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八十五章 忘年之交

第八十五章 忘年之交

3144 2017-12-18 07:02:01
两天后,我雇了一辆公路货运公司的小型厢货,开始了风餐露宿返回帝都的旅程。车厢后面拉着我本次江南之行收获的全部海捞瓷,整整400件,层层包裹后,装满了18只大木箱。 当我终于满身汗酸味的回到家,已经是傍晚时分。刚打开门,一阵香风便飞扑进怀里,自然是已经从补习班回来的乌兰图娅。嗯,一个多礼拜不见,这小丫头都学会自己擦护肤品了? “叔叔你回来啦!”小乌兰毛茸茸的小脑袋在我怀里使劲蹭了蹭,发型已经换成了齐刘海加小马尾,不再是草原公主来中原和亲一般的传统发式了。 我轻轻揉了揉她的刘海,笑道:“怎么啦,小乌兰,才一个多礼拜没见,就想哥哥啦?” “叔叔叔叔叔叔叔叔……”小姑娘连声娇笑。 我和货车司机师傅两人费劲力气,终于在小乌兰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将所有的瓷器都扛进了屋。这次江南之行虽然中间诸多波折,但最终的收获也绝对是超乎想象的!徽宗墨宝《写生珍禽图》我已经准备捐出了,暂且不论。除此之外,还带回普品海捞瓷300余件,陆九爷重点关注的铜官窑海捞瓷20余件,其他窑口的精品海捞瓷自己赌出来的有14件,吴家老人给的赔偿又有50多件。以现在帝都的市场行情,普品海捞瓷单件价值差不多在500元上下,精品海捞瓷每件市价在2~5万元不等,加在一起总价值超过了200万。虽然这么大量的一批瓷器难以短时间内卖光,但根据陆九爷的分析,海捞瓷的市场行情仍在持续走高,也就是说,卖的越晚,反而能赚的越多! 再有就是那20多件铜官窑了。铜官窑瓷器的存世量并不少,陆九爷对此物的信心来源于何处,我百思不得其解。于是第二天一早,我特地打包了这批铜官窑的海捞瓷,前去广纳斋请教。 一进店门,陆九爷和小六子两人正对坐喝茶,吐沫星子横飞地聊着老帝都旧事。见有人撩门帘进来,两人一齐回头,见到是我,又齐声惊呼。紧接着,就看见这对老小齐刷刷一跃而起,冲着我深揖到地。 “鸿小爷!”两人齐声高喊道。 我被他俩这阵势吓了一大跳,连忙惶恐不安地还礼道:“哎呦,陆九爷,小六子,您两位今天这是……中了哪门子邪不成?!小生我哪受得起这么大礼数!” “您当然受得起!”陆九爷摆了摆手,斩钉截铁道,“这两天,徽宗《写生珍禽图》回归,整个圈子里都传开啦!关于这幅国宝是如何在姑苏现身,鸿小爷您又是如何与人斗智斗勇,最终将此物成功留在了国内,宋、柳、岳三家的年轻一辈都在传,现在帝都里凡是收藏古玩的人,没有不知道的!如此高风亮节,如此卓越贡献,自然值得全体国人衷心感谢!” 陆九爷一说我就明白了,自然是柳岸等人觉得自己无功受禄,故意将我在整件事情中所发挥的作用大加夸张了一番。其实在我看来,这次赌斗之所以能赢,柳岸才是最大的功臣! 所以我当即摇头道:“陆九爷您过奖了,小生的性格你还不知道吗,贪财爱宝,若真是我自己赢的,才舍不得这么痛快捐出来呢。这次的功劳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柳岸、岳岭、文斌,包括小杰等几位齐心协力,这才侥幸险胜了一局,让国宝归国!” “鸿小爷,您不必谦虚了!能够在威逼利诱之下坚决不同意将手中国宝卖到境外,为了使另一件国宝回归却又舍得将其拿出做筹码,最后赢得赌局后自己更是分毫不取,直接捐给国家!单凭这一点,小六子我自问就做不到,对您真是佩服地五体投地!” 本来自己决定捐献《写生珍禽图》时,更多是在为柳岸和岳岭的付出考虑。既然两人不肯要利,起码也要借此扬一扬他们的名。至于我自己,其实并没有想太多——拿到两大箱五十多件精品海捞瓷作为补偿,能够小赚一笔,还上陆九爷的50万,我其实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现在被陆九爷和小六子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原来捐赠此画所带来的影响远比我想象中要大得多! 我老脸微红,尴尬地咳嗦了几声,见两人依然眼神炙热地盯着我,忙转移话题道:“先不提这个啦!