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一百章 深不可测的女人

第一百章 深不可测的女人

3395 2018-01-02 07:04:01
我喝起酒来一向非常的上脸,这时候几杯红酒下肚,已然是满面通红。于是干脆装作步履蹒跚的宿醉样子,晃晃悠悠跟在洛家成身后,向卫生间方向走去。 走进卫生间门口,只见每个池子都单独占据了一个隔间,私密性很好。那名五大三粗的沙俄保镖站在正当中,将最靠里的几个隔间都挡在身后,他见有人进来,立刻转过头来,认真盯着我看。而那名华人青年则一脸恭敬地守在其中一个隔间门口,显然洛家成就在里面。我没有看向那边,假装不胜酒力地扶着墙干呕了两下,便睡眼惺忪地进了旁边的一个隔间,离着保几人有两三米的距离。所幸外面的两人见到进来的是个醉汉,只是撇了两眼就不在关注了。 “他妈的,这小妮子,真是不识抬举!自己都已经落到这步田地了,我拿出这么大诚意地追她,竟然还推三阻四起来了,真以为自己是古代卖艺不卖身的清倌啊!”一旁的隔间里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嗓音,接着便是哗啦啦的放水声。说话之人显然是洛家成,他说的是中文,想来这里平时少有华人顾客,因此没有丝毫的顾忌。 “洛总,您消消火!”另外一个略带几分谄媚的青年人声音说道,“女人嘛,就算再落魄,矜持总是会有那么一点点,尤其是漂亮的女人!等一会儿回去了,我帮您劝劝她,保证洛总您手到擒来!” 洛家成沉默半晌,继而冷哼了一声:“小郭啊,你是不是搞什么小动作了?嗯?!” “嘿嘿,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无非就是在那小妮子喝的酒里加了点料……嘿嘿,一会儿保证让她哭着喊着往您身上贴!” “哼!想不到我堂堂洛氏传人,竟然堕落到要靠下药的方式来追女人了!不过……这次的事情,不容有失!你做的很好。” 青年受到夸奖,眉开眼笑:“当断则断,丝毫不拖泥带水,洛总英明啊!今天晚上,您就能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了!到时候征服了这女人,不愁她不会乖乖听话。而且说实话,这小妮子长得可也真是俊呢。”那声音,说不出的猥琐。 洛家成又哼了一声,似乎很是满意。 我在厕所的隔间当中假装呓语呕吐,直到这三个人远去,这才连忙赶回了包厢。 “……事情就是这样,从这两个人聊天的内容来分析,他们怕是不知道司徒东篱的真正身份。这么说来,隐藏身份来此,又成功吸引了洛家成注意的司徒家小妮子,绝对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应该不是来和我们抢玉料收购权这么简单,而是图谋更大!” 文斌沉吟:“之前沈茜珊讲的那个传闻说,酒吧里有个洛老板的相好,指的估计就是司徒东篱了吧。不过按你的说法,洛家成显然也不是傻子,所图不只美色,显然也有其他目的。” 我有些犹豫:“洛大老板现在摆明了要对司徒不利,你说,咱们要不要想办法提醒她一下?” “自然是要的,不然万一真出了什么事情,回去让岳岭和柳岸知道,你说他们会不会直接把你大卸八块?虽然我倒不觉得司徒真能出什么事,按她的性格,肯定是有备而来的!”文斌道。 “那就这么定了,一会儿我装醉走错房间,直接栽倒进去,然后文斌你接应我。也不用跟她说什么,司徒看到咱们两个出现,估计就能稍微警惕一些了,毕竟相识一场,咱们也算仁至义尽。” 老吴点点头:“那么为了以防万一,一会儿要是事情控制不住闹大了,我和小杰就在吧台旁边假装打架,把场面搞乱,咱们也好趁机开溜!” 于是我走出包厢,在吧台拿了一整瓶伏特加,趁着没人注意在角落里倒掉半瓶,又撒了些在身上,直到浑身上下酒气更加熏人,这才将剩下的最后三分之一瓶抄在手里,三步一摇的往回走。 第一步还是迈向我们自己包厢的,然后从第二步开始,整个人便晃晃悠悠,前进轨迹画出了巨大的弧线,直奔隔壁司徒东篱和洛家成所在的包厢而去。 包厢门口站着洛家成身边的两个保镖之一,人高马大,警觉地四下打量。见我走近,他皱了皱眉,前踏半步拦在我身前。我此时距离包厢门口还有不到两米的距离,当下脚步假装一个踉跄,直接扑到在地,从下三路躲过了保镖拦向我的双手,同时一肩膀撞开了包厢房门! “酒!好酒!文斌,月蓉……来,来!你们……也喝!”我躺在地上,装作真正的醉汉,梦呓般嘀咕了两句。 完成了这个动作,我立马转身趴下,双手护头。就算司徒东篱刚才没有看清我的正脸也无所谓,我那句话说的声音不小,她听到文斌等人的名字,也必然会有所警觉。按照计划,事情进行到这一步现在我们的目的就算达到了,后面的事情我们也不好插手,现在只想着在文斌的接应到来之前,稍微少挨点揍。 