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五十九章 良辰苦短,佳期如梦

第五十九章 良辰苦短,佳期如梦

3037 2017-11-22 07:06:00
孙“老教授”果然不愧是研究少数民族古代文字的佼佼者,一眼就认出了我那枚大红袍印章上所刻文字的底细。听他喊出“契丹文”这三个字,我有些懵,脑补出的第一个画面竟然是天龙八部当中各路武林豪杰痛斥乔峰为“契丹狗贼”的电视剧桥段。契丹是建立了辽代的民族,但我还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他们也有自己的文字。再看孙教授,从见到印章的那一刻起,全部身心就都集中到了那些蝇头般大小的字体上。一边看,嘴里一边念念有词。我等了老半天,也不见孙教授有丝毫要跟我们解说的意思,便假装咳嗦了两声。谁知道,竟把他吓得大叫一声,蹦起三尺多高。“额……教授,您这是怎么了?”“哦哦,抱歉抱歉,刚才太投入了,我都忘了身边还有人了,哈哈哈哈!”我顿时无语凝噎,好家伙,光说人家孙教授水平高,研究能投入到这种程度,想没有成就都难啊!而且……孙教授看了十多分钟,都是在看印章四壁上刻着的小字。但作为印章来说,最重要的文字应该是印面上用来盖章的篆字才对吧!我伸手把大红袍印章放倒,印面对着孙教授:“教授,这一面也有字的。”孙教授盯着印面上那八个形同汉字的契丹文字,若有所思,脸越贴越近,眼睛也随之越睁越大。到最后他几乎鼻子尖都怼到印面上了,眼睛更是瞪成了铜铃,这才惊呼一声:“啊,这字,我认识!”我闻言更加无语了,敢情您刚才对着四壁上的小字研究了半天,一个字都不认识啊?然而,晓晓却显然没有像我这般无语,反而大吃一惊道:“什么?!孙教授,您说您认识这些契丹文?!”“怎么了,认识契丹文是件很值得惊讶的事情吗?”我诧异道。“博鸿大哥你有所不知,契丹文是一种死文字,早已失传多年了。现今考古发掘中出土的契丹文字中,仅有不到五分之一可以解读出来,而其中的绝大多数,还都无法构成连贯的句子!”晓晓如是说道。“正是如此!”孙教授很是激动,“契丹文分为大字和小字两种,目前的解读只能依靠长安乾陵前的《大金皇弟都统经略郎君行记》这块契丹小字、汉字双语碑,以及《燕北录》和《书史会要》里收录的有关契丹字的只言片语,非常困难。你这方印章,四壁上的小字我能认出几个,如果查阅一下资料应该还能认出更多,但连不成意思完整的句子。而印面上的几个大字,因为非常重要,却反复在古代文献中出现过,并配有汉字翻译,所以我稍加回忆,很快就认出来了!”“原来如此,那么,印面上的这几个大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孙教授仰头,老花镜的反光遮住了他微微眯起的双眼,似在无限神往般,缓缓说出了八个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哈?不是个这吧,传国玉玺?!”我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相传,秦统一六国之后,宰相李斯奉始皇帝之命,将大名鼎鼎的和氏璧雕刻成了一方玉玺,并用在印面之上刻下了“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字,称之为传国玉玺。从此以后,传国玉玺就一直被视为正统皇帝的信物,得之则象征其“受命于天”,失之则表现其“气数已尽”。凡登大位而无此玺者,则被讥为“白版皇帝”,为世人所轻蔑。围绕着传国玉玺,有太多太多的历史与传说。最著名的比如西汉末年王莽叛乱逼宫,太后以玉玺投掷,崩掉一个角,以黄金补之。还有三国时孙坚袁术争夺玉玺的故事,等等等等。当年低眉砚现世之时,宋老爷子说那可能是诗仙李太白所遗之物,我被震惊的目瞪口呆,那是因为我信了。现在孙教授说这方大红袍印章上的字居然和传国玉玺上的刻字一样,我实在半点都不敢相信!“肯定不会是传国玉玺啦!”晓晓闻言微笑,“博鸿大哥你想想看,象征汉族皇帝正统地位的国之重器,上面的刻字怎么会使用契丹文呢?而且传国玉玺的制作年代,可要比契丹文的创制年代早了不只一点半点呢!”