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一章 山重水复疑无路

第一章 山重水复疑无路

2285 2017-09-25 10:40:28
古玩收藏,是格局、眼力、人脉和财力的综合比拼,四要素缺一不可! 我叫太叔博鸿,入行十年做古玩,身价百亿,靠的是胆大心细;鉴宝无数,靠的是博古通今!谁说没有金手指就不能走上人生巅峰?! 这是,我的故事! ******** 小生复姓太叔,名博鸿。 太叔是个非常古老的姓氏,出自周王朝的皇亲贵胄,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曾经荣耀非凡。 但可惜的是,姓氏传到我这一辈,人丁稀少,已经近乎一脉单传,祖上的荣耀更是丢得半点都不剩了。 2002年夏天,我以很普通的成绩,从帝都一所很普通的大学毕业,成为当年145万高校毕业生中普普通通的一员。 拒绝了父母在老家安排好的安逸国企工作,跟家里彻底闹掰,励志定要靠自己的双手混出人样来,我带着所剩不多的一点点积蓄,蜗居在京郊一间面积不足10平方的逼仄卧室,每天出没于招聘大会和人才市场之中。 一场豪雨骤至,四九城俨然陆地泽国。 又一次求职以失败而告终,从摩肩接踵的人才市场里艰难挤出,我完全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到寄居的陋室,全身衣服又冷又湿,鞋里都能哗哗地倒出水来,胳膊下夹的塑料文件夹中,原本精心准备的简历已被雨水泡的字迹模糊。 看上的工作人不要我,人家要我的工作我又看不上。一路应聘,一路被拒,高不成低不就,两个月时间转眼过去,工作依然没有着落,钱却快花完了。此刻透过雨帘,望着狭窄窗外依然漆黑压抑的天幕,想到渺茫不知方向的前路和清晰到近在眼前的交租日期,我真有大哭一场的冲动。 不想认输,不想灰溜溜的跑回老家去。找不到满意的工作,干脆自己创业! 床底下靠墙根的地方有一个鞋盒,那里面是我最后的筹码…… ****** 第二天清晨,风停雨收,阴云散了大半。我特意赶了个大早,乘车一路辗转来到南城的菜市口大街。 原本放在床底鞋盒中的东西,我昨晚都已仔细包裹好,背在双肩包里:十几片清末民国的玛瑙小花件,“玉带缠腰”纹的薄胎玛瑙鼻烟壶;一翠玉一碧玉的两根翎管,一枝点翠嵌碧玺的花丝银钗子;厚厚的古钱币收藏册里塞满秦代的半两、汉代的五铢、唐代的开元、各种清代的通宝,外加几枚银元和主席像章;几块雕工讨喜的现代玉牌玉坠;一只明初的民窑云气纹青花瓷碗,还有一方年代不明的澄泥老砚。 我从小就喜欢五花八门的各种古玩,背包里的这些小玩意儿,都是大学四年里用省吃俭用和勤工俭学攒下的钱从市场上淘换来的。但由于资金不多,不停的买进卖出,以藏养藏,最后还是只剩下了这点东西。大学四年里几乎全部的课余时间都被我花在了逛市场和研究古玩知识上,所以别看这些个小物件价值不算高,但那就是我的心头肉啊! 可眼下我已经是接近身无分文,等米下锅的窘迫状态,再不舍得,也只能先行割爱,准备卖掉这些藏品换点生活费花用,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小生意可以做一做。 说起菜市口,人们一般首先会想到的是古代斩首的地方,其次想到的大约会是菜市口百货公司,或是牛街卖的牛羊肉。 但对于我们古玩行当里的人来说,提到菜市口,首先想到的一定是报国寺。 报国寺始建于辽代,历经1000多年的沧桑历史,几经变迁,如今早已荒废,逐渐形成了一个相当有规模的钱币、邮票市场。1997年,报国寺古玩市场挂牌成立,成为帝都的第一个正式的古玩市场,那时候大名鼎鼎的潘家园市场还只是一座自发形成,大家偷着买卖的鬼市呢。 这天刚好星期四,是报国寺市场每周一次的大集。一下公交车,就能看到数不清的地摊从主街道的路边开始,横跨百来米距离,一直延伸到寺门口。寺庙里面则更是每一寸空地都挤满了大大小小的地摊,各座大殿也改造成了一间挨一间的店铺,各种古玩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想在报国寺出手古玩,有两个办法,一是租个临时摊位自己摆着卖,再一个就是到偏殿的商号里去,有人专门收。我的东西在古玩里面不算档次特别高的,摆摊不好出手,自己脸皮又薄,不好意思吆五喝六,因此直接选择了后一种办法。 报国寺西偏殿把头的地方,有一家门脸不大的小店名叫广纳斋。之前听别人聊起过,这家店的老板姓陆,人称陆九爷,路子广,什么路数的货都能找到合适的买家出手,因此号称无所不收,广纳斋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这里便是我的目的地。 今天并没有淘货的心情,我挤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直奔西偏殿。 来到广纳斋门口,只见门框旁挂着一块小黑板,上面大剌剌写着“收一切”三个大字,漂亮的瘦金体,虽是用粉笔写就,但银钩铁画,古意盎然。 看到这三个字,我不禁觉得好笑,这陆九爷果真是名不虚传,口气不小。 手挑门帘进到店里,叫了一声掌柜的,马上有人迎了过来,冲我一拱手,热络地招呼:“哎呦,这位小爷,面生的紧呀,第一次来?敢问小爷贵姓?是想收点什么,还是卖点什么?” 我定睛一看这位的穿着打扮,这回是真的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店里这位看岁数差不多40岁上下,中等个儿,瘦的像竹竿一样,身穿一件赭黄色锦地绣团花的过襟窄袖长袍,头戴藏青色瓜皮小帽,宽带束腰,悬着织锦香囊、白玉花牌玉佩,衣襟儿上面还露出半截怀表链子。左手拇指上套着硕大的鸡心形白玉扳指,右手无名指上则是翠玉的指环,手里摇着一把开肩细马镫方头的大花梅鹿竹折扇,扇面是仿青绿设色风格的山水图。 这一身的穿着和玩意儿,都是极上讲究的东西,整个人俨然一副晚清民国时期当铺里管事的朝奉打扮,现代社会里穿成这样,既是不懂行的人一看也是妥妥的世外高人派头。 可若是往脸上一瞧,那就彻底完戏了。这位长的尖嘴猴腮,耷拉眉,三角眼,八字山羊胡,老式的玳瑁框小圆底眼镜后面两只眼珠子滴溜溜乱转,贼光四射! 这副尊容,搭配上一身的行头,简直就差把“江湖骗子”四个大字写在脸上了。这位要是扯上一块写着“神机妙算”的幌子,搬上桌椅板凳,都不用补妆,可以就直接出去接客当算命先生了。 毫无疑问,这位“高人”就是广纳斋的掌柜陆九爷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