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五十八章 湖光塔影之畔

第五十八章 湖光塔影之畔

3308 2017-11-21 07:06:00
这魏姓的学生刚才明显看到我和周晓晓站在一起,但他打从一开始就明摆着只对晓晓有兴趣,对我则轻描淡写的短短一瞥后,便直接选择了无视,似乎连跟我半句话的功夫都欠奉!这种高傲的态度和淡淡的漠视,顿时就把我的火气给勾上来了! 我向前踏出半步,若有若无地挡在晓晓身前,隔绝魏姓学生的视线,微微侧身向后问道:“晓晓,这位是……?” 不等晓晓回答,那魏姓学生同样踏前半步,走到我对面,居高临下道:“我是燕大的校学生会主席魏浩天,同学你是哪个学院的?” 以燕京大学的影响力之强,几乎每一个学生会里的干部毕业步入社会,日后的成就都相当不俗,每一届的学生会主席更是当中的佼佼者。也难怪这小子目中无人,的确是个厉害角色。 但就算你以后再牛又能怎么样,现在依旧只不过是个没出过象牙塔的大学生!而我却经历了生意场上的大风大浪,生死线上的摸爬滚打,早已不再是当初学校里那个安分守己,每天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老实宅男了!敢当着老子的面,明目张胆的跑来泡老子的妞,简直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啊!而且看晓晓的态度对此人也并不感冒,更是似乎因为不堪其扰,隐隐有些厌烦。这样一来我就放心多了。 想到这里,我微微一笑:“我不是燕大的学生,小生太叔博鸿,乃是帝都的一名小小古玩商。” “哦?”魏浩天眼睛眯起,一字一顿道:“那阁下与晓晓是……?” 我把心一横,径直走到晓晓身边,伸手搂住了她纤巧柔嫩的香肩,豪气干云地说道:“她是我女朋友,晓晓这两个字,也是你可以叫的么?!”说罢,轻轻向前一揽怀中的娇躯,低头道:“晓晓,我们走吧?” 晓晓没有说话,她眼神复杂地看了我一眼,便顺从地跟着我一起离开了。只留下咬牙切齿的魏浩天站在原地,毫不掩饰目光中的杀气腾腾。 我搂着晓晓的香肩,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细嫩柔软,嗅着她身上好闻的味道,在路上男生们几乎要杀人的目光中径直走出一百多米,直到转过街角,离开魏浩天的视线,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手。 晓晓一言不发,看都不看我一眼,自顾自得快步向前走去。我有些慌张,连忙跟上。 走出没多远,一片开阔的水面出现在眼前。沿岸一周植被茂密,古木参天;近处的秋夜和远处的古塔,一齐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之上,随风轻摆。即使没有晓晓的解说我也能猜到,这里应该就是燕大的标志性景观未名湖了! 晓晓脚步不停,绕湖而走,穿过一座石桥,来到了湖心岛之上。 湖心岛旁隔着差不多一米的距离,有一大片石砖砌成的青灰色平整地面,两头向上翘起。我定睛一看,发现这原来是一条石舫残留的底座。 晓晓身形轻盈地跃上石舫,走到栏边,脱掉鞋子临水而坐,一双比凝脂还有光滑白皙的玉足自然垂下,浸在湖水当中,一翘一翘地踢着水花。 我屁颠屁颠地跟在她后面,也跃上了石舫。所谓的舫就是古人修筑在临岸水面上,供人嬉戏游乐的假船,只有船的形状,其下一般与河底相连,并不能航行。燕大旧址其实包含了圆明园附属淑春园中的一部分,有许多估计存留,因此未名湖上有石舫并不奇怪。 立于石舫之上举目四顾,初秋时节金黄碧绿相映成趣的大半未名盛景尽收眼底。阳光把水面映成了淡淡的金色,微风拂过石舫栏边,波光泛起,脚下的石舫也仿佛随波漂流,逆水行舟。几条金色和红色的锦鲤在舫畔嬉戏,我甚至还看到了一只巴西龟在碧波中载浮载沉,估计被是哪个学生放生于此。 然而我却没有丝毫的心情去欣赏周遭景色。看着晓晓若有所思望向湖面的平静神色,我有些手足无措。挠了挠头,小心翼翼地说:“哎,晓晓姑娘,你别生气啊,那个……我刚才就是看那姓魏的挺烦人的,就自作主张地帮你把他给挡下了!而且我看你好像也不太喜欢那个人的样子,额……你不喜欢他的,对吧?” 晓晓没有回头,她望着在湖面上来回游弋的野鸭子一家,幽幽说道:“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这么多年过去,现在的我已经完全记不起那个男人的音容笑貌。” 我没想到晓晓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当下不知该怎么接茬,只好沉默。虽然之前在电话里聊天时,对晓晓的身世算是有个初步的了解,但其中细节,她却从未说起。 “从小到大,除了和母亲相依为命,对我最亲的人便是爷爷。但我的母亲是弱质女流,为了把我拉扯养大,本就十分辛苦,爷爷更是喜欢游戏人间。