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灵山  >  第二十三章狂横打脸   

第二十三章狂横打脸   

3572 2017-10-18 11:24:13
  “起码你的得减肥以后再笑,那样也许看好少许”    听闻少年的话语后,那些卫兵将领脸色僵硬,发现被眼前的年轻忽悠了,他并不是九千岁之子,因为没有人敢和自己老子这样说话的,可是他们也震惊眼前的年轻人,竟然敢口无遮掩骂九千岁王爷,这可是大元皇朝的半边天,这些卫兵将领,心脏在颤抖,仿佛黑雾笼罩着眼帘,如同大祸降临。    九千岁元王,听闻此子竟然如此放肆话语,脸色也极为难看,冷哼一声,便不搭理,离开此区域,向着前排王族作为坐迈步而起。    九千岁元王,虽然极度压制,可是走过之处,地板还是露出不易察觉的龟裂,全身灵气波动竟然也迈进了轮灵秘籍初期轮灵期。  “听说你一手能拍死我”元古出现在那年轻人面前,半眯着眼睛,一只手一把掐住对方的脖子,另外一只手背负在后边,动作很随意,可是无意间散发出来的戾气,让那年轻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在那年轻人的错楞中,还有无数皇都民众中,刚才还嚣张的年轻人,此刻充满恐惧中,颤抖尖叫:“放,放开我”砰!就跟拎着小鸡仔,元古抓着对方头部,一把狠撞在门口石墙上,砖头一块块掉落,而那年轻人,面目全非晕死过去。“跳梁小丑”一阵声响过后,声音突兀的消失,周围世界弟子,不由寒颤,都觉得在那传说中的废物太子,那戾气扫视着,心头微微一紧绷。  “这太子,你们不是说是淬灵五重的吗,怎么两个月变成了淬灵七重”“会不会看错了,怎么可能两个月连续突破两重”“这天赋要是废物,谁还敢说天才”“小心九千府官僚一系听见”而此刻年轻一辈中,除了淬灵七八九重修为的,稍微诧异惊讶外,其他人也是杀意涌现,眼前的太子看似修为是淬灵七重,可是还是不够看。“修为竟然突破了”大世子元天,扫视了一眼元古,看不出什么异样,可心中已经有了打算。“这太子不能留,你要在祖地的战灵洗礼中,把他除掉”九千岁元王,传音给周围的官僚弟子,尤其是的自己两个儿子,还有天宗一派。听闻他父亲的话语后,小世子脸色难看,有些铁青,两个月不见,为什么那以前看都不会看一脸的废物,竟然突破如此之快,明明自己也闭关突破,可是还是被这个看不起的废物超过,手中的指甲也嵌入肉呢。林海山眼中阴毒看着,两个月前,对方让自己丢了一次脸的废物太子,竟然再次刚在这么多大元皇朝子弟面前嚣张。“母亲,我回来了”元古看着濮阳娇萱说道,看着自己母亲担心的样子,他有许歉意。“我要把他那双手砍掉”在傲无天自己傲天骄脸色阴霾,也看着不远处的元古。•••皇朝各世家家族官僚,心中思绪突然心神凝重,仿佛眼前的废物太子,开始崛起,已经给他们带来了一些压力。    “你这孩子,担心死为娘了,怎么传承这样”濮阳娇萱回过神来,看着自己儿子,一身衣服有些破烂,诧异说道,而且明显感觉到了自己儿子身上的灵气波动变化极大,虽然有意隐蔽气息。  “参见太子殿下”护国府张震天和司徒山伯一系,连忙做辑,心中也震撼,发现这太子的修为两个月不见,竟然达到淬灵七重,这突破速度。护国府张震天,觉得眼前的太子的天赋,即使的自己女儿张滢真也赶不上,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女婿,和自己的女儿也挺相配的。    “还愣着干嘛,赶紧开路”元古叱喝道,对着脸色苍白的将护卫领们说道。  那二十来名将领,脸脸相觑,尤其是知道眼前男子和九千岁还有天宗对峙的场面,他们差点吓晕过去,为自己以后的状态感到绝望和恐惧。不过知道其身份后乃传闻中的太子后,心中恐惧化为一抹希望,只能一路跟随眼前太子走到黑,连忙开路。    “他们是!”濮阳娇萱、张震天等人诧异。    “没事,先去祭坛前排,祭坛洗礼要开始了”元古并没有过多解释,带着众人向着宗人府十大长老方向走去。    前排第一排是皇族嫡系,第二排是长老为,第三排才是九千岁一系的,可是此时,九千岁府的人马,竟然坐在皇族嫡系的座位上。    “我儿,你去哪”濮阳娇萱诧异,看着元古向着第一排方向走去,随后神情明悟了许多,也随着元古身后。    “皇叔,这是你该坐的位子吗”元古在九千岁错楞中,来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对着九千岁怼上的节奏。    “滚回去你位置!”语不惊人死不休,元古话语再次打破了祭坛的平静。    “•••”    “•••”    “•••”    “•••”    张震天一阵晕眩,摸着自己额头,发现脑子不够用。    司徒山伯也好不啦哪里。    而长老席上,宛如同步,面具下虽看不出神情,可是方向也是掠向着太子元古。    “该死小儿,不知道天高地厚,本王念在皇族份上,以往留你未死,你侥幸存活,竟然还如此斗胆于我说话,敢在此大放厥词,目无尊长”九千岁气的发疯,整个人失控一般,擒向元古颈项。    “皇叔,我皇儿还轮不到你教训”濮阳娇萱突兀出现在九千岁面前,玉手一探:“当面我丈夫笑煞孤鸿,尔等豺鹫之辈敢言?”    “你真等母子好欺负是不?”濮阳娇萱,灵气涌现全身隐蔽的气息,滂湃而出,进入从转阳秘境跨入转灵大秘境初期。    “你!”九千岁瞳孔急速凝缩吃惊,变得阴沉无比:“你修为竟然恢复了”    傲无天看着濮阳娇萱,修为竟然回复到了转灵秘境初期,那也就是说当年自己花了大代价弄来的沙漠蝎龙之毒,也已经被对方解除了。  面具下的宗人府十大长老也错楞,皇后的烙毒已经被化解,一脸变化,他们个个心理叵测,今天的事情都出乎意料之外。    皇后身上的烙毒解除不说,而以往被遗忘的太子,也战灵觉醒后又重新回来了皇族舞台,这对皇族嫡系、王族庶系,又得重新估量这母子俩人了。    尤其是长老席上的大长老元长空,面具下此刻,思索着什么,看了皇族一系,又看了王族一系,    “闹够了没”元长空,手指弹敲着座椅,声音洪亮,如同闷雷。    “大长老,无规矩不成方圆,我觉得九千岁无视皇族列祖列宗所传承下的规矩,还是试图勾结外来势力,天宗人马挑衅皇族宗人府”    “无耻小儿,竟然满口乱言”傲无天简直是躺着中枪,声音深寒,喝斥:“我天宗向来不插手你们大元皇朝皇族事情,何来挑衅你们皇族宗人府”    “是吗,那你坐在王族座位上干嘛”元古指着第三排,王族座位说道:“难道不是直接蔑视我们大元皇朝”    “难道你天宗的不知道,氏族世家,非我皇族都人马,只能去宾席上吗”元古指着天宗人马喝斥,如同叱喝孙子一般,一连质问。    “你!你!”傲无天与九千岁气的发抖  元古怒喝傲无天时候,他旁边旁边的傲瑗蓉,以及她身边的年轻男子,看着元古,眼神掠过滔天杀意,完全没有掩饰。  元古眉毛瞟了一眼,并没有理会,知道眼前的年轻男子应该是傲无天之子。傲无天就是当年让自己母亲身患烙毒的人,元古心中压抑也毫无掩饰看着对方,将来又几乎,有能力,他会好不要以宰了他。  “傲宗主之女,与我儿元天以订婚婚,何来外人”九千岁,此时也暴怒说道,声音阴沉道了有史以来最低点,冷侧空气。    “只是订婚而已,等他们完婚,捅破那层膜再说”元古听闻话语后,尔然笑了笑,嘴角掠起一弧度。    “洪!”  “噗!”寂静一片,几万的围观修炼者,忍不住错楞,随后领悟过来,忍不住笑出声。傲无天脸色铁青,傲瑗蓉倾城之貌也难堪,尤其傲无天之子,恨不得剁了元古,另外一边的大世子,并不言语,但他眼眸皱掠过的寒意,已经说明了一切。    “好好!”傲无天语气阴恻恻,身为一宗之主,从未受过如此侮辱和待遇,竟然在一小儿身上破了例。    “一个脱离了皇族的附庸宗派,竟然还敢如此大摇大摆,坐在皇族席位上,难道你们想重新归附我们大元皇朝”元古的声音,义正言辞指着傲长天问道。    元古知道傲无天一个举手抬足之间,足以杀死自己,也知道这么多人面前,他不可能会和大元皇朝撕破脸。    撕破脸的结果,就是道宗和皇权的对抗,毕竟自己皇朝太子身份在这里,虽然没卵用,可也是皇朝的脸,这种情况除非傲无天已经迈进了逆息秘境外。  话语过后,元古看着长老席上的元长空,不卑不亢,他是要看宗人府十大长老反应。  眼看着,场面要失控,面具下的大长老元长空,不由微微侧脸,坐在长老席位置末位的一身材高挑男子,而那男子微微点了一下头。    “好个无规矩不成方圆,九千王回到你原本的席位”大长老元长空,声音清晰,在整个中央祭坛回荡,虽然大长老的与那坐在末席的动作极其细微,可还是被濮阳娇萱所察觉,心中带着狐疑,那身影让她有一抹熟悉。  “•••”    “哄~!”    九千岁府王族一系,都以为听错了,这些年来,自从元皇失踪后,宗人府十大长老不是偏向九千岁,此刻为什么偏向皇族嫡系,    “这太子太强势了,和传闻不实。”    “我看这事情可能关系天宗道统和大元皇朝的对峙,偏向太子那是为了维护皇朝脸面”    “这九千岁元王这脸,被太子打的啪啪响!”    “等会祭坛上,我要废掉你!”元天,此刻眼神阴森,与他的父亲一样,看着元古,眼神恨不得生吞了元古    “疯子”    在供灵场被元古扫尽面子的林海山,也深深被震撼,觉得当初元古不鸟自己,已经给足了面子,和一派宗主,一王朝王爷相比,自己还有种增脸的感觉。    “看到接下来的日子不平静了”张震天将军和司徒山伯阁老,面面相觑,他们想不到自己和司徒山伯竟然这么快实现了,    张滢真捂着小嘴,美眸震惊不已,貌似第一次真正认识自己的古儿哥哥。    随着九千岁和天宗人马往后边席位入座后,风波平静,中央祭坛广场,也渐渐平静。    大元皇朝,每年一次的伴生灵祭坛洗礼,正式开始!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