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八十一章 愿赌服输

第八十一章 愿赌服输

4077 2017-12-14 07:06:01
“滴翠珠的材质非石非玉,后来我找到一个国家级的材料实验室,用现代方法进行了科学检测,这才知道原来此物竟来自异域番邦,是一种产于印度,名叫祖母绿的宝石,在中国古代为了讨口彩,也被叫做祖母禄!”聊到古玩的话题,柳岸谈性大起,兴奋地双眼放光。 “而珠子中心的那一滴,其实也不是清水!实验室的专家进行测试后发现,每当温度上升到31°时,空腔中的水便会消失不见——这个温度,刚好是二氧化碳的临界温度!也就是说,所谓的滴翠之水,实际上是在祖母绿形成阶段中被捕获的液态二氧化碳!贴身佩戴时,滴翠珠外界的温度便达到了人的体温,超过临界温度后,液态二氧化碳变成气态二氧化碳,从外面看,自然就像是清水消失了一样!” 柳岸说到这里,缓缓摊开手,掌心的滴翠珠中那滴“水珠”,已再次消失不见了。“所以,用现代科学来解释的话,所谓滴翠珠,就是含有液态二氧化碳包裹体的祖母绿!” 柳岸一番话,听得我恍然大悟,佩服之余,也终于明白了他所谓的“不相信吴家老人对现代科学知识了如指掌”是什么意思! 一时间,屋里里无人出声,各自低头沉思,似有所悟。 吴家老人沉默良久,终于缓缓开口,连说了三个好字,一个字比一个字激动。“柳家小伙子,想不到你们年轻人虽然经验不足,但也有着年轻人独有的优势啊!今天能听到你的这番真知灼见,老夫欣喜非常!这场赌局,是我输了,写生珍禽图卷,甘愿双手奉上!” “吴老爷子谬赞了,”柳岸谦让道,“您的古玩经验之深厚,我们几人加起来都比不上,令人敬佩!晚辈不过是投机取巧,钻了个小小的空子而已,难登大雅之堂。” “长江后浪推前浪,不说啦!”老人冲着身后的伙计招了招手,“你们几个,一会儿帮着把那两箱海捞瓷搬下去!”四名伙计点头应诺而去。老人又从另外一名伙计手中接过装有图卷的画筒,递到了凯特手里,对自己的曾外孙女说道:“凯特,写生珍禽图,你拿去交给太叔小友吧。这幅国宝流失了近一个世纪,今天也算是通过我的手回到故土了!” “曾祖父!这么贵重的宝贝,怎么能真给他们呢!”凯特有些着急,眼圈微红。 老人听到这话,脸色冷了几分:“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在你眼中,我吴某是那种不讲信誉之辈吗?快去!”凯特这才一脸不情愿地站起身,磨磨蹭蹭地走到我面前,将画筒抛到了我怀里。她仰起精巧的下巴,露出柔美白皙的颈,如同一只高傲的天鹅。虽然这小妮子努力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可惜那双攥得发白,兀自微微颤抖的玉手却暴露出了她内心的真实情绪。 忙不迭接住凯特跑来的国宝名画,我心潮澎湃,冲着老人抱拳道:“吴老爷子高义,小生佩服不已!不过事到如今,我也有句话想要说出来!” “小生以为,不论是您还是卢大掌柜,你们在从前那个特殊的年代里将大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运往国外,的确使这些瑰宝得到了客观上的保护,使其免受之后近半个世纪的战火璀璨蹂躏,从这一点上来说,全世界都欠你们一声感谢!但不论你们的初衷为何,不惜用偷盗、走私、贿赂等方式,让大量国宝流失海外的行径,也必将会受到历史的审判,成为不折不扣的千古罪人!” 听完我的话,周围的伙计们都面有怒容,有人更是踏前一步,将包厢的入口挡在身后。凯特一拍桌子站起,怒视着我道:“太叔博鸿,你太过分了!”吴家老爷子却淡然地摆了摆手:“凯特,没关系的,这位小友的话没错,这一点,我早就已经有所觉悟了!你们走吧。”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但愿后会无期!”