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七十八章 历史的尘埃

第七十八章 历史的尘埃

3119 2017-12-11 07:02:01
如果有人在国际收藏圈当中问起,中国的古玩商里哪一个最出名,那么100个西方藏家里可能有99个都会说出同一个名字,那就是——卢芹斋! 作为活跃于20世纪初的中国最著名大古玩商,卢的一生充满了浓重的传奇色彩。他年幼时只是最普通不过的江南平民子弟,曾做过南浔张家的做仆人,后跟随张家大少爷、后来成为民国四大元老之一的张静江前往法国。1902年,张静江在巴黎开设“运通”公司,售卖中国的瓷器、字画等,卢芹斋便开始在张的古玩店当中担任学徒。卢对古玩鉴定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天赋,又勤恳好学,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法语,深得张的信任,很快便出任了古玩店的大掌柜。张回国后,卢芹斋联合上海的大古玩商吴家,在纽约开办了全美最大的古玩商店,成立卢吴古玩公司。 这段时间,恰巧是国内局势风起云涌,战乱频仍的特殊时期,卢凭着高超的古玩鉴别本领,在国内大量收购珍惜文物,推销道欧美市场。具不完全统计,近代历史上流失海外的中国古董,至少有一半都是通过卢芹斋之手流出的,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昭陵六骏石刻当中的“飒露紫”与“拳毛騧”! 通过贩卖中国古玩文物,卢芹斋不仅成为国际上最为知名的中国古董鉴赏家,更是启蒙性地把欧美收藏家们的眼光从中国装饰性瓷器引向了文化积淀深厚的中国墓葬艺术和佛教艺术。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卢芹斋更是让西方认识中国古董的启蒙者! 后世对卢的评价,也充满了争议性。一方面,他是让无数珍贵国宝流失海外的罪魁祸首;另一方面,他支持辛亥革命,资助林语堂发明中文打字机,为留法的中国学生提供免费午餐,被许多人视为爱国华侨。 然而,在卢芹斋的万丈光芒下,却有另外一个名字被静静掩埋在了历史的尘埃当中,那便是卢吴古玩公司的另外一位合伙人——魔都大古玩商吴! 怪不得我会觉得眼前这位老人的名字如此耳熟!只不过,无论是张、卢、还是吴,对我来说,都仿佛是在历史教科书上才会见到的古人,万没想到,其中的一人,竟然就这么活生生地,突兀出现在我眼前!而凯特,竟然是此人的曾外孙女!这老人的年龄,怕是得有120多岁了吧?! 老人看着我们目瞪口呆的样子,似乎十分满意。他悠然感慨道:“看来,老夫的名字,后辈们还没有忘记啊!” 虽然震惊无比,但今天来这里该干的事情,我还没有忘记。于是我上前一步,朗声道:“吴老先生真乃高寿之人!只不过,老先生为了收我一个晚辈手里的物件,竟不惜连续两番出手设局,吃相怕是有些不太好看吧?” 老人嗓音沙哑地笑了。“太叔博鸿小友,不要急,请先落坐。”我们五个年轻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觉得似乎没有什么不妥,于是便围着桌子坐了下来。对面的凯特也坐在了老人的身边。坐东的人不着急,我也不好表现得太过急迫,干脆好整以暇,倒要看看吴家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姓吴的老人向身后侍立的伙计挥了挥手,伙计点头离去,不一会儿,酒楼里的服务生开始上菜。老人捧起茶杯抿了一口,这才缓缓道:“太叔家的小朋友,还有诸位后生,我想先给你们讲讲我的故事,咱们就边吃边聊吧” “我出生在魔都郊区的一个小渔村里,从小就喜欢书画、碑帖、金石这些古玩行里的东西,但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只有过年时在村里的乡绅家帮短工时才见到过一些,哪里有机会去倒腾这些玩意儿呢!想不到后来,机缘巧合下我竟成了魔都古玩店里的一名学徒。对于来之不易的过手古玩的机会,我无比珍惜,对店里收来的每一件东西都像自己的命根子一样爱惜!可是,不久之后我才慢慢发现,原来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我这样对待老祖宗留下来的古代珍宝。” 老人的声音苍凉而伤感,仿佛穿过无尽岁月,带着历史的悲壮。“那些年的战乱之中,不知有多少珍贵的古董,被烧,被毁,或是被抢,流散民间,再不复见!