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八十七章 且把利禄换功名

第八十七章 且把利禄换功名

3116 2017-12-20 07:05:01
“在来之前,我还以为您会是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毕竟随随便便就能够拿出一幅国宝名画捐给国家,一定是国内顶尖的收藏大家了!可我实在没想到您居然这么年轻!请问太叔老师,您从事收藏有多长时间了?” “从上大二开始,到现在三年多吧。” “三年多……我的天呐!”叶记者目瞪口呆,在摄像师傅的连声咳嗦下,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恢复正襟危坐的平静神态,继续问道:“那么能不能请太叔老师向我们的观众朋友们介绍一下,您是怎么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就成为如此成功的收藏家,并且收藏到了像徽宗《写生珍禽图》这样的国宝?” “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各种古玩知识,上学的时候没什么钱,我就多花时间,几年的大学生涯基本上每天不是泡在旧货市场里,就是在查阅相关的古玩知识。有了足够的知识储备,所以后来遇到机会的时候能够把握住。最后,在大批知识储备足够的人当中,可能我的运气的确比较好吧,比别人遇到了更多的机会!”我耸了耸肩,“至于能够成功收藏到名画《写生珍禽图》,这并非我一个人的功劳,而是与古玩圈里几位世家子弟齐心协力的结果!” “哦?那么您和这几位朋友是如何齐心协力的,能不能请太叔老师详细介绍一下?”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里,我把如何获得《写生珍禽图》的过程大致描述了一遍。但涉及到古玩圈里老前辈的名声问题,我故意模糊了赌斗的细节,只说柳岸、岳岭与我三人一起,各自拿出了足够分量的物件,最终成功换到了这幅名画。但因为三人都有出力,又都不愿将画据为己有,这才决定捐献国家。 采访全部结束时,已是傍晚五点多钟。小乌兰从补习班回来,见到女记者两人长枪短炮全副武装的阵仗,着实惊艳了一把。呆看了半晌,这才讷讷的说:“额……我去,做饭!” “咳咳,太叔老师,这位是……?”叶舒明显好奇心大起。旁边的摄像师傅一直冲她使眼色,估计是让她不要多嘴,叶记者完全当做没看到。 “是我妹妹,乌兰图娅。”我微微一笑。 “妹妹?”叶舒一脸狐疑地盯着我,显然不信。毕竟一个20来岁的大小伙子家里住着个漂漂亮亮的幼齿小萝莉,听名字就明显连民族都不一样,轻飘飘一句妹妹的确不好解释。这女记者的八卦心也是够强,估计把我当成那种取向变态的猥琐男了。 被她盯得一脸黑线,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记者号称无冕之王啊,虽然这姓叶的女记者不太靠谱,但好歹也算是公众人物,万一回去以后到处传扬,我的名声可就毁了。 “那么,今天的采访就到此结束了,非常感谢太叔老师您抽出时间来!”女记者盈盈起身,准备告辞。 厨房里飘出饭菜的香味,我微笑道:“不忙走,饭快做好了,一起吃点吧!” “啊,这样不太合适吧?”叶舒看我的眼神依然怪怪的。 “不要紧的,我平时整天在外面跑,乌兰她一个人在家也闷得慌,正好今天你们来,也陪她聊聊天。” 女记者双臂环胸,和摄像师傅交换了一下眼神,这才有些犹豫的答应了下来:“那,就多多叨扰了!” 一顿晚饭吃下来,我口干舌燥,终于把关于小乌兰的事情解释了一遍。个中惊险之处,听得叶舒大呼小叫,紧张地连连用手轻拍高耸的胸脯。 “太叔老师,您的经历实在是太精彩,太传奇了!非常感谢您的招待和讲述!这一段,我可以用在采访里吗?”在得到我的首肯之后,女记者喜不自胜。临别时,叶舒深深鞠躬:“这次专访的过程我们已经详细录制下来了,之后会在BVV制作一期节目,与您捐赠仪式的新闻发布会一起播出,到时候还请您多多斧正!” 送走女记者,我不由得感慨了一番。真的没想到,捐幅画而已,竟然搞出这么大动静。 到了10月底,捐赠仪式的新闻发布会如期举行。三名书画鉴定名家珍而重之的将古画展开,细细查看了一遍,确认无误后,装进了特质的保险箱中。