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灵山  >  第三十三章 一束苍天

第三十三章 一束苍天

3253 2017-10-26 23:45:00
    而在他的战灵彻底显现体外,体内的混沌神纹,以及灵气还有蛮象真力,突兀暴乱,两股能量竟然没入丹田中的混沌神纹内,开始转换融合,一股心悸的于混沌神纹在慢慢酝酿,在诞生。    感到这怪异的黑黝黝,浑身黑色,如同烈焰滔滔,散发出恐怖的波动,元古灵魂深处也感到一阵心悸。    旋即,神识试着掌控,发现神识靠近的时候,后者那神秘而新力量,并没有反抗,开始一丝丝被他掌控。    •••    乌飞兔走,时间流逝。    湖潭底,元古的心神,被携带进入了一处神秘的空间,里边有一道烙印漂浮在空间,散发着祥和的莫名的力量,一男子如同骄阳一般出现在虚空,演化着一套武学,而那些文字,映照虚空,如同蝌蚪文,快速被元古吸收着,如饥似渴地融入灵魂深处。    天地仿佛陷入了昏暗,时间仿佛没有概念流逝。    毫无神情波动的元古,他的嘴角终于噙着淡淡的笑意,在开阖间,他身后的战灵散发出威慑,眼眸更是神光流转,银发飘飘,举手之间符文流转,极度恐怖,像是一头蛰伏已久的生灵在复苏,要出世。    “一束苍天”元古脑海中浮现刚才,突兀进入莫名的烙印空间,哪里便是丹田中那混沌神纹内边,有着混沌之主的一式混沌武技传承,还有简单的混沌之力的控制方法    混沌神纹能起着融合多种能量为一体的效果,但是,融合过程比不是那么简单,很是消费体内的灵气还有真力,元古觉得不会轻语的去施展,除非生死光头。    既然战灵洗礼完毕,那就该上去了。    元古在水底,往上挥了一拳,水柱滔天,元古背后的战灵,水中银发飘舞,随后一股让人心悸的混沌能量,浮现在他手中,手中如斯斯的混沌之力。    夕阳下沉下之前,湖潭中,冲天而起,一柱冲天,在空中爆开,宛如雨雾,飘洒。    “出来那,那就好好受死吧”湖潭边时刻关注着的林海山,眼神湛湛,对着水面,想来了个斩首。    “这次可不会让你逃了”傲瑗蓉,站在湖潭边吸纳灵气,沉思片刻,觉得元古这种人,不能小看,尤其是回想起刚才所有的一切,仿佛就被这小子计算好,从头到尾,哪怕她不想,可是自己回想,确实是如此。    “决不能让他逃走,否者后患无穷”她不想给天宗弟子带来杀身之祸,在这想法出现时候她吃惊,还从心底感觉到一股让他心悸的波动,她更加不安。    “林海山,快离开湖潭边”傲瑗蓉,深吸凝重,并没有一丝玩笑之意,看着了一眼林海山。    “就那废物,三个出来,我都能让他没有挣扎,直接毙命”林海山有点诧异她的想法,脸色觉得怒火。    嗡!    一道混沌之力,从水底贯穿而上,在林海山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轰的一声,直接把把他轰飞,腰部半侧直接被贯穿,将他击飞。    而水底的,元古脸色也是苍白到了极点,施展一击,丹田就近乎抽空,全身,身体瑟瑟发抖,嘴唇都在哆嗦,更多的兴奋。    林海山惨叫,随后呐喊不出声音,肚子侧边肠子肺部器官以近毁掉,说话成了泄气,斯斯让人无法听懂,鲜血淋淋,场面惊悚,无可思议到了极点。    恐惧,还是无限恐惧淹没林海山的瞳孔,他试图想知道刚才究竟是什么会死,他不能死,眼中充满不甘。    傲瑗蓉也是看了一眼林海山,眼中冷漠,关注着水底的情况,脚下的莲步也略退,心中也充满了忌惮。    “混沌之力,施展而出的‘一束苍天,堪比淬灵秘境九层后期的波动”元古心中激动,今天的收获丰硕,眼中战意炙热,他在湖潭水面距离几丈远的距离潜伏、蛰伏等待,发现刚才一袭过后,傲瑗蓉并没有上钩,随后在水中快速恢复灵气。    且后,他与战灵融合,如同离弓的箭,从湖底弹射而上。    砰!一道残影划过,元古自湖底跃身而出,他也不敢有一丝的大意,体外也运转崩山诀,四重山体,明镜如琉璃,笼罩体外,破水而出,脚踏湖水,平静着看着不远处的傲瑗蓉。    在夕阳下,元古宝相庄严,身体笼罩着崩山诀的四重山,自身的变化,宛如涅槃重生和刚才狼狈落水,截然不同,    斯斯~!    看着林海山的惨境,元古倒吸了一口气,实在不相信是自己刚才干的,对方腹部的伤口触目惊心,鲜血喷涌,肠子五脏都流了出来。    “你不是说直接就可以让我毙命而吗,怎么躺在地上了”看着濒临死亡的林海山,元古并没有一丝的怜悯。    