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三十一章 半年后,再聚首

第三十一章 半年后,再聚首

3321 2017-10-25 07:03:00
我好奇地打量起这处所谓的party场地。房间足有四五百平米的面积,里面摆满了各种游乐设施:三张台球桌,几张自动麻将桌和桌游台,两台主机游戏机,两台老式的手柄街机,一张足球游戏桌,一张足够二三十人排坐的大长桌,还有一个后面站着两位戴白手套酒保的吧台。除此之外,飞镖靶子、投篮机、骰子盅、扑克牌等小玩意儿更是一应俱全。这么大一片场地,在寸土寸金的帝都,选择修建于地下自然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略微环视一周,我就看到不少同学们熟悉的面孔。大家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或聊天,或游戏,玩得不亦乐乎。小杰正坐在一进门的吧台上,左手捏起一片柠檬,右手握着一瓶棕黄色的龙舌兰,自斟自酌。这小子今天打扮得那叫一个骚气,潮到爆的休闲小西装,乌黑锃亮的皮鞋,头发不知打了发蜡还是什么,根根倒竖,把身高都生生拉上去不少。脸上更是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忧郁颓废表情,除了一双贼兮兮不住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子,要是不认识的人看到,保证会以为这是位年少多金,对所爱之人一网深情,却又被深深伤害过的成熟男人。我心里大呼无耻,小杰这幅扮相,简直就是太适合在派对上酒吧里勾搭妹子用了! 看到我和小林进屋,小杰将柠檬片随手往杯子里一抛,冲过来给了许久未见的小林一个大大的熊抱。我笑道:“刚刚我们俩还在门口讨论呐,半天也没猜出来你挑的这聚会场地是个干嘛的地方!”小杰听完哈哈大笑:“你们这两个连派对都没参加过的土瘪,来来来,让小爷带着你们去长长见识!” “靠!你小子,别跟爷提土瘪这俩字,听着就心烦!”虽然小杰这句话是跟李威几乎一模一样的嘲笑,可里面蕴含的意思却完全不同,并非真正的挖苦,而是好兄弟之间的玩笑。 说话间,小杰带着我们两人到处闲逛,介绍了一遍整个场地的游乐设施。相比我和小林两个宅男,小杰爱玩爱闹,跟班里同学大多熟络,一路招呼,欢声笑语不断。期间还碰到了洛寒水和不厌其烦缠着她聊天的赵斌,我觉得洛寒水看过来的眼神似乎有些幽怨,连忙目不斜视,干咳了两声。 一圈走下来,我发现同学们似乎还没来多少,同宿舍的另外三个兄弟也不见踪影,正要开口询问,小杰已带我们停在了一扇紧闭的小门前。随着他用力一推,这个我本以为是厕所的房间中竟传出沸腾般的音乐声和喝彩声,原来是一间小型的KTV包间,那些我之前以为没来参加活动的同学们赫然都在里面,载歌载舞。此刻大毛和阿虎二人正握着麦克风,玩命狂吼,合唱一首《朋友》。不得不说,大毛上学的时候就最喜欢去参加各种可以泡妹子的文体活动,唱歌的功力还是很可以的,但阿虎的嗓音就惨不忍睹了。二胖则在一旁鼓掌叫好,一身雪花肥膘随着鼓掌泛起层层涟漪。 大半年没见的宿舍兄弟,此刻齐聚一堂,彼此都非常开心。尤其是二胖看到瘦下来的小杰之后,眼睛都瞪圆了:“小杰你这个叛徒!说好的一起在长肉的道路上一往无前呢?!”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很快,班里的同学们就全数到齐。晚餐时间,小杰点了外卖,招呼大家围坐到最大的长桌前,边吃边聊,不亦乐乎。不得不说,步入社会之后,同学真的是一个很亲切的存在。上学时相互之间有再多的矛盾,大多会逐渐淡忘,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淡淡的怀念和感伤。 我们宿舍几个人自然是坐在一起,我左边挨着小杰,右边是阿虎,正闲聊间,不远处的洛寒水突然站起身,盈盈而至,径直走到阿虎面前。“刘劲虎同学,咱俩换个位置吧。”她的话语说的自然而然,神情中没有丝毫的羞涩。从我的位置望过去,正好看到她那温柔但却又无比认真的侧脸。 虽然上学的时候大家也都知道这姑娘是非常认真和倔强的性子,但阿虎还是被她突如其来的大胆和直接给镇住了,嘴里叼着吃了一半的鸡腿,傻愣傻楞地望着洛寒水,嚼都忘了嚼。直到洛寒水没有等到他的回复,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阿虎这才如梦初醒般赶紧起身,把紧挨着我旁边的座位让了出来。 在同学们此起彼伏的起哄声和对面赵斌似要杀人的目光中,洛寒水提着裙角坐下,就这么毫不掩饰地笔直望着我。