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七十五章 瀚海遗珍

第七十五章 瀚海遗珍

3169 2017-12-08 07:04:01
海底打捞物的归属权,一直以来都是件模糊不清的事情。南方沿海地区的渔民,常能在海底淤泥当中发现一些古代沉船的残骸,偷偷打捞几件沉船之上的古物,流通到市场当中,往往也是民不举官不究。而能够在海底环境当中长久保存的物件,基本上只有瓷器。因此在各地古玩市场上,都时不时会有海捞瓷零零散散地出现。 经营赌海的商贩们陆续入场,我大致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些人并非是一起的,而是好几拨人,各自为政。但从他们拿出的东西上来看,其拿货的源头应该都是同一条渠道! 此次海捞瓷在金陵市面上集中爆发出现,显然背后有大金主推动,组织了大规模的打捞。但可能是为了隐蔽起见,幕后之人并没有站在最前线,而是通过分销的方式将大量未经刷洗的海捞瓷推入了市场。 我没有火急火燎地直接出手赌海,而是先在几个摊位之间来回转悠了一会儿,仔细观察交易中的一些细节。 这些海捞瓷的摊位上,绝大多数都是表面带着厚重风化壳的未刷赌瓷,接着手电的狭窄光圈,最多只能在外壳较薄的地方看到一星半点的纹饰或颜色。赌瓷的销售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按堆买,摊主会把各种不同器形的瓷器一堆堆码放好,看好哪一堆,直接全部收走,不单卖。第二种则与翡翠赌石类似,是针对一些露出特征较多的赌瓷,按照其所表现特征的多寡和档次高低来定价,单件销售。 显然,采用第二种方式销售的赌瓷风险比较小,明眼人看到露出的部分特征,就已经能够确定风化皮壳里面瓷器的档次、规格、纹饰了,需要去赌的只有刷开后瓷器的品相保存如何。但买这种赌瓷的收益率却显然不如批量买成堆的货。 赌瓷的摊位前都摆着好几个水盆。买完东西的人有两种选择,可以拿回家再慢慢刷开,闷声发大财,也可以选择现场刷开,当时就能知道收益如何。我看了一会儿,发现现场刷开的瓷器有晚晴的粗糙制品,有清中期的细路精品,有明早期的写意民窑,还有宋元时代的单色釉。各个不同时代和窑口的海捞瓷都有出现,这一点与陆九爷他们在店里刷出来的结果类似。这就说明这些海捞瓷的来源不只是一两艘沉船,肯定会存在一些批次的货好,另一些则不那么好的情况。 一堆赌瓷的数量差不多在10件器物上下,开价最低的也是5000多块,最高的甚至10多万一堆。如果按照最普遍的2万左右一堆的价格计算的话,平均到单件的价格就在2000多块,几乎相当于一件比较不错的清代民窑的青花小精品了。如果再把海捞瓷品相较差这一因素考虑在内的话,可以说相当不便宜。但只要10件当中能够出一件精品的好东西,就能赚到100倍不止!这种强烈的诱惑,足以令人疯狂,其中的巨大风险却又让人不得不战战兢兢。 因此,我决定先在每家都收上一堆儿刷开,碰碰运气再说。 我凑近一个摊位,摊主立马热情地迎上来搭话:“老板,看一看?都是今天才拿到手的新货!而且所有东西我都岔开了放的,买我的东西,不说能大赚多少倍,但只要里面有好货,刷到的几率总要大上不少!” 花费1万多买了一堆共10件赌瓷,我没有现场刷开,而是直接抱回了租来的面包车上。因为我是准备要大量收购的,万一从里面发现了好货,再收同一摊上其他的堆,摊主必定会坐地起价,成本就不好控制了。我在面包车里准备了一只装满水的大整理箱,当下飞速将10件东西囫囵刷了个大概,发现全都是明清时期的普通民窑青花,市场价格的话几百一件,加起来差不多也就值个四五千,小亏了一笔。 再次来到鬼市上,我又在不同的摊子上收了几堆赌瓷,拿回车里刷洗。 这一次运气不错,四十多件瓷器还没刷完,就已经出了一只北宋耀州窑的青瓷刻画折口盘,一只清雍正青花蒜头瓶和三只叠在一起的明永乐甜白大碗。单是这几件东西的市价,就足矣赚回我今天购买全部赌瓷所花费的这七八万,还能略有富裕。 通过一个多小时的赌瓷,虽然挣得并不多,但这种交易方法所带来的惊险刺激,却让我十足的亢奋了一把。 说话间,这一批的赌瓷渐渐刷完,只剩下最后一件。我伸手抓起这件看形状是只小罐的瓷器,只觉得入手比先前所刷的瓷器要沉重不少,微微诧异。 “咦?怎么这么重?!”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这只罐表面的风化层也相当之厚,完全看不到里面瓷器的任何状态。 我连忙将罐子泡在整理箱中,仔细刷了起来。不多时,一只釉面陈旧,其貌不扬的罐子就出现在了我眼前。 相比刚刚刷出的那些釉色鲜亮的明清瓷器,这件东西的颜色要暗淡不少,呈现一种黄褐中带灰的色调。其釉面不仅磨损严重,工艺也不甚精湛,细看之下可以发现许多地方甚至坑坑洼洼的。在罐腹部的正中,一大块醒目的绛色釉形成了不规则的椭圆形,看上去有些怪怪的。但在这块绛色釉覆盖的范围里,却用模印粘花的技法勾勒出一架葡萄,枝叶果实纤毫毕现,如同浮雕一般,惟妙惟肖! 这东西是……我思索了好一会儿,一个略微有些陌生的名字才从脑海深处浮现出来——铜官窑! 铜官窑并不是某个朝代的官窑,而是窑口本身的名字就叫做“铜官窑”。铜官窑旧址位于今天的长沙,古称潭州。该窑是世界始于唐朝初年,盛行整个大唐,衰落于五代,前后延续不过两百多年,却烧造了数量巨大的瓷器,是唐代三大出口瓷窑之一,堪称世界工厂!在当今的瓷器收藏市场上,这类东西属于非常小众冷门之物,我之所以能够记起,只是因为它在瓷器史上的显著地位——世界多色釉下彩的起源! 捧着手中的铜官窑海捞瓷小罐,我有些哭笑不得。这玩意儿,年代可是够久远的,唐代瓷器啊,算的上高古瓷了。但这玩意儿的市场价值,真心不算太高啊! 我随手给这件铜官窑小罐拍了张照片,发彩信给陆九爷,托他起床后帮忙给看看,就再次杀回了朝天宫鬼市。 从面包车上下来,刚刚走到朝天宫市场的正门口,口袋里就传来一阵收到信息的震动声。我掏出手机一看,有些惊讶的发现竟然是陆九爷回复的消息。凌晨四点多,九爷居然没在睡觉? 短信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好东西!价格不太离谱的话,尽量多收点!” 陆九爷说是好东西,一定有他的道理!我在心里琢磨了一下,一件赌瓷的平均价格在2000左右,刚刚那件铜官窑小罐的市场价格差不多也能卖到1000到1500,卖好了上2000也有希望,所以入手的价格还不算高得离谱。况且,成堆的赌瓷中也不是只有铜官窑,其他赌瓷同样有可能出现更好的东西,这生意做下来不亏! 虽然不明所以,但本着对陆九爷的信任,我立即直奔刚刚赌出铜官窑的那家摊位。 这家摊位在所有赌海的摊子里,算是最大的一个,分堆售卖的瓷器足有20多堆,铺开满满一大片。根据不同器形的搭配,摊子上的东西叫价从1万每堆到5万每堆不等。我专挑风化皮壳厚重,完全看不见里面状况的赌瓷摸了一圈,发现其中不少都十分厚重,估计同样为铜官窑的器物。 跟老板讨价还价了一番之后,我最终以30万的价格,将整个摊子上所有的赌瓷来了个大包圆。 一下收了近300件瓷器,面包车被堆得满满的。接下来的整整一个上午,我就在不停的刷瓷器和搬瓷器的过程当中度过。到最后,总共整理出14件比较不错的精品瓷器,以及20多件铜官窑。收全部的赌瓷花了小40万,其中的14件民窑精品瓷器市场价值就差不多有30来万了,260多件普通瓷器也能值10多万,加在一起就已经把成本和差旅费都赚回来了。那么这趟行程能否赚钱的关键,就在于被陆九爷寄予厚望的铜官窑! 我给陆九爷拨了一通电话,汇报战果,九爷连声说好。 “鸿小爷,你是不是奇怪为什么我说这铜官窑是好东西?”陆九爷神秘兮兮地问道。 “的确,这东西的年代固然久远,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也不低,但是存世量似乎不小吧?而且好像市场上认可度也不太高的样子!为什么您会这么中意铜官窑呢?” “嘿嘿,这事儿啊,现在得保密,可以说是天机不可泄露!不过等您回到帝都,应该就差不多妥了,到时候我再跟您细说!” “说到这里,”我有些不好意思道:“九爷,这次金陵市面上的海捞瓷里,还真有不少好东西!那什么,您看我也有些个古玩挂在您那里找主顾呢,能不能……” 陆九爷没等我说完,哈哈一笑:“鸿小爷,是手里的流动资金吃紧了?不要紧的,你需要多少,先从我这儿支一些拿着用好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