在那个时候,我便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渴望,这些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放在哪里都好,只要能够继续好好的保存下去,就好!” “后来,卢大掌柜找到了我。他说想让魔都古玩圈中的各位兄弟帮衬,把这些珍贵的古玩卖到国外去,安全地保存在世界上最好的博物馆、防守最严密的银行保险柜当中。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老泪纵横,开心地不得了!那时候,我脑子中只有一个念头——祖宗的遗产,终于,终于可以被好好保护起来了!所以,哪怕是要让那些珍宝背井离乡,哪怕是百年之后会背上国贼的骂名,我也愿意帮他。因为,我每多送出去一件,很可能就多救了一件!” 老人说完,包厢当中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服务员依然在陆陆续续地上菜,小杰期待不已的松鼠桂花鱼和许多我叫不出名字来的菜肴冒气腾腾的热气,却没人有心情去动筷子,所有人似乎都沉浸在了老人刚刚讲述的那个炮火连天的时代当中。 若国家陷于战乱,那么这个国家当中所保存的那些,承载千百年的古代艺术珍品,要何去何从?有人说,我们自己国家的东西,就算自己把它们砸烂烧光,也不能任由他国强盗抢走!也有人说,艺术无国界,只要这些珍贵的艺术品能够完好地保存下来,那么不管放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这两种观点,从我们屈辱近代史的开端至今,一直争论不休。对于此事,其实我心中早就有自己的看法,然而现在并不是讨论这些大道理的合适时机。 想到这里,我朗声笑道:“吴老爷子,您的故事我没听明白,还是请有话直说吧!” 老人回过头,笑吟吟地望着我道:“呵呵,太叔家的小朋友,既然如此,陈年旧事就不再提啦!我今天请你来,是想谈一谈你手中的那方契丹文传国玉玺,不知小友可愿意割爱给老夫?” “老先生,抱歉,我还是那句话,不可能!要知道,以我们国内现在的安定环境,已经不需要再纠结于古代珍宝应不应该保存在别人那里这个问题了!我们自己完全能够保护好它们!” 吴家老人听完,却笑着摇了摇头:“年轻人,要知道,‘保护好’和‘保存好’,可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概念!跟你透个底吧,找我出面代为收购玉玺的主顾,是美利坚最大的一个慈善基金会。这个基金会有全世界最完备的私人博物馆,东西到了那里,可以得到比国内好得多的保存和研究条件,还能够让更多的普通人欣赏到这件珍宝。而且,人家的报价也非常合理,这对你而言其实是个机会!不然的话,拒绝了我,你打算怎么处理这枚玉玺,拿在自己手里让瑰宝不见天日?还是卖给国内的个人或博物馆?先不说国内根本没人会出500万美元,就算有,东西日后的保存条件也绝对比不上我的那位主顾!” 我不为所动,摇头道:“老爷子,事涉民族尊严,突破了我的道德底线,庶难从命,还请见谅!另外,我来这里也不是跟您讨论这件事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次金陵市面上大量出现的海捞瓷,就是您在背后操盘的吧?先前在赌瓷一事上您对我设局,做的有些出圈了,今天还请您老给我一个说法!” “呵呵,说法,好啊!”老人淡然一笑,再次向旁边的伙计挥了挥手。四名伙计点头离去,不一会儿便从外面抬进来两只大柳条箱,放到桌旁。箱子打开,里面装满了用毡纸包裹的瓷器,我粗略打量了几眼,发现全部都是档次不低的海捞瓷! “太叔家的小朋友,这些海捞瓷一共是50件。你后面两天赌瓷时所收到的东西如果全是真的,其中的精品最多也无非就是这个数了,而且全都是精挑细选的个中精品!只要你答应将伪传国玉玺出给我,两箱东西,双手奉上!” 我冷笑:“这就是您所谓的说法?似乎没什么诚意呢!我还是刚刚那句话,免谈!” 出乎我意料的,吴家老人被我拒绝,却并没有一味强求。他挥手让伙计将两箱东西抬了下去,双手抄袖,好整以暇地盯着我笑道:“不愿意的话,那便算了。至于你在赌瓷一事上要的说法,既然是因为赌字而起,那么,不如我们再赌一场!” 我一听这话,当时就有些压不住火了:“吴老爷子,请您搞清楚状况!你们屡次三番对我坑害在先,现在却没有丝毫悔过之意,我凭什么答应你再赌一次?!” “小友稍安勿躁,老夫既然说要跟你赌,自然会拿出分量足够的赌注!”老人微笑,让身后的伙计附耳上前,嘱咐了一句什么。接着就看见那伙计珍而重之地捧来了一卷画轴!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