保镖低声咒骂,蹲下身一把扯住我的衣领,然而我等了足有好几秒,想象当中那气急败坏、狂风骤雨般的拳头却并没有降临。 我感到有些奇怪,回头去看那保镖,却见他满脸不敢置信的震惊表情,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包厢里面。我这时才发现,包厢中似乎弥漫着一种独特的幽香气息,清纯淡雅,让人闻着就无比安心,只想昏昏睡去…… 昏昏睡去?!我猛然惊觉,狠狠抽了自己两个嘴巴,努力保持清醒。再看包厢里面,一尊古色古香的博山炉在桌面上氤氲出袅袅薄烟,洛家成等三人则一个不少,已经横七竖八地倒在了沙发上,而本该是被下药后神志不清的司徒东篱,却好整以暇地站在洛家成身边,伸手从他的西装内袋中抽出了什么东西,直接塞入了自己高耸的双峰之间。 身后的沙俄保镖发出一连串高声的呼喝,放开我,朝着司徒东篱直冲过去。然而他刚刚冲到近前,司徒东篱忽然抬手举起一只小瓶子,冲着保镖的方向轻轻一喷,那人高马大的壮汉立马身形一顿,全身缓缓瘫软下来,倒地不起了。 只见司徒东篱盈盈走到我身前,竟是一改平日那种略带妩媚的端庄,朝我抛了个火辣的媚眼:“太叔大哥,又见面了哦!” “你……拿了什么?”我身处那奇异幽香的笼罩之下,只觉得自己的头有平时三个那么大,脑子转的慢了许多,连舌头都木了,好不容易才憋出这句话来。 “嘘,秘密哦~”司徒东篱嫣然一笑,将食指凑到唇边轻点,做了个悄声的手势,接着整个人仿佛化身成了轻盈的蝴蝶,一闪便消逝在酒吧喧扰纷乱的人群当中。 整个世界开始在我眼前旋转,越来越快,接着便是最深沉的黑暗笼罩而来,将我彻底地吞噬…… “鸿哥,鸿哥,能听见吗?”一个沉着的声音说。 “小鸿啊,你可别吓我们啊,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哥儿几个可真的要哭死啦!”另一个贱兮兮的声音哭嚎着。 “唉,你们也别太担心了,依我看,司徒家的小姑娘没道理对太叔兄弟下毒手的,你们看另外那几个人,也都没有醒过来呢,这屋里的味道大概是迷香之类的东西?”第三个声音理性而温和,有条不紊。 我的意识仿佛沉浸在一片幽深的水底,明明能够听见水面上有人在说话,但却遥远地似乎来自另一个世界。 “小鸿啊,哥们求求你了,快醒醒吧!你再不醒过来,周晓晓可就跟别人跑了!”那个贱兮兮的声音再次开口。 跟别人跑了?我的意识骤然间被一股怒气所充斥,我想要吼叫,但唇间却只发出呻吟般的呓语。紧接着,幽深水面豁然裂开一道狭长而明亮的细缝,整个世界从一片昏白当中渐渐显露真容,三个人影正在头顶晃动。 “醒了!真醒了!”眼前的人一蹦三尺高,贱兮兮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就说吧,小鸿这人啊最是好色,拿姑娘勾他,准醒!” 声音沉着的人一拍额头:“天啊……你明明都已经在勾第二十六遍了!” 头顶的人影渐渐变得清晰,正是围在我身边的小杰、文斌和老吴。 过了好半天,我才渐渐明白过来,刚刚大概是昏迷过去了吧? 我抬起手,有气无力地拍了小杰一巴掌,用尽全身力气道:“放你娘的屁,老子那叫重感情!” 吴道龄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体温正常,应该没有大碍。总之,醒过来就好!” 我环顾左右,周围一片昏暗,耳畔还传来若有若无的重金属音乐声响,看来我们依然身处那间地下酒吧。“我昏了多久?” “20多分钟吧,我刚才在包厢门口附近等着接应你,远远看到你刚一进去就倒在地上昏了过去,接着司徒东篱便闪身出来,于是赶紧往前跑。结果到了近处才发现包厢里所有人全都躺了,而且还弥漫着一股让人闻到后神志昏沉的香味。我当时怕你出状况,急着把你抬了回来,可惜没能把司徒给留住。”文斌忿忿然道。 老吴接着说道:“我们来酒吧蹲守洛家成,没想到第一天就给碰上了,实在是相当幸运。看情况要是我们今天不来,以后也都没机会在这里碰见洛大老板了。所以为了后续合作的机会,我和小杰打掩护,让文斌来回辛苦了几趟,将隔壁间的另外四个人也都拖了回来。” 我顺着吴道龄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洛家成、华人青年以及两个沙俄保镖都倒在旁边的沙发上,昏睡不醒。 “那个香气肯定有问题,他们比你多吸了一会儿,应该会晚些醒过来吧?”老吴猜测道。 小杰突然打了个激灵:“我刚刚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问题!你们说……要是这4位从此再也醒不过来了,咱可咋整?!” 我、文斌、老吴三人异口同声:“快闭上你的乌鸦嘴!”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