在生活中受的委屈,我从不跟任何人倾诉,也没有人可以倾诉,只能自己默默地放在心底!有的时候看到别的女孩子和父亲或兄长一起玩耍,我总是会发自内心的羡慕,想着要是我爸爸还在,或者有个哥哥该多好,那样的话,就会有人能随时随地关心我、爱护我,为我遮风挡雨了。”晓晓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眸蒙上了一层淡淡雾气,沉浸在回忆当中。“这种渴望陪伴了我很多很多年,直到长大后,才知道不可能。” 听到晓晓打开心扉的倾诉,我知道她并没有生气,内心大定。只不过,现在的情况是个什么鬼?感觉像是被人姑娘发了好人卡额……我可不想给晓晓当个什么可以倾诉的鬼蓝颜知己或者哥哥什么的! 于是我故作轻松道:“不可能就不可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想要有人遮风挡雨的话,找个男朋友不就好了!” 晓晓自嘲般笑了笑:“会耽误学习的。” 我站在晓晓身后,凝望她安静的背景。微风拂起她鬓角的青丝,满头柔顺短发随风轻摇,美的不似人间景象。正欣赏着,晓晓忽然转过头,见我盯着她,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说起来,还是要谢谢你的,起码短时间内,那姓赵的不会再来烦我了!” 我不再说话,走到晓晓身边,学着她的样子脱鞋坐下,把脚浸泡在微凉的湖水当中。两人就这么肩并肩,看着湖面上的两只鸳鸯带着一群小鸳鸯渐游渐远。 经过这么一耽误,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晓晓如约在学校食堂楼上的特色餐厅中请我吃了燕大第一名菜‘一塔湖图’。菜名取自燕大之中的未名湖、湖畔博雅塔和那座无比巨大的图书馆。菜品上,则是以胡萝卜雕成塔形,白萝卜雕成翻开的书籍,整根猪肋条烤熟作为拱桥,桥下堆积碎肉来模仿湖面,以此表现现实当中的三大景物。 烤肉香脆酥软,外焦里嫩,口感极佳,量又足,让我这号称能“饭斗米,肉十斤”的老将廉颇也折戟沉沙,撑得肚皮滚瓜溜圆。 上次在直隶请晓晓品尝地方特色小吃时,最后给这小妮子撑得够呛,着实被我笑话了一番。这次晓晓请客,则是换成了她浅笑吟吟地看着我胡吃海塞,眼神中满是调侃。我只能嘿嘿讪笑。 老师们需要午休,于是吃完饭后,晓晓带着我继续闲逛校园。 “许多人到燕大游玩,都只知燕南园、三角地和一塔湖图,却不知道我们这里其实还有更多的美景都是养在深闺人未识,还有许多原圆明园的古迹残留哦!” 中午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除了幽静的静园和鸣鹤园风光,晓晓着重带着我看了看校园里的各处文物古迹。路边随处可见翻倒草丛之中的断碑残像,静静诉说近代史中华夏之殇的血泪。 不知不觉走到考古文博院附近,晓晓又带我参观了一座以考古系学生挖掘出的文物作为主要展品的博物馆。看着成排成排,从旧石器时代一直延续到明清民国时期的丰富展品,我不禁感慨:“不愧是燕大啊,连最冷门之一的考古专业待遇都这么好,能参与如此之多的考古发掘项目!” 燕大考古文博院坐落在西校门附近一座独门独院的单层小楼里。这里完全没有游客的打扰,幽静安详。入口处草木掩映,爬山虎攀满了半边门框,另外一侧的墙头则被紫藤占领。晓晓带着我七拐八拐,很快找到了那位研究少数民族古文字的老教授。 这位教授姓孙,据晓晓说其实才刚50岁出头,但却被常年累月的伏案工作催白了头发,压弯了脊梁,熬花了眼睛,面相看起来像是七旬老翁一般。此人不仅治学态度严谨认真,待学生也是极其随和,故而考古系的学生们都喜欢昵称他为“老教授”! 晓晓来之前已经跟孙教授打过招呼了,这会儿领着我走进他的办公室,这位“老教授”从故纸堆中抬起头,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半句废话没有,张口就说道:“小鸿是吧,你好你好!听周晓晓说你手里的一方印章上篆刻有疑似少数民族使用的文字,快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我进屋后本想先拱手鞠个躬,手刚抬起一半,就被孙教授这番话给打断了。晓晓见我两手举在半空当中,一脸尴尬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别介意,孙教授平时都是这样的,一提到自己最爱的古文字研究领域,就兴奋什么都不顾了!” “咦,那不是跟某些人挺像的嘛!”我哈哈笑道,接着就被晓晓赏了一记白眼。 看着“老教授”充满期待的眼神,我也不再拖延,干脆利落地从包里取出那枚大红袍鸡血石章放到桌案上。 孙教授只扫了一眼,就惊呼道:“契丹文!”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