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三十五章 午夜惊魂

第三十五章 午夜惊魂

3291 2017-10-29 07:04:01
红山市距离帝都不过400多公里,入夜之前,车子顺利到达目的地。先是一座巍峨的红色砂岩孤峰在地平线上显露身形,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山脚下那座大城里透出的万家灯火也愈发清晰起来。附近方圆千里的开阔原野渐渐被黑暗所笼罩,唯有这极远处的一点光亮熠熠生辉,宛如大草原上的明珠! 我们这次来红山市收古玩,人生地不熟。除了通过陆九爷的渠道得知这里有一座规模颇大的晓市,也就是鬼市之外,就纯粹是两眼一抹黑了,所有的门路都需要自己摸索。我们在靠近古玩晓市不远处的宾馆住下,三个大老爷们住一间,月蓉自己住在隔壁。这里是不折不扣的三线城市,晚上唯一的娱乐活动,只能是去尝一尝当地极具特色的烤羊腿。 羊肉嫩而不膻,用炭火烤至外焦里嫩,什么调料都不加,只抹一层细盐,一口咬下去,满嘴流油,蒙内羔羊肉特有的自然清香融化在唇齿间,会鲜美到让你怀疑人生! 吃罢晚饭,各自回屋休息。草原上的秋夜气温很低,我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不能惬意的翻身,有些失眠,迷迷糊糊睡不着。透过窗帘的缝隙向外望去,只见一钩残月从远处红山背后的阴影中升起,渐上中天,已是半夜时分。旁边床上小杰鼾声如雷,不知为何,让我有些心烦意乱。我索性翻身起床,打算去上个厕所。 就在这时,房间外突然响起了女孩子的尖叫声,那声音惊恐至极,却又仿佛压抑着不敢高声,听起来竟像是宋家的小美人儿月蓉!紧接着就传来了隔壁房间猛力的开门声,急促的脚步声,和我们的房门被用力砸响的声音,在静夜之中显得突兀至极! 我一个激灵完全清醒过来,文斌更是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坐起,一个箭步冲到门口,小杰也被惊醒,迷迷糊糊地嚷着:“怎么了?怎么了?” 文斌警惕的从猫眼向外张望了一下,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门拉开,外面砸门的人便整个栽进了屋里。只见他左手揽住来人飞快倒退,同时身形一转将门掩好,又通过猫眼朝外看了一会儿,这才放松警惕,转过身问道:“怎么了?” 夜半敲门之人,正是宋月蓉。此刻的她只穿着一件轻薄的丝质睡裙,肩带微斜都顾不上去整理,精致小脸上花容失色,娇小玲珑的身体不知道是由于寒冷还是害怕,靠在表哥文斌身上抖作一团! “月蓉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尽量控制自己不去看她裸露在外的雪白肌肤,轻声问道。 “鬼!有鬼!”月蓉嗫嚅着,眼神仿佛惶恐的小鹿! 小杰听到月蓉说有鬼,当时就倒吸了一口冷气,两手紧紧攥住了被子角:“月…月蓉!你你你可别吓我啊!” 文斌处变不惊,从床头拿起自己的外套披在月蓉身上,遮掩住诱人的春光,冷静问道:“鬼?小蓉你看见了?” 月蓉的眼神似乎有些迷茫,她努力想了想,然后摇头。 “没看见你怎么知道有鬼?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鬼!”小杰怒气冲冲的说道,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不过在我看来他其实是真被吓到了,那三分火气无非是给自己壮胆而已。 “但…但是,我听到了!隔壁的那个声音……”月蓉说着,声音又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连同小杰也跟着打起了哆嗦,刚刚放开被角的双手这次干脆直接拉过棉被抱在了胸口。 “月蓉你别怕,我们这儿有三个,额,两个大小伙子在呢,阳气重的很,就算真有鬼来了也不用怕!”我安慰道,自动把小杰无视了,“你先跟我们仔细说说,是听到了隔壁传来的声音吗?” 月蓉连忙点头。 “那是什么样的声音呢?” “嗯,不太好形容,就好像这样,嗬…嗯…嗬嗬……嗬嗯嗯……,就是这样的声音,还带着哭腔,跟呻吟似的,特别特别凄惨那种!” 我和文斌两人对视一眼,一种不祥的感觉浮上心头。我们三人的房间和月蓉的房间紧挨着,月蓉听到隔壁的声音当然是在另外一侧。听她的描述,分明像是有人在捯气儿!帝都话里讲的捯气儿,就是人快死的时候,出气儿多进气儿少,最后发出的嗬嗤声。一般情况下,寿终正寝的人捯气儿的声音会比较微弱,而越是横死之人,捯气儿的声音就越响。 “过去看看!”我和文斌异口同声道,把小杰吓得一蹦三尺高:“我说小鸿呀,我的鸿哥,还有斌哥!大半夜的睡觉不好吗?咱别触这霉头成不成!”我摇了摇头,毕竟就是紧挨着我们的房间,不说有没有鬼,若真是有歹人在里面行凶,或是有人突发重疾将死,总要去看一眼才放心。 文斌这趟出来,一直带着一个长形的包袱,据说是防身的武器。当下取出,却是一根普普通通的竹竿,长不到一尺半,很不起眼。我们四个人出了房间,文斌反手提着竹竿打头阵,我抄着宾馆床头放置的沉重立式台灯紧随其后;再往后是不敢独自留在房间里的小杰和月蓉,一个手握烧水壶,一个手握电吹风,紧张得全身微颤,大有一会儿门开了不管见到什么都要先乱砸一通的架势。 夜半时分,宾馆的楼道中只有几盏昏暗的黄色射灯依然亮着,两旁边房间和墙壁自门牌号之下全部都被黑暗所吞噬,人在其中走过,灯光掩映下阴影随之摇曳,仿佛置身于某种巨兽缓缓蠕动的食道当中。 我们一行人蹑手蹑脚地摸到月蓉听到声音的房间门口,里面寂静无声。文斌将耳朵贴在门板上,仔细聆听了一会儿,还是回身摇了摇头,示意什么都听不到。小杰压低声音颤声说:“我说两位大爷,咱们回去睡觉好不好?里面明明什么声音都没有,刚才没准是小月蓉听错啦!” 我也将耳朵贴到门上,里面果然悄无声息。 好几个人大半夜不睡觉,贴在别人房间门口听墙根儿,这场景着实不是什么雅观的事情。我正犹豫是否要回屋,文斌却突然瞪大双眼,正色道:“不对劲,里面有血腥味!退后!” 我立即向后闪身,只见文斌飞起一脚,正蹬在门锁的位置上。木质门框发出尖锐刺耳的呻吟,应声而裂,房门大开,一股铁锈味道般的血腥之气浓重得犹如实质,瞬间扑面而来。屋子里没有开灯,窗外虽然是一勾残月,但秋夜的天空非常晴朗,皎洁如银的清冷月光从窗口洒落进来,照出的景象却让我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涌起,顺着脊梁骨一路窜上天灵盖,炸的头发根根倒竖,忍不住深深、深深的地打了个寒颤。 房间的地板中央横亘着一道触目惊心的暗红色血迹,一具鲜血淋漓的男尸仰面躺倒在血迹的尽头,嘴巴微张,死不瞑目,仿佛依然在痛苦呻吟。而男尸身后,矗立着一道比黑夜更黑的狰狞身影,尚自有鲜血从其上滴落,仿佛从地狱深处爬出的恐怖恶鬼! 饶是我平素里胆子不小,这一刻也觉得心惊胆战。我身后的小杰和月蓉这两个胆小的,更是干脆嗷唠一声怪叫,齐刷刷晕倒过去。我连忙伸手搀扶,把两人平放倒地。只有文斌依旧保持冷静,一伸手,用手里握着的短竹竿捅开了房间里的吊灯开关。 明亮的暖黄色灯光驱散了房间里的黑暗,让眼前的一幕更显鲜血淋漓。借着灯光,我也看清了那个站在男尸旁的身影,原来不是活物,而是一尊纯黑色的雕像! 说起来我混古玩行的年头不算短了,却还从来都没见过这样古怪的雕像。整座雕像大约有五六十公分高,通体乌黑,仿佛一个跪坐的人形,但肢体和面貌都高度抽象化,比例扭曲,极富视觉冲击力,让人一眼看到就很难再将视线移开!雕像的头顶上,还有一个发髻一般的装饰物,看形状,和红山文化中最著名的玉猪龙非常类似。整个雕像给人的感觉仿佛是来自洪荒时代半妖半神的古老图腾,遍身淋漓血迹,透出一种说不清的狰狞和诡异! 原来不是鬼怪,我不由地松了口气。但眼前的这一幕太诡异了,男尸倒卧在狰狞的雕像面前,双目圆睁,兀自瞪视着雕像的面部,临终前的不甘依然写在脸上,仿佛这恶鬼般的雕像正是杀人凶手! 楼道里的动静惊醒了周围的其他房客,逐渐开始有人涌到楼道中观看,惊恐的尖叫声此起彼伏,恶鬼杀人之类的悄言碎语开始在惶恐不安的围观人群中流传。我让文斌留下保护现场,自己把小杰和月蓉两人拖回房间安顿好后,立即打电话报警。 这一夜注定无眠。 人命关天的案子,警察到的很快。几个干警忙忙碌碌地给现场拍照,记录细节,收集脚印指纹等,我、文斌和苏醒过来的月蓉也分别做了笔录,小杰则依旧昏迷着。给我们做笔录的是位姓赵的警官,莫约40岁上下,是个满口黄板牙的老烟枪,面对血淋淋的命案现场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显然是位刑侦老司机。赵警官临走前留下了电话,让我们如果有进一步的线索第一时间通知他。 很快,尸体和雕像都被抬走。出门的时候我看了一眼,那雕像是一尊圆雕,也就是说各个角度都上雕工,立体的物件。整尊雕像表面覆盖着一层苍黑色的皮壳,有点像古玉表面一种名为黑漆古的沁色,但看不出内部的材质是不是玉。 我问文斌:“这事情,你怎么看?” 文斌想也不想地回答了两个字:“谋杀!”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