陆九爷,您之前发短信跟我说,如果机会合适的话,一定要把海捞瓷当中发现的铜官窑瓷器收回来,这到底是个什么道理?我这趟收到的铜官窑有二十多件,今天全带来了,请您过目!”说着,打开箱子,随手掏了几件东西出来。 听我谈起古玩生意,陆九爷两眼放光,终于把《写生珍禽图》的话题忘到了脑后。在小六子的帮助下,我们把20多件瓷器一一拆开,给陆九爷看了一遍。这批铜官窑瓷器的窑口特征非常鲜明,都是红褐或黄褐的底釉上面,用灰绿、绛紫等色勾勒出纹饰,有图案,也有诗文。这些图案不仅形象生动,表现技法上也既有特点。有些是繁复的几何纹路,有些是用简笔线条勾勒成的艺术感十足的鸟兽动物,有些则用模印贴花的技法做出类似浅浮雕的造型。其中最为精美的一件,用不足2毫米粗的绛色细线勾勒出两位披坚执锐、相对而舞的健硕唐代武士,神形兼备,精彩非常! 陆九爷一件件鉴赏完毕,这才悠悠然说道:“非常好,都很漂亮,我想让你收的就是这种东西!至于原因,还得请鸿小爷您再多担待担待,现在时机未到,我不能透露太多,不过您这段时间可以多关注一下全国各地的古瓷器学术交流、学术报告,以及大型拍卖会,应该会有些发现!” 我耸了耸肩:“不急,既然如此,那我再等等就好。另外还有一事!”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前两天管您借的那50万,短时间里可能还不上了,还得请您再宽限一些时日,最后实在不行的话,就拿我寄放在您这里的古玩顶吧!” “哎呦,您这是哪里的话!鸿小爷您为了国宝的回归可以视金钱如粪土,我们这些庸人虽然比不上,但也得帮着您添砖加瓦才行啊!50万而已,不就是您一句话的事儿嘛,哪儿还有什么还不还的,就给鸿小爷您留着买茶叶吧!”陆九爷大手一挥,要免去我的欠款。 “那怎么行,捐画是捐画,借钱是借钱,一码归一码啊!”我急道,“这趟出去被人设局,我的确损失了些小钱,但当时答应了赌局,人就已经拿大批精品海捞瓷补偿回来啦,只不过需要些时间来变现而已。我跟您借钱,那是生意,生意就得有做生意的规矩!所以陆九爷您说不用还,万万使不得!” 陆九爷又是再三推让,但我始终坚持,他也无可奈何,最终只好作罢。我把20几件铜官窑海捞瓷全数留在了广纳斋,托陆九爷再合适的时机帮忙变现,他忽然哎呀一声,使劲拍了拍脑袋:“您瞧我这个记性,刚才掰扯了半天,差点给忘了!之前您放在我这里出手的那两件蒙族古代首饰,都已经成交,总共卖出了70多万呢!二八分成,我该得14个,您得56个!”说着,陆九爷叫小六子从柜上点出6万现金交给我:“既然这50万您执意要还,那我便将货款扣掉这一笔,剩下的如数支兑给您!” 我接过厚厚的一捆现金,再次点头确定道:“自然要还的!小生后面可还打算跟九爷您常来常往呢,规矩一定不能坏!” 陆九爷冲我高高挑了挑大拇指:“讲究!鸿小爷不愧青年一辈中的人杰,就看您这为人的态度,必然能成大事!不过,话说起来,您这次带回的海捞瓷数量不少吧,如果放在我这里帮您出自然也可以,但没个两三年的时间估计消化不完。这方面不知道您是怎么想的?” “额,这方面的问题我之前还真没考虑过,毕竟之前都是您帮着给出手的。那九爷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陆九爷嘿嘿一笑:“这古玩不同其他商品,既不会过期也不会过季,现在世道清平,行情持续看涨,您其实没必要急着都卖掉!要我说,现在您手里东西不少了,不如找机会自己开家古玩店,一边慢慢收,一边慢慢出,这就算有份持久的营生了!以后即便年纪大了,没精力在外面跑着收货,也不至于断了财路!” 我听完眉毛微抬,有些吃惊:“九爷,您这建议的确不错,可是这么一来,我能够自产自销了,这里面不就没有您什么好处了吗?!” 九爷一脸郑重,用力拍了拍胸脯道:“您刚才说,借钱收古玩是生意,钱不能不还,这话没错,既然您坚持,那我就不提了。但这回我给您出的主意,论的可就不是生意了,而是交情!能交到鸿小爷这样的朋友,让出这么点蝇头小利算得了什么?!”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有些感动,当下哈哈大笑道:“陆九爷,好!既然您这么真心对我,那小生也没有辜负您的道理!您这位忘年挚友,我是交定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