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十六章 暗战

第十六章 暗战

2273 2017-10-10 07:02:00
不出所料,最后出手竞标那件克拉克瓷大盘的,只有三人,一个是我,一个是财大气粗的胖子,另一个就是那有些神秘的洋妞。暗标会上投标多少钱是非常有讲究的。出钱少了东西拿不下,出多了白花冤枉钱,要是出得太多甚至还有可能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外销瓷大盘我给出50000元的价格,真心不少了,应该能拿下。只是可怜我这手里才刚刚拿到宋老爷子的20万,还没捂热呢,四分之一就先没了!前几件拍品大概是为了热场子,都是档次比较高的东西,后面则逐渐开始波澜不惊起来,竞标的多是些比较常见的瓷器和玉简,还有几件牙角等珍贵材料的大小雕件,真真假假,鱼龙混杂。五短身材的胖子依然是财大气粗,只要手底下的师爷认为没问题的东西件件都竞标;洋妞则只对大件重器感兴趣;国字脸的中年大叔喜欢做工精细的物件,用行话讲就是细路活儿的东西;那个有些不着调的花白胡子干巴瘦老头则专看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我也先后看中了几件小东西,分别投标几千到万余元不等。当暗标会的主持彪子让人捧出第十九件东西,时间已经接近早上六点钟,夏天的这个时候天已经很亮了,整个暗标会也接近尾声。黑色幕布被掀开,露出一只简陋的纸箱,里面杂七杂八堆着许多物件。彪子向各方一拱手:“列位,这一箱您甭看都是小物件,可都是第一手出来的东西,里面保不齐就有好物件!打包一起走,您们大家伙是个凭眼力!”所谓的第一手,不言而喻,就是直接从土里出来的。这次暗标会组织方所拿出的拍品很多都是生坑的东西,土腥味十足,显然彪子他们这一伙人手底下不干净,甚至很可能本身就是职业的盗墓团伙!盗墓贼掏坟掘墓,破坏性极强,因为这些人往往古玩鉴赏水平不高,墓中的金银瓷玉等他们知道是好东西,一般都会尽量完好的取出。但一些价值不那么直观,但可能却更加珍贵的书简、碑帖、丝织品等等,却经常会被破坏殆尽。如这箱子里破破烂烂的杂件,估计就是盗墓贼们看不上眼的东西,挖坟的时候顺手掏了出来,因为价值比较低,干脆就打包出售了。您别看彪子在上面说的唬人,好像这箱子里藏着多少别人认不出来的好东西,实际上全都是专业的盗墓贼和黑市商人们挑剩下的,有漏捡的可能性不大。但古玩的魅力正是在此处,这里面的知识保罗万象,能钻研的太多了,只要你比旁人多懂一点,捡漏的机会就比旁人大一点!我迈步上前,仔细地翻拣,想看看箱子里有没有什么被错过的好东西。周围的买家中跟我抱有同样目的的也不少,好几个人都走上来,在一堆破烂中翻翻找找。五短身材的胖子鼻孔朝天站在原地,这次连招呼师爷上前都免了,显然对这些打包上场的小物件看不上眼。其他几位大神也大多没什么兴趣。箱子里有玉器杂件,有印章墨锭,有破残的瓷器砖瓦,甚至还有几本朽烂泛黄的古书。这些东西要么破残,要么细小,七零八碎,卖相实在不怎么好。翻着翻着,我眼前突然一亮!只见箱子角落里成堆的残瓷断瓦中,露出小半截鼻烟壶嘴,釉上彩的颜色鲜艳非常,立体感十足,竟是一件珐琅彩的瓷器!我忙用两指轻轻捻起一看,顿时大失所望。这鼻烟壶上绘制的图案是喜上眉梢,确为珐琅彩,但非常可惜的是,从一侧的肩到另一侧肚子下面断开,下半部分不知所踪,竟是一个残器!我遗憾的摇了摇头,珐琅彩的确珍贵,可只有一半价值就非常有限了。正想要把这半个鼻烟壶放回箱子中,我突然感觉到旁边有两道几乎要吃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我,准确的说,是盯着我手里的半只烟壶。赶紧抬头一看,发现盯着我的正是那个喜欢稀奇古怪物件的花白胡子干瘦老头,他手里同样握着一件珐琅彩的瓷器残件,底款上是朱色的“雍正年制”四字正楷,看形状正是我手里这只破残鼻烟壶的另一半!这壶竟然能够拼完整!我转瞬之间心念百转。珐琅彩瓷器是中国的独创,也叫古月轩瓷器,是将从西方传入的铜胎景泰蓝上的珐琅釉,施在瓷胎上烧制而成。珐琅彩瓷器用料极其讲究,画工精美绝伦,其从出现到消失的时间很短,而且全都是专供宫廷皇室玩赏之用,外界极少得见。古玩行里的老前辈们,也一直到清朝亡国后,见到从宫廷里流出的珐琅彩瓷,才知道原来瓷器还有这么一个门类。由于数量太过稀少,这只尚能够拼凑完整的珐琅彩鼻烟壶价值绝对不低!而盗墓贼们估计是将珐琅彩错当成了比较常见的粉彩,这才把残片随手仍在了箱子角落里。我心脏狂跳,眼见没人发现我和花白胡子老头的异常,表面上强作镇定,没再看他,不动声色地将手中半只烟壶放回箱子中。老头也马上想明白了其中的厉害关系,同样装作若无其事的将自己那半只烟壶放进了箱子不易被看到的角落。不一会儿功夫,19号拍品的预展就结束了,果然只有我和花白胡子老头发现了珐琅彩鼻烟壶的秘密,这次的竞标变成了我们两人的暗战!所谓暗战,当然首先要够隐蔽。我们俩无论是谁,如果报出了高的离谱的价格,固然能够中标,但也必然会让人明白里面有好东西,到时候能否全须全尾的从这伙儿凶徒手底下把捡到的漏安然带走,还真不好说。我想同样的道理,那老头一定也明白。我绞尽脑汁仔细思量,出价既不能高的离谱,又要胜过对面的花白胡老头,到底给什么价格合适?思量许久,最后一咬牙,写下了9900元这个数。终于到了暗标会的最后一件压轴拍品。那是一尊巨大的铜胎景泰蓝玉石盆景,足有六七十公分高,掐丝景泰蓝嵌料石为花盆,铜胎漆金为枝干,美玉青金为假山,水晶玛瑙做成花果石榴,精美异常,显然也是皇宫里用的东西,至于是不是盗墓得来的那就不得而知了。这东西是真好,我摸了摸自己的已然干瘪小半的钱袋子,抱着总要试试看的心态,在卡纸上写下“10万元”几个字。不过看到胖子、国字脸以及洋妞这几位大神的兴奋神情,我就知道这东西自己肯定没戏。妈的,等要收好东西的时候才发现,20万大元还真是不够看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