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八十二章 夜半钟声到客船

第八十二章 夜半钟声到客船

3289 2017-12-15 07:01:01
秋雨淅沥,缓缓打湿旅人的衣襟,微凉。 晓晓又将手中的油纸伞往我头顶的方向移了几分。这把仅能供娇小女士一人遮雨的江南传统纸伞上绘有淡雅的傲雪寒梅,在脚下崎岖的青石路面上投下一小片素白色的阴影。两人并肩挤在伞下,她复古旗袍的左肩和我休闲T恤的右肩都已被略微浸湿。 我不由分说地从她手中接过伞柄,再次移回了晓晓头顶,并在她来得及出声反对之前便巧妙地转移了话题:“我还真就不信了,小小一座石阵,就能把我们困死在里面?走这边!”说罢,在岔路处转身向左。 晓晓浅笑,轻轻地“嗯”了一声。 胡乱走了半个多小时,两人依然身困石阵之中。晓晓终于忍不住笑道:“博鸿大哥,相传这狮子林中的石林布置暗含八卦阵法,若是每逢岔路便右转,半小时即可走出。而若是胡乱走,便永远都出不去。当年乾隆皇帝七下江南之时,便不信邪,据说足足在此阵当中走了三个时辰,依然出不来,于是龙颜大悦,御笔亲题了旁边亭上匾额的‘真趣’二字。” 晓晓所说,我当然知道。就算没有提前在网上做过功课,光是通过身边那些嘴里喊着“向右,向右”,时不时风一样跑过的熊孩子,我也能够得知石阵的正确走法了。 嗯,我当然是故意的。毕竟,能够和佳人同撑一伞漫步如霏细雨之中,关键这把伞还特别小,两人不得不肩肘相依,这种浪漫无比的机会可不常有! 于是两人开始按照规矩,一路右拐,很快便走出了石林。 姑苏城文化古迹众多,园林艺术更是举世闻名,有许多可看的地方。先前晓晓虽然答应要来,但她学业繁忙,只有一个周末的时间。因此我做足了功课,对整个行程精挑细选。狮子林便是我所选择的第一站,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园子位于姑苏第一名园拙政园旁边,相比于拙政园的磅礴大气,其中景致更显精巧典雅,更有一座神奇的石林阵法。而且我觉得此地游客比较少,比起那些游人众多的著名景点,更适合情侣间的私密约会。嗯,虽然我们还并不是情侣。 狮子林外便是姑苏旅游文化的中心区域园林路,各种纪念品店和特色小吃云集。我在路边的百货店里买了一把超大号雨伞,厚着脸皮嘿嘿笑道:“那个啥,你伞太小了,咱俩打这把吧!”接着便不由分说,直接将大伞撑在了两人头顶。晓晓微微皱眉,但却没有出言拒绝。 一边逛街,一边扫荡沿街的当地小吃,我们溜溜达达,在同样位于园林路上的姑苏博物馆和大师玉雕工作室之间消磨了整个下午的漫漫时光。 苏州城不大,我俩都住在了位于市中心附近的园林路上一座雅致小院改造的旅馆当中,当然,不是一个房间。晚上在松月楼吃过了上次失之交臂的松鼠桂花鱼,逛了逛观前街,我便准备送晓晓回去休息。不想晓晓却摇头道:“好不容易来一次江南,就不要浪费时间休息了嘛!” “额,可是这大晚上的……还有什么能玩的地方呢?”看着晓晓明亮的双眸,我不禁有些口干舌燥。 “寒山寺!我们去枫桥畔泛舟!”晓晓说着,笑颜如花。 当初在直隶偶遇,我曾送给晓晓一只北宋磁州窑的瓷枕,上书著名唐诗《枫桥夜泊》。《全唐诗》当中所载的“江枫渔火对愁眠”一句,在这只瓷枕上却写做了“江边渔夫对愁眠”。我现在戴在脖子上的三色沁双鱼玉佩,便是晓晓回赠给我的。而《枫桥夜泊》一诗,正是诗人张继在寒山寺畔,枫桥之下,上塘河之上写就的。 当下两人一拍即合,说走就走! 从观前到枫桥不过四五公里的车程,坐上我租来的那辆堆满海捞瓷,满是咸卤味的破面包车,很快便到达了目的地。 如今的枫桥一带,已经是非常成熟的步行街区了。比起高大上的观前街,更多年轻人到姑苏来,都喜欢到此处的新奇玩意儿更多的山塘街来溜达。这里的游船都是自己划桨的,虽不像秦淮河上的花船那般富丽堂皇,但一点孤灯高悬舱顶,配合上两岸边的红枫秋叶,却更有那种“江枫渔火”的诗意画面感。 闻名遐迩的枫桥,不过是一座小小的石拱。临近桥畔,我停下桨,让小船顺水而漂。两人有一搭没一搭,漫无目的的闲聊着,渐渐地都不再说话了,任凭黑暗将小舟紧紧包围,尽情享受这静谧夜色中那份让人心颤的若即若离。 晓晓就那么一直出神地看着舷外,侧脸的轮廓在岸边灯火掩映之下,仿佛出尘仙子,美的那么不真实。直到午夜12点,远处寒山寺的定夜钟如时响起,声音沉重而浑厚,在漆黑的夜幕中远远传开,如同佛陀的低语。 “枫桥下的这条上塘河,原来是条古代运河嘛,水面没多宽,深度应该也就一般般。这种河边,真的会住着渔夫吗?所以说,果然还是‘江枫渔火’所表达的意境更加贴切吧!看来那只瓷枕上的,应该就是一个古文上的通假而已。”我不胜唏嘘道。 晓晓收回不知道神游出多少岁月的遥远思绪,偏过头,微笑凝视着我:“这寒山寺当中,曾先后收藏有历代名人书写的《枫桥夜泊》诗碑共四块,现在依然存世的就只有光绪三十二年和民国三十六年所书的第三块和第四块,前两块都已经泯灭于历史长河当中了。我之前在考证资料的时候,有幸收集到了一张珍贵的北宋拓片,正是宋朝名相王硅所书的第一块《枫桥夜泊》碑拓制而成。其上所书的诗句,也是‘江枫渔火’。这就说明,至少在与北方辽金政权同时代、甚至时间稍早的宋,这句诗就已经是清代《全唐诗》里的样子了,并不存在后世修饰加工的可能。” 我叹了口气:“这也就是说,我本来以为自己送你的是一件足矣还原传世名诗本来面貌的主要实物资料,结果最后却发现只是当年的制瓷师傅文化程度不高而做出来的拙劣之作,这个反差可有些大啊!” 晓晓却不以为意:“并非如此,博鸿大哥送我瓷枕之时,那件东西有多重要,谁都说不清!你的心意,我很感激!而且就算没有诗句中所体现出的历史价值,单纯的北宋磁州窑瓷枕,已然珍贵非常。” “那可不成!跟我预期的差距太大了,自己这关,我就过不去!更别提你还回赠了我一枚美玉呢!这样吧,我再多送你一件东西好了。” 晓晓笑着摇了摇头,刚要开口说话,却被我一把抓起了嫩白玉手,顿时脸颊绯红一片。我把那枚入手后便从未离身的摩羯纹三色沁古玉放在了她的右手掌心,接着将纤长五指捏拢,不给她开口拒绝的机会。 晓晓半是娇羞,半是愠怒地白了我一眼,将右手收回,缓缓在眼前摊开。当她看清手中玉佩的那一瞬,明媚眼眸中的星光刹那间碎裂,倒影着枫桥夜色,化作了一泓温柔的秋水。 她偏过头,似笑非笑地望着我,一如初识那天分别时的场景。我心跳快得不得了,不知道接下来的剧情到底会是有情人终成眷属,还是红颜嗔怒,两人便从此形同陌路。 然而,接下来晓晓却一句话都没有说。许久,她才将摩羯玉佩戴在脖子上,轻声开口道:“博鸿大哥,谢谢你。我,很喜欢!”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等了半天,终于成功将玉佩送出,我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说什么好。而晓晓,只是静静地看着我,面带微笑。 上塘河上,夜雾微寒。游船上有厚毯子,整个后半夜里,我和晓晓就那么裹着毯子,肩并着肩沉沉睡去,直到东方泛起了鱼肚白。 第二天早晨醒过来,退了船,回到旅馆洗漱休息时,我这才反应过来,昨晚的气氛那么好,明显应该说点什么的呀!而且看人家晓晓的意思,似乎也对我心里想说的话有那么一些期待的。想通了此节,我恨不得抽自己这榆木疙瘩两个大嘴巴子。不过仔细想想,其实我们认识的时间也没多长,直接表白的话不知道会不会被接受,一时间又患得患失起来。 接下来一整个白天的游玩,晓晓似乎心情大好,笑语晏晏,拉着我东游西逛,看我的眼神中似乎也多了一丝别样的神采。我们先后去了几座著名园林、唐伯虎故居桃花庵、还有文庙的古玩市场,那一袭素色的旗袍穿行在姑苏灰瓦白墙的古典风格建筑之间,仿佛一位从画卷当中走出的古代美人,又如戴望舒诗中那结着丁香般愁怨的姑娘。 这一天当中,我几次想开口,将昨天没有说出口的话告诉晓晓,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直到最后把晓晓送上火车,也没能表露心意,不由得有些失落。 周晓晓却似乎看穿了我的小心思,步上月台前,她似是安慰我一般,转过身挥了挥手,遥遥喊道:“博鸿大哥,在姑苏要好好加油哦,等你回到帝都,换我请你!”随着她的转身,一头乌黑浓密的齐腮短发俏皮地在脸颊上舞动,我发现晓晓的头发似乎比以前留长了一些,有了几分披肩的架势,愈发倾国倾城了。 晓晓临行前的告别让我整个人都仿佛变得阳光明媚了几分,顿时浑身充满了干劲儿。之所以没有选择和晓晓一起打道回府,而是继续留在姑苏,是因为我还差最后一个,也是此行最重要的一个地方没有去,那就是相王弄的玉作坊一条街!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