我不敢去看她灼灼的目光,忙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左边小杰连用胳膊肘顶了我好几下,见我没反应,恨铁不成钢地狠狠剁了下脚,这才招呼刚才一直在偷偷打量我们的同学们一起聊起了别的话题,很快就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走了,只有赵斌几人还不时阴恻恻地打量过来。 这一刻,周遭的声音似乎正渐渐远去,只有我和身边望着我的美丽姑娘,构成了世界的全部。许久,洛寒水才轻轻开口:“博鸿同学,你怎么不敢看我。”语调中既没有失落也没有疑问,好像只是平平淡淡的在陈述一件事实,不论答案与否,都不重要,但我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她紧攥的双拳正紧张得微微颤抖。 我深呼吸,转过头,直视洛寒水那深处似有火焰燃烧的清澈双眼。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嘴唇动了动,只说了声:“好久不见。” 洛寒水忽然笑了,仿佛一缕阳光融化了亘古不化的冻土,白雪皑皑的静谧冰川上随之开裂,清冽而惊艳。 看着她的笑颜,我心里百转纠结,复杂无比。对面传来重重的一哼,打断了我的思绪。抬头一看,赵斌正咬牙切齿,两眼冒火地死死盯着我。目光对撞,他愣了一下,尤其是看到洛寒水也顺着我的视线望向他的时候,连忙摆出一本正经的模样,脸上还挂着和煦笑意。 我心中不屑,本不想理会,却看到赵斌偷偷朝身边的李威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清清嗓子道:“哎我说,博鸿兄弟呀,咱们这也有半年多没见了,不知道兄弟你现在何处高就呀?” 我们宿舍几个兄弟除小杰外,其他人神色顿时一窒,小林更是隐有怒容。毕业后虽然没有见过面,但大伙彼此之间一直有联系,其他几个兄弟都知道我找工作不顺,至于我后来开始做古玩生意的事,由于整天全身心泡在上面,还没来得及跟大家通气儿。这李威大概是不知从哪里听说了这事儿,想要帮着赵斌在洛寒水以及全班同学的面前落我面子呐! 果然,听到李威这么问,围坐在桌前的同学们全部视线都集中在了我身上,有单纯的好奇,有挑剔的审视,还有居高临下的轻蔑。洛寒水清亮的眼眸也专注的望了过来,不过那眼神中没有丝毫的审视和好奇,只有满满的关切。 我微微一笑:“小生无业游民。” 同学们目光中蕴含的意味改变了些许,审视的变成了轻蔑,轻蔑的更为不屑,好奇的则变得更为复杂,有遗憾,有同情,有怜悯,不一而足。 洛寒水听完我的回答,神情中的关切没有丝毫改变。她伸手在我胳膊上轻拍:“别灰心,多找找,总会有合适的!” 我冲她善意一笑,表示自己没关系。 赵斌听完我的回答,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接茬说道:“小鸿啊,刚刚跟你提的我们单位临时工岗位的事情,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机会蛮不错的!” 我依然只是随意地笑了笑:“小生现在刚刚开始在做一点小生意,不劳费心。” “做生意?”李威不屑地切了一声,阴阳怪气道:“我说小鸿兄弟啊,做生意可是需要本钱的!现在这世道,要是手里本钱不够,单凭个仨瓜俩枣的,可折腾不起什么浪花来!你可别打肿了脸充胖子,回头有了对象,还得让人家姑娘跟着你受苦受累!” 洛寒水脸上也浮现出一抹担忧:“博鸿同学,咱们现在刚刚步入社会,各方面资历都还不足,你自己创业的话一定会很辛苦!如果有合适机会的话,还是先找个单位历练两年更加稳妥!” 小杰见状忍不住了:“李大炮,快闭上你的臭嘴吧!还什么仨瓜俩枣的,小鸿那是在谦虚好不好,人家现在可是闻名帝都的大古玩商!” 周围的目光再次变得不一样起来,有艳羡,有怀疑,有嫉妒,也有洛寒水那种纯粹的开心。“真棒!”她没有对小杰的话没有丝毫怀疑,此刻脸上容光焕发,很是替我高兴。 我有些不好意思,干咳了两下:“你们可别听他胡说,什么大古玩商,我不敢当,只不过刚刚开始做古玩生意罢了。” “呦呦呦,还大古玩商呐?!”李威闻言惊诧不已,似乎强行忍着笑意,挖苦道:“小鸿啊,你上学时候玩的那些东西,别人没见过,我可认识!那不都是些垃圾嘛,还古玩?” “民国大收藏家赵汝珍曾有言,历代遗存的一切宝贵珍奇之物,皆为古玩。我那些小玩意儿虽然价值不高,好歹也是古代遗物,自然算是古玩!” 李威闻言笑得前仰后合:“哎呦喂,我的大古玩商同学,你还真是什么破烂都不放过呀!唉呀呀,没钱,真的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呢!我说,你见过什么才是真正的古玩么!” 我保持笑意不变:“哦?你见过?” “真不巧,我家老爹就帝都玩古玩的大行家!今天就让你开开眼,看看什么才是好东西,什么才是真正的古玩!”李威得意洋洋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