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七十七章 青铜五小强

第七十七章 青铜五小强

3122 2017-12-10 07:04:02
当我第四次来到朝天宫鬼市之上时,果然毫无意外的发现,所有的赌瓷摊子都不见了踪影! 许多昨天购买了赌瓷的人聚集在鬼市门口,神色颓然,破口大骂,显然是被昨天针对我所设的骗局殃及池鱼了。 我心情沉重,也没有心思再转别的摊,正准备开车回宾馆,忽然被人拦住了。 此人身穿藏青色的窄袖马褂,神情动作很是干练,让人一看便知是管家之类的人物。他也不多说话,只是从怀里掏出一封请帖,恭敬的双手递了过来。 我接过请帖,恨恨盯着他道:“这两天的事情,是你们干的?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眼前之人露出一个很是程式化的微笑:“太叔先生,您看了这封请帖之后,自会明白的!”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 靠,这小子,分明是看不起我啊!连番被人算计,我本就已经觉得很憋屈,此刻又被对方手下一个显然只是跟班的家伙鄙视,我气都不打一处来。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是hello kitty?!必须给你点颜色看看! “你小子,别走!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昨天的赌瓷全是假货,究竟怎么回事?!什么不知道,分明是你们在里面搞了鬼!就是说你呐,别跑!”我冲着那家伙匆匆离去的背影高喊,然后又冲着朝天宫市场大门口处聚成堆骂娘的受骗商贩喊道:“各位兄弟们,拦住他,别让他跑了,咱们昨天受的损失,就是他们那帮家伙搞的鬼!” 来送信的那人听到我大喊,不复先前的从容,第一时间就开始撒腿狂奔。但门口处聚集的人不少,其中许多昨天都蒙受了很大损失,此刻听到我的话,眼睛都红了。那哥们没跑出多远,就被愤怒的人群堵在了正中。而我喊完那两句话,仅仅装模作样地往前追了两步,就一低头扎进人群当中,趁乱跑掉了。上前指认这种事情当然不能干,因为说到底,这个局本身就是专为坑我而设的,被殃及的人如果知道了真相,会不会迁怒可不好说。不过我相信,即使没有我提供证据,这帮怒气冲冲的受害者也足够让那小子脱层皮了。 回到宾馆,我坐在写字台前,深吸一口气,缓缓打开了那封请帖。 请帖上只有短短几行字,时间,地点,和一个署名。 “三天后,姑苏城观前街太监弄松月楼,凯特。” 脑海中浮现出当初在秦淮河畔,乌篷小船靠岸时,凯特在背后轻声说的那句话:“我相信,你一定会答应的!”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真是又气又恨。 凯特的目的很明确,以这种方式算计我,借此展示实力,进行威胁,显然是想让我服软,同意出手契丹文传国玉玺。而且对方显然能量不小,可以将我玩弄于股掌之中。事到如今,恐怕不是我一个人可以搞定的了。于是我掏出电话,分别打给陆九爷、小杰和文斌,向他们求援。 金陵距离姑苏没有多远,我手里大堆的海捞瓷无处存放,干脆延长了面包车的租期,直接开车过去。 三天后,文斌和小杰各自处理完自己在帝都的事情,如约赶来。我到车站去接他俩,却发现同来的还有两个意料之外的人——岳岭和柳岸! “太叔大哥,又见面啦!”岳岭笑嘻嘻打了个招呼。文斌摊手:“小岭这两天一直跟着筝儿在我那里玩,听说了你在金陵的事情,就想一起过来看看。” “然后柳岸最近正好也没什么事,听说我要来,便一起跟来了!有我们在,太叔大哥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们帮你找场子!”岳岭拍着胸脯跟我打包票。 岳岭和柳岸两人都是琉璃厂世家子弟当中的翘楚,只要是圈子里的事不论什么情况,多少可以帮衬一些。我对两人愿意出手施援非常感激,忙拱手见礼。再加上小杰和文斌两个死党,一行五人浩浩荡荡,让我不由得想起圣斗士中的青铜五小强。嗯,希望我们这次也能够像五小强一样,怎么打压都能雄起吧! 古玩行里的老规矩,是真假赔赚各凭眼力,很少会有秋后算账的说法。但这次的情况不太一样。一般情况下,向某人求购古玩而不得,说不得都要三番五次登门拜访,诚心实意地论交情,争取让对方能够看在朋友之间的面子上,忍痛割爱。