我把画筒挟在腋下,与其他四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一齐起身离去。 踏着木质楼梯下到一楼,先前下来的吴家伙计已经将两只大柳条箱装上了一辆小板车。“板车算是额外赠送,不用还了!”那名之前给我递请帖的伙计冷声道。 拉着板车,挟着画筒,走回到食客来往如织的太监弄石板路上,一种不真实感油然而生。这种不真实感在我把低眉砚卖给宋老爷子后,走出博古斋时也出现过,似曾相识。 强忍着狠狠在自己胳膊上拧一把的冲动,一路前行,直到转过街角,我这才回过身,望向身后的四位同仁。此刻虽然几人都努力摆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神情中的那份激动却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我想,现在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跟他们一样!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也绷不住了。小杰率先大笑出声,接着所有人都开怀大笑起来。 我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冲着岳岭和柳岸一揖到地,由衷感谢道:“两位兄弟高义,此次写生珍禽图归国,当居首功!小生不才,不敢独占此画,柳兄、小岭,东西就当是咱们仨人共有的!” “那怎么成!”柳岸立马反对道,“我们就是顺手帮点小忙罢了,不论是输是赢,最后自己也不会有半点损失。太叔兄弟你却是把真金白银都压上去了,万一输了,这导致国宝流失的千古骂名可就没跑了!所以,东西归你理所当然,那是你应得的!” “柳哥说的对!”岳岭接话,“自然是归你,要不然,一卷画,还切成三截不成?!” 我摇了摇头:“得了,你们俩也别谦虚了,要是没有你们,我自己可赢不回这写生珍禽图。而且最后就算是输了,我也能拿到一大批上好的海捞瓷和一大笔美刀,那导致国宝外流的骂名,却是咱们三人一起的!小岭啊,你琢磨琢磨,要是你们岳家的老太太听说咱们三人跟人对赌输了,因此导致国宝其流失海外,你猜她老人家会怎么骂你呢?” 岳岭闻言一缩脖子,讷讷地说:“要真有人这么跟老太太说,估计就不是骂,而是直接上手一顿暴揍,然后逐出家门了!” “所以说嘛,两位能仗义帮我出手,是冒了非常大风险的,我心里都明白!大恩不言谢,没别的,从今往后,这写生珍禽图的所有权一分为三,若有朝一日卖出,收益有二位一份!” 柳岸依旧是大摇其头:“太叔兄弟见外了,之前已经说好,我们是献计献策,帮你赌赢,现在断没有见利忘义的道理!” 我见柳岸义正言辞的样子,不由得想起电视剧《倚天屠龙》的主题曲里那句“不要坏我大义,我要倚天屠龙”,一时也有些发起愁来。猛然间想起先前这两位曾说过,年初时《写生珍禽图》曾在国内拍卖,故宫方面当时也是竞拍者之一,可惜最后由于经费有限而失之交臂。我当即一拍大腿,笑道:“托两位的福,此画平白得来,分文未费,我若独吞,得之不武;若三人共有,你们又不愿。既然如此,我建议,不如把这《写生珍禽图》捐给故宫博物院收藏,捐赠人的名字就写上我们三个,如何?由国家进行保管,不仅条件最好,而且能够让更多的人看到,我想这大概也是国宝归国后最好的归宿了吧!” 柳岸闻言,冲我深深一揖,道:“太叔兄弟若真有此念,善莫大焉!顾念我和小岭的滴水之功,欲涌泉相馈,此乃恭谦大德;肯将价值连城的珍宝无偿捐赠国家,此乃不世高义!德义两全,柳某佩服!” 我郑重点头:“我话已出口,自然只不是说说而已的!等这趟回去,捐赠的事情就开始着手吧,到时还要请柳兄、小岭和文斌通过你们在世家当中的关系联系一下!” 