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灵山  >  第三十一章 傲瑗蓉

第三十一章 傲瑗蓉

3583 2017-10-25 14:20:18
    清晨,一缕霞光自动放升起,沙漠戈壁中,阳光有少许的刺眼。    元古从那残破的灵庙中走出,淋浴着晨阳,身体暖洋洋的。    在引灵玉空间内,他一晚没有睡觉,都用在修炼上,可是并没有意思的困意,反而觉得像似睡了一觉般,很是舒泰。    一晚的修炼领悟封天四柱,又在引灵玉空间内,将其演练无数遍,有进步他心情也很愉悦,不过一晚上,他就领悟了封天四柱的第一式,剩下的没有足够的淬灵液提供衍生烙印,也就作罢了。    看来自己是时刻缺少淬灵液,啥时候能有许许多多淬灵夜供自己挥洒,随后又叹了口气,也许这就是命,还得靠自己打劫发家致富。    “起来了!”元古看着躺睡在门口的莫言言,小姑凉弯卷着身体,睡意很甜美,看着对方如此,那可不行,年轻人就应该早起锻炼身体。    为了对方身体好,身高有八尺有余的元古,一把拎起一个小姑娘,就如同拎着一只小鸡一般,拎在半空。    莫言言被拎在半空着,元古用力摇了摇,又晃了晃:“起来了,你不是知道洗礼石的大部分位置在哪里吗”    “小姑娘,嗨起来,带路!”    “走起!”    元古心情很亢奋,他眼前急速要突破蛮象真文经的八层,可是那洗礼石也是他势在必得的,除了这两个原因,剩下的就是要他要提升自身的战斗经验,多做好人好事,帮有心人整理衣服包裹之类的。    “让我睡一会”莫言言,挠了挠美眸,神情迷糊,睡意朦胧,随后模糊的指着一个方向,随后又陷入了沉睡,而小胖蛇也是困意朦胧,摇摇晃晃跟随在元古身后。    元古觉得莫言言指的路有问题,但初次合作,还是信了她,毕竟条条马路通罗马,深受着名言所毒害,他释然了,觉得不能破话一天的好心情。。    清晨阳光下,一队怪异的组合就开始新的一天。    •••    “甘妮娘的,这是哪里!”元古破口大骂,太阳高照,他此刻已经悲剧的发现自己迷路了,    而小姑娘和小胖蛇,一个被他扛在肩膀上也能睡,另外一个也好不了去哪里,盘旋缠绕在他身上如同绳子一般,沉睡着。    当天在考虑接下来,往哪里走的时候,隐约听道喧嚣的声音传,山谷深处,传来激烈的打斗声。    跟随者声音的来源,元古越身而起,往哪里冲去。    半刻钟的时候,元古来到了,叫他渡灵诀,身手敏锐,掠向一颗苍天树顶,身体稳了下来,小心翼翼的看着下方的情况。    下方是湖潭,不过此刻竟然怪异的结冰,湖潭的冷水,相隔着三四十丈高的大树上,也能感受到那寒气刺骨,肌骨欲裂的感觉。    下面一有一块石碑,铭刻着洗礼池三字,而旁边是半结冰的,湖潭水中竟然游荡着一条小鱼,全身灵华符文闪烁,在冰水中有游动着,湖面上的打斗并没有对它受到影响。  “究竟是什么鱼,如此奇怪”元心中诧异,见未所见“不到,那是洗礼石幻化的灵鱼”    湖畔边,一个女子白衣飘飘,背后浮现着一把长笛,横浮着在空中,浅蓝色散发出刺骨的寒冷。随着女子的舞动,他背后的冰长笛,吹出一缕缕的冰冷寒气,袭击想湖面上的要妖兽,一头莽蛟兽,修为达到淬灵八重后期。  “此女竟然这么快找到了洗礼池,并且洗礼了战灵!”元古看着女子背后漂浮的长笛,不由惊叹,由于是背着女子的背后,并没有看道那人的正面,可那女子侧身的一瞬间,他心中一凝重,他碰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女人,而他旁边还有三个男子,也是要杀他之后快的人。    “傲瑗蓉,傲无天之女”元古眼皮跳了跳,眼前的女子和供灵场时候,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以前的她的修为是淬灵七重重,可是此时的修为是淬灵八重重。  另外一个是四大阁老之一的王朝林之子,林海山,也是上次在供灵场,一脸桀骜不驯的男子。    要是没有经过祭坛洗礼的修炼者,他倒是不怕,可是眼前的女人,明显已经通过祭坛洗礼池的洗礼,并且成功显化出自身的战灵,她背后的浅蓝色的长笛便是他的战灵所显化。    元古刚才还错以为对方达到了观想之境,与自己一样,对灵气的的领悟达到融合之状,能以能量能呈现,可并不然,对方是实实在在的战灵显化。  这傲瑗蓉,已经洗礼自身战灵了,速度竟然如此之快,果然捕快是天宗的宗主之女,他心中活跃了起来,暗想:“既然是仇家,那等会的祭坛洗礼,我就帮你们笑纳了”观看者着,正和那那莽蛟兽厮杀的热火朝天的两人,元古心中想着着趁机,抢夺湖潭底部那洗礼石,    “视机行动!”小胖蛇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也被下面的厮杀声音惊醒。    “那莽蛟兽修为淬灵八重后期,完全可以抵挡那两个天宗弟子进攻,可是要是加上那女人的配合,落败是迟早的事情”小胖蛇说道,眼神中充满凝重:“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是好事,但对方俩人,你得注意,难度很大”    元古听闻后,也认同的点了点头,他比较关注的是傲瑗蓉的表现,和此女对上,元古心理没有底,毕竟对方已经经过祭坛洗礼。    下方笛音悠悠,曲调如松涛,时而缥缈,缓冲扬起,又时而低沉,入耳的是曲调,可看到的是笛子里边的灵气波动,化成刺骨的冰缕,缠绕着湖潭面上,那咆哮挣扎的莽蛟兽,它已经落于下风。 “该我出动了”元古觉得时机合适了,下面俩人正和那莽蛟兽已经是到了最后关键时刻了,应该腾不出时间,最多也就一个人出来对付自己。   “谁这么缺心眼,人家在睡觉还吹笛子”一声迷糊的声音打破了元古的的想法。    “糟糕!”元古脸色大变,忘了还扛在肩上睡着觉的莫言言,一时间心中简直是有种骂娘的冲动,这姑奶奶简直是自己的克星。    从朦胧睡意中醒来,莫言言也发现了情况的不对劲,连忙闭上了嘴。    “谁!给我出来”傲瑗蓉怒叱,也发现苍天古树上,那粗大巨藤上的身影。  “是你,这个废材太子”林海山也回过神来了,傲瑗蓉诧异中,发现了是元古身影后,眸冷若冰,那绝世容颜,隐瞒不住杀意,莲步腾空而起,背后的浅蓝长笛战灵,划出一缕缕的冰柱,让对方踏着盘旋而上。    “臭流氓,她上来了,快快踢她下去”莫言言,慌张娇叫着。  “•••”元古心中纳闷,翻白眼,有气无力道:“你怎么不踢她下去。”  “我还以为是谁呢!”“没找你,你倒好,反而送上门来了,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林海山发现来着是当今废物太子后,眼中露出杀伐之意。眼前的废物,几个月前对方还是在淬灵五重的时候,自己淬灵七重,要不是大世子元天拦着,没有机会教训他,早就把这废物打残。     “这次这么好的机会不杀你,我都觉的对不住我”,林海山蠢蠢欲动,扭了扭胳膊,正要脱离队伍。又不是为一时半会也脱不了身。    “林海山你对付莽蛟兽,他祭坛上让我父亲难堪,我要他付出命作为交代”傲瑗蓉叱喝道。    “我给你机会自己挑断筋脉,祭坛过后,你和你的母亲过来我天宗为奴,我绕你母子俩人不死”傲瑗蓉清冷,眈眈看着元古:“要不然,等我们在你们大元皇朝这祖地空间杀了你,祭坛洗礼之后,我同样会把你母亲弄清红楼,当幸奴”  “三八,想激怒我,你还真以为我不是你对手,那就看先谁能或者走出祭坛”元古死后,一身黑发舞动,对方故意想激怒羞辱自己,这是找死的行为。此女虽然长相倾城绝世,可不代表自己下不了手,此女如此歹毒,不除掉她,对自己还有母亲是很大隐患,还有自己的母亲,不允许,别人对他一点不尊重。  “何必浪费口舌,场上见真功!”元古喝到。    “同辈中我想杀的人,没有一个能存活”傲瑗蓉,声音传来,快速掠向古树,她莲步所做之处,皆是结冰。    “湖潭上的两个家伙要是插手,帮我挡着他们,不过他们一时半会儿,也脱不了身,我先对付傲瑗蓉”元古对着小胖蛇说道,随后把肩膀上的莫言言放下,迎着盘旋而上的女子,坠空而下。    元古神情凝重,这次这硬骨头不好啃,他连忙施展出三重的琉璃山,叠加在体,加急速运引灵玉吸取天地间的灵气快速补充身体    “封天一封!”元古快速从引灵玉空间取出金桐柱,包裹着灵气,呼啸向着傲瑗蓉的砸下,施展而出封天一式,元古背后竟然显现出巨大封字,在那封字出现那一刹那,几十平方内,天地灵气仿佛突出被抽空。    在傲瑗蓉的震撼中,她发现他长笛战灵,表面一个封字,战灵的灵气只能发挥出平成四分之三灵气,一部分灵气被一股奇异的能量压制着。    砰!两股能量冲撞在一起,爆开而来,爆开的力劲,直接把傲瑗蓉砸了下去,在半空中,又快速接着战灵冷冻的冰块掠了上来。    “古怪的武技”傲瑗蓉蹙眉,发现对方武技很是古怪,刚才一霎那的被封印灵气,虽然一呼吸之间,也让对方占了优势,可是她并不觉的对方能战胜自己。    一轰击过后,元古也意思到了一点,对方的战灵有冻结空气成冰块的的能力,在自己此刻近身,很难靠近,必须得想一个方法,    “不自量力,我就让你明白淬灵八重,洗礼战灵后,和没有洗礼之间的差别”傲瑗蓉,背后的战灵浅蓝色长笛,再次出现,随着她的娇怒,这一刻,她背后一片白茫茫,自他战灵重透发出滚滚的冰雪。    “刺棱长空”傲瑗蓉大喝,玉手一挥,凭空出现一道冰刺,在元古十几公分的地方出现,凭空凝冻穿梭而来。    “!”    元古眼瞳急速收缩,可已经来不及了,刺棱带着惯力劲,带着元古砸坠想湖潭,沉于潭地。    “就一回合!”莫言言,捂着小嘴,发现朝夕相处了一天的臭流氓,竟然这么轻易被人杀了。    “!”小胖蛇神情微皱,随后掠起嘴角。  “哈哈,废物就是废物,没本事就别那么叫嚣”林海山眼中充满讽刺,看着对方已死,仿佛心中那根刺已经被拔掉了,忍不住讥笑。    “结果发现不堪一击”  “你个蠢货,快拦住他,快!”傲瑗蓉脸色突变,喝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