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七十六章 常在河边走

第七十六章 常在河边走

3225 2017-12-09 07:05:01
九爷说的直白,我不由得老脸一红,嘿嘿讪笑了两声。 掰着手指头一数,今天过完之后,手里能用的现金只剩最后60万了,之后几天想继续赌瓷,还真是不太够花。于是便腆着脸问陆九爷又借了50万,准备明早鬼市再战! 古瓷器是易碎品,今天一下子到手了近300件,之后还要想办法带回帝都,分装打包丝毫马虎不得。虽然其中普品居多,而且许多品相并不太好,但毕竟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等我把所有海捞瓷分门别类放好,又是大半个下午过去了。虽然昨晚没怎么睡觉,今天又干了半天的体力活,但鼓捣这些瓷器的时候,我却依然精神十足。实在是因为我对于这些动辄成百上千年历史的古代艺术品非常喜爱,拿在手中摩挲把玩,就会有一种极大的满足感打从心底涌起。但此时此刻,手头的工作刚刚结束,疲惫感便如潮水般袭来,将我整个吞没。 一觉醒来,正是夜半时分,距离鬼市开始还有1个多小时。 哈欠连天的来到朝天宫鬼市,我依然采取了和昨天一样的赌瓷策略。每个摊子刚一摆好,我就立马上去挑一堆买下,然后拿回面包车上刷开。这样如果从谁家买的东西里刷出好货,就说明那家摊子上可能会有一整批的好东西。 在我刷到第四家摊位上挑出的那堆时,一只精美无比的清代乾隆粉彩描金克拉克瓷盘从厚重的风化皮壳下显露出来。粉彩与青花不同,属于釉上彩,既彩色釉覆盖在白釉底色之上。这只粉彩盘釉面上的彩釉纹饰由于与海水直接接触,因此受到的侵蚀比较严重,而且尺寸也要比我在潘家园暗标会上拍下的那只同为外销瓷的盘小上不少,很可能不是单纯的陈设瓷,而是实用器了。 即便如此,这东西也无疑是一件档次非常高的清代精品外销瓷盘,而盘子这类东西,在运输的时候必定是叠成摞的,只要有就不会只有一个! 于是我当机立断,放下手头的活儿,直奔第四个摊位,跟摊主谈所有东西全包圆的价格。这一批东西可能是因为距离今天时间较近,风化皮壳很薄,其中有几件还露出了内部华丽的彩色纹饰。在历史上,不论是五彩、粉彩还是珐琅彩,在任何朝代都属于比较奢侈的制品。因为这些釉上彩瓷器不仅需要高超而繁琐的画工,烧造过程中更是要两次入窑,废品率惊人。所以今天这批赌瓷的收购价格,也远超昨天那批以青花为主的货,最后7堆赌瓷,花费竟跟昨天差不多,达到了35万大元,算下来每件赌瓷均价超过了5000块! 连续几天的身体疲劳以及睡眠不足,让我有些精神萎靡。因此不等鬼市散场,已经收了不少东西的我就先回了宾馆,美美睡了整整一个上午,这才取出今天收到的赌瓷,撸起袖子准备开刷。 在宾馆刷赌瓷,没有鬼市上赶时间的急迫。为了清理得更加彻底,我在浴缸当中灌满了温水,将带着风化皮壳的海捞瓷浸泡在其中,准备等皮壳软化一些之后再动手。哪知道我刚刚回到卧室看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视,再去上厕所的时候,就发现浴缸当中的水竟然混了! 按说,海捞瓷在海底浸泡了上百年,表面的皮壳不论薄厚,都会附着得比较牢固,昨天吭哧吭哧刷了大半天的我对此深有体会。但刚刚拿温水泡了一小会儿,怎么就脱落下来,把一浴缸的水都染混了? 我吃了一惊,连忙伸手在浑水中摸索,掏出了一只瓷碗。只见这瓷碗釉面锃光瓦亮,表面的粉彩颜色更是妖艳轻浮,表面虽遍布各种划痕和磨损,但生硬呆板,仿佛是有人刻意用磨具打理出来的! 这只碗我记得。之前在同样的位置,我放下的是一只透过皮壳的薄弱处,隐约透出粉彩描金线条轮廓的瓷碗。对这件表现不俗的东西,我还隐隐寄予了厚望! 然而此刻,刚刚在温水中浸泡了一会儿的这只彩釉碗,表面皮壳居然已经融化剥落殆尽,而里面露出的,竟然是一件仿品! “啊,这!”我目瞪口呆,脑子里仿佛有十万道天雷齐齐炸开,头发根根倒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不是恐惧,而是——惶恐! 怀着沉重无比的心情,我再次伸出手,从浑水中取出了第二件瓷器。那是一只松鼠葡萄纹五彩大碗,同样皮壳尽数溶解剥落,稍微仔细观察之下就可以发现,依然是件现代仿品! 我默然无语,将浴缸底部的排水孔打开,泄气地坐在缸沿上等着最后的结果。 浑浊的水流夹杂着剥落而下的“皮壳”碎片,打着旋消失在下水管道的入口处。随着水位的下降,泡在浴缸当中的瓷器渐渐显露身形。