文斌拍了拍胸脯:“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柳岸的身子站得更直了,向我再拜行礼,这次还拉上了小岭一起。 “好啦好啦,我说你们这些文化人,别光顾着拜来拜去了!这码子事儿如今就算顺利了结,咱们接下来怎么着,这姑苏城里好吃好玩好看的一样不少,更有养眼的江南水灵妹子,好不容易来一趟,要不咱们逛逛?”小杰挤眉弄眼,盯着街两旁的小吃老字号,口水流了一地。 柳岸一拍脑门:“哎呀,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呢,刚才光顾着赌斗,那一桌子松月楼的拿手菜式,我可一口都没吃着啊!难得来一趟,饿着肚子怎么行。现在这个季节正是太湖大闸蟹最肥美的时候,还有白鱼、银鱼和白虾的‘太湖三白’也鲜美非常。我知道十全街上有一家专做河鲜的馆子,非常地道,咱们就去那儿解解馋如何?” “这边你最熟,我们都听你的!今天多亏了各位出手施援,这顿饭我来请!”我哈哈大笑道。 金秋十月,正是大闸蟹雌蟹黄最多的时节。江南吃蟹的讲究多,一套精巧的蟹八件用下来,层层拆解,就将肥美的蟹肉、蟹黄与硬壳完美分开,蘸上精心调配的料汁,一口下去,鲜美无比。 吃过秋蟹与三白,大家的兴致都很高,话题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古玩上。 “姑苏城2000年历史,文化积淀深厚。此地最有名的古玩市场是文庙,经常能碰到一些非常有吴地特色的魏晋古物,价值极高。当然,若运气不佳没有收到,也可以去看一看苏州博物馆里的收藏。另外,姑苏玉作行业也非常发达,玉雕中的‘苏工’,自从康熙年间受到皇帝的认同后,就赶超了扬州工,号称‘天下第一玉工’!所以到了此地,大师工作室林立的园林路和玉作坊聚集的相王弄都是必去之地!”柳岸介绍这番话时,我们正坐在姑苏三元坊的沧浪亭主亭之中,面对一池碧波品茗。 虽是暮秋时节,但这座古老园林的深处依旧草木掩映,盛景如春。远处石墙上,砖雕的漏窗形如缓缓绽开的昙花,奇巧非常。 “鸿哥,家里还有些事情,明天我们就得回帝都去了,你有什么打算?”文斌问道。 “苏工、园林风景、魏晋古物,这些东西,我都想见识见识,干脆就在此地多逗留两天!”我抿了口茶,凝视着碧波之上的九曲石板桥,有些怅然若失。 “太叔大哥,我们几大世家里的子弟规矩多,不像你可以随心所欲的想去哪去哪儿,所以这次不能陪你,实在不好意思啊!”岳岭误会了我惆怅的原因,嘿嘿笑着解释道。 “额,哪里哪里,你们几位能挤出时间,千里迢迢地过来帮我,小生已经感激不尽了!” 小杰哈哈大笑:“小岭啊,你想多了!根据我认识小鸿多年的经验来看,他一旦露出这种表情,那一定就是在——发春了!嗯嗯,只是不知道这次想起的是哪个姑娘。” 我毫不客气地一通拳打脚踢,在小杰的杀猪般的夸张哀嚎声中把这小子收拾了一顿。 说实话,之前跟小杰等人一起嘻嘻哈哈地吃喝游玩,还没有太多感觉。现在马上就只剩自己了,眼见姑苏盛景非常,一种淡淡的思念之情油然而生。 第二天,小杰文斌等人返回帝都,我托他们将《写生珍禽图》带回去,顺便开始着手联系捐赠事宜。毕竟此宝价值太高,若只是随车带着那些海捞瓷还好,这玩意儿随身带着,我怕是觉都睡不踏实。 送走众人,我稳了稳心神,终于拨出了那个魂牵梦绕许久的电话。 “喂,博鸿大哥?”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脆生生的,带着七分甜美,三分磁性,还有一丝淡淡的慵懒。 “晓晓啊,我记得上次你可是说过,我再请客的话,不论什么地方你都会来的哦?” “你在哪儿?” “姑苏。” 电话那头只沉默了短短的一瞬,连同我的心跳也漏掉了好几拍。 “好,不见不散!”终于,晓晓带着笑意的嗓音甜甜响起。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