但凯特这次向我求购物件,被拒绝之后不仅二话没说,反而设局坑我,明目张胆地威胁示威,这就有些仗势欺人的意味了,实在太过分。所以本次赴约,最主要目的就是向她这始作俑者讨个说法。 按照请柬上的地址,我们很快来到了姑苏城最著名的商业中心——观前街。这条街因地处一座古老道观之前而得名,历史非常悠久,与金陵夫子庙、魔都城隍庙、帝都天桥并称为为中国四大闹市。道观名为玄妙观,创建于公元276年的西晋,至今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被称为“江南第一古观”。我依稀记得金庸龙8官网《天龙八部》中的王语嫣和段誉分别前,就将日后相会的地点约在了姑苏玄妙观前,可见此道观声名之显赫。 观前街的现代商业气息要远比金陵夫子庙更加浓郁,沿街店铺有国际时尚品牌,也有传统老字号,无一例外都是现代建筑。我们五个当中除了柳岸,其他人都是第一次来到姑苏。当下在柳岸的带领下,七拐八拐,钻进一条小弄子里,这里便是请帖上所说的太监弄了。 “这条弄子是姑苏非常著名的美食一条街,其中有两座酒楼最广为人知,一座是松月楼,一座是得鹤楼,经营的都是最正宗的传统苏帮菜。每天到正饭点的时候,两座酒楼的席面当真是一桌难求!”柳岸娓娓道来,向我们讲解当地风土的人情。 “哇哦,苏帮菜,有松鼠桂花鱼喽!”小杰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正是!”柳岸与小杰相视而笑,一脸尽在不言中的表情,显然也是十足老饕。 “咳咳,两位,打住!我们今天可是雄赳赳,气昂昂,过来找坑我的幕后主谋讨要一个说法的,您两位可别到了地方,先被对面的美食攻势给打趴下喽!”我忙给小杰和柳岸打预防针。 “小鸿你放心,小小一条松鼠桂花鱼,是不足以收买我的!”小杰拍着胸脯保证道。 “杰哥杰哥,那么,两条如何?”岳岭嘿嘿坏笑。 “额,两条的话嘛……”小杰一脸纠结地掰着手指头算计着。 我顿时被小杰没出息的样子给气笑了,其他人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行至松月楼前,远远就看见一个高挑俏丽的身影站在门口,两手环胸而立,正是凯特!我一马当先,径直走了过去。这岁数不大的小洋妞显然也看见了我,笑意盈盈,眼波流转。 小杰在身后爆了一句粗口:“靠,不会吧小鸿,这就是你说的始作俑者?!你确定今天来是要讨个说法,而不是要哭着喊着以身相许的?”我满头黑线,不去理会他,径直站到了凯特对面。 “太叔先生,您果然如约到来了!”凯特率先开口道,似乎很是开心。 “某些人做事情太不地道,不得不来。”我面无表情,冷冷回应。 凯特轻柔浅笑,微微颔首,似乎在表示歉意:“太叔先生请放心,我们今天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说法!不过首先,还请上楼落座,我们略备了一桌酒席,为远道而来的各位先生接风!” 我注意到凯特刚刚话里用的一个词,“我们”!这就说明,今天要跟我们会面的并不是凯特自己,她背后的那个神秘势力也很可能会就此浮出水面! 跟着凯特登上木质的仿古楼梯,很快进到了一间布置雅致的包厢当中。数名伙计模样的青年垂手而立,其中就有那天在朝天宫鬼市门口递请帖被我坑了的哥们,眼眶依旧青紫,恶狠狠地瞪着我。在众多伙计众星拱月地围绕之下,上首主座上,端坐着一位沧桑无比的老翁,凯特径直走到他身后,扶着椅背,轻轻叫了一声:“曾祖父!” 出乎意料之外,凯特的曾祖父,是个中国人。这名垂垂老矣,行将就木的老人,脸庞和裸露在领口之外的勃颈皮肤上布满了层层叠叠的皱纹,其中还点缀着无数老人斑,竟不知是多少岁月的沉淀才积累出来的。随着凯特喊的那一声曾祖父,老人睁开假寐的双眼,我惊讶的发现,在那数不清的皱纹之中,老人的双眼竟是熠熠生辉,无比清明,不见丝毫老态! 对方显然是古玩行里比我年长了不知道几代的老前辈,即使心里有怨气,我却也不想失了礼数,当下抱拳道:“小生太叔博鸿,敢问老前辈尊姓高名?” 老人脸庞上的皱纹微微抖动,似乎笑了笑,接着一个沙哑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老夫,姓吴!” 当老人报出自己的名字后,包厢当中出现了短暂的,死一般的沉默! 这个名字有些耳熟,我开始时还没有反应过来。等我终于想起名字的主人,不由得心神狂震! 这个吴,竟然便是卢吴古玩公司的那个吴!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