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灵山  >  第六十七章 再生变故

第六十七章 再生变故

3511 2017-12-08 09:55:07
    “问候道友,有合适,要是路过休息,我们可以礼待,要是别有想法,恕不招待!”    看着神秘来者,元长空的灵觉何其敏锐,感觉来着不善,尤其是对方肆无忌惮目光,看着祭坛上那洗礼石门,他心中暗道不好。    “这胡须大汉就不知道什么修为”元古暗道,看着本来打算拼的你死我天宗还有皇朝宗人府人马,此刻都露出一脸警惕谨慎之色。    不管是天宗还是大元皇朝人马,都已带着畏惧,重点是他并没有在那一身斗篷遮盖男子身上感觉到一丝的友善,更多的是一种压抑的煞气。    “你一个轮灵秘境修炼者,还配不上和我称道友!”    “从来没有人敢对我屯灵门的说,请勿插手”那那声音沙哑的男子说错,语气,阴沉:“本座路过,并无他意,就是看到这后辈,引起我注意”    胡须大汉说道,看着指着大世子,其实目光一直观摩着大世子右上那如同琉璃透明,散发古之气息的苍莽力弯之臂。    “屯灵门?边荒的屯灵门!”莫言言身边的老子,顿时露出凝重之色。    “老爷子,屯灵门怎来出现在南域!”莫宜菡听闻后,看着元古的方向露出担忧之色。    莫宜菡没有发现自己的变化,而她旁边的老头子,也就是上任莫族祖长,却是若有所思:“这些人鼻子比狗还灵敏,专门强取豪夺,专门贩卖灵宝丹药,这次因该看看重了那年轻人手臂中的神秘传承”    “另外,可能那祭坛上,那尊石门,也会被他惦记”那老头摸着胡须说道。    “不知道这后辈有没有师门,本座打算让他进入我屯灵门”胡须疤痕中年男子,语气桀骜笑道,他看着大世子手臂上,那符文缠绕的苍莽力弯灵臂。    “还有,我对那尊石门,也很感兴趣,不知道是否可割爱,让本座一起打包带走”    “我,我没有师门,前辈带我走,只要离开这地方,”大世子,此刻虚弱无比,本来感觉无路可走,听到老者的话语,连忙喊道,想请他相助,他已经没有往日的嚣狂,不过眼眸着的仇恨并没减少,要是能离开这里,他终有一天会回来,踏平这里。    “果然被我猜中了”莫无言,长眉微凝,说道。    他捂着断了一根手指的左手,眸光看着元古的方向,面沉似水,眼中仇恨的光茫,不加掩饰,满是怨毒之色。    大世子话语过后,从大坑中爬起来,踉跄向那神秘来着走去。    “我靠,哪里来的奇葩,看着别人的东西就要带走”    “想打祭坛洗礼石门的主意,就怕你拿不走!”元古心中暗笑,眼前出现的神秘大汉,看是修为很高。    可那祭坛上,那尊石门里边还有个彪悍的娘们,她那气息比他还恐怖不知道多少,所以他并不担忧。    元古本来想静观其变,可是看到傲无天那阴沉,死了儿子,看着的东西又要被绿的脸色,他眼眸骨碌碌转动,便有了想法。    “你说带走就带走,你以为你是谁,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是南域吗,你有没有把我们天宗放眼里,把我们宗主傲无天放眼里吗”元古怒喝道,站了出来,看着胡须疤痕大汉说道,又指着傲无天。    “···”    “···”    这引祸水东流的节奏,可以。    “@%#&*……¥&……¥%”    傲无天身为一宗之主,要不是顾忌身份,不屑和小辈骂话,他心中就有冲动马上拍死着小畜生。    “老夫要带走这后辈,还有那尊石门,难道你有异议”老者听闻元古话语后,看着傲无天,神情询问道,带着质疑,而且杀意不加掩饰。    大长老楞然,在场所有人都错楞,貌似一句简单的话语,元太子把所有仇恨拉在天宗身上,好像没他们什么事情,一时间他们也乐得清闲。    傲无天,此刻心情无数个曹你嘛,你个小畜生,要是不应话,这么多人面前,那就是胆怯,天宗在南域也是有头有脸,这要是被传出去,以后老脸往哪里搁。    “道友,这南域的水浑,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傲天骄冷笑道,跃上那苍茫罗鱼兽,着屯灵门,在边荒,也是恶迹斑斑的势力,要是一般的情况他不会惹,可是有些东西至关重要,关乎着天宗历代传闻下来的辛秘,能不能崛起,都在今天的一搏。    “所有天宗长老,准备后,不惜代价抢夺”傲无天喝到,天宗人马,离开围了过来。    而大元皇朝那些人马,大长老等人也向着元古也汇聚到了祭坛上,都护在元古的周围,这一切的转变也许就是潜意识,可他们并没有发现。    “哈哈,倒是有意思,我屯灵门,龙武多年行走边荒还有南域,还是第一次有人如此招待我”胡须大汉冷笑道,神情阴鸷了下来,长袍在杀气的冲霄下,猎猎作响,可以看出他心情好像很不愉快。    其身后的灵压,更似如同旺海一般,滂湃而出,喝到:“半边逆息秘境,敢和本作叫嚣”    男子话语后,背后轰嗡嗡嗡地一阵剧震,祭坛地下颤动不已,方法什么都要从地下爬上来,一时间所有人神情一惊,慌忙浮空而起。    “什么情况”元古心中震撼,他被十长老元伊世,拎在空中,看着祭坛下方轰塌,一个巨大头颅探了出来。    蛮龙之头,龙身十几丈长,竟然有蝎脚,四肢布满毛茸茸的毛发,而尾部竟然是钳子一般蝎尾,锋利无比,血红剔透。    那狰狞的尾部,闪逝,竟然袭向傲天骄的苍莽罗鱼兽,最为奇特的是,突兀出现的怪物,竟然披着古老的作战胄介。    “这什么妖兽,竟然穿着胄介”元古疑惑道,引灵玉空间内,传来了大胖蛇的声音:“是战灵,不是妖兽,你看它的身体”    元古疑惑,其后脸色变了变,惊骇道:“这是战灵吗,那个胡须大汉龙武的妖兽竟然是一头战灵”    他惊骇发现,那妖兽身体近乎透明,是能量体,不试试有肉身。    “这什么?战灵吗”    “逆息秘境的沙漠龙蝎兽”    “你母后以前身上的烙毒,就是出自这种妖兽”小胖蛇解说道:“还有他身上的胄介,是伪战灵师所铭刻,凝练出来的战灵铭牌,可以收回体内,和修炼者的灵器一样作用。”    “找死,”屹立在战灵身上的傲无天,脸色暴怒,他脚下的战灵,血盆大嘴,一股让人心悸的威压,能量波动光串,轰鸣而下,那芒光,仿佛要洞穿底下。    “哼!”龙武冷哼,其战灵蝎尾,直接来了个旋拍,巨大的钳尾,直接把那光串拍崩,那能量,宛如烟花在半空爆开。    “不知所谓!”龙武声音落下的刹那,眼神变得阴沉,站在其战灵,沙漠龙蝎兽身上,滂湃的能量,    “天灭”龙武吼道,这是他引以为傲的轮灵秘境战灵秘笈。他手上能量汹涌而出。    那沙漠龙蝎跃出祭坛,尾部凝聚着让人心悸的烙毒,且后呼啸而上,与龙武重叠,而龙武手上的能量,也和那龙蝎尾部波动融合,能量叠加,显化的无穷大。    这是他修炼的一身好深武技,与其自身战灵,有着激起默契的融合度,施展的灵气,其能通过自身战灵,沙漠龙蝎兽那天赋,自身能量和烙毒融合一起。    “尝我一拳”龙武喝道,右拳头突兀轰出,那巨大拳力,包裹着撕裂虚空的能量,直接轰向傲无天的胸膛。    后者看到后,神色徒然一变,也察觉而对方灵技的不凡,灵技和武技的自大差别在于,灵技配合自身战灵,产生的神通更加恐怖,而武技只不过是修炼者自身力量。    对方的忽现,也感到了极大压力,毕竟两人实力还是有不少差距,毕竟对方是一个逆息秘境强者,具体修为他不知道,但总比他这个刚迈入半步逆息秘境强。    凶狠的拳风,带着惊人的威压,也激起了傲无天狠劲,沉下脸。    他也出手,十指快速结印,发出刺目的光茫,四方出恢宏滂湃的气息,背后苍茫罗鱼兽,竟然在空中环抱,宛如一尊神灵,打向仰冲而上的神秘黑衣男子。    仿佛两人对碰,一龙蝎躯体,一个苍茫罗鱼兽,在半空中相撞,威势骇人,且后发生了大爆炸,能量银辉,极其绚烂,仿佛这皇都都被一个能量排斥。    下方街道大理石块也在能量波动中,片片瓦碎,一群修炼者,修为稍微低的,也承受不住上空的波动,嘴角溢血。    轰轰轰轰!    “这就是逆息秘境的强者吗”元古震撼,看着那能量波动冲撞,身影还有战灵在空中交织,威势骇人无比,他心中波澜,难以平静。    而就在一刻钟后,人们发现,天宗宗主傲无天,明显已经不敌,几次被冲击撞飞,且后在半空中,被空无辗轧轰落,轰入皇城,洞穿了一座座围墙。    “你不是我的对手”龙武冷笑道。    “我说过我对那尊石门有兴趣,谁还有异议,”龙武猖狂说道,狂笑道,且后落在祭坛上,看着那祭坛石门,即使眼前的祭坛已经轰塌,可是那祭坛石门,没有出现一丝的损坏,可见,其不凡。    “龙前辈,那是大元皇朝历代传承下来的祭坛空间门,里边是一片小世界,听说是上千年前,我们祖上元青阳,当年从边荒带回来的,里边封印着很多辛秘。”大世子,虽然重创,可是此刻已经恢复了不少伤势,连忙解说道,他只求这什么的龙武,他带他脱险此地,而他看着自己父亲九千岁元王,脸色竟然没有一丝愧疚,想的更多的就是带着身上的苍莽力弯,离开此地。    “曹尼玛,”元古心中也是破口大骂。    “孽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九千岁元王,虽然争夺皇权,可是看着自己儿子的样子,他也气的发抖。    “混账!”大长老怒喝道,想不到着九千岁大世子为了存活,竟然把皇族一些不该说的都说给外人。    以往子所以每年祭坛洗礼,把石门运至这里,是有人坐镇,在这南域,也不怕人抢夺,可此时彼那时,大元皇朝除了宗人府长老面前算好,但是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迈入逆息秘境,此刻怀璧有罪的弊端出来了。    “好好,异宝灵器,就应该让它从见光日,让世人展示他应有的价值”龙武神情亢奋,语气中充满贪婪,有点激动向着祭坛祭坛石门走起。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