座的司机师傅略显不耐烦地问道:“小伙子,你们到底上哪儿?!” 我努力抬起眼皮不让自己睡着,摇了摇洛寒水的肩膀。小妮子发出无意识地轻哼,却没有醒。我心里犹豫不决,在司机师傅再三催促下,无奈只得先说了自己家的地址。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的灯火阑珊在车窗外闪过,划开丝丝缕缕的夜幕。洛寒水半个身子靠在我身上,不时发出轻微的呢喃。我则紧张的一动都不敢动,酒劲儿都醒了几分。 车子很快到了我住的小区,付过钱,洛寒水依然宿酒未醒,我只得将她背回了家。 小区门口到我家楼下的距离不近,我喝的也不少,全身都使不上力气。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把这不胜酒力的小妮子背回家扔到床上,帮她盖好被子,我已经是满头大汗。浑身熏人的酒气和黏糊糊的汗水,十分难受,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去洗个澡。 温和的水流倾泻而下,冲走酒精带来的灼热。从浴室出来后,我整个人都感觉清醒了不少。洛寒水依旧昏睡,我想着这小妮子显然是从来没喝过这么多,这会儿估计挺难受的,便拿了条新毛巾出来,用热水打湿,给她擦脸。 房间里只开着一盏暖黄色的窗头灯,昏黄的灯光洒落在洛寒水的脸庞上,照亮了腮上的两抹酡红,让本就白皙透亮的皮肤更添几分妩媚娇柔。她长而上翘的睫毛微微颤动,似是正在做一个美梦,上扬的嘴角旁还挂着浅浅酒窝。 我犹豫了半晌,觉得她身上估计也挺难受的,就想着好人做到底,干脆给她胳膊也擦一擦好了。于是我重新给毛巾湿了热水,伸手从被窝里掏出洛寒水的一只手臂,仔细擦了一遍。握着她的柔荑,整条手臂柔若无骨,半点不着力气,任凭我摆布。五指青葱,玉臂如藕,皮肤同样白里透红,用热水一湿,更显干净粉嫩。 擦好一只,塞回被窝装好,我又掏出洛寒水的另一条手臂,如法炮制。正擦间,只见洛寒水眼皮轻颤,慢慢睁开了眼睛。 我此时正握着她的手掌,将整条胳膊拎起,一寸寸地擦拭,动作无比暧昧,四目相对,直接就愣住了。反观洛寒水,没有丝毫的惊慌和羞涩,她认真地盯着我的眼睛,清澈的眼神中似乎多了一抹平时所没有的殷切期待。 “那个,我……”我挠了挠头,想要开口解释。 “太叔博鸿,我喜欢你。”洛寒水打断了我的话,柔柔道。她音调平缓,似乎只是在叙述一件很平常的事,说出的却是最动人的情话。 “你,也喜欢我么?” 这一刻,万千思绪浮现,记忆中的一幕幕在我脑海中不断回放。大一入学的时候,作为新生志愿者的她一袭纯白色的连衣长裙,俏丽身影迎风而立,引导着同样是新生的我前往报道地点。大二的社团活动,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我们两人都加入了历史学社,她主持小组讨论时,眼神清澈,娓娓道来,激扬文字论华夏。大三那年的暑假,我挂了高数,她作为班里的学委,跟我说不抛弃,不放弃,在电扇嗡鸣的闷热教室里,主动帮我补习。最后的最后,画面定格在大四临去实习的时候,她身影俏丽,站在我的身前,问我是否要留在帝都,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她同样放弃了回到家乡山城,毅然留在了这座居不易的繁华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忽然之间,我发现自己的记忆中似乎存在着太多有关于洛寒水的微小瞬间。 久久没有得到我的回答,洛寒水亦不再说话,只是安静的等待。当我的思绪重回灯下花前,重回当下时,她第一时间便知道了。见我凝视着她的脸庞,洛寒水微微仰起头,闭上了眼睛。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