在镁光灯和摄像机的环绕之下,我与故宫方面派来接收捐赠的专员各自端着保险箱的一端,面对镜头保持微笑,最后脸都抽筋了。当然,在我的坚持之下,柳岸和岳岭二人作为徽宗墨宝的共同所有人,也一并出席了仪式。 随着全套节目在BVV正式播出,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我逐渐感受到了媒体力量的强大。再到古玩市场上淘货的时候,开始有藏友或商家认出我,便会尊敬的称呼一声:“太叔老师。”虽然这样一来,闷声捡漏的机会少了,甚至有可能别人觉得我钱多,会专门设局来骗。但古玩行的交易里并不只有地摊淘宝和捡漏,许多被藏家珍而重之收藏起来的真正好东西,轻易不会拿出示人,更别说出售了!古玩行是非常讲究资历的地方,实力、眼力、身份、地位、信誉、名声,这些都很重要,在行里成为有头有脸的人物,才更容易把人脉经营起来。因此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声名在外还是好处更大一些的。 《写生珍禽图》的价值,如果用钱来衡量的话,2000万总是有的,即使我只占其中的三分之一,也多达700万,绝对是一笔横财。本来决定捐献的时候,更多考虑的是朋友之间的道义,不愿独占,经济上的损失说完全不在乎那是假的。但现在来看,这笔钱所换回的声望,其价值可能要远比几百万钞票更大! 就拿我准备开古玩店铺这个事儿来说吧,因为手里还有些闲钱,我觉得直接把店铺的产权买下来会更加划算。可转来转去,有店铺出售的市场就只有尚未建成的潘家园,而且都是提前预售的。当我找到市场管理部的时候,却发现因为此地的名声太大,预售的店面几乎已被一扫而空了!我只好厚着脸皮去拜托市场管理部的经理,结果刚刚自报了一下家门,经理就拍着胸脯打了包票,一定想方设法帮我这“爱国收藏家”留一个铺面! 捐赠结束后,由柳家和岳家的长辈出面,为我们三个年轻人办了一场小规模的庆功宴。可能是怕我们当着长辈的面说话不自在,两家族长致辞后就各自离去了,只留下一众年轻人谈笑畅饮,除了柳岸和岳岭,文斌、小杰、岳筝、还有司徒家的姐妹等人也都悉数到场。 “太叔兄弟,这次托你的福,我和小岭,乃至于柳岳两家都脸上有光。族长说了,这件小东西就送给兄弟拿着玩,不成敬意,还望笑纳!”柳岸将一只小锦盒推到了我面前。 “嗯嗯,太叔大哥,我们岳家的老太太也给你准备了一份小礼物!”岳岭也掏出了一只盒子。 我将两只盒子打开,立马倒吸了一口凉气! 柳岸递来的盒子里,赫然便是之前曾拿出来与吴家老人赌斗的那枚祖母禄“滴翠珠”。岳家的礼物则是一只光绪官窑的珐琅彩大烟盒,底部有一个矾红绘制的“古”字。 滴翠珠是自然奇珍,不说价值连城,起码也是极其稀罕之物。岳家送的大烟盒则是清末国人吸食鸦片时用来装烟膏的小碟子,上面有盖。这件“古”字款的珐琅彩瓷器是不折不扣的皇家专用之物,时代又在光绪前后,很可能就是当年慈禧太后用过的,同样价值不菲! “两位,说好的小礼物呢?这么贵重的礼物,你们让我怎么收!”我一脸苦笑。 “还能怎么收,装包里呗!怎么,需要帮你叫两个保镖?”柳岸嘿嘿一笑,“别说你不要啊,不然我们俩回去,可没法跟家里的长辈交代!” “嗯,我们老太太说了,你当我们岳家是朋友,我们也不能冷了朋友的心意,这点小东西就做个见面礼!”岳岭也搭腔道。 “额……既然如此,那我们谢过两位和两家的族长了!”我把东西装好,心里热乎乎的。 “对了,今天正好大家都在,帮我出出主意!我准备开一家古玩店,你们帮我想个名字吧!” 我话音刚落,包厢里顿时就热闹了起来,所有人都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我要开古玩店的事情。 “要开古玩店?不错啊!在所有世家的年轻子弟当中,恐怕没人比太叔兄弟更早的成功自立门户吧?兄弟学识渊博,如同古人所云的‘格物致知’,依我看,店铺就叫‘格古斋’,如何?” “不好不好,要我说,应该叫‘珍玩堂’!” “什么真玩堂假玩堂,要不要更俗气一点?!我觉得还是叫‘清雅斋’好,文雅而又不失韵味。” 一众年轻人议论纷纷,有说叫“八方进宝”的,有说叫“慧藏斋”的,不一会儿便想出十几个不同的名字,在我看来,都还不错。这时,司徒东篱忽然轻轻娇笑起来,这位姑娘不愧是五大世家大半男子弟心目当中的女神,听到她出声,包厢很快安静下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