70多件东西,有一小半上面的皮壳已然脱落,露出里面尚自火气儿十足的新瓷——全都是一眼假的现代仿品,连高仿都算不上!剩下还有不到40件瓷器风化皮壳没有随水溶化,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些赌瓷刷开,发现里面的物件也都同样是粗糙的现代仿品,无一例外! 我坐倒在地,看着浴室里的满地狼藉,和一浴缸加在一起可能连1000块钱都值不了的假货,欲哭无泪。 过了许久,我的大脑才重新恢复运转,开始仔细反思今天在鬼市上赌瓷的经过。诚然,经过连天的疲惫,今天早晨我精神不太好,但也还不到糊里糊涂的地步。而且早上我之所以会出手买下那个摊子上的全部赌瓷,是因为之前在每个摊位买一堆时,他家那堆里刷出来的东西最好! 是这家摊子上的总共8堆赌瓷,只有我第一次买的那堆是真的?还是说我回车里刷风化壳的时候,那家摊子上的东西被掉了包?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那只能说算我倒霉。可如果是第二种情况,专门挑我回车里的时间进行掉包,难不成……是有人想针对我?! 古玩行里的规矩,是买定离手,各凭眼力。我今天虽然被坑得血赔,也只好自认倒霉,就当是吃一堑长一智了!同时我心中也暗自提醒自己,明天去鬼市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 转过天来,我第三次赶往朝天宫鬼市蹲守。这次赌瓷,我改变了策略,没有在一棵树上吊死,而是四面开花,总共7、8家赌瓷的摊位,我首先在每家买了一堆,带回面包车刷开。反复确定这次刷出来的东西准确无误后,这才重新回到市场上,又在每一家摊子上各收了3堆,总共20几堆,带回到旅馆刷开。由于这次不是在一家打包全部东西通走,所以单价比前两天更高,一趟下来,又是近40万的花销。 刷刷洗洗,又是大半天。随着一件件的赌瓷被刷开,我越来越心惊,越来越惶恐,到最后,颓然靠坐在墙角,万念俱灰,只想大哭一场。 第三天所购买的这200多件赌瓷里,只有最开始每家买一堆,然后在面包车上刷开的那四五十件东西没问题,但却都是最普通最常见的品种。之后大批够买并带回旅馆刷开的,竟无一例外,全都是现代仿品! 想不到,短短两天时间的赌瓷,就让我狂赔了75万!现在自己口袋里虽然还剩下35万,但陆九爷那边我还欠着人50万呢!这样一来,我的流动资金已经变成了负数!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我沉思良久。 首先,第二天去鬼市的时候,我看到其他摊子前都有人在现场开刷,刷出来的东西也都是真的。所有摊子当中,就只有最后我包圆的那个摊子前没人选择现场刷开,但我当时也没多想,没有注意到这个可疑的细节,反而沾沾自喜,觉得没人跟自己抢。而在总共8堆赌瓷里,我第一次之所以会选有乾隆克拉克瓷盘的那堆,正是由于那件盘子在风化皮壳的剥落处,露出些许粉彩和金线! 第三天的时候,我就有些急红了眼,赌性上来了。我在每个摊子上所选购的第一堆赌瓷,都是因为在那一堆里某几件东西的风化皮壳下看到了一些档次比较高的古瓷器特征,这才优先入手的。但后来每摊都随机选三堆来买,结果全都是仿品,这说明在第三天的赌瓷市场上,除了每摊一堆故意诱使我去买的真东西之外,剩下的就全都是假货了! 事到如今,我终于弄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的确有人在针对我设局! 知道我选购赌瓷之前一定要先每摊挑一堆刷开,以此为参考,并根据我的这个习惯,在第二天里故意安排出一个仅一堆当中有好货,其他堆全是仿品的摊子。不仅如此,到第三天时,更是非常准确的预测到了我心理上的变化,让所有摊子上都只放了一堆真货,并故意露出好瓷器的特征来诱导我选购,其他所有赌瓷全用了假货! 由此可见,这个设局之人应该对我最近几天里的所作所为,包括行事方法,全都了如指掌。只有这样,才能把我的心理揣摩的如此透彻!不仅如此,此人也必定有着非常雄厚的实力和势力,才能让那些各自为政的赌瓷贩子言听计从。 此情此景,细思极恐! 整个人在床上摊成一个大字,我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虽然从来不相信奇迹,但我还是决定明天一早,再去趟鬼市看看。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