随后金桐柱一挥,林鲜血溅起,林海山额头龟裂,头颅被砸爆,要多惨有多惨。    元古平静无比,没有故作仁慈,战场,容不得仁慈,更不会有怜悯这大荒灵大陆杀的第一人起,就明白这道理。    解决完林海山后,随后又看着不远处的傲瑗蓉    无论请是谁,都不会小觑女人,傲瑗蓉站在那里,并没有过来阻止,事不关己般。    “该你了”元古持着金桐柱指着对面女子。    “你究竟获得了什么奇遇,为何几个月进步如此之快,”傲瑗蓉很冷艳,美眸深邃,盯着元古,露出贪婪之色。    “我要把你身上所有的秘密都揭穿,告诉我,我可以饶你一命”她心思缜密,一向聪敏,此刻也无法平静,尤其是看道元古身后那战灵出现瞬间,他心惊不已,对方竟然不通过洗礼池的洗礼,纯粹吸收洗礼石完成洗礼,这对她来说震撼莫名。    “你想了解我身上的秘密是吗”元古看着傲瑗蓉,随后,笑了笑,摇了摇头。    “绕我不死!”元古嗤笑,迈动脚步,挥动金桐柱,脚下符文缠绕,身边的风声在耳畔呼啸,身后的战灵,融为一体,站个人如同战神一般,杀气凌人,战灵身上更是混沌神纹,也融合其表。    傲瑗蓉目光,落在元古战灵身上,双眸如水,声音轻柔,:果然你身上有问题,灵气恢复的如此之快,难道你真的不想进入我们天宗,我可以和我父亲说情,不记前仇,哪怕是祭坛上你的无礼”    傲瑗蓉玉手以后,其面前凭空出现了一道冰墙,身体也略退几丈,她脸色依旧很清冷,没有说什么,只是诧异了看了研究古的速度,不过眼中充满了轻蔑,脚下也是莲步缥缈,身法脚步竟然比元古开快    砰!冰块墙体被元古金桐柱一轰砸,冰块一站,破碎,震落一地,寒气肆虐。    “你就这能耐”    傲瑗蓉娇笑,美貌冷艳,神情充满耻笑:“既然不愿意,那我便杀了你”    傲瑗蓉长笛一横,周围的空气,竟然被她凝固,长达十几丈的冰块的长笛,满地飞起,她的战灵融入其中,巨大的长笛冰柱,带着灵气,抡向元古。    “让你知道,淬灵八重的和淬灵七重的区别,不知好歹”傲瑗蓉喝到,神圣白裙舞动,由于他战灵的原因,地面的十几丈被的所有植物树冠,都变成了冰雕    “!”    元古神情凝重,感受到那对方,冰冻的长笛战灵,就如宫殿中那巨大的石柱,他心中也是谨慎。    “战!”元古也不是怂货,凝重中也充满兴奋,身后的战灵融入体内,一人一灵融为一体,战灵紧握着金桐柱,身影重叠。    “一菩提,一沙一世,一花一草一世界”天地间的灵气共鸣,元古身体,突兀变得巨大,有几丈,开始十三十丈,如同黝黑黑的小巨人,飘散着碎银银光。    要是说战灵是修炼者宿主的化身,那通过观念而出的能量体,精神意志而化身,元古战灵手中持重大于对方几倍的能量金桐柱子,被他观想变大,都是汇聚天地间的灵气融合,加上观想精神意志体。    “观之而念,念之而化!”自从闭关领悟‘观念术`方寸量重’,加上这次,他是第二次观想,不过这次是融合战灵的基础上观想精神意志,操控天地灵气。    “观想之境,你竟然触碰了观想之境”傲瑗蓉,脸色变娇容变得难堪,她用力摇着头,美眸凝重,发现对方战灵上,有一股让她忌惮的吞噬能量,她咬牙切齿,祛除去,那一份不安,还有怯意。    “你触碰到观想之境,又如何!你毕竟还是淬灵七重”傲瑗蓉叱喝,肌肤如雪,貌美动人,体内的灵气也不断注入自身战灵中,她不能输,她要知道,对方几个月来到底获得了奇遇秘宝。  “一个女人家家,也敢张狂,倨傲无礼,什么又如何,老子让你知道什么叫家暴!不对,老子让让你知道桃花朵朵开”元古也不断喝,声音冷酷,长飞飞舞。  “封天一柱!”  轰隆!    一人形战灵与一长笛战灵,能量交织,绽放着炫目的光茫,十分璀璨,能量惊悚的能量振幅,让即使十几公里外的的一些洗礼者,也惊诧。    壮阔山谷内,此刻能量交织散发,像是蛰伏了许久的莽兽,肆虐着山谷,尤其是湖潭附近,声音在寂静的傍晚,轰鸣不已。    地面战能量烧焦,一道娇长的身影翻飞横撞,鲜艳的血‘液’飞溅,折断一颗颗树木,浑身被染红,半昏迷在已倒塌树桩下,其身上的长笛战灵,也是黯然无比,没有了光泽。    咳咳!元古也被撞翻倒飞了几十丈,嘴角咳血,脸色苍白,身体像是被一冰块冷冻,咳出血冰块。  噗嗤声响,随后砸在湖潭中。“以后还是少惹那臭流氓好。”莫言言小声嘀咕道,缩了缩脖子。    “小丫头,救人”小胖蛇,看了看远处下方的说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