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七十四章 怎么是她?!

第七十四章 怎么是她?!

3101 2017-12-07 07:04:01
当脚步的主人终于在夜色之中现身时,我不由得大吃一惊! 那是一个纤瘦高挑的身影,身材傲人,晃着一双修长美腿,不疾不徐地踩在青石板路面上。路灯照亮了她的侧脸,浅亚麻色的长发上仿佛有银光流转,高耸的鼻梁在脸颊的另一侧投下长长的阴影,仿佛文艺复兴时代艺术家手下所创作的最完美大理石女神像。 怎么是她?! 我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双温暖细嫩的葇荑,当初在潘家园的暗标会上,那双葇荑的主人曾紧紧拉住我手,救我于水深火热,一时之间心情复杂难明。 失去了我的踪迹,但那个纤瘦高挑的身影却并不着急。只见她悠悠然走到岔路前,两手环胸,仰起头,伸出一根修长的食指点住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接着粲然一笑,随手指了一个方向,就那么继续不急不缓地踱着方步走开了。 我只犹豫了很短的一会儿,便从石狮子背上溜下来,大步朝着那名跟踪者消失的方向追去。 走了没多远,就看见刚才那名偷偷跟在我身后的姑娘站在街边的小吃摊前,买了一小包金陵特色小吃状元豆,然后边走边一颗颗扔到嘴里,嚼得嘎吱作响。 我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凯特?真巧啊,居然在这里碰见你了!” 这个曾在潘家园的暗标会上与我有过一面之缘的洋妞缓缓转身,神情中丝毫没有跟踪被发现的慌张,反而眼波流转地瞥了我一眼,笑意盎然:“是啊,太叔先生,真是太巧了!既然如此,不请我去喝一杯吗?” 我也不露声色,微微一笑道:“喝一杯太俗了!既然有缘在秦淮河畔相遇,干脆我请你去花船夜游一番,如何?” “乐意之极!” 我和凯特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很快来到了秦淮河畔的游船码头上。我选了一艘最小号的花船,是江南地区常见的乌篷船样式,柳叶般纤细的木制船身,中间一段遮挡布棚,便形成了小小的船舱,仅能供两三人乘坐。但这艘船上的棚子却只搭了头顶一面,四壁是空的,显然是为了让船舱中的游人能够毫无阻碍的观看河上夜景。支撑顶棚的竹竿上还缠绕着不少彩灯。 这艘小小花船的动力也不是原始的船篙,而是装着螺旋桨的汽油发动机。在震耳欲聋的马达轰鸣声当中,操船师傅单手扶舵掌控好方向,船便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划开水面,飞射而出。 两岸边,灯火璀璨,但却不再是古诗词当中所描绘的那个倚红偎翠的花花世界了。 凯特侧身而坐,聚精会神地望着船舱外,一双傲人的大长腿交叠在一起,勾勒出完美的腰臀曲线。“What?原来秦淮河两岸,没有酒肆歌坊呀!”凯特打了个哈欠,有些意味索然道,“我还着想点一出戏呢!” “你知道的不少啊!”我调侃道,“朱自清写的秦淮河,那都是80多年前的事情了!”说道这里,我也不禁觉得有些遗憾。“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院中花,唉,那样的秦淮盛景,真想见识一下啊!” 凯特闻言,直视着我的眼睛,玩味一笑:“哈,男人!” “不过,现在也挺漂亮的不是吗?”我盯着船舱外,灯光随着小船全速前进而拖曳出长长的光带,仿佛流火飞萤。 “嗯,的确。” “所以你刚才一路跟着我,有什么事情吗?”我忽然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是想……嗯?!” 我故意在闲聊之中突然发问,凯特果然中计。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她话到半截,忽然刹住,然后眯起一双秋波流转的冰蓝色眸子,抛了个饱含幽怨的媚眼。 我不为所动,继续道:“而且我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可压根就没有问过我的名字!怎么,两个月没见,现在已经把我了解得这么透彻了?”。 自称凯特的神秘洋妞脸上笑意逐渐凝固,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高贵气质。