“没错,据史料记载,传国玉玺上的这八个字用的是小篆,并非契丹文。”孙教授推了推眼镜,幽幽道。“而传国玉玺在正史当中出现的最晚时间,便是石敬瑭引契丹军至洛阳,后唐末帝李从珂怀抱玉玺登玄武楼自焚,之后便就此失踪。其后虽然历朝历代朝野民间都时有发现传国玉玺的流言,却无一能够被证实。”我略微沉吟:“您的意思是说,这方大红袍鸡血石印章,很有可能是契丹人当初没有找到真正的传国玉玺,便干脆用自己的文字刻了一方出来,对吧?”“我的猜测正是如此。不过光凭这八个字还说明不了问题,印章四壁上的这些小字也有非常高的研究价值,应该是记载这枚印章制作过程,或者是歌功颂德之类的内容,如果能够解读出来,想必一定会对证实你这枚印章的身份有所帮助的!”孙教授双眼放光,声音带着几丝跃跃欲试的兴奋,“小鸿啊,留个拓本给我研究,怎么样?”拓本就是借助纸和墨、颜料等,将碑帖、金石上的图案和花纹拓摹下来。虽然我知道以鸡血石的脆弱,做一份拓本无疑会对印章本身造成一定的损害。但我请孙教授帮着鉴定了半天,现在人家就提这么点小要求,实在不忍心拂了他的意,于是点头应诺。得到了首肯,孙教授开心地就像一个刚买下心爱玩具的小孩,跑前跑后的忙活,不一会儿就备好了宣纸、朱砂和拓字用的棉布扑子。只见他将宣纸展平铺在印章有字的面上,用水打湿,又在上面垫了一层软纸用以保护。待宣纸稍干后,孙教授拿起一把小刷子,用刷子的软毛在保护纸上来回捶打,不一会儿就透过纸张看到了背面清晰的凸凹字迹。孙教授见状更加小心翼翼,他将宣纸上覆盖的保护纸掀开,手中棉布扑子沾满朱砂,轻轻扑打宣纸表面。看得出,孙教授是拓片的老手了,每一下拓打所用的力道都基本相同,这样拓出来的文字受力均匀,最为清晰传神。孙教授每拓好一面,就把印章翻个个儿,再去拓另一面。看他那全身心投入的认真状态,我和晓晓也不便出声打扰,只能站在一旁观看。好在孙教授拓片的动作行云流水,有一种独特的美感蕴含在其中,让人看着很是赏心悦目。等把五面有字的地方都拓完,下午已经过去了一小半。孙教授拓完片,又拿出相机从各个角度给大红袍印章拍照,这才心满意足,长呼出一口浊气,挺直背脊微驼的腰杆,惬意地伸了个懒腰。接着他一句话都没说,拿着印章拓本和照片底片,径直返回工作桌旁,开始专心致志地查阅资料。看情况,孙教授估计又把我们给忘了。我冲着老教授伏案的背影深鞠一躬,取回印章,与晓晓一起离开了考古文博院的大门。“这一趟多谢你啊,两个疑问,谜底基本都解开了。”我十分开心,冲着晓晓抱拳一笑。晓晓莞尔,也做了个夸张的抱拳回礼动作。“你接下来还准备去哪里?”“呐,也就没什么事了。要不,晚上请你吃饭吧?”我试探性地问。“下次吧,今天已经耽误了不少学习进度呢,晚上我得早些去上自习了。”晓晓淡淡说道。“哦,这样啊……”晓晓看着我一脸失落遗憾的表情,咯咯轻笑,清脆甜美的笑声仿佛天籁,灿烂笑颜倾国倾城。“好啦,下次再有时间一起吃饭的话,你挑地方,我一定去!”听到这句话,我才转憾为喜:“嗯,一言为定!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你去哪儿,我送送你。”“嗯,那先送我回宿舍吧。”在燕大的女生宿舍楼下与晓晓告别,还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晓晓在学校里显然知名度不小,果然不论在哪儿,颜值就是正义都仿佛颠扑不破的真理。看到有男生送她回来,众多女生都是大吃一惊,偷偷摸摸打量我们,不时还交头接耳地议论。更有甚者,连一二三层临街女生宿舍的窗口处,都探出不少兴致勃勃的小脑袋。在一道道如箭般射来的八卦目光中,饶是我脸皮厚如城墙,也有些招架不住。反倒是晓晓平静如初,柔声告别。良辰苦短,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晓晓让我在众目睽睽之下送她回女生宿舍,难不成……是在宣布我的男友身份?离开燕大的路上,我久久不能平静,一直胡思乱想,好几次都差点把油门当刹车踩,吓出了一身冷汗。好家伙,果然是美女杀人不用刀,古人云红颜祸水,诚不欺也!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