她淡然道:“太叔先生,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我有一庄生意想跟你谈谈!” “哦?什么生意,这么急?” “我这次到金陵来,是有些事情要办。本来打算此地事情结束之后,便到帝都去找你的,但刚好碰到,现在谈倒也无妨。”凯特嘴角上挑,微笑道,“听闻太叔先生前些日子收到了一件契丹文传国玉玺,不知可否愿意割爱?” 凯特的微笑当中带着一丝仿佛居高临下的淡淡优越感,我望着她那精致的脸庞,良久无语。对这个不明底细,但显然背景深厚的外国姑娘,从个人观感上来讲我虽谈不上有多喜欢,但绝不讨厌。不仅因为这姑娘的容貌的确非常养眼,更因为她曾义施援手,救我脱困,说明起码心地不坏。但根据潘家园牙子老赵的说法,我之后也托陆九爷帮忙打听了一些关于凯特的事情,基本上可以确定,她在中国活动的目的,就是高价收购文物古玩,然后通过各种合法不合法的手段运到境外,从而牟取暴利。单凭这一点,我和这洋妞的立场就几乎是完全对立的! 我们这些古玩行里的人,对于近代历史上的国恨家仇,或许会比其他人更多些体会。只要稍微看看那些收藏在西方国家博物馆当中,举足轻重、精彩绝伦的古代艺术品,一种淡淡的心伤就会油然而生!固然,不论古今,古玩行里总有少数会视民族尊严为草芥,为了赚钱,什么事都干得出,民国时期琉璃厂甚至就有专做洋庄生意的古玩铺,今天更是有许多人为了花花绿绿的美刀,不惜去舔外国古董贩子的脚趾。 凯特说话时笑容中的那份优越感,不知是经过多少崇洋媚外的古玩行中人浇灌才变得如此自然而然,看得我心头一阵阵刺痛。 “你说的那件东西,历史价值十分重要,现在燕京大学的一位教授已经带着自己的团队在进行专门研究了。转让之事,免谈!”我淡淡说道。 凯特笑颜如花,饶有兴致地看着我:“太叔先生请放心,你们中国的规矩我懂,契丹文传国玉玺的价值我也懂,所以最终的价格,一定会让您满意!” “呵呵,我说玉玺重要,并非是要借机抬价,而只是单纯地不想卖而已!”我冷笑。 见我态度决然不似作为,凯特微微皱眉,似乎有些纳闷,礼貌问道,“太叔先生,这我就有些不明白了。您既然是做古玩生意的,有主顾来了,总要先谈谈价格!如果价格合适,为什么不卖?” “对于一些重要的历史文物,与其拿来卖钱,我更希望能够将它们提供给学者进行研究。”我随便想了个借口,敷衍道。 船首左前方,一道台阶从头顶之上高耸的河堤延伸下来,最下面几级与水面齐平。“师傅,停船,我要上岸!”我吩咐船夫。 乌棚小花船停稳后,我掏钱递给操船的师傅:“师傅,不用找了,还麻烦你把这位女士送回渡口!”说罢,纵身上岸。 “太叔先生,我愿意出500万,美元!”身后传来凯特的声音,“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件伪传国玉玺最后的归属,一定是世界上学术力量最权威的博古馆或是基金会!在那里,玉玺本身和上面的契丹文字都可以得到最透彻的研究!” 凯特的报价让我微微心惊,毕竟是凡间俗人一个,骤然听到可以得到如此巨额财富的机会,难免会有几分动摇。但我只是沉吟片刻,就做出了最终的决定。我没有回身,背对凯特,缓缓摇了摇头:“凯特姑娘,对不起!之前我身陷困境之时,你仗义施援,小生感激不尽!但今天这件事,我不会答应。有些东西,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至于研究,我还是更希望由我们国家的专家自己来进行!” 说罢,我不再犹豫,拾级而上。就在我登上堤岸,准备扬长而去时,身后遥遥飘来凯特的自信的轻笑声:“太叔先生,我相信,你一定会答应的!” 好端端一次愉快的秦淮夜游,却因为碰到凯特而变得无比糟心。没有了继续闲逛的心思,我随便找了件旅馆,早早休息。躺着床上,脑子里一直想着凯特的事情——随随便便就能拿出500万美元,眼都不眨,这小妮子到底是什么来路?! 为了赶鬼市里海捞瓷的头一拨好货,刚过午夜,我就在闹钟的铃声中一个鲤鱼打挺爬了起来,赶赴朝天宫蹲守。 金陵的秋日午夜,气温并不太高,刚到朝天宫门口,我就看到路灯下或站或坐的等着许多人,手里大多拉着超大号行李箱和板车,或者干脆是瞪着三轮来的,显然都跟我目的相同,是来等着赌瓷的! 我此次千里迢迢赶赴金陵,自然是想着大干一场的,因此干脆租了一辆小号的面包车,准备大收特收。 很快,开始有商贩陆陆续续在鬼市上出摊。凌晨两点半,随着远处传来几辆三马子车发动机的突突轰鸣声,门口等待的人群顿时沸腾。我知道,是海捞瓷到了! 赌瓷,开始!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